開頭的大混戰雖說沒有到眼睛一亮的程度,倒是常駐在水平之上,特別喜歡發氣功的時候,每個人都有自己的姿勢,先擺姿勢後特寫打出去,再把破壞地型的刮風沙的鏡頭放慢,特別發現仙古狂濤在每次的武戲都有類似的拍攝手法。就是縮放鏡頭,把細節的動作放慢下來,這部份自己算是很喜歡,因為這樣一來就算只是轟擊氣功,也很有味道,更不用說每一招放出來都有不同的特效與動作。
 
比起前兩集,這裡有開始描述擺渡一念的影響,像是鐵老二跟天璣陣營的交戰,這段的兵器戰就有顯現出金光過去的優勢了,每一段的兵器交擊都是擊擊併出萬點金星,雙方在交擊過後的反應,還有動作的拿捏都是剛好。能看出鐵老二不只是身手過人,智慧還是保持著以往水準,看中長兵的缺點逼對方近身戰鬥,在稍遠戰鬥的時候又不能發揮長處,將對方玩弄於股掌之間。
 
秘雕的旋轉氣功,氣圓斬是你?
 
坦白說這集最有印象的竟然是金蹄戰馬跟司馬幻魂跟最信任部下的談話,原因在於兩名領導者雖然有不同的想法與勢力,可是他們對於自己最得力的助手,都有著相同的期許,希望他們跟自己一起打天下。但同時又懼怕他們背叛自己,雖然話裡沒有明說,但他們的行為表現出來,這也是很正常的事情,畢竟擁有自己勢力的君主,最怕的就是窩裡反,但又不能表現出自己的猜疑。
 
金蹄戰馬希望弓狐無忌當自己的兄弟,不要當自己的部下,弓狐雖然沉穩寡言,但能見到其忠實的一面,所以戰馬才希望彼此的距離可以近一點,不要太過見外,司馬幻魂則是透過無意的言論提醒孤芳君,他們是生命共同體,就算孤芳君再顯示忠誠也一樣,他也是對示抱持著保守的心態,比較有趣的地方是在於有些小細節的部份,像是稱讚冽風濤卻說比起他這個君上對孤芳君才是真正的信服。
 
這種若有似無的試探。
 
天璣陣營這邊也是在組織戰鬥中很少見到的,就是對於屬下的不受控與不受管教,並不是用高壓處理,而是希望他們彼此合作無間,不要有扯後腿的行為出現,當他對弓狐說教時則是用商諒的方式,希望弓狐能夠跟同事培養感情。這在過去的組織勢力中是很少出現的橋段,所以特別的有印象,有許多組織的扁平化就只是把將領當成武力值,就算有故事也只是驚鴻一瞥,沒有特別的感覺。
 
植物園與動物園的戰爭,比起開陽陣營這邊就只是同事之間互相嘴炮,天璣這邊則是猜忌跟憤怒,血狼處處針對弓狐,不滿他有時候不出手,雖然開陽跟天璣處處替他緩解,但不滿依舊無法解決,連帶造成團隊的氣氛不佳,個人的表現不好。原本認為開陽陣營很討厭,可是經常他們可愛的相處後就覺得這群人根本是長不大的小孩,天璣陣營則是處處緊張,彼此沒有默契存在。
 
俏如來終於跟鐵老二碰面了,交待了逍遙遊為什麼要回來道域的原因,他真的沒有必要回來,還送頭給討人燕,造就了戰血最倒彈的一幕,也真是不簡單,這邊則是圓回來一些,就是這其中有陰謀,讓逍遙遊不用死變成死。不管如何解釋還是勸編劇不要讓討人燕再出現了,黃大俠最好考慮一下這角色的定位,還是去魔世就好,每次出現劇情就無比難看,這也是種難得的天賦。
 
六合善士的等級也太高了吧,一個人能修補裂縫?
 
十三叔就是帥氣啊,真想喊一聲有為有為你怎麼了,不過勝雪的表現已超出他的極限了,能夠將現有學來的招術一一發揮至淋漓盡至,可惜的是功力火侯還有待磨練,面對的又是界主等級的開陽武曲,輸的不冤枉。這邊則是開始描寫各勢力的匯集,包括天劍慕容府的眾人,苗疆皇族的親兵,還有中原的殘存戰力,跟隱藏江湖多年的高手,一一的浮現出來,算是令人期待的部份。
 
太叔雨的落拓子的武戲為什麼不長一點,長兵擊的交戰就是好看,不過太叔雨的劇情很重要,因為交待了一些重點,像是他為什麼消失在武林,又為什麼仙島侵略才出現,竟然又跟九算四慧有關係。太叔雨的一些話說與動作,也暗示許多東西,例如像是道域的魯魯修本人,將罪惡與憤怒集中在自己身上,再犧牲自己造就和平,他不合宜的舉動,可能是背後有人暗算他,也成就他的黑暗英雄之名。
 
這集前段打很兇,但後段的文戲也很好看,算是把一些觀眾想要知道卻不理解的部份一一解釋清楚,同時又不會太過沉悶,也有推進劇情,算是三集中節奏最好的,讓組織勢力不只是出來死,。
 
 
 
 

    任孤行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