作詞:小人
作曲:小人
 
有個高中生從大樓跳下傷重不治
有個父親看著新聞指責這個高中生的不是
然後他對他兒子說 自殺是不孝的
趕快去念書 還要靠你養的
有個校長得知校內有個學生尋死
馬上連絡電視台 請求不要公開學校的名字
有個網友看到這則新聞馬上po
譴責少年逃避現實的留言馬上多
有個路人 曾看到被毆打的死者
死者看著路人 路人只是看著死者
有群記者 對死者的雙親窮追不捨
問說「兒子死了 會不會覺得不捨」
而有個官員 則是把這件事當消遣
因為可以轉移他那誹聞的焦點
刑警在現場發現死者虐貓的照片
上面寫著「你要以死來作為道歉」
 
兇手不只一個 死者不只一個
被害的加害者 加害的被害者
人們何時開始如此彼此對待著
受傷的人不只一個 傷害的人不只一個
有些傷看不見的 人如此彼此對待著
 
死者生前被霸凌的新聞登上版面
有個媽媽覺得無聊 就把報紙翻面
她小孩吵著要走 她叫他不要插嘴
然後牽著小孩的手在超商裡插隊
有個少年看著自己的錢被用馬桶沖走
旁邊的同學圍著他 喊著「兇手」
他回到家裡發現臉書被人灌爆
有個留言寫著「幹!你殺人犯!操」
他爸問他為何要逼同學走上絕路
他說他只是看不慣人欺負動物
他爸說「算了,重點是把大學考到」
那天夜裡他看著手腕拿起了小刀
有群女孩笑著討論那割腕的少年
有一個說死了也好 長得很討厭
有名刑警 聽著她們對話打了冷顫
他在想 這些人是沒殺人的殺人犯
 
兇手不只一個 死者不只一個
被害的加害者 加害的被害者
人們何時開始如此彼此對待著
受傷的人不只一個 傷害的人不只一個
有些傷看不見的 人如此彼此對待著
 
刑警前往禮堂 但步伐很勉強
他受邀針對校園暴力作一場演講
身旁經過的學生 他們笑容洋溢
他不確定 那是否只是種防禦
他想起自己的女兒 也正值這歲數
而有些熱情在這個年紀就結束
他自認和女兒相處的很好 沒太多爭吵
但也會擔心對她其實所知甚少
有個老師邊抱怨學生邊帶著他到會客室
他感覺到自己的耐性正在被測試
老師模仿起偵探說:「犯人只有一個」
刑警心想 錯 犯人不只一個
有些指紋沒留下
那致命傷沒多大
而死者不說話
案件布幕已落下
 
兇手不只一個 死者不只一個
被害的加害者 加害的被害者
人們何時開始如此彼此對待著
受傷的人不只一個 傷害的人不只一個
有些傷看不見的 人如此彼此對待著
 
 
兇手不只一個、來自小人的專輯小人國。
 
「兇手不只一個」這個簡單又白話,沒有什麼形容的六個字,代表著會造成傷害的原因,也往往不只是一個,如果可以活為什麼不能活,總是用結果來寫下所有的定論,明明可以了解更深層面的問題,卻不願意去解決。死者也永遠不只是一個,立場也有可能變了樣,有很多人他們雖然不是直接間接的殺人,卻是背後的推手,也沒有人清楚到底發生了啥,其中的秘密只是他們不說,真相就無法大白。
 
也點出一個問題,為什麼受害者被傷害的人,還要檢討自己的錯誤,旁人還會出現自己不對所以會被霸凌的言論,被欺負到自殺的人,要怪他自己的抗壓性不夠,還要被人指責不孝順,反而這些殺人兇手能夠好好的過日子,對於害死別人的舉動也往往不會檢討自己。也許加害者認為不是痛自己就無所謂,別人死光不要死自己就好,可是他們忘了「人性」不會對他人的感覺心生感覺的人,根本不是人。
 
歌詞中不斷說到不管是父母學校社會,都沒有人願意面對霸凌的問題,只想要最省事的方法帶過,像是學校希望不要公開,以免讓他們的聲譽產生問題,父母只會叫孩子好好讀書,卻忘了他們會思考有想法,是個活生生的人類,不是一個人偶。而其他的同學們,看到這樣子不是加入,就是當成沒有這件事發生,媒體只想要扒糞挖新聞,政府完全想要轉移焦點,沒有人對於一個自殺死的人在意。
 
沒殺人的兇手,冷淡有時候也可以殺死人,這個社會往往不會因為壞人的迫害變糟糕,只會因大部人的袖手旁觀而毀滅,我們也常常變成這樣子的人,現代的社會變得忙碌擁擠,人類變多了,問題也變多了,在都市中經常看見不任他人躺在路上的人。也許只是打一個電話,或是上前詢問一下,就可以解決很多問題,卻沒有選擇去做,只是不想惹麻煩上身,單純的自保,可是實際上不會損失什麼。
 
刑警心想、錯!犯人不只一個有些指紋沒留下,那致命傷沒多大,而死者不說話,案件布幕已落下,處於弱勢的人,不管是生前還是死前,他們都沒有說話的權力,也根本沒有人會聽他們的訴衷,於是到了死亡之後,就變成了一具生前無法說話,死後也無法說話的屍體。被霸凌自殺的兇手不是死者本人,而是那些欺負他忽略他不理他人的人,指紋可能指的是這些死者生前觀察下來的表情與言行舉動。
 
人們何時開始如此彼此對待著,也透露出無奈的心聲,需要靠著傷害別人活了下去,這些傷是看不見的,有時候也會成為被傷害的人,其中就像不斷迴旋的繞著圈,動物吃著自己的尾巴,直到了把身體吃掉為止,沒有人按下停止的按鈕。他們笑容洋溢,他不確定、那是否只是種防禦,我們害怕被傷害,也會變成了傷害別人,這幾句歌詞又說出人的脆弱與無常,會傷害霸凌、通常都是害怕的人。
 
坦白說這首歌幾天前才聽到,或許有很多人已經聽過,聽完兇手不只一個就落淚了,心中有著無法壓抑的悶,胸口彷彿隱隱作痛,因為這代表一種現實社會必須面對的現象,我們會變成受害者,也會變成加害者,甚至是那個冷眼旁觀的人。兇手不只一個,也從旁觀的角度單純的述說,一些現實中曾經發生的事情,從父母到學校到社會到路人到媒體到政府,只認識這是一個社會新聞,看慣了就不認為什麼。
 
按了不斷重複的按鈕,看著楊同學的遺言又再度落淚……
「即使消失會讓大家傷心,卻是短暫的,一定很快就被遺忘,因為這是人性。」
 
 

    任孤行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