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0年「優雅的刺蝟」專輯贏得中華音樂人交流協會【十大優良專輯】與華語音樂傳媒大獎之【評審團專業致敬獎】等肯定。
2011年 春天「在哪裡?」的單曲,我們看見一次比一次更誠實的魏如萱,原來坐在門後面的女孩是敏感又憂愁的。接連在內地與香港和台灣的巡迴演出,讓眾多樂迷們為之驚艷也更加肯定了魏如萱現場演唱的千面女伶魅力。
 
2011年 秋天劇場配樂/編曲名家陳建騏要再次讓我們聽見更廣角的魏如萱「不允許哭泣的場合」,新專輯的封面拍攝也特地找來波蘭攝影師Lukasz Wierzbowski,給魏如萱增添了似華沙美人魚那般勇敢卻又奇異的溫柔氣味。視覺則由目前正在倫敦大學修習藝術創作也是充滿神祕感的waterfall瀑布雜誌主編小8來統籌,或許魏如萱的every teardrop能像coldplay般懾人心魄。
 
「不允許哭泣的場合」,魏如萱用「標本」來形容這張專輯。
"他們將動物的屍體製作成標本,栩栩如生彷彿沒有離開一樣"
"歌在完成的那一刻,也代表故事已經說完了。"
有些記憶想忘卻忘不了,藉著製作標本就能將記憶隔離,「不允許哭泣的場合」是魏如萱寄託某些記憶製作的標本。
首先,從內到外的記憶皮囊裡極滿的情感和骨架都必須重新逐一拆解和經過破壞的過程。
 
麻醉 /
魏如萱與鍵盤手張瀚中共同譜寫的曲子,宛如好萊塢經典電影歌曲的〈溶話〉裡,風度翩翩的紳士旋律加上她躡手躡腳的氣音,大方率性又撒嬌扭捏,連耳垂盡是管弦樂的泡沫,誘人要踮起腳尖跟著旋轉飄舞。
 
川燙 /
吉它手韓立康繼「優雅的刺蝟 」〈麋人〉的曲子讓魏如萱發展出有角的聲線,〈三個字〉裡電吉它與銅管齊響,加上魏如萱歌詞中暗諷著現今部份年輕人的人際關係,你一定馬上就能感受叫人氣得想要亂叫又跺腳的情緒。
 
剔骨 /
由香港the marshmallow kisses雙人組合其一的Peter編曲,〈一時〉像棉花糖中間藏著夾心的驚喜口味,疲累瞬間退散,不由自主想拍手又使人似醉酒般臉頰泛紅,詞曲及演唱都像踩著菱形步,小心,一不小心你就會跳針。
 
剝皮 /
飢餓藝術家OLIVER負責編曲的〈脫光光〉節奏如連綿起伏的雲層和太陽般一會兒亮一會兒又暗了的捉摸不定。這原是魏如萱隨性創作的短詩,隱喻著人性裡「明知山有虎,偏向虎山行」的盲點也讓人心有戚戚焉啊。
 
縫合 /
引人入勝的是鍵盤手張瀚中創作的演奏曲〈抽屜〉,探戈據說起源於情人之間的祕密舞蹈,這樣頓錯感強烈的斷奏式演奏緊接製作人陳建騏譜曲和吉它手徐千秀編曲的〈隕石〉像雙人魔術般猜不透的旋律走向,待襲而來是驚人歌德派的暗黑面貌,魏如萱挑戰不同以往的曲風,她是隻刺蝟或稱她為野獸都還是優雅的,在俐落的一瞬間〈隕石〉即擄獲你的雙耳。
 
去油 /
製作人陳建騏少見的trip-pop曲風加上詩人夏宇吟讀詩集「salsa」其中一篇「排隊付帳」,夏宇認為詩集《這隻斑馬》《那隻斑馬》中〈勾引〉這篇相當適合人來性感的魏如萱,這樣迷幻又嫵媚的強烈風格,在台灣樂壇也算是特立獨行,一向被笑稱我行我素的外星人魏如萱,自稱不運動又迷糊狀態的爵士聲線,令人很難不上癮。
 
漂白 /
彷彿湊近耳畔呢喃的〈晚安晚安〉,則緩步連結著她的聲線與法語間獨特的親密關係,溫柔但強烈地在睡前告白。
 
風乾 /
魏如萱首次與雷光夏合作的〈我們〉,當你聽見大提琴的低鳴,請慢慢隨著海浪的潮起潮落走向這兩位愛做夢的他們的夢境裡。
 
固定 /
《飛鳥與魚》故事眾所熟知是《世界上最遙遠的距離》,魏如萱將眷與戀的惆悵寫進〈飛鳥〉,編曲則由「在哪裡?」詞曲創作〈if〉來自香港的Jackie負責,扣人心弦的吉它如羽毛般的浪迴盪猶如掀起記憶中那段不捨的癡戀,即使相愛也不會是戀人,當朋友也是奢求的宿命彷彿引出雷光夏所創作〈我們〉的前傳。
 
組裝 /
繼〈我爸的筆〉魏如萱出乎意料的邏輯見解,使口語的形容詞再度變成趣味的口頭禪,吉它手韓立康為〈吼呦〉打造的編曲,一定會讓你不經意在洗澡或走路時隨口就哼起,當然也不難想像現場演出時台上與台下一起吶喊的畫面。
 
浸泡 /
魏如萱首次嘗試編曲,製作人陳建騏認為簡單的鋼琴就如同簡單的寓言般深刻,〈嗚〉敘述獵人與獵物之間情感交錯,在短短文字中也感受到其怪誕思緒,雖是綿密輕聲卻又錯綜如刀刃的抽離感, 放在專輯結尾〈嗚〉猶如烈酒般柔中帶勁。
 
收藏 /
"我想忘了我想忘了的,但我忘了我是忘不了的。"
"記憶的標本雖然是死亡的,但這段記憶同時也用另一種方式繼續活在我心裡的抽屜。"
 
-我一邊聽一邊有個奇異的感覺,我覺得我還在超級市場排隊等付賬呢,可娃娃根本不想等,她已經出發去勾引了- 詩人 夏宇
 
 
 
 
二零一一年去年十一月的專輯,也是魏如萱的第三張專輯,基本上她的這張專輯可以再度挑戰自己,也挑戰台灣人的耳朵,魏如萱的唱法與技巧也是獨樹一格,在歌曲的要求上也是獨具慧眼,所以每次聽到她的專輯時,都有種驚喜艷麗的感覺,這一種驚艷是很多的華語歌手很難給予的。除了大部份的詞曲都是自己創作之外,編曲的老組合陳建騏也是依然出現良好的功力,在編曲一直不用擔心這一點,另外也找了創作的元素。

這張專輯很有意思的地方在用了一些較為不像歌曲的編製,聽一聽有一種像是在聽故事書的感覺,卻保有歌曲的旋律與動人之處,雖然曲風大致上有很多的不同,像是爵士、靈魂、搖滾、古典等等,可是能隱約聽出那一絲淡淡的情緒,好像在訴說什麼,訴說一些那心靈的話語。幾乎聽了都能夠聯想到一些事情,雖然可能大家的見解會有一些不相同,但終究能夠聽出自己的理解,十二首歌曲甚至有單純的演奏曲。

再來就是每一首歌都不是那麼直接表達出來,在用語上顯得的是比較簡化的,也反應一些社會的現象,有時候思考到底一首歌好在哪裡,是節律節奏還是歌詞用語,其實這些都不是重點,很多人都忘了都基本的元素,就是歌曲的意義就在反映人生大大小小的人事物。從第一首歌聽到最後最後一首,都能夠清楚的明白,他這首歌寫出來唱了,到底是為了什麼,這一種目的性也是異常的強烈,釋出的勾引柔中帶剛。

再來就談談對於裡面歌曲的感想,都是慢熟型的創作,為什麼這樣說呢,因為有很多歌曲,都是必須聽了好幾次之後,才會覺得好聽或是認為這是首好創作的感想,像是三個字或是隕石還有晚安晚安等等,都取名為很單純化的名字,可是裡面包含的意義卻不只如此,也是很有趣味的地方。這也代表著一件事情,就是耐聽不會聽了就容易膩,在編曲上需要用上很多心力,以及擁有一定的技巧,才可以達到這樣的效果。

娃娃魏如萱的聲線也是充滿爆炸性的能量,唱歌的技巧也無庸置疑的擁有自己的性格與技巧,一聽就知道是她,當然如此強烈的個性化唱腔,會有兩極化的反應,不只是只有一種變化而已,還同時擁有外放與內斂在內的多種面向。針對不同的歌曲,她也有不同的演釋方式,並不只有單純的飆高音還是沉膩於某些唱腔上面,這方面真的需要給她大大的加分,在反差極大的歌曲更能夠聽到這樣的方式,加上原先的基底建築起來。

就像前面所說的這是一本精彩的故事書,也是一張動聽的專輯,不只是一些比較憂鬱的悲傷式情歌,也有那種憤怒如波濤洶湧發洩式搖滾,更有好玩輕鬆童趣的大吵大鬧,可是依然沒有跳脫這張專輯的性質,這也是一體性做到的緣故,並不會有一首歌跳出來很突兀,破壞了整體性。尤其是一連播放全部的曲目下來,會發現這一個用心之處,除了常見的曲風,也有一些罕見的元素蘊含當中,小細節仔細觀察,能發現一些精妙的設定。

如果論專輯的完整性,的確一張比一張好,不允許哭泣的場合,每一首歌都是配合這一個主題而旋轉,幾乎都跟情緒的發洩與人生的感情有關,每個人都有想不允許哭泣的場合,這一個地方到底是哪裡,也許只是個意象而已,可能在你我身邊。魏如萱用標本來形容這張專輯,有一些記憶想忘卻忘不了,所以將它製作標本,有時候想要破壞這些從腦內傾洩而來的洪流,有時卻想抓住如同指縫間流失的沙子,只是徒勞無功。

給筆者給這張專輯的評價,是很能放鬆來聽的一張專輯,故事般的行進節奏。

溶話
用華麗的歌劇故事性的編曲為開頭,接著是童話般的唱腔融化其中,瞬間進入了歌曲的世界當中,尤其是那個弦樂的使用方式,適時的穿插在裡面,不會搶走娃娃的歌聲,音樂也突顯出她的優點,相提映襯加分了不少,再所謂水幫魚、魚幫水。

三個字
輕龐克搖滾,還有那一隻小喇叭,充滿俏皮的叛逆與價值觀,和歌曲的主題非常有關係,開頭與中段都有使用一些弦樂加入,以搖滾樂團為主的配置,一整個充滿了力量,娃娃的聲線變化確實堪稱一絕,是她駕馭了歌曲,並騎在上面暢行無阻。

一時
用輕快的電子節奏動著,加上彷彿由如小女孩喜悅躍動的唱腔,令人聽了就有種想要隨著舞動的心情,既幸福洋溢又不失快樂,中段的弦樂也很有這種嘉年華舞會的感覺,好像隨時充滿驚喜與高興的情緒,每一個人心中都應該的赤子之心。

脫光光
吉他的撥弦與簡單的彈奏,帶出屬於這一些歌曲獨特的氛圍,好像小孩子很好奇的面對,外面不知道的世界,還有黑暗中的情景,似唸非唸的唱法也甚是微妙,中段開始加快速度,還有一些節奏與爵士鼓加上貝斯吉他,瞬間輕快了起來,不禁擺動身體。

抽屜
用怪誕的鋼琴彈奏著,彷彿如同中古世紀的城堡上面住著不知道姓名的人們,他們是從哪裡來的,加入了以提琴為主的演奏,與鋼琴融合之後又帶出一個不同的氣味,雙方在交撞之後又擦擊出不同的火花與想法,二分鐘的演奏曲不長也不短。

隕石
一開始沉靜的弦樂加上鋼琴,如同一個美麗的故事不曾揭破,然後闖入了歌聲,時候凍結的那一刻開始轉動,之後開始加入了瘋狂的搖滾樂團配置,一整個既衝突又和諧,黑暗中的光明何時點,爆炸性的能量由娃娃開始釋放到毛細孔任何角落。

勾引
神秘未知慵懶的一刻,以電子音樂還有那個若有似無的節拍,必須說加入了夏宇的口白詩集,有能夠令人想要一心二用的感覺,娃娃冷魅獨特的唱腔,像是一個般的女伶,不斷用盡所有的力量,想要把人拉進屬於那一個神秘的角落,二分鐘左右開始的貝斯用的好啊。

晚安晚安
好像每一個人生活會遇見的事情,好像在身邊那麼近,只有簡單的鋼琴伴奏著歌聲,這樣突顯出是生活的味道,娃娃的唱腔既溫柔又充滿磁性,剛好配上這樣的旋律,令人想好好靜靜的坐下來,就這樣聽到播畢為止,中段開始一些鍵盤的音效,鋼琴使用的非常好。

我們
以吉他還有一些鋼聲為基硬,小小的淡淡的歌聲,詮釋了這首歌曲,每一個人都是渺小的,但我們的夢想卻能夠無限的衍伸,我們都一樣,沒有什麼不同,這首的編曲與一分鐘開始的弦樂,有平凡的美感,卻又不是太平凡,生活中會遇到一些難以忘懷的事。

飛鳥
木吉他的開頭,加上電吉他與貝斯的融合進來,這是一種屬於自由的氛圍,娃娃的歌聲加進來成為完整的一體,可以仔細聽聽這首的編曲,雖然聽起來好像沒有什麼不同,可是這種基底式的編曲,可以前段開始到最後面,都能夠聽個滿足。

吼喲
很可愛的一首歌,以輕快童趣的搖滾硬曲風為主,吼喲雖然只是一個語助詞而已,可是娃娃加入了一些巧妙的元素進去,令人聽了之後嘴角微揚,連續吼喲的地方配上鼓聲一起,充滿舒壓的快感,還有斷句的時候,唱的一些無意義的長音,最後的鋼琴進來,一樣好聽新奇又好玩。

搖晃般的曲樂編奏,用極細微的聲音,彷彿在演釋一段人生,緩慢卻又不覺得拖時間,好像進入了另外一個季節,在換季的時候,好像換了一個世界,其實還是一樣的世界,並沒有改變,結束前的那一段嗚,也甚是充滿了創意與開頭截然相同。

    文章標籤

    魏如萱 不允許哭泣的場合

    全站熱搜

    任孤行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