兩粒的王者凰后,她的兩粒實在相當的強大,無論是手上的斷雲石,還是、眼睛的眼力,閃避神田京一與劍無極的雙人無極劍法,身法很漂亮俐落,也表現出她遊刃有的樣子,操偶很柔軟有趣,證明凰后的腰力非常好,普通的男人受不了,普通的武學也受不了。無極師兄弟的雙無極殺法,還有斷雲石的彈射,所使用的特效與動作都非常的新鮮,令人有種眼睛一亮的新意,加上那兩顆射來射去。
 
小心她那兩粒,應該是四粒齊射,物理加上視覺的攻擊。
 
玄之玄對上俏如來的最後一戰,既傷又疲的俏如來與完全的玄之玄,可以知道的是玄之玄本來的武功就比俏如來還要強,所以這一戰幾乎是劣勢到底,雖然俏如來發揮的很好有正常水準,面對玄之玄還是能有冷靜的應對,只是一面倒。加上他的精神言語攻勢,才把情勢拉低,但俏如來還是很難打贏,這場武戲有很多亮點的出現,像是肢體交接與劍擊的擦出火花,還有動搖別人的心智,削弱別人的戰力。
 
雁王對玄之玄的看法非常精準,就是他的權力利慾跟忘今焉一樣,是不擇手段永無止盡,為的達到目的,永遠都是目光短窄,所以他們的手段與目標,可以容易簡單的被猜測一定的軌跡,從他現身變成尚同會的會長開始。還有強弱的對比並不是只有武力,還有長久以來的佈局,在玄之玄的身上早就被種下了因子,這個因子不得不說有點牽強,可是寫的非常的好,所以還算可以接受的範圍裡面。
 
玄之玄早就死了,死在眾人的心中。
 
最後的一擊,俏如來的旋轉劍擊,加上互相把劍脫手的瞬間,俏如來的近身武學一直是伏筆,從對付玄之玄的純陽掌到痛擊忘今焉的肘擊,其實是被忽略很多,先是膝擊加上痛擊,還有拳擊的連續攻擊,被打到整個人浮空起來,從地上被拉起來,再拉回來一拳。彷彿就像是在玩格鬥遊戲的武戲風格,純陽一氣就像龜派氣功的集氣般過癮,整段可以說是一氣呵成,沒有任何的空隙,除了過癮還是過癮。
 
可愛又迷人的反派角色玄之玄。
 
回憶中、默蒼離說過真正的黑暗不在外表,是在於人心,對玄之玄的劇情是一個前後呼應,是具有伏筆的寫法,完全把玄之玄的個性與手段,說的很清楚明白,也了解到他的本質,如果要現身光明之下,為什麼不能使用光明的手段,依然埋在影中佈下黑暗的計謀。所以玄之玄的黑暗非來自影形的替身,而是他的內心,始終有股不能散去的陰影,想要擺脫卻發現早就佈滿了心中,在心中生了根長了刺。
 
玄之玄可說是近期最好的反派角色,從頭到尾皆是一貫的惡之路。
 
初始力量依他的外表來看,應該是找不知道是誰的舊偶,拿來黏東西上去偶頭,這類節省成本的作法,值得稱讚,畢竟預算並不是無限的,不必要的花費還是需要用點小創意,很多時候為什麼拍攝影劇作品,最後預算會不斷提昇,就是因為花在這類的花費上面。對於飛淵這個角色開始起疑,她為什麼會了解陣法,與目的為何,還有她的名字與過去都沒有演出來,目前看來從道域來的可能性非常大。
 
粗屎力量。
 
魔法少女憶無心再開,除了可以召換黑白熊貓獸之外,加上史上最硬的後台,還可以進入陣法的陣眼裡面,跟設下的人交談,越來越離開正常的世界了啦,藏鏡人的血緣果然不是蓋的,初始的力量還不知道是什麼,除了原晶與未知的伏筆,看來無心將會有奇遇。照目前的推測來說,古燐原晶是修復不滅火的關鍵,或是煉化玄狐的條件之一,所以廢蒼生與鍛神鋒他們兩個人,都要了一樣的東西。
 
飛淵就是笨。
 
欲星移的反應非常奇怪,在很多細節上都演了出來,都在暗示玄之玄還活著,就說有人針對他,也無法說出任何的反擊點,因為師相實際上什麼都沒有說,但卻是讓真假玄之玄弄假成真似真又假的關鍵,什麼都沒做,自然抓不著痛腳,不愧為滑溜的魚。雁王的目的看來從頭到尾都是在試探俏如來,看似殺除九算,又殺俏如來,無論俏如來生死對他而言都沒有差別,他也沒有損失與得利,比較像是一個試驗。
 
俏如來與赤羽軍師好曖昧啊,夜半無人私語時,此時無聲勝有聲。
 
也見到俏如來真實的一面,他雖然被默蒼離鑄知鑄智鑄心,可他依然是原本那個史家之子,只是把內心收斂其中,更會思考分析而已,他是個人所以有情緒會波動,也知道自己的能力還是有不夠的地方,為了自己的不足悔恨,為了自己的盲點痛苦。俏如來也並不會一夕之間變成神人,所以他的缺點我們都看的見,這寫得非常好的地方很多,關於主角的成長不可能瞬間飛天,也會下跌跟變弱,就跟人生相同。
 
每次都想要來一段:俏如來嬌喘一聲倒在赤羽信之介的懷裡,這個時候俏如來眼如媚絲,溫潤的雙唇微微張開, 還噴出有如蘭花一般的香氣,對著如此美男,佛也會心動。赤羽信之介一手摟著他的小蠻腰,一手攀著窗沿,正要低下頭去親吻他的雙唇,這時忽然聽到一聲嬌叱,赤羽信之介樂不思蜀,以為此男對他也心動,他感到此男的皮膚白若冰雪,軟綿綿的捏在手上,好像棉花糖一樣舒服。
 
師相欲星移在鱗族之內的政治戲,上回是蒼狼立志傳的精釆表現,師相比較像是守成,因為建設總是比破壞還困難,也發現他不能動作的一部份,就是為了震懾海境之內的派系與貴族,還有麻痺如其他九算般的勢力,所以不動誠如一動。夢虯孫對欲星移的微妙情感,大概就是討厭與喜歡介於一半,又不肯承認這個傢伙是他的堂兄弟,雖然碰到老是吵架鬥嘴,卻沒有真正的痛恨對方,只是小打小鬧。
 
就某方面來說,夢虯孫其實跟欲星移感情不壞嘛。
 
這集的武戲很過癮,尤其是那段大爆氣,拳腳連續毆打與摔技近身戰,文戲也是,玄之玄的部份是很用心去描寫拍攝,都看的出來,把很多角色給交待一通,還有地門的戲每次都感覺很怪異,總是很難融入情緒,可能是因為太神秘吧。
 
 
 
 
 
 
 

    任孤行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