圖片來源天地多媒體金光布袋戲臉書:http://www.facebook.com/1bangbubu
 
 
 



「雪花伴孤雲,山白不知春,銀莊蜘蛛恨,燕城無情君。」爆氣的雪山銀燕為了雷狩之死,憤怒來到天下風雲碑報仇,那一個登場耍槍的姿勢流暢又帥氣,還沒有開打之前就先聲奪人,優西啦不免興奮手癢了。赤羽不愧為軍師,差點化解他的挑戰,不過最後終於證明他有挑戰的資格,長槍與斬馬刀的互擊,充滿了金屬剛硬感,火花擦擊有一股砍中很堅硬物體的感覺,每當雙方劈中對方的兵器之時,真實感無可比擬。

女暴君與赫蒙天野苗疆大軍,百武會與中原武林勢力,在九脈鋒洞外等待他們的出現,當這一對同樣的面容又在相見時,心情是多麼的矛盾,順帶一提有個畫面拍的很好,就是當情緒激動時,那一個握手到很用力出現的動作與聲音。光在肢體動作上就展現很多的細節,令人明白他們兩人終於彼此身份的那一刻,是什樣的心情,藏鏡人與史艷文即是仇敵也是親密的關係,人生真的是能夠從來嗎,當藏鏡人只是藏鏡人,史艷文只是史艷文就好。

雙方背對背,訴說當年的戰爭與過去,由藏鏡人的口中慢慢的訴說,中原與交趾的戰爭,國仇家怨仇殺彼此禍延家眷,也是苗疆戰神藏鏡人羅碧的由來,還有跟史艷文兩個離別的方式,這一段故事很震撼,沒有拖時間的橋段出現,也說明藏鏡人當年是什麼樣的心態。兩個人征戰了數十年,才知道自己的身份,這樣的痛苦與身份揹負了一輩子,為何不是你是他,這一句的疑問特別令人心痛,想要落淚命運的捉弄,誰是藏鏡人,誰又是史艷文。

「不應該啊」時間是不能倒回的,如果能回到數十年前,是不是命運就會不同,他們兩人的人生會不會變得完美,可世人皆知道時間是不能倒回的,只能隨它過去不能回頭,國家與身份成為了一種牢獄,所以藏鏡人心中的痛苦無其他人不知道的。人家說今生的兄弟是前世相欠債,沒有任何的道理可言,無法用言語說出的感情,包括憤怒、悲傷、無奈、怨恨,藏鏡人與史艷文的對手戲雖然長,卻是非常的感人好看,眼淚不自覺潸然流下。

這一段的最後令人看的雞皮疙瘩蕩氣迴腸。

何幫主看到老婆俏如來果然異常的興奮,彷彿像是要飛撲了過去,也是他第一個跟俏如來說話問問題的,兩個人互相關心非常的甜蜜,還關心何幫主的安全,這一對小夫妻果然是蜜月期,出口說句總是離不開對方。俏如來中原領袖的身份果然是非他莫屬,用強硬的作風團結之後,再用實際的作為令中原的士氣大大的提振,再次的說出殺了史艷文,胞弟雪山銀燕依然表達不諒解的心態,原來這也是一件秘密,不是表面上的簡單。

網中人得到天兵君這一個超級營養品,打包起來吃,燕駝龍與腳仔王在外面下戰書給他,約戰不歸路,不歸路上人不歸,不歸路不歸路這一次不歸的人是誰呢,路邊的一個小攤販也可能是別人消息的來源,在細節的處理依舊細膩,看來黑白郎君的復活還是有難處。苗疆這時由苗王與狼主的口中,得知苗疆北部有一個新人物出現,看來只有王叔這一個名稱,也為未來的變化增加了一點不定數,看來苗疆這邊還會有繼續的戲份。

炎魔果然又在以高壓的手段懲處部下,只要失敗就要處死,任務沒有完全也要死,反正不爽就要死,違背聖旨就要除掉,這樣下來全部的人都要死,幸好全部一起求情才沒有人死,可以看出更加深炎魔的失敗,不進人情,不難想像他當初是怎麼死的,有可能是被部下毒死。這人不死那人死,西劍流就像活在暴君之下,時時刻刻都要擔心受怕,雖然能夠保持一時的戰力,可是下面的人一昧受到責罰而無獎賞,不滿早就滿溢而出。

卡給拉扣扣,天海光流說話根本沒人聽得懂,笑到肚子痛,全體西劍流的人一起戲弄他,可以看見西劍流的感情很好,會互相靠謝(挖苦)。

暗箭與弓箭的決戰,天海光流大戰何問天,拉弓射擊的方式很有味道,天海的暗器發射方式也很酷,利用斗篷掩飾自己出招的方法,也利用斗篷當成盾,這一個使用方式非常的妙,雖然短可是令人耳目一新,並不是雙方傻傻的站在原地互丟互射,而是見隙一動。再次見識到炎魔的殘暴,對手下就如此高壓苛刻,更不用說是中原人,視別人為螻蟻的態度,連自己的部眾也沒有看的過去,看來炎魔的不得人心,就算他武功也沒有用了。

「九天銀絲線,八卦羅網長 飛越地獄門,邪郎掌無常」話說網中人登場的動作與配樂,簡直帥到一種無法相信的境界,利用蜘蛛絲上下擺蕩,接著正式露面,完全蛻變的網中人有氣勢又有霸氣,果然是天下第一邪,黑白郎君的仇敵,噴絲結網的武學很酷。黑白郎君的復活,由靈界為主與中原等人合計,要利用網中人來合體,你是在合體什麼啦,外圍之戰三方面的計畫,魚蚌相爭是不是真的能夠漁翁得利呢,看來還真是有一點難知道。

網中人被三打一絲毫不露遜色,甚至有一些秘密被看透了,用噴絲來攻擊,然後用結網來防禦,這一個動作設計的很好,與獨眼龍何幫主俏如來三人的纏鬥下,肢體交接展現出一代邪郎的威風,氣勢的營造上可謂是頭目的等級。場外與場內之鬥這兩場纏鬥各有精釆,像是百里瀟湘與月牙嵐的纏鬥,也有意外的情況產生,看來編劇還真的是去死去死團,見不得人家情侶好,又一對被拆散的鴛鴦,短暫的戀情就這樣結束了。

果然啊、一那個就是猖狂的嗆聲,果然是他的風格,看起來非常的過癮爽快,看起來與西劍流炎魔的一戰也無可避免,最強的對手對於彼此的戰意,果然是高漲,這一部份就是異常的熱血與興奮,戲迷如我應該等待了很久,雖然只有一瞬間的光芒,卻如同流星畫過天空如此的閃耀。金光在有一方面處理的很好,在一方發生一件事,另一方一定有所反應,而且針對那方面的感想與心情,都是不廢話不多說,有一種充實的感受。

史艷文的覺悟有口不能言有語不能說,看來他要承擔藏鏡人一輩子的苦,不是那麼的簡單與容易,也知道當年同樣面孔他的痛苦,這一次由他來承下這一個命運的玩意,選擇了這一個身份與立場,他就已經一腳踏入了修羅地獄。藏鏡人這邊則是知道史艷文的決心與選擇之後,非常的激動與難以言語,那一句怒吼與捏緊信紙,還有喘氣的言語,再再證明黃大俠的口白,進步到能夠傳達感情的地步,為什麼能夠那麼感人啊,不應該啊。

太可惡了、為什麼看戲還需要準備衛生紙。

可能上天注定有一方一定會死,這樣的結局可能不是每一個人都能夠接受,但也是他與他的選擇,無奈的選擇,就算他們不想選一個選項也必須選一個出來才行,從這兩集看下來,還真的是宿命與悲劇的結合,看來這已經是無法挽來的事實了。在史家父子俏如來與銀山雪燕,情感描寫的細膩上,也很符合人情事故這句話,處理也很正常,大家聽到女暴君這三個字的反應,就像聽到母夜叉一樣,還真的是相當好笑,惹熊若虎不能惹到恰查某。

西劍流這邊赤羽的獨白,顯示出西劍流現在的人心走向,對於兄弟的感情平常壓抑在心中,一個人的時候終於爆發出來,月牙淚終於回到他想回到的地方,雖然生前不行生後卻可以,親兄弟與真兄弟心中的悲痛,彼此有自己的立場。人性化的角色也是金光的一大優點,有血有肉有骨,他們都有自己的故事與情緒上的表達,簡單不失真實,沒有神仙魔的距離感,不管是月牙嵐與月牙淚、藏鏡人與史艷文,放下過去就是放下自己。

沒有精彩的武打也沒有刻意營造偽情矯作的劇情,從一開始到現在的伏筆一次接一次的爆發揭開,卻能夠令人眼淚不斷的想從眼眶冒出來,感動還是感動,原來從發片以來一直所說的事情,這樣的發展下來看來非常的用心,除了好還能夠說什麼啊。

安安、溫皇空頭公司成立中,招募新人專長淘空公款冒用身份。

    文章標籤

    天地風雲錄之決戰時刻

    全站熱搜

    任孤行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