是這樣的,大概一兩個星期前的事情了,突然遇到了國小國中的同學,好幾年沒有見面了,以前跟他的關係不錯,還會一起玩出去哪邊,但上高中後就比較沒有來往了,大家的學校蠻遠的,偶然間會聽到消息,碰到會打招呼,所以也並不是沒有聯絡。然後他不知道為什麼心情不好,看的出他很想要找人吐苦水,我們就去買了一些啤酒跟下酒菜,到附近公園的樹下喝酒,其實他不說也大概知道是什麼。
 
因為這些年來他得了憂鬱症,過的非常的不好,整個人腫了一圈,眼窩深陷臉色發白,喝著喝著酒,他就酒精發作,開始跟我講一堆,說什麼他覺得活著很累啊,每天都覺得很痛苦,不用他說也看的出來,於是就開始安慰他啊,聽他講話。不過他最近很煩惱的事情是,他們家是透天厝,還蠻大間的,前面可以停機車完,後面還有一個大客廳,地段也不錯,是他爸留下來的房子,他有一個哥哥一個姊姊。
 
他的姊姊賺錢賺很多,是某間科技公司的主管,不知道是什麼階層的就是,但每年分紅不少,卻穿金戴銀,手錶經常換,一支都幾萬元,每天生活都過得很奢華,聽他說他姐已經負債了幾百萬元,看似光鮮亮麗,可是口袋裡沒有幾毛錢。於是動了他們家房子的腦筋,想要賣房子來分家產,說他們幾個來分一分,想當然媽媽當然是不同意的,說這是大家的,你怎麼可以賣掉,以後你想回來住,還可以住。
 
於是就吵個不可開交,沒有什麼好結果,他哥則是整天上夜店跑趴,過著沒日沒夜的夜生活,根本不回家,跟他女朋友在外面鬼混,他的女友也不是什麼好東西,兩個人每天都在聲色場所中渡過,也不想管這件事情,態度就是反正你們解決。他媽很清楚的知道,現在的房子不好買,要是賣了他們要住哪裡,所以每天都為了這幾件事情吵,他是站在媽媽這邊的,跟媽媽住在一起,姊姊三不五時就回來吵。
 
總之就聽他訴苦了整整兩個小時多。
 
然後我們就開始聊到以前的玩伴,現在都不知道在做什麼,或是有沒有在這裡附近生活,其中有幾個已經早就不在人世了,幾乎每幾年都會收到這樣子的消息,誰誰誰又去世了,而且都是很突然的,去上香拜拜,看著遺照發呆,當下沒有什麼感覺,可是夜深人靜時才發現,原來是很在意的。其中也有人早就跟家裡搬去國外了,可能一輩子也不會回來台灣,所以想要見到面,是太不可能的事情。
 
也有的是,以前相當麻吉的朋友,都玩在一起,可是見面了卻不知道要聊什麼,非常的尷尬,畢竟我們從好朋友變成陌生人,幾年的時間就可以令人變得陌生,更不用十年以來,沒有以前那種毫無顧忌的相處方式,於是聚會幾次後,也不會主動聯絡。不是彼此有問題,而是距離跟時間,會把這份心情消磨殆盡,大家早就變了,你、我、他都是一樣,誰可以保持原有的樣貌,不是那個當初的自己。
 
沒有任何人有錯誤,只是我們被改變了,心中存在著鴻溝與磚頭,早就已經建構完成不同的建物,雖然說有些事物是不會改變的,最明顯的是同學會,看到以前很好的朋友,兩個人卻不知道打什麼招呼,只好沉默下來。不過這類的事情,大概每幾年都會重複吧,在路上碰到,或許剛好約出來,畢竟大家有了自己不同的生活圈,有太多的不同,太多的灰塵,不是當年那個在一起生活過日子的傢伙。
 
近十年的相關聚會,好像去的也沒有幾場了,總覺得心中有種寂寞要爆發了。
 
最令我難過的就是,以前有個很好的女生同學,曾經有曖昧,但最終沒有交往,無意中收到她去世的消息。

 

    全站熱搜

    任孤行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