記得很多人有說過對於日月當空不是那麼滿意,是的、的確自己也有這麼不滿意的地方,原因就在於對主角龍鷹,很迅速的變成一流高手,然後東打西打成為江湖頂尖人物,這其中真的太空虛,沒有什麼苦戰處,就覺得真的這樣子一帆風順好嗎。可是當連續把日月當空看到龍戰在野的時候,才發現黃易想要表達的視野,並不只是打打殺殺,讓龍鷹升級,而是藉著書中的描述,開始架構大唐的偉大之處。
 
一口氣將全部的東西都拋出來,如果沒有多看幾次,完全不會發現,其中的連貫之處,比起過去的巔鋒作品,可以說是更勝一籌,就因想要表達的思想與故事人物太多,所以用極為快速的方法,直接了當的建築起來,令我們可以快速明白。但比起慢慢的發展其中的人事物,真的不太容易吸收,所以自然不會喜歡看不懂的故事,尤其是像中原第一刀手萬仞雨,御前第一劍手風過庭,橫空出世的強。
 
看到龍戰在野才明白,黃易不希望把人物練等的故事,給再描寫一遍,所以選擇跟過去相反的方法,一開始就有其定位存在,原因當然所牽涉的架構太久太遠,除了中原本身之外,如雲南等,還到了現在中國的東北契丹,甚至到了西域大沙原,甚至是高原。為何要浪費時間在這些培訓的階段上面,當龍鷹到達了中土之外的國家與土地時,更會發現美麗與不角的視角,也會慶幸,還好沒有花時間在其他上面。
 
我們想起唐朝,自然就想起李世民,被四夷之主尊為天可汗,可是太宗後的大唐,才是正式的成為當時漢族外與胡番各族的融合,北邊有強大的游牧民族突厥,東北則有契丹與奚、高句麗,過去的西域三十六國則有龜茲、疏勒、高且等,圍繞在塔克拉馬干沙漠四周。在沙漠之上,還有回紇、過去是西突厥的突騎施,還有極西北的黠戛斯,正西邊高原的吐蕃,這麼多的國家,跟中原產生既敵又友的關係。
 
這些國家有很多都已滅亡,甚至是種族消失或者跟其他民族融合,在文獻以及歷史上,都沒有留下什麼,所以增加了不少神秘,所以這時才有了這個想法就是,為什麼要把描寫在幾人的爭強鬥狠之內,明明板塊這麼大,看了龍鷹的征途,也有感覺。也對於由武則天過渡到李唐宗氏的描寫,之間的關係,由李顯到李隆基,非常的客觀有意思,並不會因為武是女性,而刻意壓抑或是歌頌,只是誠實的描寫。
 
視野的廣闊難以相信,原來大唐的國際觀竟然是如此有趣,與其說是龍鷹去這些國家進行故事,與戰爭,不如說黃易把自己對於當時外族與中土相近的各大國家,透過文字用自己的想像力,對它們的了解,給寫成了一段又一段的國家史,這些可能只有數千數百的逝去民族。古代的中國人,其實是很開放的,是到了近代才開始保守起來,也不免吃驚於唐代婦女的英姿颯爽,有主見兼個性十足。
 
意境更加的成熟,也對於每段歷史的刻畫相當的深,雖然有時候好像只是引用大唐雙龍傳邊荒傳說的人物,可是有了其他作品的加持,更加從側面切入,像是燕飛的成仙成聖,還有向雨田活了近兩百歲的年紀,無論如何都不會有人相信,因為實在太荒誕不羈,不符合正常人的觀念。不管是大江聯還是塞外諸族,都擁有不乏魅力的角色,加上龍鷹被限制太多,只能夠用鬥智的手段,來與敵人周旋。
 
黃易超越了自己,大唐三部曲非常令人期待。
 
 
 
 
 

    文章標籤

    黃易 龍戰在野 日月當空

    全站熱搜

    任孤行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