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然畫畫,畫的很像也是一件很厲害的事情,至少我們正常人的是畫不出很多的寫實派的畫,因為繪畫有分很多的派系,這當然只是一種比喻方法,並不是說畫的很像是件壞事,不過畫的不像也有不像的美,主要的意思是說,如果把自己拘泥於一個固定的空間與視角之內,那伸展的空間也有限度。魯冰花中有正反兩面的人物,通常由社會所認定具有權威職位的人,我們要知道一個人的對錯並不是靠身份,而是靠他表現出來的。
 
這部社會很誠實的描寫台灣社會現實面的問題,就像是標題的這一句話,我們的教育一向都是壓抑孩子的想像力,不理解他們的想法,也不用去管他們每個人的長短之處,就這樣照本宣科下去就對了,把所有的學生當成全才,什麼都要會什麼都要懂。小孩子跟成人最大的不同的是什麼,就是小孩擁有無窮的想像力,這個想像力是沒有經過制式教育的荼毒,所以可以製造出我們根本想不到的天馬行空,這個想像是無限的。
 
 
我們是要製造生化複製人,還是給予真正的教育,教育還不是跑步游泳,你做什麼他做什麼,沒有自我主張,這是他對於被大人所認為的優秀與好,郭雲天老師所給的評價,因為這些主任老師是用他們大人的眼光,去看待這些小孩畫的好不好,而忽略了小孩子應該表現出來的行為。既有僵化的印象,製造出一群跟著制度跑的人,他們用窄小如豆的目光,去看待主角古阿明的畫,認為他畫得不像,要畫的像才有資格獲獎。
 
這個問題幾乎可以無限度的提昇到我們的社會當中,甚至是一些當下發生的時事,就像我們認為對於政府的不法制度,用理性的態度就可以解決,理性和平才是最崇高最理想的行為,就算政府做的再爛,再不合理,我們也應該用理性的態度解決,這樣才是文明的現代人。就像是郭雲天老師因為又被干預,那些不是學美術,又不願意用長遠的目光看待的主任老師,導致古阿明無法去比賽,他不選的小孩又得獎,可是他錯了嗎。
 
後來古阿明得了世界級的獎項,還是郭拿去參賽的,聞名全世界,不只是鄉鎮而已,證明了郭雲天老師的眼力始終沒有錯誤,只是先前旁人看來是糟糕的,僵化的觀念腐化的舊有社會思想不但沒有教育英才培養人才,還埋沒不少的如古阿明的天才,讓他們消失在地表之上,變成了一個庸才。原本污辱嘲笑的主任老師鄉長這一群人,在得知得獎,就馬上改了一種態度,好像古阿明是世界上最偉大的天才,說一些言不由衷的話。
 
這是不是經常出現我們的社會之中,可見得魯冰花中有相當濃厚的社會議題劇情,就像是很多運動還是別類專才的人們,他們靠著努力獲得相當有名氣的獎項之後,這些政府官員還是不相關的人,都想要跑過來沾一下,說什麼圈圈之光,永遠只是馬後炮。被鄉長與校長主任等人施壓的古阿明,因為讓他們聯手施壓,所以最後就算得了獎,人也已經不在了,在生前不重視,死後才重視,真的是一點也沒有用處了。
 
 
在魯冰花中,古阿明是個又窮又不起眼的小孩子,但是他畫的圖總是擁有天馬行空的想像力,能夠把色彩與故事給描述出來,另一個小孩是鄉長的兒子,他畫的圖非常的像,就像是照相機所拍,被認為才應該是得獎的人,這表現了什麼呢,不是畫的像不像的問題,也不是哪個才好。這是種把自己的觀念架設別人身上的想法,不是每種觀念都適合每個人,也不是每種觀念都不適用於任何人,隨時需要彈性般的想法來變化。
 
就像真的天才存在於社會之中,他會馬上變成了劣才,因為這些沒眼光又沒有雅量的人,總是認為自己是對的,而不重視別人的意見與想法,最可怕的是到處都是,就像是越高層的人,總是與社會脫節,與公司基層沒有接觸,所以他們根本不了解一件事情,就可以下了定論,因為他們有權有勢社會地位。裡面的鄉長主任教育組長,在魯冰花裡面的表現,就是這樣子的典範人物,真實又可怕。
 
也許我們有一天也會變成這種僵化的人。
 
 
 
 
 

    文章標籤

    魯冰花 郭雲天

    全站熱搜

    任孤行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1)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