說到古惑仔,大家都會想到九零年代起頭的系列作,連自己也不例外,因為實在太經典了,如果想要重新拍攝一部新的古惑仔,想必一定有難度,不管是鄭伊健的陳浩南,還是陳小春的山雞,其他的角色等等,都是無法被取代的,甚至是黑社會大頭的角色也有不能撼動的地位。基本上若論黑社會電影的話,可以說是香港文化一個很重要的縮影,古惑仔又是其中最知名的系列,這樣說真的一點也不為過。
 
其實開頭還算有模有樣,可是一進到正式劇情後,就覺得這是什麼東西啊,明明可以把事情的重點放在一些,應該是黑社會電影,應該有的情節上面,像是有人賣毒品,用底下的小姐賣身賺錢,還是走私,或江湖仇殺,要多少就有多少。但放在私人的恩怨上面,就感覺變成了幾個人之間的恩怨情仇,格局沒有太大的開展,可能導演編劇以為把重點放在靚坤有多壞這件事情上面,去增加黑社會的壞。
 
 
如果不說誰知道,誰是浩南誰是山雞...
 
 
但角色加上故事真的不太立體,總覺得只是看靚坤耍狠,還是他的床戲,陳浩南這個角色更不用說了,很難感覺有主角的特質,主角必須要有一瞬間吸引住眼睛的表演方式,比較奇怪的是,你找半天還無法發現原來他就是浩南哥。反而是旁邊的山雞跟大頭,他們的個性特質有表演出來,其他的角色們就真的串場用的,沒有一點身為黑社會的氣質,當然這有可能是因為,他們真的沒有相關經驗。
 
從選角到造型基本上就出了很多問題,原因就在你一眼認不出,角色誰是誰,一點也不鮮明,又或是他們的個性,如果沒有時時刻刻說,這個角色是誰的話,你根本不知道他們是誰,在這個故事中佔有什麼重要的角度,所以變得相當奇怪。明明應該是主角群配角群,你卻對他們沒有任何的記憶點,甚至是到了最後,無論他們做了什麼,你都無法跟古惑仔做了聯結,甚至是好好的看這個發展
 
不知道為什麼這群小古惑仔想耍狠,結果就像是比利海靈頓拿著芭比娃娃說,討厭、你壞死了,打架動不動就要脫衣服,好像不脫衣服,就不會揮拳頭踢腿,脫了衣服就算了,還把肌肉上面打光淋濕,有一種男同性戀電影的影子。看了導演是陳翊恆,果然沒有錯,因為在他的前部導演電中紮職,就有類似的情況發生,雖說靠著裡面優秀的演員撐大局,也把基本的黑社會元素加入,可是不能掩飾空洞。
 
 
 
當然、這是個人這種喜歡看黑社會電影的想法,所以不適合套用在其他人之上,我們這種喜歡看相關電影的人,自然就是要看黑社會如何逞兇鬥狠,然後在黑暗的角落幹一些壞事,鬥爭追砍死人之類的,並不是要看那邊扮家家酒,學習如何當一個混混。武打跟女色,一直是影視作品吸引人的賣點,當然一點也沒有錯過,應該說這是比較精釆的部份,不過加入太生硬,導致主題本身就失去了應該有的賣點。
 
並沒有說一定要跟舊作學習,或者是說百分之百移植橋段,可是至少也該把古惑仔的氛圍給弄出來,不能用陳浩南山雞B哥,他們的演員,又或是配樂場景鏡頭,要有相同的味道,可是如果當你把同樣的劇情橋段,利用另外的方法想要舊酒裝新瓶,就會不太適合在新戲上面。但確有值得一看的地方就是,很用心的營造那些新世代演員的戲份,甚至是把他們的特色想要發揮到極致,只可惜不夠細致。
 
這部江湖新秩序要說難看也不難看,說好看也不好看。
 
 
 
 
 
 

    任孤行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