圖片來源天地多媒體金光布袋戲臉書:http://www.facebook.com/1bangbubu
 
 


最後的決戰時刻,史家人一起來阻擋負傷疲累的西劍流眾人,為了脫困他們已經傷的傷亡的亡,而流主炎魔幻十郎失去了魔之甲與身中劇毒,可以說是身陷囹圇之內,無法有脫困之力,但是身為武人的驕傲令他們無法放下這一場可能會讓他們無法活下來的戰事。在角色之間都有自己的衡量,與替他人著想的考慮,就像俏如來雖然性格變得強硬,也想到如果跟西劍流展開死鬥的話,逼虎傷人中原也會受到一定傷害。

六部與軍師祭師等等的著想,都是替自己還有眾人想一個出頭,既然這一個事情已經到了終點也無法繼續下去,中原這方面的相助也特別動容,令人感覺到人性的光明面與正義,首惡只是炎魔,他們只是幫兇,針對這一點戰略來處理,可以相當的成功與圓融。藏鏡人與史艷文雙人合作默契十足,大打炎魔這一段相當的過癮,拳來腳往沒有一方肯認輸倒下,肢體交觸之間又有著拳拳到肉的震撼,雖說特效多了點,卻是畫龍點晴之效。

在這方面的劇情不得不說,處理的相當好,豎起一個大拇指,因為在決戰時刻中徹底營造幻十郎殘暴又不通人情,把屬下當成可以拋棄的垃圾廢物,西劍流的眾人有相當長的時間縱有不滿也只能甘吞下肚子,甚至想要殺他,都被忠誠所壓下。可是到了最後的時刻,幻十郎依然選擇犧牲手下來換取自己的利益時,西劍流上下才終於覺悟,流主是為了自己並不是為了他們的霸業,長久的累積引起他們的反撲,導致敗亡。

題外話:如果瞬間有這種轉變就那毫無道理。

網中人到底是誰,話說一個稱為魔之右手的將領名字被提起,可是他忘了每一個男人右手都是魔鬼,消滅多少生命於手中,這一段與前鋒將的武戲雖然特效頗多,可是不失精釆程度,尤其是網中人的噴蜘蛛絲氣功可謂是獨特又華麗,令人不會反感。很多人非常討厭大量又難看的特效,但其實如果用得好是很加分的一種製作方式,就在於如果使用還有加上多少的創意與巧思,下苦心與否在一些細微的地方就能夠看的出來。

難怪千雪孤鳴會對北競王如此感冒,這傢伙魯小的功力可不輸電車痴漢,一直糾纏到底讓你完全無法反抗及呼吸,還說出我可沒有逼你這一種令人氣得要死卻不能反抗的話語,如果說擁有攻擊性質的性格是剛硬的,那北競王就是柔韌的綿絮,慢慢的飄過來,最後你會發現全身沾滿了他。簡直恐怖的手段,雖然說他並不是想要害人還是傷害人,可是真的是會被他惹惱到青筋爆發口吐鮮血,狼王啊,你還是多多保重啊。

在人物細節的處理上,一直都金光的強項,這一次更能讓人看到,每一個角色之間都有自己的想法與立場,並不會被劇情扯著鼻子走,他們的行為又會影響另外一個人,一件事情不同的人有不同的作法與情緒,所以看九龍變的時候有一種身歷其境的錯覺。就像是西劍流敗亡之後,他們被中原人所痛恨著,自己也有自己的難度,誰說侵略者一定無血無淚,只是他們選擇錯誤的方法行事,所以導致了這一個下場而已。

或許有很多人想要看大量的武戲還有精釆的武打動作,九龍變依然有只是減少,無腦的武戲一定不會好看與令人信服,相對於一開頭的武戲以及眾人的思量與盤算,筆者似乎較為喜歡這種氛圍,為打而打向來都不是一種聰明的行為,每天都吃魚翅與鮑魚早晚會膩,不如吃普通的飯就好,偶爾再吃大魚大肉。當然在武戲的細膩感與角色的描述來說,九龍變可以說是將缺點壓下,又把優點給抬起,令人見識到不一定要整天打來打去。

中原群眾對於西劍流的痛恨是可以理解的。

冥醫所說的話相當有道理又有趣,明明是尖酸刻薄卻難以令人討厭,做出的行為也無法想像,明明像是在殺人,可是卻在救人,一連串的話語聽下來就真的是如雷貫耳,雖然惡毒可是擁有至高的醫德,面對討厭有價值的人,他也會收了特別多的問診費。無論是跟西劍流眾人,還是史家的對話之中,證明他說的是對的,只不過大家不能接受而已,他的行為與背景特殊卻另有含意,醫術過人可謂是活神仙,活寶一個。

最好看的武戲應該是神田京一的抽刀使刀的動作,如行水流雲一般順暢,整段下來沒有任何的缺點,也使人好奇原來刀劍的武戲還能夠如何衍伸加強,對上劍無極這邊方面也是,跳躍砍殺之間追擊,刀與刀交擊擦出火花,並不是拿了刀肢體就開始殘障。不論是刀刃還是刀鞘,甚至是護手刀柄,都可以當成攻擊的武器,空隙的手腳也瞬間交纏,戰鬥激烈也充滿毫無轉寰的不留手,所以兩方面特別的有可看性與彈性。

為了如何處置西劍流,中原群情激憤,每一個人都想要報仇雪恨,也不能解決什麼事情,反而會生出更多仇恨這句話,還真的是兩難,放不下真的是人的執著,也是為友為親的心痛,沒有人能夠要求別人原諒,更不用說受害者。證明群眾都是欺善怕惡的,明明中原人在西劍流入侵時開始龜縮,知道西劍流一敗就開始露出醜陋的面目,也不想想是誰的功勞,有誰能夠擁有處置敵寇的權利,當然也有理智的人們為俠士說話。

史家父子這邊,史艷文關心藏鏡人引起兒子們不滿,要當史艷文與藏鏡人這一個選擇,史艷文的中庸又有道理,不愧為中原長久的領袖,引導著兒子們的思想但不干預,給他們自由生長的空間,讓他們能夠成長到代替史艷文肩上長久以來的壓力。銀燕與俏如來如今經歷過江湖風波,成長了不少,有了自己的智慧與處世風格,他們兩人已經長大了,不是過去那個年輕氣盛的少年郎,必須連父執輩的責任也一肩擔起。

西劍流這邊要面對中原人的責難,也沒有任何的立場反駁他們的仇恨,畢竟他們是侵略者,明白這一點所以他們並不反抗,就算反抗也沒有任何的意義,是不是真心悔改這一點,可以用他們的行動來證明,也許侵略者與被害者兩方面,都會受到一定程度的苦痛。面對著中原領導者的決策,當然展開一場的激辯,讓人特別的想要思考,戰爭就是無論贏輸兩方面的人,都要犧牲付出自己不想要的東西,才能夠繼續生存。

看來網中人是接下來的關鍵,面對著神秘不知背景的魔界,失去記憶也想知道自己的來處與真相,原來個飄來飄去的傢伙,叫做妖司令,他說出他們兩人都曾經是一個妖神將的手下,也是魔界的來源與起始,魔界也漸漸開始的浮出與現身。永遠的對手與敵人,就不能是朋友嗎,看來網中人與黑白郎君多年以來的交纏與戰鬥,令他有了微妙的感情,雖然口中說想要殺死黑白,可真的心底是這麼想的嗎,還真是難以理解。

題外話:筆者也有魔一般的右手喔。

憶無心與邪馬台笑的對話,充滿輕鬆有趣的幽默,用生活化的口吻問明白自己的身世,史艷文這時強硬的態度,證明他對於外事都是儒雅中庸,可是對於在意的人事物都是相當的在乎,才會有這樣的反應,這也是關心的證明。西劍流與中原人還有苗疆之眼的仇恨,看起來似乎是化解了,人與人之間的交往,有時候並不會那麼容易了解,幾個人就夠複雜了,更不用說一群人,小空被附身之後終於脫出,可是也製造出新的故事。

這兩集主要收決戰時刻的尾巴,還有創造出新的戲份,將前面的劇情做一個很完美的結束,又創造出新的劇情,很少有連續演出的戲劇擁有這樣的用心,不會將之前的戲份當成垃圾廢物一樣丟棄,反而利用這點溫故知新,每一個角色有每一個角色要做的事情與想法行為思考模式,這才是好看的地方。

    任孤行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