之前對缺舟與念荼羅有了自己的猜測,就是這大智慧是個身分,不代表一個人,又或是一個領導者,只要有大智慧的神通,即可當上大智慧,缺舟是為了證道,念荼羅是行道,所以兩者所做的事情是相反的,一個是任由事情發展給予基本的協助,一個是用強力的手段洗腦。也有可能是大智慧本身就是兩個人,但太多的可能性很難推論出來,所以他們想要證明哪一種手段,才可以得到正法修行完畢立地成佛。
 
俏如來與雪山銀燕對他們的叔父藏鏡人,萬惡的罪魁終於有一場像樣的武戲了,而且這武戲沒有任何特效存在,只有遠距離氣功才用特效,近距離的戰鬥肢體交接,沒有任何的花巧,拳腳相向對打,非常的熱血,只可惜短了一點。銀燕這次的長槍刺擊也非常有勁道,配上藏鏡人的暴力式攻擊,別有一番風味,不管是戰鬥經驗還是根基各方面,羅碧都是輾壓兩個人,應付兩人的攻擊,飛空旋身打法帥氣。
 
藏鏡人已非藏鏡人。
 
關於地門的劇情真真假假,假假又真真,無法分別何者才是真正的現實,又或是幻境,所以覺得很麻煩,但這比較像是神通的一種,使人經歷過真實的狀況,再加上精神中的衝擊,所以不知道自己身在何處,但真正是有發生過,只不過不像我們所想的發生。例如你在野外打鬥,其實是在室內打鬥,你在甲地點,其實是在乙地點,這種把認知錯亂的手法,配上神通,所以、以假亂真、以真亂假。
 
不難理解為什麼地門線令人討厭。
 
鱗族太子北冥殤是一個很討厭的傢伙,講話軟中帶刺,看似謙恭的態度,其實帶有很大的狂傲,只是懂得應對與人之間的距離,很會利用言語的陷阱讓人不能拒絕,難怪夢虯孫很討厭他,看到女人就想要虧一下,連叉玀都要染指。看來他真的是種馬,應該說是種魚,想要四處播種,劍無極給他的評價非常中肯,就是比金鋒仔假掰,明明看到男人都不想要理會,當成空氣般存在,看到女人如牛般見紅發情。
 
哈拉猛男:北冥殤。
 
月凝灣的靈異事件,不得不說這應該是金光最可怕又詭異的劇情,有種看了之後心裡有壓力的感覺,因為不知道是為了什麼,也沒有任何的頭緒,只知道人會變小外還會消失,神秘到了一個極點,懸疑的氣氛拿捏很好。金光也挑戰自己的極限了,除了武俠親情愛情國戰計謀戰搞笑,還可以演恐怖橋段,也記取之前金雷村的教訓,金雷村前段真的很沉悶,幸好有風逍遙的明朗輕快還有節奏掌握的很好。
 
縮小偵探風逍遙颯爽查案。
 
「床前明月光,於似地上霜;舉頭望明月,低頭思故鄉。」真是令人驚嘆具有強大殺傷力的詩號,聽的人都會不知不覺的傻眼,會被氣勢所震懾住,不過與其說是被嚇到,不如說是飛淵的行為舉止實在是有夠白痴,低能的程度到達宇宙等級。每次出現都有新的笑點,看來金光編劇組很認真想要亂搞,把很多心力都灌輸在裡面,還是不同的笑點,飛淵到底身分是誰,出現的目的是為什麼,看來還有得期待。
 
聽小七說應該是下一波的流行語,追隨大智慧救世廣慈悲已經被取代了,不難想像小七為什麼沒有被玄之玄取代殺掉的原因,應該是有八卦電台的能力,什麼消息都可以包打聽,還能夠廣泛的流傳,小七這人不簡單,看來有可能間諜。不然這種收集消息的能力,可不是一般的村民做得到,不只是收集消息,還可以不露出自己的高明處,在樵夫都是絕世高手的世界,小七不意外,而且還有神奇寶貝大師常欣收服玄狐。
 
金雷村臥虎藏龍啊,每一個都是深藏不露。
 
老五與雁王先對海境中原分別發動攻勢後,開始轉向苗疆,利用狼朝宮禁錄這本謗書,當成他們動搖苗疆的武器,這也確實有效的打擊蒼狼與軍長的威望,令有異心者可以無綱上本,能夠把一點點的風吹草動,都開始捕風捉影。種下名為猜忌的毒,這就是默蒼離當初在九算中種下的種子,只要發了芽長了根就無法完全的去除,盤根錯結無法以力拔出,也是兵法中的一節,攻城為下、攻心才是為上。
 
孟偏王真的是短視的傢伙。
 
幸好蒼狼與軍長之間的信任,並沒有如同過去的苗王猜忌疑惑的心理,他們之間有了共識,也不用多言於其他方面,可是這個計策的最終目的,就是操弄苗疆的保守派系,與軍長的墨風改革派系展開權力鬥爭,他們不滿改變,所以想要鬥倒為首的軍長。但蒼狼很清楚的知道,軍長在苗三十年,是跟師相有著相同的理念,就是為了保護自己的國家為主,不然他有很多的機會可以自己稱霸,不用扶持皇族上任。
 
蒼狼與軍長的私語令人好奇講了什麼。
 
不難想像參政司的事情,也是老五一手安排,為的就是使蒼狼陷入泥沼不能動彈,因為這其中有太多巧合,與難以揭穿真假的證據,都是曖昧又模糊不清,可是在有心人的眼中,這就是等同真正的事實,因為不管軍長如何解釋澄清,都無法說明現況。只要蒼狼選擇了表面上其中一個選項,都會受到一定的打擊,像是失去最重要的左右手,或是被打擊威信皇權旁落,導致其他有異心的人趁此機會踏上來。
 
鬼!你抓得住風中的刀嗎。
 
這集也是劇情塞很多,把很多事情交待清楚,節奏還算明快,只可惜武戲打太多了,前面的地門有點悶之外,後面的苗疆權謀鬥爭才是最精釆的部份,有人說雁王的計謀不怎麼成功,可是他就算失敗了,也沒有任何的損失啊,比起殺招更像是試探。
 
 
 

    任孤行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