群俠與地門的最後戰終於開始,為了跟一百零八名合體的高僧對疊,他們選擇了以意識抗衡,四個上智之人對抗一百零八高僧,聽起來好像很冒險,畢竟四個人是無法對上百人的,可這也是唯一有效的辦法,因為無垢之間所凝聚的力量,非人力可毀。首先是插滿死旗又重傷的鱗族師相欲星移,同時也是墨家九算老三的身分,前幾集根本各種死相,除了回憶還交待所有的事情,壓抑不住情緒。
 
可是來到這集卻感覺還好,畢竟一百個和尚不是一百個墨者,和尚再多也沒有一名墨者來得有心機,就像被雁王整天拷洗成大天真,現在卻想用對方的心魔反而來擊倒對方,但單論意識上的能力,四個人真的比不上百人,所以只能夠用智鬥取勝。完全版的蒼狼,而且把三部皇世經天寶典練習到頂端的他,到底有多強,這也是大家一直很好奇的問題吧,畢竟到現在他還是沒有表現的機會,就被噹噹噹了。
 
因為是意識世界,所以智者才顯得有優勢,這考驗的是智慧與應變能力,大智慧雖然擁有圓融無缺的智慧,可是他們缺少了一個很重要的關鍵,就是他們沒有經過如同欲星移俏如來鐵驌求衣神蠱溫皇等的實際歷練,對人心險惡的經驗。挖掘對方的弱點以及隱私,還有內心的傷痛,這就是欲星移所面對的魔考,也代表他內心的矛盾,他為了維持海境的和平,還有自己的理想,所以犧牲殺死了許多人。
 
他並不是沒有罪惡感。
 
用對方的記憶來擊敗對方,乍看之下是很萬全的計畫,因為每個人的敵人,到最後往往都是自己,鐵驌求衣看似剛硬嚴肅無情,也有他對於兄弟重情重義的一面,只不過以軍人本色掩蓋一切,從計較白日無跡的行動,到他的死都是。比起欲星移,鐵驌求衣則是跟雁王所說的很像,他幾乎把自己給隱藏的很好,沒有什麼明顯的破綻與弱點,習慣了軍戎生活,雖然他是九算之一,但較適合當軍人。
 
軍長:青椒。
 
心魔對溫皇而言,是一件很有趣的事情,應該說他太寂寞了,所以才會讓自己陷入癱瘓的境界,這正是他所求的,就是刺激有趣的挑戰,一次對上兩名他記憶難應付的對手,這邊就可以知道四人的處事心境手段皆有不同。四人當中,欲星移的包袱與心理障礙最多,他並沒有一視同仁的捨得,一視同仁的愛惜,默蒼離的覺悟層次,自然對於曾經做過的事情,有了一定的後悔,卻又不能回頭去看。
 
溫皇對於自我的認識,是來自太過清楚自身的寂寞,如果他不是這樣的人,也不會成就現在的他,永遠在尋找自身的極限與缺點,挑戰著現在的高度,看可不可以爬得更高,但是在高峰回首,才發覺寂寞如雪孤獨冷漠。這幾場下來雖說武戲的畫面極少,可是卻深入的描寫每個人的心境,尤其是欲星移的方面,他很懂得把自己的內心世界隱藏起來,卻不像鐵驌求衣的剛硬,神蠱溫皇的淡然,俏如來的仁心。
 
他太壓抑,做下殺戮的同時,也把這種心情當成沒有發生,所以讓他的心千瘡百孔,不像俏如來有渲洩的對像管道,身邊的人都誤會,他也裝成不在意,可他真的很在意這點,所以顯得脆弱,尤其是經過菩提尊的洗禮,讓他的內心軟化。如果一個人的情感很豐富,卻又隨時把真正的心情給埋藏起來,放置在內心的深處角落,不打算拿出來,那他的內心早就塞滿了記憶與心情,哪來堅不可摧。
 
師相真的好多鏡頭啊。
 
 
這四場意識智鬥,都是為了將對方擊敗,所以無所不用其極,都用了大量的心力來攻防,尤其是針對欲星移用了最多的記憶,從菩提尊、摩訶尊到金剛尊,甚至動用了他最在意的人,與在意的事情,與他內心的使命感。師相也提到一個很重要的關鍵,就是大智慧擁有不同的思考模式與來自各地的思想,可是他們並沒有真正進入這個苦境的覺悟,只是在彼岸想要渡對面的執著凡人,卻不知道。
 
他們早已陷入了執著,渡人者迷,要渡大眾脫離苦海之中,也要進入苦海中,冷眼旁觀在彼岸上獨善其身,早已不了解為什麼人會深入苦海,他們離了苦海太久,不了解苦海內有什麼樣的情境,就像他們認為是自己是對的,所以要利用鐘聲洗腦救世。可是不了解群俠要反對他們的原因,陷入了迷思,認為世人脫離不了貪嗔癡恨,擁有仇恨與悲傷,所以他們無法解脫,但他們早已沒有這種情緒,更無法深入其中。
 
這個理想當然是好的,地門想要讓九界和平共處,不要再有紛擾鬥爭,可是卻沒有透過真正的考驗,就是讓自己的作法讓人知情接受,不是用洗腦的方式,如果這種方法真正擁有令人心服口服,根本不用強迫式的洗腦,令人在不知情下失去所有的記憶與過去。更把唯一的質疑聲音缺舟排除掉吸收,與地門的理念相牴觸,證道所需要的就是提出不一樣的意見,這樣才能找到盲點,導正自我的迷途。
 
俏如來的嘴砲真的超嗆超好笑。
 
武戲很少的一集,而且重點完全放在四人的意識鬥爭,想必下一集才是各種打鬥吧,講了很多關於地門與其中三人的心境,欲星移的部分最多最繁雜,有意思的地方很多,像是各種大智慧所使用的手段,皆有細微的不同。
 
 
 
 
 
 

    任孤行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