說到一頁書的代表武戲就是這首啦。
 
可以想像如同一名心中充滿對世間的惡,深痛欲絕的修行者,他誓言用武力除去所有的妖魔鬼怪,還世間一片清明,可是卻沒有想到,世間的邪孽詭詐之人,是除也除不盡的,就像是雜草除不盡春風吹又生。就像殺了那人,可是後來又會來了這人,可是這條道路上,完全不容任何的猶豫,唯有惡即斬,將惡者都送入阿鼻地獄,等待世間都空的那一刻,他自然就會停止一切,返回自己該回的之處。
 
他的動作如同直接明快,不拖泥帶水的進行戰鬥,下手決不手軟,罪惡就像生根,如不拔盡、遲早又會生出來,可是如果不拔的話,那這個人世間總會被淹沒,成為了化外之地,這種想法並不討喜,也容易被人質疑。認為修行者,不就要是慈悲為懷廣救世人,殊不知佛有千千萬萬種法門,慈悲只是其中的一門,不代表全部,如有需要佛也可露出怒相,將自己的手上與身上染上鮮血,也在所不惜。
 
一頁書武戲收錄在無非文化的霹靂兵燹貳原聲帶當中,曲與編曲是小章老師,使用在一頁書有武打戲的時刻,且使用了很長一段時間,等到後來又有新的武戲曲登場,才被取代掉,還成為霹靂頻道的介紹節目曲。說到章世和老師,資料很少人也很低調,也創作了布袋戲音樂很多年,不過對他最有印象的,想必是以霹靂開疆紀原聲帶中的片頭曲神鍠震九疆,入圍金曲獎流行音樂演奏類最佳作曲人獎項。
 
配合一頁書的妒惡如仇不容罪惡的個性,全部的編曲明快果斷,幾乎沒有任何的遲疑,在極度的亢奮剛硬後,還是有其需要柔軟的時刻,如同亢龍有悔,盈不可久也,龍飛升到天上,最後的下場就是落下。幸好每一段都有其要演出的樂器,剛開始的管弦樂共奏,加上簡單的打擊樂,隨及才是穩定的打擊樂入場,其中把主客易位,原本該是管弦樂為主,接著是打擊者為主,才加入其他的樂器。
 
每一段的安排想必是為了怕聽覺的疲勞,很多時候,如果把一堆元素全部加進去,聽起來是很豐富沒有錯,但容易產生了認知上的錯誤,感到很膩,所以必需把主要表現的想法分割開來,避免塞在一起混淆。中段開始的情緒是比較低落的,可同樣擁有武戲的雄壯遼闊,配合不同樂器的使用,到了最後面則是,把兩者其中的演奏方法都抽出各自的韻味,卻只有一點點,不急不徐的展現原有的風景。
 
這是曲很具有剛硬特質的打擊樂,以大鼓當成主軸,其他的樂器反而是幫襯的角色,一般來說打擊樂都不是主角,但可以是很好的基底樂器,原因就在鼓與及打擊樂的氛圍,總是能讓人心臟為之一跳,尤其在配速很快的情況下。鼓也不是種持續性的樂器,必須考慮到節奏的落點,如果使用得當,就會得到很好的效果,可是如果沒有配合好,就會產生不好的影響,一頁書武戲也沒有把鼓擊放的很滿。
 
而是利用鼓,當成副歌的主節奏,只在一段時間展現它的震撼力,隨及在其他段上消失,卻令人印象深刻,除此之外也使用了大量的各類管弦樂,兩者的共同演出的確是擁有魄力,可是分開也有細膩的魅力。前面雖然說是打擊樂為主,可是鼓出現在編曲當中,其實真的不多,原因就在只有一段時間,才完全把爆發力激濺出來,其他的時間潛伏在不同的角落裡,收斂到最底限,才像蒼龍飛升。
 
世上總有殺不盡的陰謀奸詭。

 

    文章標籤

    一頁書武戲 一頁書

    全站熱搜

    任孤行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