無聊之下的雜感。

 
喬峰這個角色可以說是「俠」與「豪」的代表,一身絕頂的武功,從丐幫的頂級絕學降龍十八掌到打狗棒法,甚至是少林的不傳之秘,他都能夠一一上手,雖然小說中沒有仔細說明,他到底會什麼武功,武學到底有多細,只知道他的年紀跟前輩高手相比,還差一截。依推算大概是三十歲出頭,可是修為到達頂峰,就連數十年的高手在他的目前,都可以輕易的跟他們對決,可說是年輕一輩的絕頂。
 
而且喬峰的人品無可挑剔,為人行俠仗義豪氣慷慨,對人對事皆有自己精細的拿捏,所以才能成為天下大幫丐幫的幫主,只要跟他相處過的人,都會開始敬佩他的性格,是一個很有魅力的漢子,諷刺的是這樣一個近乎完美的男子漢,完美的人生竟然被一場鬧劇而毀。他的血緣是個契丹人,就如此而已,所以眾叛親離,整個漢人武林都要與他為敵,也許在現在看起來沒有什麼,可是在過去種族重於一切的古代。
 
你身在某個種族組成的國家,可是你卻不是這個種族,就會被視為雜種狗雜碎,從胡這個字眼上,就根本是個歧視,所以漢人從根本上就是把外族當成動物看待,比狗還看不起他們,就因為是種族的優越感,沒有道理的嫉恨。外族也因為被漢人的長期嫌棄及欺負,所以開始反抗,演變成國與國、種族種族的戰爭,從戰國到漢朝,南北朝的胡族入侵,唐朝把各種族當成自己的一份子,再到宋的新演變。
 
契丹人的身分就毀掉喬峰,就是這樣的荒謬,證明種族之間的仇恨,是沒有理知的,儘管喬峰用漢人的身分活了一輩子,甚至是為漢人做了許多好事,拯救許多江湖同道行俠仗義,只要他是契丹人,就等同虛偽邪惡無恥毒辣。但這些漢人忘記了,不管是遼國契丹人或西夏黨項族,他們都是人,會流血有自己的文化,不同國家並沒有他們變成厲鬼還邪魔,只是流著不同的血液,說著不同的語言。
 
「我不是漢人!我是契丹胡虜」是喬峰發出的怒吼,可是在他看過北宋士兵殘殺契丹無辜百姓後,才了解到人不會因為國家,變成他們的仇敵,而是這些政權為了統治,才把他們彼此變成仇敵,利用仇恨使他們同仇敵慨。但事實上有時候,人甚至不知道為什麼要仇恨別人,是他們的種族,還是他的國家,甚至是他的信仰,國仇家恨只是把人推出去送死的理由,到了喬峰進入契丹遼國後更加明白。
 
英雄氣短可能是最容易描述喬峰的方式,故事中把他述說的如此完美無暇,可是卻著遇來自他人的迫害與陰謀詭計,導致無法有翻身的機會,這跟現實中沒有什麼差別,因為勝利的永遠不是好人,而是比較厲害運氣好的人。就算一個人再偉大,人品再好,只要他受到陷害抹黑,一連串的污衊,就像在白紙上染了黑點,喬峰變換到蕭峰的過程上就是如此,因為他們不相信別人擁有良善的性質,定有污點在。
 
事實上不管一個人做的再好,想要讓自己當好人,也一定會缺點與黑化的部分存在,不可能毫無黑點,只是一個人的黑是否蓋過白,好人就是他的好勝過壞,壞人就是他的壞勝過好,絕對的好人也有一定的私慾,如喬峰般想要保全自己身邊的人所有的自私。他的死是民族間的犧牲品,也是為了和平之下的產物,最後的喬峰,甚至是蕭峰還是喬峰,只怕他自己都不知道,國仇家恨有何意義存在。
 
喬峰這樣子的人不會存在這世上。

文章標籤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任孤行 的頭像
任孤行

任孤行

任孤行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