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歐洞或是吉芬塔,還是其他的地方練了一陣子之後,終於到達七十等上下的等級,朋友練的騎士也大概八十等上下,說到這裡就不得不說,他的配點可以說是非常的創新領先,因為那時候最流行的就是力體騎士,也就是點力量STR與體質VIT。反擊還沒有被削弱,加上有怪物互擊的技能,血多就能夠拖一群怪物練功,然後坐著休息,一隻一隻練的確效率不夠高,可是裝備還沒有加高,大鋁又一顆幾百萬的年代裡。
 
體騎雖然血較高,可以多被怪打個十幾二十下,但還是血肉之軀,並沒有比較硬,加上回魔的手段,除了祭司的聖母之頌歌技能,能讓回魔變得加倍回覆,或是祭司巫師的禪心特殊技能,專門回魔,幾乎都是靠點智力INT,來提高回魔的速度,體騎的反擊是需要魔力的。所以一陣子之後就乾掉沒魔,才會有排隊打王的情形發生,就是在第一個打王的後面,通常會排一整排的騎士,他們會等著前一個人沒有魔力接手。
 
王誰打死就算誰的,當然是幾家歡樂幾家哀,如果用怪物互擊來打王就會讓王放群體技能,或是讓玩家不能反擊,導致大家一起死的局面,後面換到歐洞二樓練功,有很多的茲諾克,是一個像猴子又非主動的怪物,所謂的非主動就是看到玩家,也不會主動攻擊,等到玩家打才會攻擊。而且只會攻擊第一個打的人,因此有很多人拖怪帶著新手練,二樓的門口自然就會聚集了很多的老人新人,甚至是補給賣東西的戰地商人。
 
再來就要說到朋友這邊,他的騎士點法既不是體騎也不是敏騎,而是兩者混為一體,既點體又點敏也有力,也就是混騎士,所以很多人看到這種點法都覺得奇妙,甚至還有人專門問他為什麼要這樣點,加上他的裝備可以說是當時的神裝,記得他吃了大巴蜂后等等,打了不少的神裝。像是大巴卡或是蜂后卡,可惜當然都沒有留下來,只留下歐冠巴帽,很多物品的價格都沒有定下來,市場當然是一片混亂,有人賺有人虧。
 
我們兩個人也挑戰了很多練功地點,那時候去網咖都會有人圍觀,因為是仙境傳說正紅的時候,這些後面再說,就回來談談關於歐洞二樓的部份,我們也是單純的練功打怪,就是拖一整群的茲諾克然後用怪物互擊打,也忘記是被義字派工會的人先搶怪,還是我們先搶怪。總之樑子結下了,那時候互看不爽,加上歐洞內有獸人酋長這個王,外面有獸人英雄,所以很多人都會群聚於在這裡,外面的獸人英雄自然是排隊打王。
 
可是自從跟他們不和之後,不論是哪一方看誰不爽,就會趁他拖怪的時候超車再劫怪,把對方的怪物清光,那時候有能力這樣做的玩家並不多,自然就是我們與他們這兩派人馬互相嘶殺,他們人數較多又團結,也沒有說誰輸贏的,加上也有其他認識的玩家加進戰局來幫我們。自然是看他們佔地為王的方式不爽,只是人多,但事實上他們也沒有什麼錯啦,雙方都有問題,所以歐洞裡面的吵架也變得非常白熱化。
 
獸人酋長自然就成為這吵架的進化版本,一開始還有人單純的反擊吃王,不知道是誰用怪物互擊的方法,把王給彈開,防礙別人的吃王,到後來都沒有所謂反擊的存在,都是看到誰在吃,就直接怪互一直猛搶,尤其是義字派與其他的玩家,自然互看不爽,演變成大怪互的時代。獸人酋長成為陷害別人的工具,只要彈到某人身邊,自然就會踢他然後死掉,那時還沒有什麼王盾還是種族盾牌,就算王不會使用很多技能,還是非常痛。
 
記得每當王出現,自然就會有人成為祭品,自然也曾因為皮薄肉嫩,是個毫無體力的輔助職業,被別人彈到身邊就死掉了,也會有其他的祭司死掉,死掉就需要其他的祭司來復活,或是用天地樹葉子這個道具來復活,每一個小時都有激戰的展開。當然以前的人心還沒有那麼險惡,還是有溫馨的場面出現,打到後面都認識了,也很少對對方耍白目的情況發生,甚至還會小小的互酸一下,到歐洞團沒落之後,也是難得的場面。
 
後話:那時敏捷AGI騎士還不流行的原因,是在於還沒有開發出玩法,加上裝備的限制,能夠增高迴避率的白幽靈卡,可以說是前期的神卡之一,多了那二十趴的迴避,可以打怪而不被怪打到,加上點敏捷攻速也能夠變快,練功的速度也會較高。
 
下一回,玩人妖女祭司被男玩家所虧的尷尬場面。
 
 
 
 
 
 

    文章標籤

    ro 仙境傳說

    全站熱搜

    任孤行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