演唱:
王傑 
張雨生 
邰正宵 
星星月亮太陽 
東方快車
 
作詞:陳樂融
作曲:陳志遠
 
在天色破曉之前 我想要爬上山顛
仰望星辰 向時間祈求永遠
 
當月光送走今夜 我想要躍入海面
找尋起點 看誓言可會改變
 
年輕的淚水不會白流
痛苦和驕傲這一生都要擁有
年輕的心靈還會顫抖
再大的風雨我和你也要向前衝
 
永遠不回頭 不管天有多高
憂傷和寂寞 感動和快樂
都在我心中
 
永遠不回頭 不管路有多長
黑暗試探我 烈火燃燒我
都要去接受 永遠不回頭
 
 
 
出自一九八九年的七匹狼原聲帶,跟同名電影七匹狼是同一時間推出的,聽當初的年輕人,現在的中年人說,七匹狼的原聲帶幾乎是人手一張,連學校都要禁止七匹狼的東西進入學校,電影也熱烈上映到不行,當然我們是沒有經歷這個年代。但七匹狼的流行音樂元素,拿到了今天,還是沒有削減任何的銳利程度,有很多歌手及演唱會,還有電視節目,還是經典拿出來演唱,但當然沒有原唱的震撼。
 
永遠不回頭大概那時代最先把西洋流行曲風帶進來的幾首先行者之一,不能說前面沒有,只是名氣沒這麼高,但是原創又擁有個人特色的搖滾曲風,儘管到了現在還是非常稀少,更何況是那個二十多年前的年代,這算是一個很有實驗開墾性的創作想法。大量使用了電子及樂團配置,把整個氣氛醞釀的很濃烈,從前面就開始把這樣的情緒培養,就算到了中段,這樣子的狂亂依然不止,還凝聚的相當暴力。
 
無論是前、中、後,都有一個很明確的主題性,這個主題性不是說有什麼故事存在,而是指透過不同的樂器與編曲配置,把各種不同的元素融入在其中,試著在裡面找到可以突破的點,也該說這是首很有意境的歌曲,快歌卻有慢歌的逗點,同時間也有快歌的熱血。無論是鍵盤、電吉他、爵士鼓、貝斯等,每一個樂器都是剛好為止,不多不少的情況下,就加入一陣子後脫出,接著換其他的樂器上手。
 
主音者是張雨生、王傑、姚可傑、邰正宵,這四個人可說是各有千秋,以及每個人的特色都非常強烈,不過邰正宵的歌聲雖好,卻不適合這種狂烈式的搖滾曲風,他的聲音柔和,較適合一些慢調的歌曲,這是非戰之罪。所以歌曲的亢奮提起就在張王姚三人的身上,幸好他們三個人都是屬於高音飽滿性質的,且擁有各自的強項,沒有誰的歌聲最強,畢竟都不是相同類型的歌手,像姚可傑是狂野型的。
 
這首歌曲不是很容易的,為什麼這樣說呢,因為歌曲跟歌手都很強硬,彼此拉扯你我的能力,比較像是戰場上的殺戮,如果有一方能力較弱的人,就會完全被音樂吞噬,又或是把音樂性發揮得淋漓盡致,沒有中立者的存在的必要。所以聲音性質技巧不符合的人,就算想要唱的好聽,也達不到水準,反而會降低自己的水準,很難以駕御的情況下,如果可以契合咬住了節奏,會讓效果相乘數倍之上。
 
台灣電影最令人詬病的其中一點,就是不重視原創配樂與原創歌曲,永遠都是用現成的曲目,然後直接引用,不會想說讓音樂人自己發揮,但事實證明大紅大紫的電影中,那些配樂歌曲,也成為了推動流行的功臣之一。若說沒有能力還是沒有人材就算了,但台灣的創作者一直都是很優秀的,近年來的一些電視跟戲劇,都能見到創作者在其中所寫的作品,沒有找不到人的情況,只有不會用人的公司。
 
一定有人會問,為什麼到了現在才寫這首歌曲,其實沒有什麼特別的原因,經典往往讓你狂熱不能忘記,也讓你不敢去碰觸,就像你跟最親密的人,不敢說真正的話語相同,永遠不回頭可說是從小聽到大,直到現在還在播放清單沒有離去。也代表一個時代的縮寫,寶哥張雨生的創作與影子,不敢說他是台灣最偉大的創作歌手之一,但可以肯定的是,寶哥的影響力就算是到了今天,依然強大。
 
陳志遠老師雖然低調,可是他的創作寫曲能力真的非常強大,有很多我們喜歡歌手的經典曲目,都是由他所寫的,也被人稱為低調版的李宗盛,因為他們曾在同一個公司,可惜的是陳老師在二零一一年去世了。

 

    任孤行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1)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