烈火法官黃是冥全身是傷的被丟到立法院內,馬鷹久此時心中所想,卻是他座下的御林軍們顯然有人背叛,跟王精瓶達成某方面的協議,要不然以他果冥黨政權當今皇上的威權,是沒有人敢挑戰的,想到這裡眼珠不由得轉了幾下。
 
「皇上,微臣進來了」來人負手而入,招牌的小鬍子與稀少的頭髮,犀利瞪大的雙眼,剛硬的臉部線條,卻展現他一身的勇悍狠辣,此時他穿著一身的黑衫,來人儼然是朝廷反對派冥禁黨的總招領,外號刀刀劍骨的柯劍明。
 
柯劍明的外號就如同他的作風,他總是衝鋒陷陣殺襲敵方的將領,卻與部份的果冥黨大官有著聯繫,可以說是膽大心細,並不似他的行事風格外表,據說這些官員也有王精瓶在內,只是一直找不到證據。
 
「柯兄是你啊」王精瓶將眼睛瞇成一線,露出如刀刃般銳利的眼神,並偷偷的描了馬鷹久一眼,馬鷹久看似面無表情,可是卻忍不住雙腿抖動了一下,王精瓶與柯劍明何等高手,注意到了這點,兩人暗忍心中的殺意,沒有任何的動作,只是維持原來的動作。
 
一個人與馬鷹久對恃,一個人站在立法院的門口阻住去路,兩人雖沒有言語,默契卻有相同的意思,就是圍殺馬鷹久,他的衛士屬下們,都停留在外面與民眾們展開,敵不動我不動的動作,兩方面都沒有人出手,更有人舉牌上面寫著「退回符冒,力法重神」。
 
意思就是描述馬鷹久自從練成了來自東方紅國的符冒邪藝之後,冒出的邪惡死氣令得民不聊生,空氣汙染呼吸困難,不只是死了很多的百姓,還讓土地不能種植作物,他施展邪藝上的武功後,情況嚴重到方圓百里之內天空皆黑。
 
力法重神就是希望果冥黨內另一巨大勢力,邪心魔佛王精瓶的立法院派系,可以阻止馬鷹久的符冒邪藝,重新讓民眾的生活回到正常之中,王利用了這波不管是在野還是朝廷中的反對者們,牽制了馬鷹久所有的派系人馬,使得他只能夠孤身抗敵。
 
「你們兩人……想要本皇的命還早」馬鷹久情勢雖減弱三分,可不愧為當今聖上,霸氣依舊,搶先出招並大笑道:「我怎麼可能退回符冒這種絕世武學呢,天下們的愚民們,就當朕的墊背吧,為了朕的霸業死去吧。」
 
正是符冒邪藝中完全沒有任何防禦,以傷換傷的秘學「力大於逼」完全將死氣的力量發揮到一百之上,逼的身體無法運氣恢復傷勢,馬鷹久的身體圍繞著一股濃烈的死氣,就像圈圈般套著他,王與柯兩人儼然以對,深知此招不是你死、就是我死。
 
柯劍明雙手十爪作出數種變化,從指、拳、掌、爪,大開大閤般,形成了一股氣旋。
 
王精瓶則是使出佛魔秘招「兩暗尖嘟調力」兩股佛魔之氣變成了暗金色,尖銳並且嘟立四殺,調整了精準的佛魔之氣,為了的就是使馬鷹久在使出極招後受到更大的傷害,一時間三方對擊皆被氣勁擊退,王柯兩人只退了三步,可是馬鷹久卻退了十步之多。
 
正當兩人要藉此痛下殺手之際,一把不知道從何處射出的飛刀,剛好趁著兩人氣勁正消新力未生的情況下,剛好切斷了兩人的攻擊,王柯也見如果堅持下手,會被此刀重傷的疑慮所以退開。
 
「來者何人!?」王精瓶與柯劍明同時回應道,望向擋去兩人殺招的金色飛刀。

    文章標籤

    王金平 馬英九 服貿

    全站熱搜

    任孤行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