又要看噁心的仙島賤王殊天九,搞他那一套所謂的原則,原本以為他會比較乾脆一點,對方不應戰就要強迫應戰,說是仙島最強之人,還不如說是仙島最厚臉皮無恥之人,他強迫別人要跟他生死決的軟磨硬泡功夫,可能比他的劍術更加高強。真不知道這角色的下限,到底還可以有多低,才出現幾集就已經噁心到想要反胃了,可能接下來九界的人看到劍下生死決都會嘔吐至死,最後征服九界。

 

優缽曇摩戰天門三尊的幻覺,唯一的亮點就是摩訶尊的幻象出現,那首配樂跟顛倒夢想,可能是仙古狂濤排名前幾的熱血場面,然後沒有然後了。優缽曇摩的紫金缽被搶走這個劇情有些怪怪的,首先搶走紫金缽的藺幽蘭是如何一邊施術法,一邊搶走王骨的,這是不是劇組沒有溝通好的問題,導致中間的鏡頭演出有些遺漏,看的一頭霧水王骨就被搶走了,最扯的不是這邊,是六合和太叔雨。

 

明明就在旁邊看著,卻眼睜睜看著優缽曇摩手中的紫金缽被藺幽蘭奪走,而且還不攻擊藺幽蘭,想辦法直接奪走紫金缽,只是喊了一下就退走,太叔雨甚至還把自己隱藏十集之多的身分曝光,就為了擋下致命一招。然後六合看到了有人出手,那我不出手囉,雖然王骨被搶走了,仙島大計有可能再進一步,但畢竟是仙島人,仙島人不打仙島人,讓我們繼續逼黑水城現世比較重要。

原本以為六合善士對中原比仙島還兇,就以為很失智,想不到仙古龍套天地不容客,竟然吃了六合的口水,也一起喊說我們就是要把黑水城浮出來,這樣才能夠救廣大蒼生,個人覺得倒不如你出去打死幾個仙島將領還比較有用。大匠師跟廢蒼生的想法很正常,保存黑水城才能夠為未來做打算,況且你們還沒有研究出對抗仙島的任何戰略,就因為一個外人要將極為重要的黑水城浮出,是不是腦袋打結。

 

然後六合竟然開始硬逼俏如來要將黑水城現世,你如果對抗仙島有這種魄力的話,那可能大家還會比較服氣,好像一副俏如來欠他幾百萬的脾氣,這六合善士是不是欺善怕惡,明明仙島都殺過來了,他卻覺得反抗勢力沒有照他的做就是錯誤。看到中原勢力被殊天九進逼的態度竟然是,你看你沒有聽我的話,被殊天九針對是你的錯喔,為什麼不聽我的話先躲起來呢,要讓大家躲到黑水城才安全啊。

 

羿鬼晨這角色都到了這個時候還在不信任俏如來,還把柳穿揚的死怪罪到俏如來身上,認為俏如來就是不好,就算俏如來在仙古狂濤的表現再廢,你也不能把自己的不滿都發洩到別人,那前幾集設局殺仙島臥底的戲碼,到底是什麼東西啊。一個根本不熟的未珊瑚你卻願意幫他做事,而且還不聽同伴的勸阻,這已經不是單純的情緒障礙,連智商也有障礙,難怪每次出現一事無成。

 

而且未珊瑚進攻尚同會之戰看的一頭霧水,完全不知道為什麼要開打,雖然打的還算精彩,打一打雙方也沒有死任何人,也沒有人受重傷,接著使出劍陣跟箭陣融合的大招,一度以為可以發生什麼事情,結果仙界賤王出來攪局。開陽武曲也在旁邊看戲,看到中原軍被打退,他就站在原地,明明對方受傷了可以追擊,他卻選擇不追擊,讓他們可以輕鬆脫身,原來逆天無敵是仁慈無敵。

 

先前有網友說看到孤芳君又在吃東西相當不耐,前幾集是還好,但看到這集就真的有些煩躁了,他什麼事情也沒有做,就幾乎把主角群逼到絕境,這好像也不是他的問題,畢竟有六合跟天地不容客,這種怪隊友比打敵人還優先的設定。孤芳君應該是神一般的存在,他推測到只要什麼事情都不做,六合就會把中原勢力打爆,他推測到按兵不動,天地不容客就會在黑水城中內鬥。

 

果然孤芳君是絕代智者啊。

 

俏如來可能跟孤芳君一樣前後呼應,看似跑來跑去但實際上什麼事情都沒有做,面對六合的進逼,仙島勢力根本不想進攻,他唯一的功能就是擺飾用,一邊說這是墨家鉅子的責任,一邊又把跑龍套的功能接收。看到這裡完全不覺得仙島有任何的威脅,甚至六合善士還比仙島七王的勢力更像反派,開始懷疑仙島最大的魔王並不是七王,而是六合,六合的舉動根本是中原殺手。

 

黑人問號大概是最好的形容方式,看到每名角色都需要吃銀杏跟循利寧,你可能懷疑他們失智 ,還是末稍神經血液循環不順,才出現各種奇行怪狀,可能每周買片的人必較需要吃高血壓跟心臟病藥來治療自己。

 

 

 

 

 

    任孤行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