外勞受到虐待以及扣押他們的薪水,無故使他們欠債,傳出被雇主毆打甚至是強暴的真實事件,幾乎是常常上演在台灣中的各個角落,往往只是幾個支字片語帶過,但提到逃跑的外勞,卻一堆人認為他們是罪犯,應該被抓後遣送回國。逃/我們的寶島,他們的牢。便是述說這些落跑外勞的故事,他們幾乎都可以說出一長串的故事,但這個社會對待本土勞工就不友善了,何況是外勞。
 
 
 
 
將責任歸屬於外勞,是非常簡單且不用動腦的結論,因為外勞只是來台工作的外藉勞工,他們的主要目的就是工作賺錢,但為什麼最後會有一群外勞,寧願流落他鄉成為被警察追捕的對像,也要逃跑的原因卻不願意深究。尤其是仲介為什麼可以在外勞身上,收取這麼多的仲介費,還可以負責管制外勞的自由,雇主就算違反勞基法也很少受到處罰,仲介與雇主的共犯結構行之有年。
 
 
 
 
 
 
 
 
 
逃/我們的寶島,他們的牢是集結獨立報紙「四方報」的專欄,收到很多在台灣的落跑外勞,他們的投稿,說明了移工在台灣的困境,他們不被重視,也幾乎沒有任何的話語權,就只是仲介手中的搖錢樹,雇主眼中的奴隸。受到不人道的對待,卻幾乎沒有任何管道幫助他們,仲介包庇非法的雇主,政府態度消極,他們剩下來為了保護自己的方法,大概就剩逃跑跟回家兩個選擇。
 
然後高額的仲介費,讓他們必須在台灣工作好幾年的時間才能還清,但許多工作讓他們連溫飽都是問題,更不用說是還清欠仲介的錢。
 
 
 
 
 
 
 
以下用自己的想法來看待:
 
 
 
 
 
 
 
 
「心理同情他就好,該做的就是要做,太閒或太有錢就會做怪。外勞本來就是不人道的工作,不能認同就不要請,不然只是像我一樣養了一個會帶壞人家外勞的外勞。還有、工作標準要比我們能做的再高一點,不用將心比心,因為她們自然會有摸魚的辦法。手機的部分我覺得是犯罪的根源,可是時代不同了。沒有一個外勞可以忍受沒有手機,不管你是開放或不開放,或是限時開放、最後她們都會有一支貼身的第二生命-手機,然後是無止盡的作怪。」這是作家褚士瑩在親子網站看到的一段留言。
 
其實看到這段言論,從手機上來說這是外勞唯一可以跟外界溝通的工具,也是他們跟家人朋友聯絡的手段,有許多雇主並不希望他們跟外界連結,只希望他們乖乖的做苦工就好,也不希望他們有自由時間與金錢。這樣乾脆不要請外勞比較好,直接去黑市買奴隸可能符合他們的想法,勞工要生活,生活就必須有錢,今天他們付出了勞力與時間,憑什麼不讓他們拿到應有的報酬呢。
 
「我不偷不搶、甚至連罵人也不會,卻在台灣成為了罪犯了嗎?為什麼明知將有戴著手銬的未來,我還是逃跑」。有外勞在投書中說到,他在家鄉儘管再辛苦,生活三十年來從來沒有餓過肚子,卻在富裕的台灣吃不飽穿不暖。有的外勞工作一整天後,所得到的是極少量的剩菜剩飯,沒有錢在身的他們只能硬撐,餓得頭暈眼花然後上工,住的地方環境很惡劣,連洗澡都不能洗之類的。
 
逃走的外勞有些意外受傷甚至摔死,還有些流落他鄉成為遊民。
 
這些外國勞工所說的問題可能還只是九牛一毛,中文不太好的外勞甚至說不出,自己是如何被對待的,無法想像在這樣的環境下,是人類都無法繼續待下去,長期在這樣的環境工作,無論是身體或心靈,都會受到嚴重的傷害。無奈在現實中不斷發生這樣子的故事,而且常常在我們的生活裡,或許人們會想說,自己國家的勞工權益比較重要,沒有空去管外國勞工了,但勞工權益的爭取是共同共享的。
 
逃/我們的寶島,他們的牢。是一段又一段逃跑外勞的故事,或許在某些人的眼中的觀念是,不要逃跑就好了,不要逃跑就不會犯法,犯法自然就會被抓啊,這樣不動腦又好像很聰明的老舊觀念。因為有很多外勞尋求合理合法的申訴管道,如勞工局與仲介,他們通常又會站在雇主有利的方面思考,共同對外勞進行壓迫,這也是很常見的事情,就像檢舉人檢舉工廠排放廢水。
 
地方政府官員竟然帶檢舉人跟工廠老闆見面。
 
其實有許多台灣人都有種對於規則的僵化與不在乎,規則只要裝訂在那邊,不去思考合理及可行性,就一定非遵守不可,不要問也不要質疑,也別想要打破原先的規則,或再重新制定新的規則。這樣子不符合他們心中的和諧,因為對他們來說規則就只是拿來獲利用的,或是為了方便取用,不合理的犧牲者被忽視,合理性及可行性拋在一旁,最好由社會共同付出,他們所應該付出的代價。
 
如大廠為了省錢,把廢水排放到水源處,讓整個地區的人都無法用水。
 
在外勞逃跑議題上完全是規則性的殺人與剝削,能讓仲介與雇主肆無忌憚的遊走在犯法的邊緣又不犯法,首先是為什麼仲介可以抽成約十萬到二十萬不等的仲介費(每人),只是來台灣的手續費而已。還不包括其他的費用,而外勞在台如果有重要的問題需要解決,也只能找上仲介,但仲介多半站在雇主那方,或是根本不解決問題,反而是威脅逼迫外勞遣返回家,叫他們不得聲張。
 
所以外勞最怕被遣返回國,因為欠仲介很大一筆金錢,必須在台工作才還得起。
 
許多外勞必須二十四小時跟雇主生活,更不用說有私人空間與私人時間,其中造成精神緊張不說,更沒有身為人的尊嚴自我,變成雇主家中的附屬品,要他們做工作以外的事情,明明是看護,卻要幫忙雇主自身的雜務。沒有所謂的下班時間,有的甚至鑽漏洞,要外勞去幫忙自家的生意,多做的事情不止沒有薪水,休息時間也壓縮到最小限度,如上廁所吃飯,連睡覺的時間也是。
 
外勞全憑運氣才能選擇到正常的雇主,才能有正常的工作,與正常的休息時間、正常的基本權利,這時候一定有人會說某些外勞的日子也過得不錯,可不就是最基本的權利嗎,努力工作就能得到應有的報酬,這再正常不過了。為什麼有些人會認為外勞能跟台灣勞工享受相同的權利(雖然台灣勞工也很苦就是了),是很奇怪的事情,有工作就能享有金錢、休閒、假日等自由不是嗎。
 
外勞來台灣工作並不是來坐牢的,也說不定坐牢的人享受的待遇還比部份外勞好,外勞來到台灣一定是人生地不熟,除非他們有親戚朋友已經來台了,中文也不太會,因為被雇主及仲介控制自由的機會很高。有外勞被扣押身分證明文件及戶頭,不給他們手機斷絕跟外界的聯絡,於是外勞都會把自己的護照、居留證、健保卡,都要自己藏起來,不然很容易被仲介及雇主收走。
 
仲介為了怕外勞逃跑,所以經常假意簽定合約,但等時間一到就直接遣返外勞回家的例子也是有,有外勞被雇主毆打虐待,甚至是性侵害,第一時間求助仲介的外勞,卻得到仲介叫他們不要報警聲張,不然就要遣送他們回家的答案。還幫助雇主恐嚇外勞,成為一個共犯結構,外勞這時候找不到人求助的選項,大概只剩違反合約被遣返回家,跟直接逃跑成為非法外勞這兩個選項。
 
為什麼仲介跟雇主可以如此囂張,因為法律給予他們強大的後盾,不少雇主對待有反抗能力的本土勞工都相當惡質了,更不用說是外勞了,要去勞工局檢舉不良雇主,多半都是得不到下文或是要自己舉證。更不用說有些勞工局的人還會站在違法雇主那邊,叫勞工親自跟雇主對質,勞檢還會先通知雇主,這類的事情層出不窮,勞工想要爭奪應有的權利,就必須進行長期抗戰放棄原先的生活。
 
仲介與雇主剝削外勞,但不全然是壞人,只不過目前的相當法條讓有心者可以為所欲為,就算違法了也頂多草草了事,卻對於逃跑外勞有法可抓可執行。許多台灣人聽到這些外勞的遭遇後,伸出援手熱情幫助,還會讓逃跑外勞脫逃,因為他們知道錯的不是外勞,而是雇主與仲介,讓人想到另外一本社會類觀察書藉「做工的人」,當中所提到工地工作的人都會幫助非法外勞逃走。
 
逃跑外勞所顯示的台灣社會問題是,外勞面對這些剝削詐欺時,像是明明說好的工作是看護,照顧生病的老人家生活日常,結果老人家很健康,只是為了想要增加生意上的助手與生活。經常發生無視契約的事情,想要換人就換人(因為外勞都是欠仲介一筆仲介費),法律通常是拿來參考用的,助長了台灣雇主及仲介的卑鄙劣根性,展現人性最醜陋的一面,肆然妄為的無視人權。
 
然後有些人只會說,看吧外勞逃跑是慣性。
 
其實跟很多外勞聊過天,許多工作都有外勞同事,他們都說來台灣被仲介抽的錢要工作二年才能還光,如果遇到爛工作還不能隨便辭職,公司會故意用很爛的條件請人,請不到一陣子就可以申請外勞了,當然也有一些外勞遇到好的雇主,就像我家的後面的工程行外勞,老闆幫他們租房子。幾個人住一間,由老闆接送上下班,下班後就自己買菜煮來吃,每次傳來一陣香味,聞起來真的超好吃的。
 
 
總結:外勞仲介服務費收取的原先意義是,幫外勞解決問題的服務費,但這些仲介往往是恐嚇及不理會外勞,如看護被雇主家中的人性騷擾,有些仲介會叫外勞忍耐一下就好,也有外勞生重病,仲介直接送他們回家。仲介依然沒有減少收取每月的服務費,他們看待外勞就有如會折損的商品,不把他們當成有血有肉的人看待,只要沒有利用價值了,就會想盡辦法遣返他們回家。
 
 
 
感想:話說多年前曾經在工地打工,這件事好像說過不只一次了,還是在這邊說一次好了,中午外勞所吃的是三十元的便當,為什麼會知道,因為這邊的老闆還很自豪的說出來,某天便當的內容是白飯、麵筋、素干、土豆。
 
辛苦的勞動之下,做的是需要很多體力的粗工,這些雇主所提供的基本需求,竟然還要東省西省,話說也看過仲介罵外勞的場面,因為附近就有外勞宿舍,可以看到那些仲介的囂張態度,明明宿舍爛的要命,小空間擠了一堆人,一個月還要收人幾千塊錢。
 
當然、許多外勞也遇到好雇主,這也要運氣好才行,運氣不好就……雖然是二零一二年出版的書,但這麼多年過去,這樣的情況依舊出現,然而慢慢有在改善,速度卻不夠快。
 
 
 
 
 
 
如果喜歡孤的文章,不妨訂閱,就是最好的鼓勵。
以上圖片及影片並無商業用途,
純屬介紹引用。
 

    全站熱搜

    任孤行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