事實上每次有葬禮的時候,就想到這個問題,而且台灣人有種很奇怪的觀念,就是很顧忌談論死亡這件事情,好像一談到就會死掉的樣子,還會被一些較為傳統的長輩罵烏鴉嘴,可是古人曾說人生自古誰無死,證明每個人都會死啊,既然會發生的事情,為什麼不能談,真的很不能理解。還有就是如果葬禮辦的不隆重熱鬧,好像就是不孝順,然後親戚就會有閒言閒語出現,所以多半都會用傳統的方式去辦,反正沒必要跟長輩吵這個。
 
想到阿嬤在生前重病時,事實上就是由我們家照顧,只有一兩個親戚會經常來,到後來臥病在床不起的時候,家人們都有心理打算,因為連自己在內,是一天一天知道阿嬤的身體狀況,加上年紀大了,所以不可能會好轉,有了心理準備就不會像是意外那樣。只是那種傷心的確像是刀在割,這方面就不多說了,後來就開始談後續的事情,原本沒有見到的直屬親戚們相繼出現,我們家當然是希望越簡單越好,畢竟也不是什麼好事。
 
可是這時候突然原本沒有出現的親戚,應該是老爸的姊姊還是哥哥之類的,希望辦隆重一點,最好還要請孝女白琴五子哭墓,軍儀樂隊,當然一開始也是不願意,可是親戚們的壓力還是得屈服,畢竟總不能撕破臉,阿嬤的兒女系也不是只有我們一家。然後出殯那天就弄得吵死人又麻煩鄰居,先是孝女白琴在那邊拿加大音量的麥克風在那邊吵,然後連哭帶爬好像世界末日全家死光光,一直在那邊叫媽媽,如果打人不犯法的話,早就一腳踢過去。
 
然後封街儀隊演奏,找一些長腿辣妹拿著儀仗踢正步,踢的跟孫子一樣,後面跟著一堆樂隊,總之就是吵的要命,還搞得我們這些家屬不知道要幹嘛,很尷尬的在一邊,還要等他們結束,才能夠進行後續的如獻花獻果之類的,花了錢又要浪費時間,真不知道到底有啥意義。這樣說可能馬上有很多人出來攻擊,尤其是殯葬業相關,但這些可能都是他們的生財工具吧,既然有人願意這樣做,那我們也不能說什麼吧。
 
葬禮應該是安靜肅穆悲傷的,不應該弄的像是慶祝,有身份地位的人甚至還搞得像是嘉年華舞會一樣,車隊加上一堆人,家人死了應該很傷心很難過,然後好好的回憶一下,死去的人們過去發生了什麼事,曾經跟他們說了什麼話,試著沉膩在裡面,然後大伙兒聚在一起,吃個一頓飯。死後在那邊哭倒在地上,也太虛假了吧,反而是我們一家人,生前照顧也是我們,跟阿嬤生活吃喝玩樂也是我們,最痛苦的也是我們,我們都沒有這樣做了。
 
先談談如果是自己的葬禮,應該會選用西方式的越安靜越好,就是大家安靜的聚在一起,不用唸經也不用搞什麼殯葬業者,這些人都是死要錢,最好連墳墓也不要有,燒完直接灑在山裡啊,如果有哪個親戚有意見的話,叫他過來下面談啊,反正自己的事情自己決定。為什麼要把葬禮的時間,搞得那麼長又麻煩,讓大家要花上一整天,甚至是好幾天去幹這些事情,人已經死了,後來的動作再多再豪華也沒有任何的功用。
 
「死者為大」想反問那死者已經死了,你怎麼會知道死者想要什麼,還不是用自己認為的想法,來替死者決定要什麼方法,所以非常的荒謬,一切都用死人當成擋箭牌,想要幹啥就幹啥,千萬別說只有一次,如果這些死者能夠暫時活過來的話,可能馬上痛打花大筆錢幹這種事情的人,至少本人就會。筆者非常尊重死者,所以才願意說要讓死者好好的去,就應該讓他們有尊嚴面子沉默安靜的走,走完人生的最後一段路,弄得吵吵鬧鬧這也叫尊重?
 
好的傳統應該留下來,不好的傳統要把它淘汰,另外很推薦大家看看「父後七日」。
 
親戚的壓力真的讓人很難能做主,除非決定跟他們鬧翻.....

    文章標籤

    葬禮

    全站熱搜

    任孤行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