記得第一次聽到這首歌曲是在音樂台,非常的特殊,因為都是用低音的貝斯提琴當成了主軸演奏,其他搖滾流行配置都不存在,而且聽起來幾乎沒有任何的高音調,可是比起高音應該讓人不太注意,偏偏卻反其道而行。全部都用低音的樂器來構成整首歌曲,所以顯得特別,或許該這麼說吧,這首一九八三年的單曲,後來專輯Synchronicity之中,影響了很多歌曲的創作,因為你不會聽到有以貝斯為主的創作。
 
剛開始聽還以為只有貝斯,原來還有大提琴,不得不說貝斯是搖滾的靈魂及骨頭,吉他則是外在與皮膚,鼓則是內臟與基底,鍵盤則是外穿的衣服,第一次有注意到貝斯的歌曲,就是Every Breath You Take,也是一個新奇的體驗。雖然這首已有一段時間,可是概念是非常新穎,以當時來說的話,動不動就要飆吉他的搖滾,幾時有想到要以低沉的貝斯當主角,就像把男低音當成了合唱團的主角一樣。
 
這也令人想到一個概念就是,任何的一個創新,雖然在後世看起來沒有什麼,很普通的一個東西,可是在還沒有發明出來,甚至是做出來的時候,就等於是沒有的,就像音樂一樣,幾百年前的作曲家,有些人把他們的作品紀錄下來,供我們演奏聽取。貝斯與吉他所營造的是,一個很沉靜安穩的環境,整個人都放鬆了下來,好像精神在普通的狀態下,慢慢的緩緩的放鬆下來,從上升滑降到底層。
 
配上很簡單直白的歌聲,這個歌聲幾乎沒有任何的裝飾,就直接的表明自己的心聲,跟這首較為低沉的編曲配置一合拍,就直接的融為一體,令人開始注意其他樂器的配置,像是鼓與提琴,還有偶爾間加入的多重貝斯。其實使用樂器的彈奏,真的不困難,也可以說是到了容易的地步,一點也不複雜,卻有著多重的影響,令人不由得聽著貝斯的彈奏,主角的位子非它非屬,聽到每段的節奏,都會這樣認為。
 
若說吉他是高亢激昂的存在,貝斯就是厚實低沉的基礎,兩者截然不同的特色,在演奏的時候,就可以很清楚的知道,是有一定的分別,尤其是你的每次呼吸,每段的貝斯編曲,都是恰到好處,不少也不多,只是很直接的跟著一定的節奏彈著,卻有著決定的關鍵。我們都以為尖銳的聲音,往往比較能夠吸引住耳朵,可是相反的低沉,卻也能吸引著注意力,沒有貝斯的搖滾,絕對是一個損失。
 
歌曲的故事是描述一個變態跟蹤狂,隨時都在注意監視某一名對像,對像的每一個舉動都非常的關心,甚至到了可怕的地步,明明是造成別人恐懼的舉動,在自己的想像之中,卻變成了濃情蜜意,一心一意的關心,對被監視的人好。但也有一說是主唱兼作者,當時跟前妻的婚姻不太順利,想要挽回這段感情,所以有感之下寫了這首歌,可是最終離婚收場,所以變成了跟蹤狂,原因是來自不肯承認。
 
如果用不同的角度觀看,就有不同的感覺,原因在於很淺白的字眼,你的每一個呼吸,你的每一個舉動,生活中的大小人事物,全部都是我的,有著這樣的宣示,當然你能夠用跟蹤狂的角度看待,就會知道為什麼可以這樣說。你的每一個舉動,違背的每一個誓言,你作出的每一個要求,我都在看著,看似無時無刻都在觀察另外一個人的人,無疑是一個很可怕的行為,尤其是被觀察那個人不喜歡觀察他的人。
 
話說這首歌曲還改編成好多版本:
 
 
 
 

    任孤行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