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覆雨翻雲剛開始時,便大量的描述浪翻雲因喪妻而頹唐失意,不管怒蛟幫務以及事情上任何的事情,現代幫主上官鷹也因為新人上陣也樂得他如此,所以並不去管制,甚至想要把他們這幫曾經讓怒蛟幫茁壯的元功始祖們替而代之,所以新舊兩代的衝突逐漸昇溫。首代幫主矛聖上官飛死後,左右手包括他與鬼索凌戰天,就慢慢的退出權力中心,在別人的眼中在愛妻紀惜惜死後,便是一直不起,也替他這個曾經是黑榜高手的劍客可憐。

 
唯能極於情故能極於劍,當別人以為他已經不可能再度恢復以前的高峰,因為在紀惜惜死後的那些日子裡,他什麼也沒有做,只是單純的喝酒而已,就算是身體是鐵打的這樣也會損壞,更何況武學猶如逆水行舟不進則退,這是任何人都知道的道理。可是他們不知道的是,浪翻雲並不是妻子的死去而悲傷失意,則是他以前不懂享受生活,享受大自然的一切,享受人存活在世界上的美好,呼吸與潮起潮落與日落月現的變化。
 
過去沒有注意的細節,完完整整的品嘗,佛家常說的立地成佛還有道家的白日飛昇,不過就是如此,要知道武學下層比力中層比勇上層比神,也就是精神方面的修養,浪翻雲不用靠宗教修練,藉此本身的天份,就自然而然達到了這個境界,別人眼中的失意則是更上一層樓。當天下間眾人都以為不需要把他放在眼裡的同時,天下黑道兩大勢力乾羅山城與尊信門先後來犯,都被他一把劍所擋下,再度震驚黑白兩道。
 
爾後與龐斑定下了一年後攔江之戰,在這個一年中便是外域武林與中原武林的爭霸,所有的勢力都因為魔師龐斑退隱二十年後再出改變,兇邪之輩都盡附他的徒弟小魔師方夜羽之下,勢力異常的嚇人,全天下都因為這樣,先後覆滅不少了勢力門派。最令人佩服的是,他雖然口中沒有任何的救國救民悲壯言論,做的事情卻都是符合俠義精神,比起那些白道人士還要爽快得多,雖然隨心所欲卻符合自然之理,一舉一動都是劍道之極。
 
面容粗礦醜陋,眼睛帶有病態的黃色,像是喝酒過多所造成的,手指纖細漂亮令人不敢相信,是出自同一個人的身上,不論是一言一行都是那麼瀟灑自然,尤如清晰溪水的流動,井中泉水的湧動,毫無任何的斧鑿之痕,當白道都在注意表面上的言行道德規範時,他卻不太在意。而怒蛟幫被稱黑道中的白道,雖然跟官府對抗,卻沒有任何明顯的惡行,與地方的利益結合,卻任他們與方夜羽的蒙人勢力鬥爭不插手,坐等二虎必有一傷。
 
以洞庭湖為師,習成現在的劍法,所以說他的劍法沒有任何的師父,師授於大自然之中,以及對於亡妻的深情,不論是龐斑的道心種魔大法,還是慈航靜齋的劍典,靜念禪宗的成佛,武功已至極限的境界之後,都會到達一個最後的終點,也就是破碎虛空,另外一個世界。不過在武俠小說的主角之中,浪翻雲卻是最獨特的主角之一,沒有帥氣的外表,也沒有豪族門閥的出身,更沒有幸福洋溢的生活,唯一有的就是比海還深的感情。
 
人名翻雲劍名覆雨,充滿了詩情畫意的美感,卻是天下間最可怕的一把劍,只要離鞘而出,便沒有人能夠清楚看見,他到底用什麼方法手段來攻擊人,利用劍身光亮處的反射,形成亮眼又漂亮的芒點,就像湖面映出的月亮,卻不知道這些劍芒到底要奔向何方,氣勁又有如結凍的河水令人無法呼吸。不只讓敵人無法捉摸他的存在,也無法發揮群鬥的優點,劍隨意轉意隨心行技並於道,與天人合一的境界,唯有對天地有情,才能入情於劍。
 
這是覆雲翻雲其中一段對浪翻雲武學的描述:
洞庭湖是他的良師,天下能明此理者、屈指可數,潮漲潮退,晨霜晚露,莫不隱含天地至理,所謂的外師造化中得心源,以人為師,又怎及以天地為師呢?
 
當時明月在,曾照彩雲歸,更是浪翻雲一生的寫照。

    文章標籤

    黃易 覆雨翻雲 浪翻雲

    全站熱搜

    任孤行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