孟高飛的下場比想像中的還好,雖然沒有太大的驚喜,意料之中情理之內,但已經算是很好的一個里程碑,孟高飛的這場豪華武戲,應該算是近期一個最好看的武戲,之前還稱讚金光購入新機器,使用新的拍攝手法,這些進步看在眼中。這次也試圖在過去的手法中,製造新的聚焦點,必須要說做到了,孟高飛身知中毒奇深無法苛活,所以使盡全身阻擋敵人大軍的前進,而他、做到了。
 
一個高手拼死不活,要跟你決生死,是個正常的武林人士想必都會害怕吧,這邊演出的有點微妙,並不是說那種壞的部份,而是細節有把它釋出一二,就是原本仙島大軍是毫無畏懼,像個沒感覺的機器人殺向指定的目標。可是他見到悍不畏死,把生死置之度外的孟高飛,殺到目光見紅,就連自己受傷了也好似沒有任何感覺,還能夠立刻反擊,殺了眼前的敵人,他們才開始停止腳步。
 
開始懂得畏懼,開始拾起恐懼的感覺,開始知道原本信念並不是無懈可擊,這段的武戲真的好看,尤其是敵人近身不管是拿刀劍,還是其他拳腳之類的攻擊,孟高飛第一時間並不是馬上用最快的速度阻止敵人的攻勢。因為敵人太多的關係,他只能在敵人的同時加以反擊,用最小的迴圈動作加以攻擊,利用敵人的武器反制其人之身,沒有太多花巧,只是最紮實的攻勢致人於死地。
 
先說…對於諸葛窮跟冷秋顏這兩個角色,沒有太大的喜惡,只是覺得他們有些尷尬,上前有談過冷秋顏的問題,大概就是不上不下的俏如來劣化版就不多說了,這邊談一下諸葛窮,原來是名有個性有故事的後進角色。他的故事線雖說不算特別精彩,但也沒有差勁到什麼程度,但最近出現,除了跟秘雕的談話有些內容,剩下的都是小梅,小梅小梅的叫,乾脆開一個尋找小梅單位好了。
 
金蹄戰馬這個角色,應該算是除了開陽武曲最多戲份的七王,很喜歡他看似狂怒的言談舉止,但實際上是深沉穩定,不容易因為自己的情緒影響到自己的判定,這點可能是他沒有謀士的關係,所以特別的小心翼翼。七王的戲份也總算有了進度,不知道為什麼明明已經過了十集,結果前一二集還在把支線角色當成重要部份再演,這集總算又把七王間的關係再度釋出一些訊息。
 
達芥子跟懸簫的佛法相會,解釋了為什麼孤身一個人還帶著王骨前來中原,原來他不只是前來救援,而是要證明修行之路,也說明為什麼懸簫不懼怕擺渡一念,因為她平常就處於擺渡一念的狀態,也就是心魔叢生。佛家道家都有所謂的心魔,心魔是來自內心的恐懼害怕,甚至是罪惡與各種情緒等等,修行至心枯之地,不是跟心魔對抗,而是習慣了心魔叢生,跟它們共生共存。
 
達芥子的回憶戲的確讓人充滿了回憶,天門三尊的角色至今還鮮明的在眼前出現,這回總算不為過去的破洞堵缺口了,而是提出另外的設定,達芥子優缽曇摩本來是一名質疑「佛」的修行為,最後變成了反佛之人,想要推翻現今的佛門學說。卻遭到三尊的鎮壓,其中的摩訶尊為了理解他的質疑,所以才配上了顛倒夢想,實踐了魔考之路,故事中刻意以第三者的角度說明,也理解一些過去之事。
 
藺幽蘭的前任瑤光破軍,如果沒有意外的話應該是她的父親,還是長輩之類的,當初做了一些事情讓仙島無法跟九界聯繫,但是司馬幻魂在鬼市倖存者中得知一些消息,得知藺家人有來過中原,剩下的就沒有消息了。再度演出了七王雖然不是一條心,真正的同心同意,但他們至少知道一點,誰先做出破壞信任的舉動,就是打破自己的評價,誰也不願意成為這個缺口,於是巧妙的維持平衡。
 
他們當彼此是潛在敵人,但同時又合作無間,至少在共同利益上他們不會扯後腿,從藺幽蘭到司馬幻魂、十雪天子等人的對話,就能知道很湊巧的平衡,他們有各自的職責與合作方式,還有心中最大的敵人。這跟現實中的勢力對疊有很相像的地方,有些時候一個人是你的敵人或是朋友,取決於他跟你之間的利益衝突是否有重複之處,就算彼此不和,也終究能夠合作愉快不會背叛。
 
話說這集真的好多了,主線角色的劇情總算有推進了,不再補完以前的缺失,以前的設定跟二線角色不是不能補充,而是你主線角色的劇情都沒有太多進展的情況,如果還在那邊支線角色跟補舊,真的有些令人不太耐煩。
 
話說被同化的尚同會雜魚還真的充滿惡趣味,報完名號完就死了。
 
 
 
 

    任孤行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