未珊瑚的挑撥離間,這應該只是粗淺的提醒,如果天璣陣營不是笨蛋的話,應該都想到了,為什麼看似天璣跟開陽同時佔據兩個地界,可是天璣完全沒收到任何好處,連苗疆最大戰力苗軍也保存部份下來成為反抗軍。開陽陣營則是不斷吸收被擺渡一波同化的高手,這方面沒有特別說明,七王不是彼此合作嗎,那為什麼發動擺渡一念被同化的人,都是屬於開陽武曲的人,負責擺渡一念的陣營。
 
是不是可以視為是開陽陣營的人,還是七王中與開陽的合作者,畢竟開陽武曲是仙島目前名義上的共主,前面也花了幾集時間解釋開陽司馬家目前的定位,是個不受歡迎的舊政權代表,如今靠司馬幻魂才終於奪回領導地位。這樣的開陽武曲如今又主動把合作關係破壞,所以開陽陣營的謀士孤芳君,要說他很高明,還是有自己的打算,又或是打從一開始就想要壯大自己吞併七王。
 
都是不聰明的舉動。
 
不知道孤芳君在想什麼,也可能是故意顯露出來,畢竟七王之間不是對等關係,也不是真正的當彼此是夥伴,可能想說遲早也會翻臉,不如早點把假面目撕破,可能還比較好行動,看到開陽陣營這麼明目張膽的把全部戰力都收為已用。就如金蹄戰馬所說的,這麼快就想要翻臉了嗎,才說要七王之間合作,才能夠征服九界,結果這集馬上把這點打破,所以孤芳君到底是不是臥底。
 
羿鬼晨遲早會拖累弓張引弦,甚至有可能讓張引弦為了配合羿鬼晨而導致身亡,最後使得六弓禁道毀滅,這點倒是毫無疑問,導先他年少功淺這點並不是他本身的問題,畢竟這是年紀加上經驗的問題。可是最大的問題就在於,他並沒有身為弓手的覺悟與意識,沉不住氣也配合不了,導致成為弓狐的突破點,最後拖累了張引弦,明明不是弓手嗎,為什麼犯下一堆低級錯誤被人識破。
 
仙島不是靠擺渡一念所製造幻覺去同化他界之人,然後為了信念而死嗎,那為什麼這集又變成開陽武曲陣營,獨自為了擴大勢力,而去招攬中原各大勢力,吸引他們主動投靠被同化的尚同會。雖然可以解釋成開陽武曲想要長期統治中原,為了統治中原立下基礎,可這不是現在應該要的事情嗎,有點霧裡看花,而且招納進來的人也不是同心同德,感覺跟仙島的同化設定不符合。
 
娘娘原本是這樣的人嗎,不過好像也是跟海境時期還沒被揭穿的溫柔婉約相同,瞬間成為了俏如來的阿姨管家婆,是不是有些奇怪,而俏如來則是躲在黑水城,你不是應該成為聯絡眾人的主角嗎,怎麼娘娘一來就反客為主,眾人也沒有任何異議。如果沒有前面的劇情,還以為未珊瑚是俏如來的紅顏知已,難怪俏如來對同年紀的女性沒興趣(說笑),而非鱗王的老婆,這點真的有些沒看懂。
 
說到天地不容客變成了高級跑腿龍套,還真是有點感慨,仙古狂濤演到現在的天地不容客,好像成為專門跑腿,去買香菸檳榔的存在,雖說有自己的戲份,例如找煙雨劍客生前所傳的最後徒弟,可是他只是為了跑腿而跑腿,就連地宿之死也沒有特別描寫。照理說地宿跟他的過往,就算有一段回憶也是很合理的事情,可以演出過去的故事,比起什麼歐陽兄弟的回憶戲,可能有感覺多了。
 
原本以為中間有一段是漏看了,甚至還問自己,是不是剛才打嗑睡了,所謂的反擊也沒有切換好視角,突然就開始了說這個是中苗聯軍的反擊,開始攻擊仙島的部署,這一段是不是金光工作人員沒有協調好。這比較不像是劇情的失誤,比較像是拍攝人員沒有跟彼此說好,我們進新一段劇情,可是畫面沒有切換好,劇情說明也沒有到位,就把攻擊直接演出來,所以才有少了一段的感覺。
 
看到冷秋顏腦衝到敵方陣營,腦中只想罵到底你到底在衝殺小,是不是腦子進水啊,這已經不是什麼智者設定的程度了,就連普通人都知道、雙拳難敵四腿,何況是直接打別人的大本營,還不是偷偷潛入。這個智商可能比海溝還低,到底哪裡來的自信,你連打一個敵方將領都已經很吃力了,這一段簡直驚呆了我滴媽啊,原本以為怪罪天首還情有可原,可是這個行動完全看不懂。
 
看到劇情就會覺得又是大俠在寫劇了嗎,前面也有類似的經驗,大俠雖是很會導戲,可是編劇並不是他的專長,每次都雷聲大雨點小,然後劇情重點似乎分割不清楚,個人雖然也是很喜歡大俠,超愛他的創意,可是對於他執手的劇情不敢領教。
 

    任孤行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