以下開始來翻轉一下思想,解說為什麼的原因。
 
表面上看起來是蕭博駿被女生利用成為工具人,一直無怨無悔的幫她付出,甚至不管是什麼時候都隨傳隨到,只為了一件很簡單的事情,這個女生的要求也近乎無理,好像把蕭博駿認為是一個低賤的存在,表面上雖然客客氣氣的,卻沒有把他當人。但蕭博駿百依百順,真的是這樣嗎,還讓超商店員也抱不平的說,說你也不用這樣啊,可是蕭博駿卻回了一句,為什麼分手就不能替她做事情為結束。
 
首先我們可以知道的一點就是,蕭博駿看起來好像一直被要求,出現在同一間超商,不知道是不是地點離他家比較近,還是有什麼原因,但可以知道的是他跟夢子碰面都是在同間超商內,在合理的地方找出不合理。就是他不必同一個時間去超商消費,除非他有什麼特別的目的存在,消去其他的可能性,最後的推測、這個目的就是男店員,最大的鐵證就是他結帳都是同一個男店員,明明有其他店員在。
 
為了搭訕超商店員,所以特地在他的面前留下深刻的印象,可以知道的是,當他做出這些動作,後面鏡有特別描寫店員的臉孔與眼神,非常的在意兩個人,首先是一開始的跑起來跑起來,被叫去買票還要小跑步,還逼迫著蕭博駿買票,然後抱著他。再來是繳電話費,都是接近半夜的時間,所以說這是預謀,他知道男店員是在這個時間上班,所以故意的製造好像被夢子要求,買了一堆的餅乾。
 
 
藏在笑容底下的、是否又是另一椿的陰謀呢。
 
實際上是為了再度加深印像,像是他買完了一堆餅乾跟山一樣堆高高的,男店員再也無法冷靜的看待這段關係,於是在蕭博駿買完東西後,轉身離去時用迷濛的眼神看著蕭的背影,好像是在說如果這個男人是我的男朋友有多好,好貼心又認真。為了怕男店員不敢開口,於是他主動出擊,明明架上就剩兩個膠帶,可是他就故意去問說「請問膠帶只剩這兩個嗎」試圖讓男店產生了疑問與好奇心。
 
其實可以直接問說膠帶沒有了嗎,他則把膠帶高高舉起來,讓男店員不得不看向他那邊,還必須要給予協助,說好像只剩架上那些囉,還故意在結帳時,把未拆封的膠帶前後丟來丟去,低頭不語的看向地下。讓男店員開始主動起來再度問說,不夠嗎、可以幫問一下其他門市有沒有,再丟出一個又是疑問句的結尾「反正搬家也不急著現在」,走出門口後又徘徊不去,讓男店員追出來問說他的女友勒。
 
 
蕭博駿的笑容並不單純。
 
蕭博駿再故意說夢子使喚後分手,不然幹嘛要搬家,引起男店員的同情,在男店員得知他的感情狀態後,也知道他是單身,在不知不覺中散出這個消息,最後的一步則是再度邀請夢子叫他來買門票,表示他的濫好人心腸。在夢子不知廉恥拜託他的同時,男店員已經用充滿感情的眼神看待他,其中可能有同情、也有愛情,完全不能把注意力拉到別人的身上,甚至是替他打抱不平,足足望了一分鐘。
 
「幹嘛不拒絕她,都分手了耶」蕭博駿還特地回頭對超商店員深深的一笑,顯現他的目的已經達到了第一步,也在表示他喜歡失敗的第一步,達到成功的最後一步,這個超商店員已經時時刻刻不能沒有他了,先前所埋下的謎題也開始揭開,那個漂亮的女朋友呢。不只是同情,還有關心的眼神甚至有可能演變成愛情,因為女人愛一個男人需要尊重,男人愛一個女人只需要同情,同理的是男人愛一個男人也是。
 
蕭博駿當然是全世界最幸福的人,因為他在意的超商店員,早就忍不住一直關注他,還替他擔心感情的事情,只要他出現在超商內,店員就會一直找他聊天,問他的女朋友,可能是想問說,這麼好的男人不能放過,給那個女人太浪費了。這也是兵法中的能使敵人自至者、利之也,這邊的利就是看起來就是讓店員的心,按捺不住自己的情緒,最後主動關心蕭博駿,再利用夢子的惡,顯示自己的善。
 
他(蕭駿博)是全世界最幸運的人、因為之後會由我全心全意愛他(男店員)。
 
所以從頭到尾蕭博駿都不是工具人,他的目的就是跟男店員認識再交往,夢子則是他故意邀請過來的女生,所以相當符合單身教我的7件事、史上最幸福,第六集如果還能繼續的話,應該演出蕭博駿與男店員間的修成正果。
 
 
 
 
 

    任孤行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2)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