墨家九算玄之玄找上玄狐,兩個名字都有玄,可是種族與信念完全不同的人,展開了一場劍鬥,劍與劍之間的對決,玄之玄的墨改劍法,真的很像劍影魔蹤時的止戈流劍流,不論是甩動或是劍氣,特效憑良心講,還做的挺有質感的,不輸很多大場面的華麗的戰鬥。玄狐不愧為劍痴狂的人,坦白說這種視覺上的運用,可以多加一點,尤其是玄狐運氣於身,周遭散佈紫光的氣場,還有用腳劃開的螢光。
 
玄之玄:牽潘仔去送頭,這不是隔壁棚的嗎。
 
陰陽道小師弟禹曄授真為了無情葬月的劍血不染,找上了老人家,還有荻花題葉與赤羽信之介,之間的黑瞳爭奪戰,趕在玄之玄要收拾這些知道內情的人族叛徒,當這些事情全部連在一起時,就像是連環的鎖鏈,一道接著一道。加上荻花題葉的神秘術法,只要被施術,說完幾個字便會斷首身亡,不過看起來表面上沒有什麼關聯的事情,加上他們介入後,就開始有了新的路線,包括風花雪月、孤血鬥場、墨家九算。
 
白娘子阿霞與妖和尚一步禪空的鬥嘴劇場,又是為了救與殺互相立場僵持,在這邊又可以看見,對於善惡,還有犯罪者之間,要如何選擇怎麼做,永遠有兩種立場,一方主張感化救贖,一方主張以殺止殺,兩方永遠處於沒有平行的界線上面。一步禪空相信人性的善,所以、以渡止殺,錦煙霞清楚人生的惡,所以、以殺止殺,若要說哪一個才對,沒有人可以給予任何的答案,因為這永遠也無法選擇。
 
錦煙霞:臭禿驢、妖僧。
 
每一個黑瞳都有一定的戲份,深刻的描寫人們為什麼要犯罪,出賣別人的原因,關於人的黑暗面,我們都承認自己有這一面,可是卻不想相信事實,所以刻意的忽略,想把所有給美化,但醜陋與美麗,永遠共同的存在,只是藏太深看不見而已。有時我們只見到醜陋,看不見美麗,有時我們只看見美麗,卻看不見醜陋,只因為人擁有多面性,用一面來決定,本來就是不公平的,並且毫無根據性。
 
一步禪空與錦煙霞真的非常過份,你說放閃放個一兩集就算了,怎麼三四集還在繼續閃瞎眾人,一個傲嬌、一個哥哥纏,兩個人時而鬥嘴、時而甜蜜,看了都生氣,乾脆一點結為夫妻就好,還要在那邊若有似無,真是氣死人,跟銀燕的笨牛有得比。不過金雷村的周遭,還有一些疑點存在,可能跟九算,還是魔世有關係,一開始以為這些異象都是白蛟阿霞所引起的,可是當白蛟離開後,這些還是存在。
 
錦煙霞:除了我放閃,我還要製造更多的閃,來閃瞎大家,哈哈哈。
 
儘管很多人討厭一步禪空的行為,但仍然為了他的真心慈悲而感動,原因在於他是真心的為了自己的理念,而選擇不太受人喜歡的舉動,為了他人苦痛心有所感,菩提尊的眼淚令人動容,或許可以說他是偽善,但不能否認有些行為,是沒有機心存在的。他的堅持與理想,也漸漸的讓錦煙霞解除心中的恨意,令她想起了百年前的事情,那個曾經跟她關起來的和尚,還有她過去的情人,甚至是故人。
 
魔終究是魔,沒有辦法容易的化解分歧,這段修羅國度的魔兵將們,對於佛國的質疑,就像是對菩提尊的反證,凡事皆有正反兩面,不可能只有好,沒有壞,金剛尊對於罪孽強硬的態度,跟菩提尊對罪孽柔軟的態度,這種兩方面都有的橋段,讓劇情立體了不少。要消除仇恨、分歧、憤怒、悲傷,本來就不是簡單的事情,也不一定有功效,所以我們的世界當中,永遠都存在於這些我們不希望發生的事情。
 
葡萄尊:漸修、雨潤梵中寶樹;頓悟、雷行海上偏舟,
 
神田京一又再次跟荻花題葉碰面,兩個人的對戰,依然令人摸不著頭緒,原因在於不知道花到底是用什麼方法,在別人的身上施予術法,表面看起來根本沒有碰到身體,之前還有碰到,也能看到暗 中的角力,跟陰陽道為什麼要介入俏如來與九算間的戰爭。就跟前面的劇情有關係,將九算與花的關係一一串通,還有當年發生的大小事項,疑似默蒼離的人,在道域屠殺數百名後進,只存留下來的四個人。
 
哈姬妹剛轉職成為鐵匠,等級跟技能可能還不夠高,所以鑄造的功力遠不如廢蒼生,加上戀愛三十招跟小玉之間的關係,他的個性真的很適合這種苦活,尤其認真又誠懇的人生態度,還有廢蒼生的新墨狂,不知道什麼時候才要鑄造完成。他跟鍛家鍛神鋒之間的角力競爭,可能會在墨狂完成的時候,又再度掀起一陣波濤,因為這是千年間的因緣,一邊是墨狂,另一邊則沒有劇情,所以不知道是什麼。
 
哈姬妹:戀愛三十招忘光了。
 
銀燕、霜的感情到了現在依然無法有任何的進展,原因在於感情這種東西,本來就無法像是公式般順利,銀燕有他的考量與過去需要解釋,霜則是對於自己的想法非常的坦白誠實,兩個人明明互相有好感,卻礙於某些因素,所以沒有辦法走在一起。加上富二代蒼狼的介入,變得越來越複雜,其實蒼狼除了成熟些,但本質是無法改善,在於他的毫無城府沒有機心,容易相信重感情,他是好人,但在感情上沒有好人這件事情。
 
蒼狼:銀燕這個笨蛋,我要進攻霜了。
 
這集除了開頭的短少武戲,基本上都是文戲為主,可是沒有什麼沉悶的地方,還在深深的埋設劇情,把一堆謎團跟進行式的東西解釋清楚,像是白娘子與關係者,九算與道域,還有風花雪月,跟苗疆的暗流,相信接下來一定精釆,要跳的高必定要先蹲下。

 

    任孤行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