趙正義的登場就是在鐵傳甲被中原八義抓住的時刻,他們因為大哥被陷害而死,所以恨鐵傳甲入骨,恨不得吃其肉喝其血,可是雖然招認是他做的,但是他們以求公正,所以找三個人,一個絕對大公無私的人,他的名號就叫鐵面無私趙正義,於是就跟中原八義中的七人。一起想至鐵傳甲於死地,加上他們所謂的證據確鑿,可是一切都是他們單方面加上犯人不打自招,也沒有任何的查證,只是真的沒有任何的所謂的道理。
 
趙正義便口口聲聲說是他所殺,說這樣一死才是以謝江湖的行為,想不到被後來進入的阿飛所駁斥,你口口聲聲不離江湖,難道你就代表江湖,動不動就用大道理壓人,好像道理總在自己的身上,事實鐵傳甲的承認只不過是單方面真相沒有清晰,就這樣要至人於死地。說不過阿飛便要怒罵粗話,硬逼別人說自己是兇手,可是他卻沒有任何的考量,只知道要主持他所謂的正義,最後只能夠灰頭土臉的離開現場並且下步的陰謀。
 
第二次出現是在自己的故居,也就是他的拜把兄弟龍嘯雲現在住的地方,當李尋歡無意間想要看看林詩音時,我們的趙大爺又出場了,因為江湖很久沒有出現的梅花盜又犯案了,殺人取財採花,武功與輕功高強,死者胸口就會有梅花印,所以江湖同輩們都驚吼不已,尤其是漂亮的女性。只因為李尋歡的輕功過人,武功也符合條件,趙正義跟諸位的白道武林一同誣賴他就是梅花盜,並且用最卑鄙的手段,由龍嘯雲抱著,他們再背後偷襲。
 
最後終於把李尋歡下到監獄裡面,並且開始審判,不給他任何的解釋機會,當別人問他們這樣做是不是不符合江湖正道時,卻義正言辭大聲說,這樣做一切都是為了正義,使用任何的手段都是大義,不要為了小義失去了大義,既然李尋歡是梅花盜的話,就不能夠放他出去,甚至想要借他人之手殺他。連我們的小李飛刀也經常諷刺趙大爺,也多虧趙正義還說的下去,在一切沒有任何證據的情況,就能夠把別人當成兇手。
 
老是說的為國為民,但事實上都是為了自己,打壓異己,將自己的私心堂而皇之變成了慷慨的俠義,就像阿飛所說的,儼然他就是江湖的發言人與代表,可事實這些所謂的大俠與正義之士,藉用梅花盜的事件,想要得到的是財寶也要名聲,什麼他們都要。就像鐵傳甲所說的、世人眼中的小人,固然未必全都是小人,世人眼中的君子,又有幾個是真君子呢,越是說自己是好人的人,往往都是真正的大壞人與邪毒之徒。
 
趙正義不只是專幹正義事,還喜歡排資論輩,如果年紀沒有他大,名聲不夠響亮,武功沒有厲害的一面,他就會視而不見,就算講的有道理也能用強硬的方法,甚至用武力解決,不讓對方的嘴有說話的機會,擁有江湖地位的人,才能夠跟他說話。打壓江湖後輩不餘遺力,就像是為了朋友義氣的阿飛,也不斷的挑撥離間,想要一網打盡,至於比他厲害的人,他就會將嫉妒轉化成所謂的講道理,就像是一向飄忽不定的小李飛刀。
 
這一個角色非常的有趣,每當他出現都是要主持正義,保持江湖的公道,口口聲聲仁義道德,但事實他都是在陷害別人,第一次是鐵傳甲被中原八義逮住有口難辦,也不想要辦,第二次是聯合小李飛刀李尋歡的兄弟龍嘯雲,與江湖同道一起抹黑他是殺人奪花的梅花盜。正義在他的眼中只是一件工具,專門用來借刀殺人的工具,並且師出有名不用怕被別人揭破,真情真性之人自然敵不過他的虛偽與矯飾,成了他口中的邪惡。
 
這是多情劍客無情劍其中的一段對白:
 
所以,當阿飛殺死了梅花盜並被林仙兒證實時,卻沒有一個人承認他。道理很簡單,田七爺與趙大爺這樣的大俠怎肯將梅花盜讓給一個初出茅廬的少年人。阿飛想要成名,最好先學會聽話,將出風頭的事都讓給那些大俠們,這些大俠們就認為他「少年老成」,是個「可選之才」。再過十年二十年,等到這些大俠們都進了棺材,就會輪到阿飛出名了。

 

    任孤行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