雜感一枚,看情況也許會發第二篇。

 
其實標題下這樣,也許這是某些人對於楊康的印象,但楊康是一個典型的時代性悲劇人物,為什麼這樣說呢,因為要看時代背景來決定,郭靖楊康就是最好的縮寫,所謂的靖康之恥,兩名北宋皇帝皆被金人擄走,被漢人視為天大的恥辱。不過在後世人看來,並沒有任何的可惜,因為宋朝兩次的流亡,都是自己造成的,先是與金國滅掉遼國,遼國當時跟北宋已經數十年無戰事,只有小戰小鬧。
 
雙方雖然不是真正的兄弟之邦,可是歷代以來關係如此密切的國家,還真是非常稀少,遼國與北宋也因為久無戰事天下太平,戰鬥力與兵員素質大幅降低,經濟文化倒是飛快的發展,但政權基本上是腐敗的,所以金國的雄起,無疑是一個警惕。可是北宋竟然聯金滅遼,加上後來的聯蒙滅金,蠢事倒是不停的重複,但也就是這種忠君愛國的宋朝文教環境下,教出一群誓飲胡虜血,領導階層卻跪地求饒的奇景。
 
楊康雖是漢人,可是從小到大都生長在由女真人所建立的金國,跟其他身在北方生長的漢人相同,他們並不認為自己是南宋漢人,遼國的漢人也不覺得自己是宋人,西夏的漢人也不認為自己是宋人,後來的金國裡面的漢人並不認為自己是宋人。所以用宋人的立場看天下,本來就是一個不公平的視角,跟東晉時也有奇妙的巧合,生活在北方的漢人,都受到南方漢人的歧視,甚至還把南逃漢人當成奴隸殺害。
 
楊康有錯嗎,身為一個金國皇族的小王爺,習慣在宮廷裡面生活,而且就某方面來說,他也算是頗有智計及武學才能的一面,只不過他習慣站在金國的角度,看待這一切,那個時代的漢人,對於外族就像是仇人一樣,無論是契丹遼國,還是西夏李氏。只不過漢族在經過宋朝的包裝影響後,完全失去了南北朝時的血性,但對於民族的不認同感都是一樣的,因為中原漢人都有一種自己才是正朔的思想。
 
楊康最後的選擇,並不代表他是大奸大惡之徒,而是帶有利慾薰心與生長之情,生於斯念於斯,他禮賢下士招攬人才,在漢人的眼中當然是為虎作倀,你的身分是漢人,自然就要為了漢人奮鬥,站在漢人的立場。完全不管他生長在什麼環境,從小受了什麼教育,甚至是價值觀念,只是一股腦的灌輸漢民族的種族理念,這才是一個最可怕的地方,卻不計較漢人政權的腐敗無能,導致國力減弱的原因。
 
但也不能否認,楊康的確幹了很多壞事,手段也不乾淨,從很多方面來看,楊康都是一個心理不平衡的人,因為身為漢人不是女真人,所以就算他真的得到榮華富貴,也代表心有不安,心理總有賣國賊的陰影,可是富貴與感情皆在遠方的那一端,又無法捨棄的同時。他的世界開始變得扭曲,並且陰暗,無論他選擇了哪一邊,心內的墨渲染到不行,尤其是面對「大勇大義」的兄弟郭靖,與其他的親人關係時。
 
身為漢人他是漢奸,身為金人他是漢人,注定裡外皆不是人,如果楊康能夠很狠心乾脆的,像是郭靖一樣割捨對於蒙古的生長之情,那楊康還是楊康嗎,就一個正常人的角度來看,郭靖才是狠心的,因為成吉思汗及蒙古人對他有恩情,甚至把他們當成親人,他卻選擇了與蒙為敵。射雕最有意思的不是什麼天下五絕,還是九陰真經,而是在別國生長的漢人,到底要如何面對自己的民族取向而掙扎。
 
認賊作父,但、誰是賊,誰是父,時代的悲劇。
 
楊康這個角色,真是亮眼的角色。

 

    文章標籤

    射雕英雄傳 楊康 金庸

    全站熱搜

    任孤行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1)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