對於大象體操的印象就是樂器彈奏的很零碎,然後合起來又很好聽,這也是他們最大的魅力,然而這其中並不一定有完全的貼切,正如他們自己所說的,留下小瑕疵才有一氣呵成的現場感,有時候追求過頭反而成為自己的障礙。每次聽到錄音版本跟現場版本,每一個版本都相當的具有能量,這邊並不是強調優劣,而是兩邊的味道很明顯的相像,但仔細一聽才發現這其中的差異感到驚艷。
 
 
記得第一次聽到大象體操是在廣播的現場演奏版本,早就忘記是哪年哪個頻道,也不確定是哪首創作,想說大象體操這個名字,是不是應該很頑皮,或是很有趣之類的,結果聽下來是一連串的貝斯吉他鼓演奏。可是從開始聽到完畢,始終就只是坐在那邊等到結束,到聽完後的幾分鐘都聽停滯在那一段時間內,完全沉膩於演奏的魅力,你不會第一時間感覺到非常好聽,可是慢慢浸入音樂中會發現上癮。
 
 
 
 
 
 
 
 
 
大象體操ElephantGym於是二零一二年成立,成員大多來自高雄,現任團員為貝斯手張凱婷、吉他手張凱翔、鼓手涂嘉欽,二零一三年發行首張單曲平衡,二零一四年發行首張專輯角度,二零一四年宣告休團,男性團員們兵役。二零一六年復出並發行單曲工作,二零一九年發行專輯水底。
 
其中張凱翔與張凱婷為兄妹關係。
 
 
 
貝斯手張凱婷
 
 
吉他手張凱翔
 
 
鼓手涂嘉欽
 
 
 
 
 
 
 
 
單曲「平衡」
 
Finger
開頭的貝斯起了一個引導的功用,隨著吉他與鼓的進入開始激昂了起來,然後又回歸了平靜,在平靜的湖面掀起了一絲絲的波瀾,水面上的波紋越來越強大,最後整個跳動了起來,你無法冷靜下來。
 
兩曲合一的版本
 
夜洋風景
三十秒起了一個很重要的關鍵,只有簡單的節拍與貝斯吉他,可是隨著歌唱與其他樂器的進入,男女的合唱雖然聽似被樂聲淹沒,可是存在感卻依然壯大,在接連而來的演奏,中後段真的很讚,更加融合夜空中的風景。
 
一起跳舞
相當的傭懶且充滿了南洋風味,好像在海風吹拂的沙灘上聽著他們的演奏,然後這個舞蹈並不是那種相當累人的,而是慢慢的轉動,可以在旁邊喝了一杯酒再上,在微醉之後更加的適合繼續。
 
銀河
爵士鼓的起頭開始了來自星空的燦爛,然後貝斯與吉他沒有搶走鼓的主線,在一旁開起了支線,隨著鼓擊的下降開始發亮起來,這時的鼓退居二線,讓其他的樂器成為主角,這其中的轉換是相當自然順暢的。
 
 
 
下星
出自活動合輯的創作,聽起來是很隨性的演奏,沒有一個主軸的劇本,而其中的演員也就是樂器演奏,就根據自己的想法與創意,配合著彼此去演出,整體上的味道是清淡了些,可是這樣的編排也適合他們。
 
 
 
口的形狀
與林宥嘉的合作,聽似怪異奇誕的口吻與配曲,可是到了副歌時開始爆炸,其中的蘊藏各式的熱度,兩段的差異與合作,乍聽是很衝突並且沒有協調的油水分離,可是聽了幾次會發現有意思,形象逐漸的變化。
 
 
 
 
角度
「寫歌的過程中,專輯原本模糊的輪廓越來越清晰,我們也才明白一在我們的價值觀裡,沒有絕對的是非對錯,而是我們從什麼角度觀看這個世界。」這張專輯的調性基本上就由大象體操所說的角度一詞再適合不過。明明使用相同的樂器,使用相同的編曲方式,再如以往的相同去創作,可是不同的地方就是不同,這是很巧妙的地方,一個具體的物品由不同的角度觀看就有無數種組合,更何況抽象化的觀念。
 
 
 
白日
輕快又輕盈的節奏,配著鄭怡農輕柔的歌聲,聽覺上如綿花般柔軟,有彈性的跳躍了起來,又像羽毛被風吹起,一直沒有掉落在地面,就這樣飄啊飄,不知道要飄到什麼地方去,可是你會期待接下來的去向。
 
遊戲
這名字真的取的很好,一開始的貝斯完全就是以遊戲的方法展開嘻鬧,鬧一場別開生面的節奏,讓其他的樂器也飛舞了起來,氣氛熾熱到不行,整個心情被提起來,可是又不被放下,於是只能聽到結束。
 
 
遊戲的更加進階版,利用彷彿黑暗與光明對比的演奏方式,兩者不斷的交替又相加,明明不可能相容兩種天色,卻在這首音樂中無縫接軌,隨著哼唱的男女人聲,畫龍點睛題上了主題,明確的離開。
 
堅固耐用的梯子
鼓的單體演奏,接著是貝斯吉他的滑升向上,不知道為什麼腦海中有著上升這字眼的出現,還不知道有別的更好想法能夠代替,就在一路往上的時候,整個過程的腳步,你也不會出現不穩及的情況。
 
日常的航道
前段用了像是訊號的音效和拍子兩聲的結合,聽起來微妙且貼切,隨著貝斯如纏繞般的捲著不放,這整段的影象才組合在一起,就如我們的日常生活太習慣,反而不覺得應該奇怪的事情奇怪,不曾出現的才奇怪。
 
頭,身體
這其實是兩首音樂但組合在一起演奏,剛開始的頭沒有太多的起伏,只是個帶入體驗的角色,接著輪到身體時又加入了鋼琴的演奏,兩者的先後輪替,到了一分半的時候開始有了速度感,身體也想要舞動。
 
 
青蛙
一開始的火藥味便濃烈嗆耳,隨著開始響動的演奏,這種速度與速度之間的競爭,互相搶奪宣告著彼此才是最快速的存在,互相的競爭雖然想要搶走各自的顏色,可同時他們的色調又不會互奪而失色。
 
鳥鳴
利用前段的吉他來挑動情緒,使得接下來進入的貝斯與鼓,有了非常好的發揮角度,接著到了前中段開始緩和下來的累積,令你的心情收鬆了下來,才開始這樣想的時候,中段的突然闖入令你措手不及的驚醒。
 
天鵝
與原民歌手巴奈的合作,前段只有搖鈴與巴奈的歌聲,彷彿看到山林只有風聲與動物的響踏,其他的一切相當平靜,在兩分鐘的時候才有其他樂器加入,心靈被滌後治癒,變乾淨了之後,聆聽這自然的恩惠。
 
 
 
單曲「工作」。
 
 
 
鏡子&中途
斷斷續續的演奏,只在瞬間出現的亮點又轉瞬的消失,隨著極具特色的貝斯強硬的切入,其他的成員們也很配合,但又不失自己的影子,這邊也令人驚訝原來貝斯手凱婷的聲音很適合他們的音樂創作。
 
D
喧雜的前奏下,似乎分不清現況的編曲,才一下子就轉換到了另外一個角度上面,鋼琴的加入有了一股不同的氣息,好像將氣氛變得不同,你無法分清前後段的轉變,究竟是發生了什麼,不得不說後段的鼓點真的好舒服。
 
春雨
一樣的節奏不斷的重複再重複,明明聽起來應該是類似,可是接連而來的小小變化,卻讓整體好像有變化,可是大體上沒有太多的質變,到了中後段的時候,這轉體才開始發揮它的功效,慢下來唱歌那段好銷魂。
 
慶典般的鼓聲聽起來真的很特別,有種置身於活動之中的愉悅,但很快的這快樂又成為另外的模式呈現,隨著貝斯吉他的切入,中段的電子聲真的很棒,讓原本已經習慣的聽覺又有了不同的期待。
 
飛行少年
很率性灑脫的編曲首和唱腔,聽起來很自由的奔放,好像相當的難以控制,還是不能去左右它,可是隨著吉他的步調,你會被控制住,忽慢忽快的唱法,這首的吉他貝斯鼓是和大象體操的成員所合作的。
 
 
 
 
 
 
水底
發現這張專輯的調性大多都是較為平淡的模式,彷彿在水底幽暗封閉的空間,你無法得到更多的資訊,無論是視覺聽覺感覺,可同時你又在這無法通過媒介傳導的情況下,開始省思自己內在的更多可能性,更多的省思。人有時必須經過某種儀式才可能得到內在的平靜,也加入了許多過去不曾使用過的編曲,人聲與其他樂器的出現頻率更多了,有些許的驚訝,但一下就回歸正常,因為還是大象體操。
 
PS:發現這篇寫太長了,所以這張專輯的歌曲就大概介紹了。
 
 
 
水底
沉著於水底的深度空間中,除了水擠壓的聲音,其他的聲音都是配角,在這裡唯有水才是全部,明明配置貝斯吉他鼓,可是三者加起來是如此的空靈,好像吸收了平常的吵雜,才使得空間被搬出來清空。
 
 
半個
似乎有什麼在暗中蠢蠢欲動,可是說不上什麼感覺,隔靴搔癢得不到真正想要的節奏,聽到鋼琴出現才清晰明瞭,原來它們的配置是很故意的不協調,可以聽出實驗性質居多,所以使用相當多的新手法。
 
順從的殼
與獨立原民歌手張威龍的合作,不知為何聽到張的聲音,腦中就馬上浮現了畫面,那片山林原野之中的身影,跟大自然完整的融洽不合你我,吉他與貝斯在空隙時才真正的成為主軸,鼓則是一直低調的搭配彼此。
 
被子
好喜歡這種沙發音樂的風格,加上吉他手的歌聲,整體聽起來你只想整個人趴在床上坐在椅子上,細細的聆聽關於生活中,除去了不應該的忙碌,還原本質帶來的感動,細問自己為什麼要疲累製造負擔,為何不簡單就好。
 
散步
一直出現的音效實在聽不出來是鍵盤還是其他樂器的聲音,到了一分鐘才有其他樂器的加入,雖然鼓的節奏下的很重,但意外製造出來的是一種無拘無束的舒適,彷彿沒有受到太多的干擾,就這樣一直走下去。
 
月落
貝斯手的歌聲與傭懶的節奏,加起來的二重擊讓你的聽覺被提拉起來,好想閉上雙眼就跟著月亮一起落下,在二分鐘的變化身體不知不覺的擺動,這也是大象體操每次有歌唱,都讓人驚艷的用心。
 
 
 
 
 
大象體操大部份的音樂作品幾乎都是純粹的樂器演奏,只有少數的作品有演唱,演唱的配置也像是樂器般的定位,而他們的搖滾風格被稱為數字搖滾,我不是專業的,所以請自行查閱。最簡單的一句話就是讓不同樂器的演奏方式,好像沒有對在一起,但實際上是對在一起的,明明應該不太自然,卻又意外的順暢悅耳,你能夠享受最純粹的節拍與樂器彈奏之間的碰撞,還有巧思的融合。
 
 
一般樂團是吉他為主體,他們則是以貝斯為主體,明明聽起很瑣碎,卻又意外的不會凌亂,反而結合在一起,不過大象體操自嘲他們的音樂很難聽,只是盡量的製作的好聽一點,這點我們可以解釋成另外一回事。就是……很難聽懂,跟難聽是不同的形容詞與意思,很難聽懂就是需你可能聽一兩次並不會馬上認為這算是好聽,必須要花時間去研究理解,缺點很明確但優點更加突出。
 
 
 
 
光聽貝斯就能配三碗白飯,這大概就是我對大象體操最粗陋的形容詞,更何況吉他跟鼓都好銷魂,不知不覺要配的白飯可能要十來碗了,他們很清楚自己的定位與演奏方式,正因為他們理解所以搭配彼此的合作顯得駕輕就熟。每一段的編排聽似喧賓奪主,可能是很少接觸數搖的關係,但他們總能化解這種危機,聽習慣後會很想要仔細的觀察,每一段的配置與互相激撞出的火花。
 
PS:個人算是歌唱曲跟純音樂都會聽的人,所以兩種都喜歡。
 
有些人可能聽不慣只有單純樂器演奏的音樂,認為音樂一定要有人演唱的歌曲,才符合他們的習慣,這點倒是沒有錯,本來喜好就是純粹依個人而定,並沒有特定的形態與樣貌。但唯一共同的點就是,音樂是用感受接收,就如同聽外國的歌曲,你聽不懂他們的語言說些什麼,這也沒有關係,可你能感覺他們的情緒與想要表達的暗示,這當然是憑每個人的見解而有所不同。
 
 
歌曲的語言並不一定要聽懂,音樂的編排你也不用聽懂,你只要享受其中帶來的氛圍即可,這就是音樂的魅力,我們並不是什麼專業的音樂家,還是樂評人之類的角色,就只是單純的喜歡聽音樂的人。然而為什麼提及這一段話呢,原因就在於我對大象體操,甚至是獨立樂團的想法,台灣音樂從來沒有衰弱過,衰弱是主流音樂的不負責化,一切推卸給數位化及觀眾不買單,卻不想想為什麼獨立樂團。
 
為什麼票一張一張賣,演唱一場一場接一場開。
 
 
總結:其實音樂一點也不用複雜,只要把你心中的念頭用音符展現出來即可,但困難的地方在於你如何釋放自己的創意,把創意打磨成原本想要的最佳化,大象體操的音樂每聽一次就有這種念頭。他們似乎無時無刻都在利用音樂打磨自己的任何方面,讓音樂成為主角聽起來很簡單,但實行非常困難,因為無論是任何作品,只要是表演給人聽就會出現不同的化學反應,無論好壞。
 
 
感想:說真的這幾年反而很少去聽台灣的主流歌曲,反而聽獨立樂團的作品居多,團名就不一一說出來了,以後有機會再來介紹,獨立樂團並不是毫無缺點,缺點也相當的多,但優點就是很難受限,自由度高的情況下創作能量也驚人。
 
而且聽他們的現場演奏或演唱,往往可以比錄音唱片更為驚人,這也是獨立樂團長久表演下來的鍛練成果,也有一堆獨立樂團遠征海外音樂節的消息,記得之前有時候路過一些沒有既定行程的樂團都會停下來聽,然後回去搜尋相關消息。
 
當然不是每個獨立樂團都跟草東、茄子蛋一樣運氣好搭上浪潮,雖然我比較喜歡吃蕃茄蛋啦(笑)。
 
 
 
 
 
如果喜歡孤的文章,不妨訂閱,就是最好的鼓勵。
以上圖片及影片並無商業用途,
純屬介紹引用。
 
 
 
 
 
 
 
 

    任孤行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