蓮實聖司是名可以臉露微笑殺害自己學生的教師,卻好像參加班會般的自由自在無拘無束,彷彿他做的事情再正常不過,沒有什麼好驚訝的,在他身邊的人只要不小心見到他的真面目時,就會永遠的消失在這個世界上。小說惡之教典便是述說現代問題重重的學校裡,有一名教師他陽光開朗帥氣,表面上是再完美不過的存在,可是當他的獠牙露出時,沒有人可以發現牠的惡意。
 
 
 
 
為什麼沒有人發現蓮實聖司的另外一面,則是在他的外在上打轉,說真的要知道一個人的內在,雖然會在不經意時露出來,可是大部份都是包裝過的外表,所以說在正常的情況下,大家都是藉由外在了解一個人。所謂人與人之間的印象,有時候最多只有加分與扣分,無法得到很具體的事項,有些人自認很會懂得別人的心理,殊不知道這是能夠利用自己的觀察改變的,無法當成準確的參考。
 
 
 
 
 
惡之教典是日本作家貴志祐介所寫的小說,於二零零八年開始連載,並在二零一二年發行出版。
 
故事簡介:英文老師蓮實聖司是問題高中裡的人氣教師,聰明、帥氣、樂觀開明,不但學生為之瘋狂,也深受其他教職人員信賴,但這一切都是他精心營造的形象。只有一個學生嗅出不對勁、只有一位老師想挖出他的過去,隨著蓮實的往事越來越浮上檯面時,學校裡的怪異現象也越來越多,包括莫名的火災,與同學老師的自殺或死亡,有人漸漸懷疑蓮實的真面目時,就已經永遠消失。
 
 
 
 
 
 
 
 
本篇文章談的並不是電影,而是原作小說:
 
 
 
 
 
 
 
 
看那鯊魚,牠有尖牙,
那副尖牙戴在臉上,
而那麥奇,他有把刀,
但那把刀總是暗藏。
 
一個周日湛藍美麗,
沙灘橫躺一具屍體,
有一個人從旁走過,
人們喚他暗刀麥奇。
 
史姆邁爾失去蹤影,
還有幾個富家子弟,
財產歸於暗刀麥奇,
無人舉證,無人目擊。
 
珍妮陶樂,屍首尋獲,
一把刀子插於前胸,
暗刀麥奇走過碼頭,
這檔子事,一概不懂。
 
蘇活鬧區發生大火,
一老七小葬身火裡,
暗刀麥奇混入人群,
事不關己,毫不知情。
 
守著新寡,那名少女,
她的姓名眾人知悉,
一夜之間遭人玷污,
付何代價,暗刀麥奇?
 
 
以上是蓮實聖司經常於小說中哼的歌曲,三便士歌劇之謀殺。
由網友翻譯的中文歌詞,有興趣的人可以自行查詢。
 
 
 
 
或許每個人的心中都潛藏著蓮實。
 
 
人們總是會對外表亮眼,談吐親切聰明的人特別容易信任,且是無條件的信任,只要第一眼給人好印象的話,基本上就難扭轉掉原先的印象,但人類並不是憑藉外表的跡象,如外表說話眼神性格,就可以評斷的生物。人只要夠聰明的話,就可以瞞過其他的人類,人與人之間的信任感,往往需要長久的相處,但就算你以為真正的認識一個人,可是有時候「牠」會讓你不認識是誰。
 
沒有人心理學家更好欺騙,這是精通心理學的他所得到的感嘆,因為他認為當這些專家看待事情時,本身就有種盲點存在,認為他們不會有錯誤,事實上專家只是普通人的錯誤少一點而已,他們也容易產生吸附精神病患者的心理狀態,產生了同質感。心理學家也可能因為觀察太久,沒有發現自己也認同他們觀察的人,因此認同觀察者的心靈,還成為他們的共同份子不知情。
 
不知道為什麼日本創作描寫這類精神異常,甚至可以說是變態的題材,特別的深入且適合,找不到任何突兀的地方,跟歐美的精神變態相關創作是一時瑜亮,很難真正的分出高下,因為兩方都有各其擅長的地方。不過這也沒有什麼好比較(笑),畢竟比這精神病態獲勝,好像也沒有什麼值得高興的地方,但我們可以知道一點,精神是會生病的,而有人天生就有類似的疾病在腦中。
 
赤裸的揭開學校美麗的一面,世人看到的是醜陋不堪的面貌,這麼說好了,人們知道這世界上不可能有完美神聖的殿堂,可是卻偏執的想要把這種夢想,投射在現實世界當中,要求自己做不到的事情。如同家長明明知道,小孩跟他相處的時間比較多,也是生長在家庭之中,但他們把教育的責任全部推卸到了學校上面,學校也完全不想管這種問題,利用最簡單的標準介定學生。
 
內中擁有大量的現實議題,從性侵害、霸凌、師生戀、同性戀、怪獸家長,都有著墨,但蓮實聖司一一完美的解決,只是他用的手段都是很極端的,平常人根本不會想要用這些方式解決,因為會有危險與爭議性。或許在某一方面上諷刺著很多只想要用,又簡單又快速的省事方法一勞永逸的人,他們不問原因,更不用問過程,結果也不用管,只要問題不要出現在他們的眼前就好。
 
令人想到台灣某一間學校,說他們學校不可能有霸凌。
 
 
明明只是描述蓮實聖司這名教師在學校的生活日常,卻逐漸沉膩在蓮實聖司這近乎完美的優秀教師身上,他的魅力真的過人,可是同一時間你又會感到戰慄,就像好像你很害怕雲霄飛車從高空一竄而下的速度,可同時又想追求這種刺激。蓮實就是這樣的一個人,就算讀者知道他是一個反社會人格障礙的患者,對於其他人類沒有任何的情感,我們還是很難去討厭他的任何行為。
 
如果擁有反社會人格障礙的人,生活在你的週遭,那你應該知道一點,他們將會無所不用其極對旁邊的人進行伐害,如反社會人格障礙的蓮實聖司,他們的精神病態不太可能憑藉外表判斷出來。加上有類似精神疾病的患者,通常都有高智商與偽裝過後的精商,精神上必有某部份異於常人,可以利用自己的智慧說服其他其他人,搞不好我們還會以為,他比普通人還要優秀數倍以上。
 
學校不是守護學生的聖域,而是一個受弱肉強食法則支配的生存競技場,要在這場競爭中平安無事存在,就必須擁有與生俱來的幸運、快速察覺危險的直覺、或足以保護自己的激烈手段。而這社會完全沒有發現,或是他們故意忽略,他們把學校如同神聖殿堂,例如尊師重道與尊重學習他人,但沒有他們沒有提到的就是,學校完全就是社會的縮影,有很多真實的一面顯示其中。
 
問題學生問題老師問題學校,再加上問題學校。
 
我們總是糾結在負面情緒上面,認為不該沉膩在上面儘早脫離,可是一個人沒有如果沒有負面情緒的話,那他會是什麼樣子,首先他沒有罪惡感與道德價值,再來不會羞恥憤怒悲傷,聽起來好像沒有大不了的。就像人類不讓自己過於疲勞,不然會生病,會疼痛所以不想受傷,如果不會疲勞也不會疼痛,那他就無法避免生病與受傷,就算真的生病與受傷,他也不知道發生什麼事情。
 
所以有負面的情緒與感覺,與正面的情緒與感覺,互相抗衡對衝,才能讓一個人維持正常的狀態,蓮實聖司與其說對他感到害怕,不如倒說有點同情,可是你又會厭惡,因為有時候對一個人的感覺,很難是只有一二種情緒。一定會摻雜很多其他的感受在,人的感情並不像字眼上描述上的那麼簡單,經常有五味雜陳的感覺在,然後你無法用一兩個字眼,一兩個感覺,完整說出。
 
一個人如果沒有感受力,也沒有情緒起伏的話,會發現什麼事情,想必大家也想要知道這個答案,就像前面所說的不正常狀態,那他對其他人都沒有任何的反應,純粹把人當成物品蟲子般看待。這樣的人如果剛好擁有天才的智商與能力,怪物則是最適合他的稱呼,當你看到惡之教典中後段的時候,會整個很難喘氣,彷彿他的心靈穿透到了讀者的身上,讓你身為其中的一份子。
 
可是這樣的人,還能稱為人類嗎,只是一個類似人類的生物扮演人類,要說蓮實聖司露出真實的面貌,不如說他從頭到尾都沒有改變,他只是扮演著社會上一個最合適的角色,倒不說他只是為了方便行事並且生活下去,所以要欺騙。蓮實根本沒有這個想法,這就像是角色扮演的概念,他只是把這個大家認為的「蓮實聖司」,當成是一個外皮,你看的見外皮,卻看不見裡面的肉。
 
反社會人格障礙的他,自然沒有良心遣責的問題,
 
蓮實聖司是可怕怪物的原因,不在於他的武力威脅,而在他看透人心的能力,及如何應對的反應力,他懂得在第一時間找到他人的弱點,可以突破的地方,並且利用任何的條件進行對他人的攻略。而他同時懂得各項工具與武器,達成他的目的,包括從電子工具到環境,只要被他盯上的人很少有全身而退的,就連資深的警察單位也往往找不到他的犯罪證據,他也能泰然自若。
 
好像不應該這麼說,但看蓮實聖司使用各種手段陷害別人,甚至是殺死別人不用負責任,卻有種變態般的快感,這也說明了每個人心中多少都有獸性的衝動,想要破壞及毀滅某樣人事物,希望看到它們痛苦。可是我們知道這樣做是不好、不對的,再衡量利害關係,讓自己冷靜不去做,但蓮實認為這是一般人的懦弱,他們不敢做是因為怕被揭露,他有自信能夠將一切完美呈現。
 
他外表亮眼帥氣,行為聰明陽光。
 
若要用殺人魔這種普通的字眼來形容他的話,可能就有點普通,因為他根本就不是人類,只是披著人類外皮的生物,這是最後結局在他面前的幾個人所說出的話,他不管遇到什麼狀況,就算陷入絕命的危機,也不會有任何的反應。彷彿他才不是遇到危險的人,或許人類達到這樣子的境界,可以說是外星生物,而他並不是沒有情緒,只是所有會讓人類削弱的負面情緒,幾乎都沒有。
 
讀起來很意外的流暢爽快,不知不覺就看了很多篇章,有很大部份都在蓮實聖司的身上,雖然知道他是主角,有相當多的戲份都在他身上,可是卻不自覺想要多知道他的事情,他到底是怎麼樣的一個人。對於他使用的各種手法,還有表現出來的個性,只能用不寒而慄來形容,原來殺死一個人類是這麼的簡單,人命非常的脆弱,只是我們好像不太知道而已,等到消失才知道珍貴。
 
看了惡之教典後,腦袋竟然出現一種很奇怪的混亂感,除了深深吐完一口氣再嘆一口氣,放鬆一下心情外,你沒有更好排除自己心情的方法,原因就在於你不知道蓮實聖司真正的內心世界,就算小說中說了他當下的想法。再加上他犯下這些罪行,竟然沒有感覺,你會對一個沒有感覺,該有什麼樣的情緒,是同情或是厭惡呢,五味雜陳之下,或許每一種都可能加一點在裡面吧。
 
上集構成了蓮實聖司這個人的靈魂骨幹,下集則是開始發揮整個戰慄的節奏,也會發現原來上下集分別完成它們自己的任務,所以兩本分開是很合理的安排,也不會說為了把一本書分割成數個部份,只為了商業考量這件事。另外一方面則是過癮,大概就是讀完後的心情再適當不過了,就像把一件忍耐很久的事情,一次性的爆發出來那麼的過癮,就像蓮實拿著槍掃射他自己的學生時。
 
但要說有探討到什麼很深入的地方,應該是沒有的,可是它就像是石頭丟到池塘,原本沒有任何波紋的湖面,產生了一波漣漪效應,這原本好像習慣的事情,產生了另外一波衝擊。就像很多人認為精神疾病,只是一個沒有抗壓性,或是太脆弱的人才會得到的疾病,只要夠堅強的話哪會得到,可是越來越多的事實佐證,有時候是天生的,有部份人天生就與精神疾病對抗,很難正常。
 
而且這種方式的提醒,讓人印象深刻且不能忘記。
 
 
你是了解一個人的外表,還是內在呢。
 
總結:用繪畫的字眼來描述的話,就是只有簡潔的骨架線條,強而有力構成基本的疊積,明明看起來好像沒有特別或華麗的文筆,還是故事上有什麼花招,可是會讓你有點輕微的上癮,不知不覺的融入其中。這當然是蓮實的個人秀沒有錯誤,可是他的確能夠撐起全部的劇情,內中有許多角色都只是為了配襯他的存在,一場由他演出的上課教學秀,沒有任何安全的地方可以躲藏。
 
 
他的心中竟然是想,讓學生快速畢業無痛苦,是他身為教師的責任。
 
感想:看完只慶幸一件事情,就是身邊沒有蓮實聖司的存在,如果身邊有這種人,大概沒有一天可以睡的著,因為光想像置身於惡之教典的世界中,就只想趕快逃離,不要再多停留一秒,還好、這只是本小說。
 
也難怪這本小說被評為很值得看的小說,單就推理與犯罪題材來說,不能說是非常有新意,可是徹底的將一個反社會人格障礙的人,如果他病態到極點會是什麼樣子,表現在我們的跟前,滿足了各種好奇心。
 
這邊順便小抱怨一下,就是惡之教典台灣出版社的紙質好像用的不是很好。
 
 
 
 
 
如果喜歡孤的文章,不妨訂閱,就是最好的鼓勵。
以上圖片及影片並無商業用途,
純屬介紹引用。
 
 

    文章標籤

    惡之教典 小說

    全站熱搜

    任孤行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