是的、你沒有看錯麂皮Suede回來了,他們已經十多年沒有出專輯了,因為主唱Brett Anderson跟成員吵架後來離開最後終於解散,在一九九零年代到二零零二年之間,他們可以說是橫掃整個樂檀,除了英倫搖滾的重地之外,還瞬間帶動了當時的樂團。記得對Suede的印象就是男主唱Brett Anderson有一種近乎病態式的聲音,好像是個對社會不滿的年輕人,用鼻音哼唱著對一切的諷刺,中性又尖銳在耳邊旋繞不去。
 
The Beautiful Ones可以說是病態的最代表:
 
所以有人經常用妖氣這個詞來形容他的歌聲,雖然不知道是誰發明的,可是非常的貼切,相較於其他略為保守的樂團與音樂人,他們的歌曲常常挑戰著聽者的極限,從政治到毒品,還有一些當時的議題,無一不論,然後主唱自己染上了毒癮,吵架還有毒品,問題重重依然不減他們的才華。雖然其他團員都很多才華,但是主唱Brett Anderson似男似女雌雄難辯,又獨特的唱歌方式,永遠是讓人記憶猶新,彷彿又回到十年前。
 
經過時空的粹煉,不旦沒有被磨鈍還尖銳了不少,他們擅用的空靈式曲風,也是英式搖滾經常使用的方法,明明應該是聽起來很安靜寧和的曲子,可是加入主唱的聲音之後,衝突與融合不斷就像樂器與歌曲兩者對抗的關係,有時候最好的敵人才是最真實的朋友。現在很多樂團都加入電子元素,因為是流行的象徵,可是他們不只沒有使用,還用了傳統的樂器組合,來挑戰現在的音樂風格,試圖用樂器豐富了其內涵。
 
從Barriers到It Starts And Ends With You,一聽知道就是他們強烈的個人風格依然沒有消失,當然不可能跟以前完全一樣,可是小小做一點改變,以便跟自己的過去畫離別,聽完整張專輯,他們冷咧如刀鋒,卻不會冰寒刺骨,令人稍微有點痛楚,卻愛上這種感覺的旋律。充滿了每首歌曲,就是那樂團與主唱Brett Anderson的合作,老實說一開始還很懷疑,他們不是鬧翻了嗎,應該默契會有差別,但表演的出來不是如此。
 
最令人激賞的還是那吉他與貝斯,搭到好處的爵士鼓,每一個落點與節奏,雖然不是最難的技巧與快速的技巧,總是不多不少的一筆勾下,塗滿了應該純白空虛的間隙,光是聽樂器的演奏,其實就已經足夠填補了一些虛幻導致的空虛,當然在新意方面還是有一些不足夠。不像以前那麼狂放不羈,沒有收斂的狂飆,也許是年紀大了吧,但這張專輯的表現,依然不輸過去的他們,只是一聽過去的專輯確實很大的差異性存在。
 
在編曲上不由得說聲魂魄十足,道滿了屬於麂皮Suede的刻印,一聽就知道是他們所創作出來的歌曲,當然這樣也會有壞處,但好處多於壞事,有辦認度及可聽性的歌曲,並不是憑空現世的,也很像清楚他們重現過去的自己,那個沒有掩飾,不懂得壓抑的情緒,只可惜人是不可能回到過去的。總體而言沒有過去的天才洋溢,可是依然在水準之上,雖然有值得高興的地方,但發現以前的麂皮Suede,想回到巔鋒還是有段距離。
 
像是塵世間每一個人的獨白,用心靈當成湖泊,湖面上所映出的人影,到底是不是自己,這個人到底是誰,為什麼連自己的樣子也那麼陌生,好像沒有看過,有一些歌曲聽之後,會有其他的聯想,他們的歌曲就是給人這樣的感覺。主唱在唱腔上,也不像過去那麼賣弄花式技巧,變來了是經過歲月的沉穩,也就是說過去的粗糙式曲風與妖氣爆表的唱法,變成了屬於塵世間的人們,從專輯前段激昂到後面近乎沉澱的墜入。
 
雖然這張專輯還算滿意,可是缺少了一點驚喜,可能是主唱Brett Anderson過了太正常的生活吧,但是看到麂皮Suede願意復出,還是非常的感動,能夠給他們大力的支持,畢竟近十年的唱片圈走下坡也是不爭的事實,有一個指標性人物才有吸引人的動力。
 
分享新專輯的幾首歌曲:
 
It Starts And Ends With You
 
Barriers
 
Hit Me
 
Snowblind
 
 

    任孤行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