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近Discovery頻道,製造一個相當大的話題性,也就是他們前來台灣拍攝我們的特戰部隊,也就是特殊作戰的單位,這些軍人弟兄需要經過長時間艱苦的訓練,才有了這個入門票的資格,在門外的要求已經是非常嚴格的要求,更不用說是這種特戰部隊的要求。今天要介紹的是其中一個特戰部隊,陸軍兩棲偵察營Army Frogmen,他們因為熟識水性加上神出鬼沒的身手,所以被稱為水鬼,能夠在任何水域之中展開任務。

 
 
 
男人共同的話題,當兵可以說是其中最大宗的一種,而且老中青都可以聊上一會,他們過去的軍旅生涯,說自己當初有多操啊,經歷過什麼鳥事,這些可能是女人無法理解的,所以也特別的有趣,當兵前根本不了解,當兵過才真正的了解,為什麼男人總是懷念這段歲月。著名美國五星上將麥克阿瑟也曾經說過一個名言:如果給我一百萬再去當一次兵我絕不願意,如果給我一百萬要跟我買當兵的回憶我也不願意。
 
 
 
圖片來源官方網站:
 
為了怕一些沒當兵的人,或是不用當兵的人不了解,還是讓大家了解一下台灣軍隊的體制,入伍的士兵有分兩種,一種是自願役、意思就是指自願當兵簽約的人,薪水較高而且訓練比較嚴格,都是以四年為一個基準,基本上會有跟義務役不同的要求。另外一種則是義務役,也就是大家俗稱的不願意,我國凡是到達成年而沒有就讀學業,就會被徵招入伍,這時候的身份就被叫役男,可以用上軍訓課的時數來抵折入伍時間。
 
被徵招入伍之後,首先會把役男集合到新訓中心,整理資料確認身份,開始為期一個月(以前是三個月,役期也較長,年代越久遠時間也越長)的新訓課程,負責把百姓訓練成軍人,這時候的身份就被叫入伍生,意思就是剛進來部隊的新人,什麼事情都要從頭學起,拋開外面的一切。大家的身份都是一樣的,除了班長排長連長這些軍士官之外,課程就是操練體能、唱歌答數、軍隊禮儀、軍隊戰技、整理內務等等。
 
一個月完畢會開始分發去各個部隊服役,也就是大家俗稱的下部隊,基本上有專長與學歷的人,就可以開始選擇要去哪個部隊,從新訓的一開始就會開始選人物色,所謂的小選跟大選,小選是看專長學歷,大選則是看運氣,抽中哪隻籤就是哪個部隊。有的人會被選去當士官憲兵特殊部隊,剩下的人就看哪個單位缺人就隨意分配,然後就會被送到各個單位,所謂的軍旅生活這時候才是真正的開始,扣了軍訓大概是十個月左右。
 
所有的特戰部隊就是採自願制,現在則有自願役的限制,必須要有軍士官的身份,而士兵也需要受訓之後,才能從士兵的身份變成士官,但也有嚴格的體能限制,與各類的健康要求,並不是隨便一個人都可以被挑選中,由全國的名單先選出受訓。可不代表這時就是海龍蛙兵,要經過兩棲儲備訓練後,這一個訓練的過程不代表一定安全無慮,在這個過程中會逐漸淘汰不適任的人員,再通過考試,最後通過的人員只剩二成。
 
 
 
 
以下完整分享裡面的內容,並加入自己的感想:
 
 
什麼是兩棲偵察營,以字面上的意思來說,就是這個部隊是以陸軍還有結合海面上的任務,平常的責任就是收集海面的情報情資,並且巡查,所要具備的戰技有長泳格鬥潛水等等,目前駐紮在台灣外島,像是金門、馬祖、澎湖,在金門更有二個連的部隊,負責在前線執行匿蹤任務。在過去的時代來說這是很危險的任務,因為在海域之中有太多的威脅敵人,一個不小心就會陣亡,現在雖然兩岸已沒有戰事,但危險性依舊很深。
 
在過去五零到六零年代中,金門離島因為靠近中共的領土,所以經常發生戰事,像是著名的八二三砲戰,軍人必須承受猛烈的砲擊,與前線的壓力,兩棲偵察部隊更是陸軍前線的關鍵戰力,這些被稱為海龍蛙兵的特戰部隊,有很多的任務早在開戰之前就開始了。離島的前線目前只有一百多名蛙人,能夠經過這艱苦的訓練,就可以晉身特戰部隊的一員,可是台灣已經有很多年沒有戰爭了,軍隊一直是備而不用,但這也是好事情。
 
 
由劉畊宏帶領進入兩棲偵察營海龍蛙兵的訓練之中,由他所說:這裡的訓練可以說是陸軍最嚴格的一個部隊,這裡的淘汰率有八成,只有兩成的人能夠留下來,也就是說假如有一百個人同時報名,最後剩下來的人只有二十個,可能還會更少,因為光是前面就去除掉五十個人。由鏡頭真實的記錄,經過初步篩選的學員,他們有四十個人都是自願的,要通長達十五週的魔鬼訓練,並且沒有經過考驗的人,就會不能留下來。
 
 
「在未來的路程裡,同情你的、絕對有你自己,還有你的朋友,絕對不會是你的敵人」教官在他們一進來就說下這樣的狠話,事實上在部隊真的很常見,尤其是一些新兵,如果沒有經過軍旅生活的人,很難想像為什麼都要用吼罵的,因為我們完全不習慣被人命令。軍隊要求的是一個口令一個動作,其他多餘的想法不需要,可以看見很多人包括自己,就算聽了命令也不知道該怎麼做的情況發生,好像身體不受控制。
 
 
海龍蛙兵隸屬於陸軍,蛙兵在戰時主要的任務,是以各種秘密的手段還有方式,前進到敵方的機密處所,竊取重要的情資,並且提供給我方的指揮官,作為戰術的參謀以及運用,必要時按照任務的特性還有內容,破壞敵岸重要的設施,總之就跟間諜電影演的有些相像。在海龍儲訓隊之中,嚴格的訓練會炎熱的夏天,持續到寒冷的冬天,目的是讓學員將來能夠應付極端的氣侯,不管溫度與天氣,成員們穿的都是一條小短褲。
 
 
一開始的課程是以體力操練為主,為的就是強化肌群與爆發力持久力,像是蛙操與沙地運動,因為兩棲蛙人與海的關係是密不可分的,他們必須要藉由沙地運動不斷的翻滾,慢慢來強化每一個人的平衡感,像是在沙灘開合跳,並且要喊出大音量,躺著沙灘上做曲體動作,用手前俯摸到腳指。諸如此類的動作,因為肌力的訓練是沒有捷徑的,每一個成員都是相同的,沒有任何的意外,把肌肉與體力練到極限的極限。
 
 
劉畊宏的說法:被操練到極限之外,再來就是,必須每一個動作都做得非常確實,在訓練這個過程中,你沒有辦法放鬆與偷懶,跟自己訓練時又不一樣,每一名學員都被迫在沙灘上做了很多動作,都是為了磨練體力與意志力,沒有任何休息的時候,也不用說喘口氣。教官採取緊迫盯人的方式,在灼熱的沙灘上,操練對身體是一大折磨,光是溫度就足以讓一個人中暑,身體不適,何且還要做像是伏地挺身蛙跳曲體動作等等。
 
「在受訓的期間,我其實內心有想過要放棄的念頭,但是每次遇到這些瓶頸的時候,我抱持著相信自己不要放棄堅持下去」這是其中一名學員被訪問所說出的話,這並不是單純靠體力,因為體力有極限的,並不是無窮無盡,雖有意志力才能夠撐下去,但意志力會隨著沒有體力而降低。教官還要故意的不時問你現在的情況,像是累了嗎、需要休息嗎,想當然不能回答真實的心情,必須要說自己還操練下去,來精神鼓勵自己。
 
 
打從第一天的訓練就是苦不堪言,每一名成員體會到眼前還有段漫漫長路要走,教官會看那些動作不標準,而是露出痛苦表情的人去打擊他,去踐踏意志力,問他要不要馬上放棄,就可以脫離苦海,受不了可以馬上報備離開,由此可知這訓練過程中的疲累與痛苦。因為學員要忍受密集的體能訓練,才能應付兩棲偵蒐任務的要求,每個人的體能都必須保持在巔峰才能通考驗,從早上到晚上沒有任何間斷的體能訓練。
 
「來到這邊其實每天都要隨時,正面面對自己的心魔,比如說做各項的體能,有時候都是感覺自己,好像到了一個極限」其中一名學員被訪問的話,事實上不斷的體能訓練就是衝破自己的極限,就算你體力再好,如果沒有休息時間的話,那就會到達體力耗盡的境界。這時候就會有想要放棄的念頭,為什麼要來到這邊被操成這樣,如果離開的話就不用受這些苦了,天使與惡魔會不斷的爭戰,逼自己放棄還是持續下去。
 
 
蛙人必須在惡劣的環境下執行兩棲攻擊任務,不管是在灼熱的艷陽下或是冰冷的海水之中,所以從灼熱到三十多度以上的沙灘,轉移到了十二度海水的耐低溫測試,冷熱相差的溫度懸殊,維持核心體溫唯一的方法,就是付出身體所有的能量投入操練,也就是不斷的動才不會冷。體力不夠絕對沒有辦法勝任海上長泳這項任務,所以大腿的肌群與手部的肌群是非常重要的,到了游泳訓練的時候,成員們必須做體能動作,一邊被淋十度的冰水,要求他們集中注意力。
 
沒有任何休息的高度動作,加上淋冰水的高壓手段,更容易讓教官找到不適合的學員,要求的是體力耐力及技巧,在初期訓練的時候,有很多的學員會很不習慣,因為有很多的動作會很痠痛,造成部份或是全身肌肉無力,像是仰臥打水就是大腿與腰。為了儲備將來大量的海泳,必須擁有的體力和效率,學員得天訓練提升泳技,蛙人要精通蛙式,才能夠花最少的體力,在水面還有水裡移動,要做到這一點,泳技就是最重要的。
 
 
抓不到訣竅的成員,絕對過不了游泳池訓練這關,教官會不斷的督導動作,隨著學員體能的提昇,訓練也會跟著加高標準,每天清晨起床就得先完成十公里的沙灘長跑,海龍蛙兵必須整個小組合作完成任務,只要有一個人後就代全體落後,普通部隊也是一人個錯全體受罰。接著下一個訓練就是鍛練他們的模契,如果做不到這點就會嘗到痛苦的後果,就是由數人扛著數十公斤的枕木,扛著移動變換方向,看似簡單,卻要完全一致。
 
 
在訓練的過程中,隨時會有由教官所設定的突發狀況,例如要眾人一起衝刺到海裡,團隊精神不但要同心協力,也得一起承受隊友犯錯的代價,可能只有一個學員的動作不標準,或者是沒有做好,就要全體一起擔下,利用揹負他人痛苦的方法來讓成員不敢不做好。第六週訓練一開始,要訓練學員在不熟悉的地域,面對未知的障礙進行偵蒐,也就是在水域中進行偵蒐任務,為了克服心理上的恐懼,安排了盲目跳水的課程。
 
以十公尺為基準,在新手還沒跳過之前,他的心裡會有極大的壓力,尤其是看不見的狀態下,而且眼睛不能在落水時閉起來,接著到了第七週的時候,學員即將接受第一次的綜合測驗,有些學員將過不了關被淘汰出局,他們不能繼續接下來的訓練,還時候還是持續體能。在戰場上或是訓練中,都是處於高壓的狀態,如果本身沒有具備一個良好的抗壓性,是無法順利進行各項任務,所有的訓練都是藉由壓力打壓學員的心理狀態。
 
 
光是基礎的體能訓練就有七週,這其中已經讓很多人離開了,留下來的學員都證明自己具備良好的體能,體能與心志經過強化之後,學員逐漸握完成蛙人任務的各項基本技巧,他們各自接受訓練,但必須集體行動,這些成員即將接受第一次的測驗,雖然他們撐下來並不代表適任蛙人。第一階段的鑑測之中,根據所訓練的基礎體能為根本,從清晨到黃昏為期兩天,從早到晚完全沒有間斷,要把自己最快的速度最大的力氣展現出來。
 
其中的一個標準,就是在一個小時之內完成二千公尺的海上長泳,這個測驗最難的地方不只是體力因素,還有心理因素,因為怕自己如果在半途耗盡體力或是抽筋,加上低溫的海水慢慢削弱,學員的體能與鬥志,這也是最困難的條件之一,最後的體能測驗就是要在十一分鐘半內,完成三公里的衝刺。經歷過測驗之後,就會開始學員中淘汰大部份的人,可是他們已經盡力了,並不是他們不好只是不適合,留下來的人接著第二輪的訓練。
 
PS:經過七週魔鬼訓練後的測驗:四十人只剩十四人過關,還算是合格率較高。
 
 
這些留下來的人向頂尖海龍蛙兵前進,菁英弟兄們素有堅強而自豪的傳統,開始分成小隊訓練,要六個人全副武裝拉著一七九公斤的快艇到海邊,只能用一隻手的力量,用扛艇的方式,每一個人都要分擔橡皮艇的力量,如果有人偷懶就會壓垮別人,訓練力量與同心協力的方式。來讓各個隊友合作不分彼此,也沒有所謂的英雄主義,每個人都是團體最重要的一部份,只要缺少一個人就等於分散到其他隊員的身上。
 
接著是搭快艇潛入的訓練,排除狀況時,動作必須要有掩護跟查看敵情,所以做的時候要非常的迅速確實,這些動作大家要整齊劃一,不斷的模擬搭快艇在海上所發生的任何狀況,經歷過數小時的操練,學員早已手麻痠痛,但還是要在海浪中划槳。操舟是個團體項目,從他們的速度就可以看出來團隊默契的存在,看似簡單的划槳動作,其實會被海浪被衝擊,接著會有各式各類的狀況,像是船身進水要由艇長下指示。
 
 
翻覆艇身還有游到岸上等等,加上冰冷的海水麻木了四肢的動作,泡水的背包與軍服裝備,更是消耗了大量的體力,經過長時間的海上操練,接著是搶灘的動作,要很快速的拉著艇身走,因為是進入敵區,光是這個動作就夠累了,還要時時小心,因為會導致學員本身不小心暴露在敵火的威脅之下。隨時會有突發的狀況,因為在搶灘之後就會鬆懈,人只要鬆懈就會沒有警戒心,要學員在最累的時後激發他們最深處的潛力。
 
 
進入第十二週的訓練,海龍蛙兵不只是要在海裡進行任務,也要在陸地森林各種地型進行作戰,接著是臉部偽裝的訓練課程,破壞臉部的輪廊讓敵人很難分清,接下來的山地戰技訓練提升他們的作戰能力,接著又要開始訓練手指與全身的力量,以便可以攀爬各種地型。交互蹲跳爬繩索,都是全副武裝拿著步槍,不只要做還要做的非常標準與快速,盡了最大的能力,體力與意志力這時候已經進入了巔峰,可是接下來的訓練更加的辛苦。
 
 
他們要開始空降特攻與突擊行動的訓練,這需要高度的機動能力,快速進入敵區,利用繩索下降訓練,要學員克服對高度的恐懼,把生命寄託在繩索之上,需要攀爬岩壁,不能因為害怕而忘記細節,因為一個不小心就會送命,就困難的地方不只是注意細節,還要戰勝心理的恐懼。每一個動作都需要不同的技巧,接著又是開始游泳,而且還是戴鋼盔還有加上全身的軍裝,因為他們離不開海,誰叫他們是海龍蛙兵。
 
加上冰冷的十度海水讓他們身體發麻前進緩慢,每一個人都止不住顫抖,光是下水就已經是心理最深的壓力,訓練的第十三週完後將會進行七十二小時不休息的測驗,將會決定學員是不是能夠身金門菁英的海龍蛙兵,在測驗出發之前會做裝備檢查,背包的重量足有二十公斤,加上三點五公斤的槍。接下來的三天三夜包括所有的飲食與水,需要的衣服跟器具,靠的就是這一個背包,他們離開了營區,進行實戰測驗,已經是蛙人的弟兄送他們出去。
 
 
開始進行任務,由高性能的快艇換成橡皮艇,因為是模擬在敵區裡面的情況,所以要隨時警戒動作要迅速確實,針對學員們能力的實戰測驗,一旦有戰爭發生在全面開火之前,兩棲蛙人就必須要快速安靜的潛入敵區,蒐集重要情資。在登陸前要安排一到三名人員上岸,去跟特工人員交換情報,確認安全才能夠上岸搶灘,不然會全軍覆沒,上岸還必須掩埋偽裝橡皮艇不被發現,接著開始岸上的野戰指揮中心營地架設補給。
 
 
完成後接著是夜間的GPS導航,要在二小時以內完成二個任務,在暗無天日的地區找到座標,利用羅盤與地圖,沒有任何的燈光,所以很容易迷失,其中的一個人就是抬走團隊受傷的病患,到達安全的地方,這時候他們的體力已經到達極限,經歷十八個小時才終於能夠休息。接著是第二天的天一亮,還有艱苦的四十八個鐘頭等著他們,進入了後半段,才能夠成為真正的海龍蛙兵,他們現在還只是學員,必須經考驗。
 
 
海龍蛙兵要前進敵區蒐集敵方重要的情資,而他們最重要的條件是,同袍生死與共,所以要揹著狀況受傷的同伴,扛著他們前進抬出敵區,回到自己的國家,經歷過不眠不休的三十六個小時,他們已經不斷超越自己的極限。這個的訓練最主要的目的,就是想看看這些人會不會因為同袍受傷,造成自己的負擔而會有所怨言,因為他們相信這樣的人會放棄自己的同伴,只顧自己的死活,這樣的人是不適合在特戰部隊的。
 
 
扛完還要拔山涉水,全體學員要揹著讓傷患透過河川與湖泊,不斷的前進,沒有任何的休息,跟前面比起來加倍的辛苦,至少中間還有空隙,揹著二十五公斤他們在任務過後,還是只能進行各項任務體能的操練,為的就是看他們在體力快要耗盡的時刻,是不要能保持清醒的頭腦。這時候的他們已經快要七十二個小時沒有睡覺,剩下最後一個小時,這時候也會不斷的詢問要不要退出,扛著一百七十五公斤的橡皮艇在陸地上行走。
 
最後的匍匐前進,也是證明他們最後行走的最後一段路,只要爬完這段路,就能夠成為真正的蛙人,就算他們的身體擁有極度的疲累感,但是在快到達終點的那一刻,他們的心情是激動不已想要哭泣,這幾個月的訓練為的就是這一刻,變成真正蛙人的洗禮。由長官把臂章打在身上的那一刻起,他們的身份才變成兩棲偵察營的海龍蛙兵,可是進入部隊之後,更是要展開更艱苦的實戰訓練,這不是終點而是個起點。
 
 
PS:聽曾擔任海龍蛙兵的長輩說過,從六點開始整理內務像是洗臉刷牙等等,六點半先熱身,接著吃個早飯,差不多七點半就開始操練,中間沒有任何的休息時間,到了吃午餐加上午睡一個小時,接著又是體能戰技操練,直到吃晚餐為止,晚上還是繼續練體能到睡前半小時為止。雖然這時間表不確定,也沒有官方的消息,但可以知道的是一天只有吃飯睡覺可以休息,一天至少體能十幾個小時,還是相當激烈那種,持續好幾個月。
 
他們被叫成海龍蛙兵,也有水鬼的外號。
 
 
 
 
 
總結:這一系列的紀錄片雖然拍的不錯,但真實性或許少了一些,尤其把重點太放在劉畊宏的身上,雖然如此但這些訓練可沒有灌水或是減少難度,如果國軍沒有干預太多的話,或許能夠看到更真實的一身,因為有些東西是官方無法給予的,就是人性。也看過別國的特種部隊紀錄片,基本上的訓練方式都是大同小異,以把體力操練到極限,因此磨練意志力的手法,讓精神力大幅度的上昇,能夠讓一個人變成所謂的特殊作戰單位。
 
 
感想:也許有很多人看了開始唱衰,說我們國軍很爛啊,可能一作戰就死啊,其實也不用這麼悲觀,現在前線的部隊素質,依然沒有下降,尤其是特戰單位的要求一向沒變,他們訓練嚴格的程度,可不是在電視機前面躺著的我們可以想像的到。
 
Discovery這個系列,也讓很多沒有當兵過的女性知道,特戰部隊是怎麼一個回事,並不是我們所想像的那麼容易,好像沒有什麼了不起,事實上能夠進去訓練,還沒有能夠成為正式隊員的人,就已經是那種常人所稱的好體力,更不用說是正式的海龍蛙兵。
 
 
 
如果喜歡孤的文章,不妨訂閱,就是最好的鼓勵。
以上圖片及影片並無商業用途,
純屬介紹引用。

文章標籤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任孤行 的頭像
任孤行

任孤行

任孤行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4)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