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角色天龍幫主張引弦,這配音真的太出戲了,導致無法認真看戲,這集的武戲真的又精又巧,都打個意思意思就結束了,包括張引弦的弓射動作,還有神尼懸簫的拂塵滑步頗具巧思,剩下的擔當都由秘雕擔下了。秘雕是本集的武戲扛把子無誤,可以說是人體大風車,利用那根拐杖甩來甩去飄來飄去,做出各種特技動作,還能夠旋轉將敵人的攻勢化解,印象最深的大概就是腳底能夠化掉射來的箭矢。
 
鐵老二在齊神的各方面,只能用糟糕來形容,因為兒女私情幾乎快要毀滅一輩子的理想,有點不忍直視齊神中的他,最近還要靠著悟出新招才能打敗蓮花精,偏偏蓮花精也不是什麼很厲害的角色。不過再跟五姨的談話中,透露出一股玄機,這跟默蒼離當年把自己抹成大壞蛋是一樣的行為,五姨說明鐵老二的行為太異常了,似乎再掩飾什麼他真正不想給人知道的事情,所以把自己愚蠢化。
 
九減四等於六這個謎題從上一檔開始就給予許多人有幻想的空間,意思就是指說被默蒼離所指的屍體,並不是真正的屍體,這個暗示到現在還沒有人知道。到底是不是九算之中有人詐死,還是有名九算從頭到尾都不存在,又或是死去的九算只是替身,還是死去的九算有人跟默蒼離串通,所以四死二重傷也是個計謀嗎,為的就是某種目的,五姨跟鐵老二的這段戲越看越迷,可是越想回味。
 
偏偏太叔雨跟落拓子的劇情,又對九算的部份前後呼應,太叔雨自承是仙島之人,也了解墨家的一些細節,但偏偏沒有說死自己的身分是誰,只知道他對墨家的了解,跟其他仙島之人來說迴異。像是他的戰略手段,對俏如來的提示,還有他出現的時機,只能用太巧合來形容,也難怪落拓子覺得太叔雨背後有太多秘密沒有解開,印象最深的就是這集的戰略解說,分別是由俏如來跟太叔雨擔當。
 
太叔雨真的太像墨家中人了。
 
中原苗疆的戰力分散反而有利,原因就在於仙島大軍佔有兵力絕對上的優勢,只要集中兵力被包圍很可能被一擊殲滅,面對中苗都有仙島眼線,加上中苗邊界有弓狐無忌這名頂尖箭手看守,他們調動任何兵力都有可能曝光的情況下。不如製造出更多動靜,把分散戰力的劣勢轉化成多邊對戰的優勢,他們想要會合卻怕被仙島一擊消滅,而仙島佔盡了優勢,勢必不肯放下優勢,想要拿取更多戰果。
 
這也是利用優勢方一直有的慣向動作,你說優勢方為什麼不能補全這些漏洞,因為優勢方不可能放掉自己的成果,來讓劣勢方拿取成果,必須趁勢追擊,人手中拿著東西的時候,就必須護著已有的,變成防守的一方。而破壞比建設來的容易太多,一旦優勢反而被人看清接下來的動作,這也是幽蘭孤芳君前幾集所說的理論,為什麼不在中原建立政權,因為中原是易攻難守之地。
 
近幾檔的俏如來幾乎沒有太亮眼的表現,戰血天道好不容易又有了還陽十九的代表作,可是他的兄弟討人燕一出現,計謀的印象值整個毀滅,可說是非戰之罪,這邊不是說俏如來的計謀不好,而是加了太多不必要的橋段。這集的俏如來總算是給人種智商終於上線的感覺,並不是說他之前就是個笨蛋,是俏如來長久下來所累積的伏筆,終於爆發出來,出現了好多懷念的名詞跟角色。
 
說明俏如來為什麼沒有建立表面上的勢力,如尚同會只是一盤散沙,容易被敵人分化潛入,為什麼要延續跟百武會差不多的無用組織,原因在尚同會有著表面上的功用,就是吸引有心者露出他們的真面目,不斷的挑起他們的野心陰謀。而檯面下的戰力,終於在這集出現了,昔日的勝邪封盾柳穿揚,也負責跟其他人一起培育戰力,可以看出仙古狂濤的編劇,試圖補全過往劇情的漏洞。
 
回來到仙島開陽跟天璣陣營這邊,他們並不是笨蛋,也沒有戰略的缺失,只是他們無法掌握中苗勢力的潛伏者,自然也就失去了情報,沒有了情報就被迫後手,先手在俏如來聯合勢力這邊。不過這次跟以往的反攻更加迅速,仙島之人犯下跟修羅國度一樣的錯誤,情報搜集的來源不多,畢竟是外來勢力,要鞏固戰果需要一段時間,導致聯軍有機會在每一次的試探,取得更多的機會。
 
激怒開陽真的簡單粗暴好實行。
 
這集雖然沒有太多武戲,可是起承轉合相當精彩,一連串的戰略讓對方發動攻勢,卻苦無下手之機,就像是抓著數條滑溜的泥鰍,明明抓住了卻在手中不斷的跑走,你只能憤怒的往水中一打,卻發現水中打不著魚。

    任孤行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