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和大神是種沒有固定工作,也沒有固定居住場所,在深圳活動的年輕人們,他們看似輕鬆自在逍遙快活,可是對他們來說是苦中作樂,他們只能夠對家中的父母說自己過得還好,並透露出自己的生活還可以的假訊息。三和人才市場:中國日結百元的青年們,是日本NHK所拍攝的紀錄片,以深圳市的日薪青年工為主角,並且深入探討他們的生活,還有訪問他們的想法心情等。
 
 
 
 
或許在某些人眼中他們是社會的毒瘤,好吃懶作不肯努力,被上下唾棄不屑,可是當類似中國深圳三和大神的年輕人成為社會中的一股主流,中國政府也無法忽視這股力量,做出從上到下各種反擊,試圖撲滅這自然產生的三和大神。三和大神不只是一個地區的產物,而是某個中國世代的反撲,他們不革命也不抗議,更沒有顛覆政權的打算,卻使得中國政府無比害怕,費力壓制訊息。
 
 
 
 
 
 
 
節目中訪間的這三位青年,至少在深圳龍華待了三四年以上,當了好幾年的大神。
 
 
 
 
三和人才市場:中國日結百元的青年們是日本NHK電視台所拍攝的紀錄片,主要描寫在中國廣東省深圳市龍華區,當地最大的一個人力資源公司所在處,所聚集的一群打工者,他們居無定所,做著日薪的臨時工。累了就休息,沒錢才上工,不怕生活困苦,所以被中國鄉民稱為三和大神。
 
 
 
以下就聊聊跟順便介紹紀綠片:
 
 
 
 
三和大神們是一開始就是三和大神嗎,答案不是,一開始都有正職工作,而該區所提供的工作,都是工廠集中類的工作,這類的工作大多時間長薪水低,雖然看似穩定,可是很容易在精神上受到傷害。所謂的受到傷害是無聊寂寞勞累,這類的精神傷害如果無法排解,一個人的精神狀況就會出現問題,出現問題就無法工作,甚至遠離工作只想要輕鬆生活的狀態,簡單點來說就是過勞。
 
題外話:有做過工廠類工作的人,尤其是一些遊走在法律邊緣的工作環境,基本上都應該了解那類的工作,又累又無聊又沒有時間,待了一陣子會想離開是很正常的事情,所以流動率相當高,而且待久的人多半都有點不正常。
 
 
 
依照某些三和大神的說法,許多人的薪水不高,是靠加班加起來的,有時候甚至工作到凌晨二點,然後七點就要起床繼續做,連續幾個月的時間,最後受不了就離職了,最後連續找了幾份工作,有時甚至沒工作做放無薪假。他們也聽別人說別在深圳這邊待太久,你最後會被深圳同化,大概就是說你只要在當了大神太久,就無法回去正常生活,,只想要一輩子這樣生活下去。
 
三和大神有許多年紀都是介於二十歲至三十歲間。
 
 
 
工廠式集中流水線,有很多工廠都喜歡加快流水線的速度提高,正常工人可能一天要經手幾千個零子產品,也就表示你手不能停,必須不停操作,連上廁所的自由時間都沒有,中午休息時間又不到三十分鐘。加班也是常態,讓你一天的睡眠時間不到七八小時,回到家就直接躺平,有時連六日也要繼續上班,這樣的生活不用五年十年,只要一兩年就可能精神身體狀況出問題。
 
當三和大神開始變成臨時工狀態,他們就無法回到正常生活,他們多半都是留守兒童,跟家庭的關係沒有很緊密,所謂的留守兒童多半都是農民工的二三代,爸媽或單親都離開孩子身邊,由爺爺奶奶親戚照顧長大。而祖父母通常沒有太多體力心力照顧孫子,他們白天多半有農活,也對教育不太在意,孫子們缺乏教育資源與升學機會,長大後在農村找不到工作,只好到沿海都市找工作。
 
而過去只要上了大學就可以得到好的工作,但現在大學數量增加了,但學費飆漲貧困農家子弟想讀大學,反而變得更加困難了。
 
 
大神們多半沒有學歷,沒有學歷更不可能有技術,有二三成的年輕人只有國中畢業,大學畢業的更是寥寥可數,於是能夠找的工作有限,生活開銷如租房又對他們很負擔,賺的錢有時候比不起開銷。有許多大神更是瞞著親友,到了拿身分證的年紀就到深圳打工,但這裡等待他們的只有不友善的環境,想要尋找一份工作還要被仲介剝削,工廠也會開出不合理的條件剝削一筆。
 
 
 
日結也就是所謂的日薪,當天做完當天就發薪水,為什麼該地的年輕人都喜歡日結,他們嘴中雖然說是喜歡自由,但比較有可能的是安全感跟自我保護,因為有太多被欺騙的經驗,不少年輕人辛辛苦苦的工作一個月才發現被老闆騙了。然後被趕出居住地方,也沒有了工作,也有一些人是被契約欺騙,導致薪水被扣壓,還是原有的權利被剝奪,那還不如日結錢拿了走人,損失也小。
 
更有人證件被拿走,直到要報警才還證件。
 
深圳的勞動市場非法仲介,勞務詐騙層出不窮,除了要小心黑心仲介,三和大神們更要小心身分證被騙取,在中國十八歲就要領取身分證,不管是買火車票高鐵票凡事都要身分證,可見得身分證的重要性,找工作也需要。有些來三和的打工族,三分之一都沒有身分證,原因在於身分證被偷被搶,甚至是被騙走,黑心公司跟仲介也會騙取,也有些人生活過不下去,將身分證賣給別人。
 
惡意業者盜取身分證後,借其名義開設虛假公司,進行各種非法交易,包括詐騙洗錢。
 
三和大神不少人有曾經被偷行李錢包,甚至是被搶劫,老闆故意扣押薪水證件的經驗,那警察有管這些事情嗎,答案或許能從他們的表情跟際遇中知道,政府與警察從來就沒有幫助他們。一個外地人得不到公家單位的幫助就等於求助無門,於是這些黑心仲介與公司就非常猖獗,對面深圳一處人力公司的外面的大樓上,寫著嚴打黑心仲介,拒絕黑心公司等標語,也是格外的諷刺。
 
這些簡易臥舖,通常一個房間擠滿七八個人,但非常便宜。
 
那些被譽為三和大神的年輕人們,基本上都是來自中國各地的打工族,在家鄉找不到工作,或者工作薪水太少,所以來到較多工作機會的都市發展,他們沒有學歷跟技術,所以找來的工作都是極為基層的工作。不過諷刺的是這類的工作,根本不會有高學歷高技術的人來應徵,都是尋找一些廉價且快速拋棄的勞工,反正人力資源多到不可勝數,且這些工作都是消耗性極高的工作。
 
為什麼三和大神不回家,就如前面所說的他們跟家庭的聯繫並不深,有些原因是父母另組家庭,有許多大神甚至好幾年都沒有跟家庭聯絡,更不用說回家了,有人則是不好意思回家,中國的傳統觀念,回家鄉就要大包小包,證明自己有賺錢。跟中國要結婚就要買房才能結婚的概念是相同的,所以他們不願意讓熟悉的人看到自己不好過,反正在深圳也沒有人知道成為大神的一部份。
 
有些錢的大神們,通常在網咖內睡一晚。
 
晚上睡的地方不好(通常是網咖椅子或又硬又髒的臥舖,更可能睡路邊),導致睡眠品質不好,白天也沒有太多精神,吃的東西通常也是最便宜的,做的工作又是最勞累的,重複的累積下去,讓他們做一天就想要休息二三天。吃住讓身體狀況變得糟糕,毫無人類基本尊嚴的生活,不只是身體,精神狀況也不是很好,只能尋找最容易解決困境的方法,用其他方法來麻痺自己,如喝酒打遊戲。
 
以前看的一本書「下一個家在何方」就曾經提過這個問題:
 
當人只剩麵包時,他的眼中便只有麵包,這句話的意思是說,人只要處於飢餓狀態,他的腦中便只有趕快填飽肚子這個選項,其他的選項完全無法出現在腦海中,連肚子餓的經驗都不曾有過的人,自然很難體會這種狀態。如果有餓太久經驗的人,相信都知道不只食量會增加,想法也圍繞在如何吃飽上面,這時候你無論做下什麼決定,都會顯得無智且缺乏觀察力,無法有效的思考。
 
這也是貧窮的人為什麼越加貧窮,有錢的人為什麼越加有錢的最大理由,就拿書中一個例子來比喻,很多人以為花錢如流水所以窮,錯、而是窮才花錢如流水,因為他能花費的選擇不多,所以看到能夠花費的選項就按捺不住情緒。不管一個人的自制力再強,始終有所極限,如果他在生活中遇到不如意的事情,必須壓抑自己,理智到了最後就會失去彈性,必須要有發洩點能夠抒壓。
 
許多人都知道吃飯吃得越慢,咀嚼的越慢越容易消化,對身體好也能減肥,可是當肚子非常餓的時候,你下意識的就會趕快把飯快速嚼完吞下肚子,根本忘記該如何吃會比較好。有許多長期貧窮的人便是處於這類的情況,你可以說他們缺乏遠慮,在很多時候他們明明可以做出很好的決定,最後卻選擇糟糕的決定,連旁人都會看不下去,認為他們根本沒救了,卻往往很少人會理解他們的想法。
 
 
用不完的人力成為消耗品。
 
諷刺的是雖然中共當局將遊戲視為玩物喪智的娛樂類項目,在遊戲上限制了許多創意跟細節,可是遊戲在中國社會卻大大穩定了社會不安定性,如果沒有給這些人玩遊戲,那對社會的不滿也許會變成其他情緒。便宜的網咖也就給了這些三和大神抒發就落腳的地方,他們搞不好連旅館都負擔不起,中國稱網吧的網咖,也適時以極低的價錢,讓他們可以在沙發椅上睡上一晚及玩遊戲。
 
 
這位人力仲介坦白說有黑心仲介公司在,但他們公司盡量不做到黑心。
 
 
其中有一個人力仲介公司的業者說的極好,他搞不懂現在的三和大神們再想些什麼,他們的思考模式已經超出他們年齡該有的(意思應該是說看透世情所以一切皆無掛念),對他們來說吃山珍海味跟吃一碗麵有什麼差別,最終目的都是吃飽。對人生沒有太多奢求跟渴望,所以他們表現出的行為,自然也是消極過生活,對他們來說過一天算一天,沒有向上的動力,也沒有逃離的心力。
 
他同時也說他了解為什麼這些工人,不願意長期做下去,因為所有又累又苦的工作,幾乎都是給這些沒有學歷技術的工人,一天甚至要做十幾個小時,加上上面當官的才不管工人死活,所以才有富士康一年跳樓好幾個的事情。這類工廠集中式的工作,大多只能做到最多四五十歲,也有人幾年就因過度加班百病纏身,也沒有拿到該有的福利,最後集中力被消耗光,也只能離開。
 
 
 
而訪問一個年輕人,他則是說他們許多人都被假條件騙來外地工作,來了之間才發現先前開的條件是假的,想要離開又因為被騙簽了合約,所以只能先工作到合約結束,他憤怒的說法律只保障這些老闆,對他一點保障也沒有。
 
 
這位豆漿店老闆在打工中失去一隻手臂,卻只拿到少少的賠償金,
只足以剛好讓他開一個小小的豆漿店。
 
第一代的打工者陳用發老闆,在打工中失去一隻手的他是名豆漿店的老闆,他在深圳生活了十九年還無法取得深圳的戶口,沒有深圳的戶口也代表他們無法取得深圳當地的醫療保險跟公立學校等社會福利。他為了女兒明年要讀國小煩惱,不能讀公立國小,而私立國小的費用又讓他無法負擔,他又不能放棄工作回鄉村陪女兒,只好考慮讓女兒回鄉村讀書,由祖父母照顧,成為下一代留守兒童。
 
而留守兒童又是下一代三和大神的溫床。
 
深圳打工族待了多年沒有戶口,就等於最低層次的人。
 
 
三和大神們是如何渡過一天的生活,首先最便宜最困苦的食物用品,他們稱為掛逼,例如幾元一碗的麵叫掛逼麵,掛逼水掛逼菸,總之都是最廉價的食物飲品,沒有錢的就去做日結,有錢的就在路上閒逛一天。到了晚上也有可能只吃一餐或二餐,有錢住臥舖網吧,沒錢就找個偏遠地方睡覺,打了一天工身上就把錢花完,花完之後再來找日結工作,沒事就找些低消娛樂低消食物花費渡過一天。
 
以自己的觀點來看,個人並不會說這些人多可憐多悽慘,或者是說這些人懶惰不上進,因為這兩種看法都是對的,但最大的原因是「人」被當成「消耗品」看待,消耗品壞掉就換一個新的,再壞掉再換新的。因為有源源不絕的人力,這樣的消耗品常態,人不是物品無法被這樣對待,也不想被這樣對待,於是產生了各種化學反應,三和大神們迴避正職工作,便是其中一種消極的生活方式。
 
躺平或許是他們唯一能做的。
 
中國時下的年輕人,這幾年正好流行「躺平」主義,跟三和大神們的生活前後呼應,既然辛苦工作得不到應該有的,那還不如應付人生,這也是對抗社會最無力的反抗。而中國政府對付大神的方法,不是改善勞動市場懲戒黑心仲介公司,而是將這些大神經常光顧的店關掉,或者乾脆將大神經常活動的街巷封起來,大街上則是請來警察維穩,任何大神可能出現聚集的地方都請他們離開。
 
而官方媒體在NHK播放此紀錄片之後,更是針對這樣的景象大肆批評,在中共社會是政府掌握媒體,在民主社會中是財團政黨掌握媒體,但他們做的事情卻是相同。先是利用媒體營造出只要努力就會成功的印象,再來則是利用片面訊息指責主要勞動力不肯奮鬥,接著將工時過長工作環境惡劣剝削勞工工安意外等事件草草帶過,再把勞工不團結的新聞播報出來,製造勞工的對立,就能回到最前動。
 
 
這名少年雖然考上了大學,卻付不起學費,開學前去打工卻錯過時間,最後被開除學藉。
來到了深圳打工卻居無定所。
 
最後的結尾:總資產百萬以上的富裕階層多達七萬人的深圳,掙扎在格差社會的最底層,永無出頭之日的年輕人,不滿正日益高漲。滿懷致富夢想離鄉來深圳打工的人們,然而再怎麼努力依然無法改變生活面貌,希望漸漸變成失望和不滿。別無棲身之處,對未來不抱任何期待,聽天由命隨波逐流的三和大神,但也有些人拼命從這裡掙脫。
 
謳歌中國繁華盛世的頂尖都市-深圳,驚人的發展靠是眾多青年的貢獻,然而飛速發展帶來的貧富懸殊和惡性循環,正使得年輕人的夢想變得越來越遙不可及,
 
有些年輕人離開了,不想要成為人們口中的三和大神,而有些人則是離不開深圳,因為他們連身分證都沒有。但永遠都有新的年輕人進來追求自己的夢想。
 
 
未來這些農村隔代教養的兒童長大了,他們的命運也是村子沒有工作,
要到沿海發展都市中成為打工族。
 
PS:順便說明一下,因為官方發佈嚴治嚴整三和的政策,所以那些混亂的人才市場都被整治了,包括便宜包台的網咖,還有日租的簡陋房間臥舖,提供三和大神的便宜飲食店,全部消失了,連人口聚集的人力市場也消失幾間。
 
有不少中國鄉民前去三和親自觀察,發現紀錄片中所提供任何場景跟任何常見的人全部消失了,只剩下一隊又一隊的警察跟保全在巡視,有沒有人當街喝酒跟坐在地方吃東西,三和大神也許是轉移陣地,也許是回家鄉了。
 
在有名中國網友的影片中,才發現這些過去大神光顧的便宜店面,都被某個企業買下來,他們為了不讓大神聚集,甚至請了大量保全把人趕走封住全部巷口,任何人皆不得進入,只有外送的電動車能進入,導致生意急速下降,不少人選擇退租離開。
 
最近期的六月七月三和影片,則是這些區塊都沒有封鎖了,但長期的封鎖讓店面不是重新換人經營就是裝修,把原先低消費的店面變成高消費的居住處或量販店,這樣子就不會有三和大神上門,而三和大神只是轉移到另外的廢棄場所繼續逗留,並沒有消失,只是分散了。
 
 
這位老闆對三和大神的批評是溫柔的。
 
總結:有時真實發生的事情反而比創作出來的劇情,還深刻到了靈魂層面,三和人力市場紀綠片便是這樣的產物,它沒有過多的情緒反應,也沒有誇張的張牙舞爪。只有一個個眼神渙散的年輕人,坐著躺著站著,毫無神釆的望向不知名的空間,平淡的談論著他們目前的生活,每天打算怎麼過活,以後的打算則是空白一片,接著你的腦中會冒出黑色的焦油,漫延在不穩定的認知中。
 
 
露宿街頭的三和大神。
 
感想:三和大神的出現並沒有什麼哲學,還是學術上的研究,只是個當留守兒童長大之後的產物,他們上一代貧窮而離開家鄉工作,可是到了下一代時一樣因為貧窮出外打工,而且他們跟親人之間的連結似乎早已斷掉。
 
為什麼年輕人要躺平,因為他們沒有這麼好騙了,過去釋出一些骨頭上的殘渣,還足以讓平凡人吃得飽還剩下打包,現代不管是八零後還是九零後,應該都感受到這社會上的不友善與剝削,可是卻要接受這樣的對待無法反抗。
 
有興趣的人可以自行去YT搜尋三和,有其他團隊拍攝的三和紀錄片。
 
 
 
 
 
如果喜歡孤的文章,不妨訂閱,就是最好的鼓勵。
以上圖片及影片並無商業用途,
純屬介紹引用。
 
 

    任孤行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