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苗聯軍對上地門的戰役正式展開,戰神對軍神的絕頂之戰,果然沒有令人失望,藏鏡人飛撲過去的掌腿,還有御兵韜的接招之後的把腿拉長,化解對方的強擊攻擊,整個腿擊的應用只能說嘆為觀止,雙方的踢腿靈活度非常足夠。旋龍震天擊的爪擊加上腿擊,御兵韜的連續踢擊,又是一次的經典出現,原來還能夠這樣踢,這大概是第一時間腦袋所浮現的想法,這場對戰的肢體交接非常的過癮。
 
狼主與蒼狼的皇世經天寶典內戰,兩個都是目前苗疆剩下來的皇室成員,雙方的刀擊戰有把速度感做出來,星辰變做出相同姿勢的刀法,很具有破壞力加上爆發力的蓄勁感,每擊都是重重互砍,揮刀轉刀的動作,刀刀肉感十足。好久不究的輪迴劫武戲,這可是最經典的橋段啊,每一段的借力跟抓住狼主的動作,運鏡與操偶搭配也是非常順暢,一抓一放、一掌一握,還有那個組合滅空滅的狼王印,帥氣到爆。
 
八脈匯聚入氣海,意守一念力如山。
 
念荼羅真的很可憐,吸收一堆雁王的嘴砲後,還不能反駁回嘴,裝的一副不在乎的樣子,畢竟也是佛家中人,修為應該是不錯的,可能他知道無論說話還是想說話,都嗆不過繼承墨家嘴砲的雁王,乾脆就不要說太多好了。連想說我知道了,都被反罵你幹嘛想要動嘴,你的嘴巴就是世界最愚蠢的兩片唇與一隻舌,不如閉上嘴巴,好好聽雁老師的話,整天在那邊什麼大智慧,沒有叫你大智障就不錯了。
 
兵法有云多算者不一定能勝,更不用說少算者,念荼羅可能想說跟雁王聊一下子天,結果沒有想到一直被洗臉,洗臉到邊打邊洗,洗到他原本黑色的臉都要變成白色了,心裡想說這個人真是難相處,跟他聊天結果聊不起來,還反遭攻擊。如果說這場談話是對決的話,那念荼羅版大智慧早就血量歸零了,歸零還被製作成糕點就叫歸零糕,大智慧除了被取大天真,還要被叫大智障、大愚蠢、大笨蛋、大傻瓜。
 
黑臉大智慧:不要給我打分數、不要叫我大天真。
 
北冥殤雖然風流又浪蕩,但還是為了自己的國家所打算,畢竟那是他的家鄉與生長的地方,就算一天到晚不在海境,還是有其歸根的想法,所以對於玄狐的進逼,也是有進一步的打算,比想像中的還更有城府,一開始還想說他是不是有什麼陰謀。用自己的方法保護海境,他雖然討厭跟師相有所牽扯,常常否定欲星移的個性,可是所用的手段卻非常的相像,也有著一定的默契,不愧為同是海境之人。
 
魯缺與小玉的關係,相信不用解說太明白也能清楚,魯缺必將把當年的故事給扯出來,廢字流就算不存在了,但廢字流的人依然會在,兩個人的個性差非常多,小玉天真清爽直接,不會把內心的話藏起來,有什麼就說什麼。魯缺則是用粗魯草莽的外表偽裝自己,表示他對小玉的感情,愛之深、恨就有多深,他對於廢蒼生與魯家的態度就知道,他的內心還是很在意的,如果無愛無恨就是冷漠毫不關心。
 
小玉:其實我的全名是玉清,所以叫廢玉清。
 
玄狐的劇情算是倒吃甘庶,想必有很多人認為這個角色是出來幹嘛,除了有不死的功體加上拷貝任何劍法的悟性,近乎作弊的存在,對金光的劇情有著不平衡的影響,可是跟常欣相處後,轉變成一個追求自我的人,與其說他想要劍法,不如說他想要找到自己。與地門的失去自我宣揚和平成相反的對比,也道出無論地門所營造的世界多美好寧靜,可終究是一個鏡面的假像,所有的正面情緒都是假的。
 
玄狐:是我!?
 
 
金光的心靈雞湯就在金雷村,寫小角色一向是金光的強項,每次到金雷村的橋段就感到心靈上的平靜,常欣是個很普通的女孩子,金雷村的村民也只是普通的鄉民,可是每個人都很有他的個性與處事的方法,從清伯封嫂村長小七,不會令人認為多餘的。當風流男遇上花痴女,瞧著飛淵看著北冥殤都快流口水了,不知道是誰吃誰了,還是誰吃虧,這一對真的非常配,飛淵也不是任何一個男人受的了。
 
與四大天護的周旋用的就是不與強求誘之以心,不只是單純的兩軍對疊,還有更多的心理戰擊,所謂的用兵之害猶豫最大三軍之災生於狐疑,使敵人有所懷疑,是不是自己的目前的策略有錯誤,對方有所準備,會不會受到陷阱埋伏,產生種種的疑心。也的確如此,獲勝的人永遠不是最強大的,而是提前做好準備的人,大智慧的準備與俏如來的準備,這兩者的情報量不可能相同,自然差距頗多。
 
輕敵之計,使敵人以為自己佔盡優勢,握有一定的王牌,可是優勢並不是永遠都是優勢,就像潮水會起會退,就像盾牌與兵器都非常的堅硬,好像什麼都擋下刺穿,可是最強的地方也往往是最弱的地方,如果沒有掌握好,再堅再硬也會被破解。有法便有破,如果沒有做好被破解防禦的準備,遲早都會崩潰,從九龍變以來的對局,早就把他磨練成一個堅毅沉穩的人,這次可是他從頭到尾自己佈局了。
 
母體!?是你??
 
前集才說最近的武戲不太過癮,這集就來一連串的打打打,打到熱血沸騰、打到爽度十足、打到整個人都想要跳起來了,前六十分鐘沒有冷場,中後段剛好冷卻一下,像個人這種武戲控,只能說讚,大智慧與雁王的對話增添許多樂趣。
 
大智慧:踏德的、我叉你個圈圈,從十分鐘開始被嗆到最後十分鐘,操。
 
 
 
 
 
 
 
 
 
 
 

    任孤行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