去年以書藉揭發性侵累犯的故事,在整個台灣造成很大的波瀾,更成為了好長一段時間的總話題,尤其在各種新聞媒體沸沸揚揚,一個作家的自殺死亡牽涉到陳年舊案,似乎在後來變成了迂迂迴迴,不曾回到原來的起點。小說房思琪的初戀樂園,由作家林奕含所著,述說了一個女孩被一個教師當成洩慾工具,她以為這可能是正常的事情,結果漸漸懂事才發現這一切都是謊言與犯罪。
 
 
 
老實說這本書在去年事件剛爆發時就已經入手了,但一直放置在書櫃中沒有去動,可能是這本書的性質令人不想要仔細追究,但又基於好奇心的煎熬,弄得不上不下。先不管後面的發展是如何,但書中所描述的情況確實是不太令人舒服的,因為它反應了一定的社會現象,往往在你我的身邊發生,我們卻又忽略它們,當它們不曾存在過,不會發生在自己的身上,取得自我欺騙的安慰。
 
 
 
 
 
 
 
 
 
房思琪的初戀樂園是作家林亦含於二零一七年出版的小說,故事主要述說一名剛進入青春期的高雄女孩思琪,與她的好友怡婷,原本過著普通的生活,直到了補教名師李國華搬到他們的公寓後,生活開始展開變化。李國華若有似無的以他成熟男人的魅力,對情竇初開的小女生進行愛情攻勢,目的就是要得到她的身體還有愛情,但對李國華而言這只是一場遊戲,隨時可以開始下一場。
 
 
 
 
 
 
 
 
 
 
 
 
以下用自己的想法來看待:
 
 
 
 
 
 
 
 
尤其是一開頭的真人真事改編,更是擁有無限的想像,房思琪防師騎這應該是很明示的字眼了。
 
故事分成兩段來進行,一邊是思琪與怡婷這對好朋友,在補教名師李國家進入她們的生活後就一切改變了,被引誘強姦的思琪無力反抗這過程,只能夠慢慢的沉淪並且安慰自己,這是屬於愛情的痛苦。另一邊是結婚的女性伊紋,跟著優秀的先生一維過著普通的家庭生活,一維可以說是天之驕子,但是他喝醉之後就會毆打伊紋,然後酒醒之後又對於自己的行為感到抱歉,一定會改掉。
 
「劉怡婷知道當小孩的最大好處,就是沒有人會認真看待她的話,她大可吹牛、食言、甚至說謊,也是大人反射性的自我保護,因為小孩最初說的往往是雪亮真言,大人只好安慰自己:小孩子懂什麼。挫折之下,小孩從說實話的孩子進化到可以選擇說實話的孩子,在話語的民主中,小孩才長大成人。」
 
如同大人總教小孩要謙虛,做人不能太驕傲,對於不懂的事情要虛心求問,可是一旦小孩懂得比大人多,這些大人就會叫小孩閉嘴,還說小孩子懂什麼,但是他們不懂的是每個世代及年齡層自然學習到的東西是不同的。大人以為自身學習到的是世界的全部,殊不知道這個世界永遠是都是有新的東西進來,上一世代的觀念有可能隨著社會的變化,已經不太證明價值,或是被揭破假面。
 
像是女生跟人發生性行為就是不值錢了,只要女兒未成年跟人發生性行為,不管雙方是否自願,不論性行為是雙方的事情,這些長輩一定對跟她發生性行為提告,因為好像太吃虧了。另外一邊是嫁女兒要求男方,一定要達到某個條件,這樣她的女兒才會幸福,總而言之就是把女性當成沒有能力的一方,可事實上現代的男女能力,說真的並沒有太大的差距,從經濟到知識都是。
 
先不論這本小說的內容,但現實中有太多情竇的少男少女,他們對於感情是一知半解,加上大人從來沒有告訴他們,感情是怎麼一回事,於是從未知中摸索,如果正確了就可以無缺的走到成人,如果錯誤了將會一輩子缺憾。思琪被李國華盯上,因為李國華知道這個世界的運轉,人們比較聽信成熟有社會地位的人,小孩子有可能只是亂講話,不可以太過相信,完美的運用自身的社經(射精)。
 
家中的長輩總認為自己的孩子不會學得性行為,只要等到結婚的年齡自然就會學習到,但事實上有許多小孩都是從很多管道發現性,很多長輩不敢相信的地方,然後他們不敢跟長輩說這些事情。因為有性知識的小孩,他們認為不純潔了,甚至用騷及髒來形容性行為,好像性的本身是件很不該出現的東西,但人的本身會有渴望性行為的本能,是件很正常的事情,可卻被壓抑淡化掉。
 
於是對於性產生充滿罪惡感卻又想要擁有的矛盾感,這就是摩擦的火柴棒,人們想要禁止它著火卻將它將棒端放在盒子旁的粗糙的磷紙上,要它不要著火,可是又想看見火柴棒被點燃。被李國華誘拐上床後,思琪心中有罪惡感,認為自己不乾淨了,可是同時她被這種禁忌的刺激著迷,在欲擒故縱的手法下,她開始相信李國華粗暴的性行為,甚至玩弄她的身體是一種愛情的表現。
 
看過生前的訪談再看這本書,有種被震憾到的感覺。
 
為什麼李國華誘姦房思琪那麼容易成功,因為孩子對有知識成熟的老師,特別的會有一種仰幕偶像的心情,學生時期有些人對於老師擁有一種憧憬般的幻想,對於權威沒有反抗的能力,也習慣性的向權威屈服。人們習慣對於生活中的有力者服從,這有力並不一定是權利及力量,而是能掌握人身人心某部份的人,尤其是許多教育方式成長的人,他們認為自己聽話就好,不需要自己的意見。
 
「我都是為了你好」、「一切都是為了你」、「強迫你是為了你好」,相信有許多人都有聽過類似的字眼與道理,明明被逼迫做自己不想要做的事情,逼迫你的人卻可以說出一堆大道理,來讓痛苦的你接受。於是你也開始洗腦,這不是無意義的痛苦,是有意義的吃苦,吃苦當成吃補,但不是所有的苦都是有益的,更多的苦是會互相傷害,但傷害別人的人卻不會認為傷害別人。
 
李國華在思琪的身體中不斷的射精與侵入性行為,嘴裡一邊說著這一切都是愛情,都是互相喜歡的證明,兩個人這樣結合者才是幸福,一邊利用著思琪對於長者的仰幕、以及對異性的好奇,對她的心房進行攻擊。讓思琪誤以為自己是愛李國華的,產生了斯德哥爾摩症候群,也就是被害者對於加害產生情感,同情加害者,認同加害者的某些想法,甚至反過來幫助加害者的情結。
 
林亦含的文筆有種很故意的造作,這就像國文課本上某些文章的虛假感,講了一堆卻沒有讓人有深刻的體會,並不是說她寫得不好還是很糟糕,相反是寫的太露骨了,諷刺到了那些虛偽的人身上。就文筆相當的優秀,描述的字句也很美麗,如果國文程度不高的人還寫不太出來,但就是邏輯有點混亂,因為不管是房思琪或是依紋怡婷的角度來看,都不應該全部人都是第一視角。
 
但這部作品稱為小說是有點混亂的,原因就在於思琪的視角,有時候是林亦含的視角,這並不是一個故事中主角該有的想法,比較像是超脫其中的旁觀者,這點算是處理不好的地方,可是在不正常的情況下,發生不正常的事情。這一切的一切是否該正常,還是該不正常,思琪明明是被強迫姦污的,可是對於李老師的溫柔和體貼,又覺得自己好像應該愛他,要不然為什麼要跟發生性行為。
 
於是就這樣子在心中安慰自己,安慰已經走到最美好的方向去,但實際上是注定徒勞無功。
 
 
不過有時候真的覺得太超過了,也許是為了表達當下的心情,可是為了形容而形容就失去了原先的意思,字句推疊再推疊或許是將混亂的心情依序道出,但給人一種難以親近的冷漠感,你無法很輕易的靠近並且理解。不過這樣架構李國華的行為,卻又意外的契合在某種表情、行為、言語上,李國華獵捕每一個在他生命中出現的小女孩,原因當然不是出自愛情,而是種原始的獸性。
 
「他發現社會對性的禁忌感太方便了,強暴一個女生,全世界都覺得是她自己的錯,連她都覺得是她自己的錯。罪惡感又會把她趕回他身邊。罪惡感是古老而血統純正的牧羊犬。一個個小女生是在學會走穩之前就被逼著跑起來的犢羊。那他是什麼呢?他是最受歡迎又最歡迎的懸崖……」
 
「原來,人對他者的痛苦是毫無想像力的,一個惡俗的語境-有錢有勢的的男人,年輕貌美的小三,淚漣漣的老婆-把一切看成一個庸鈍語境,一齣八點檔,因為人不願意承認世界上確實存在非人的痛苦,人在隱約明白的當下就會加以否認,否則人小小的和平就顯得壞心了。在這個人人爭著稱自己為輸家的年代,沒有人要承認世界上有一群女孩才是真正的輸家。那種小調的痛苦其實跟幸福是一體兩面:人人坐享小小的幸福,嘴裡嚷著小小的痛苦-當赤裸裸的痛苦端到他面前,他的安樂遂顯得醜陋,痛苦顯得輕浮。」
 
仔細觀察可以發現瘋狂的冷靜,既然瘋狂又如何冷靜,這就像有時候一個人憤怒到了極點,會有兩種表現方式,一個是直接爆炸毀滅一切,一個是超脫自我的冷靜、可同時又擁有前面的毀滅。林奕含就是屬於後者,她所寫出的東西,你會認為為什麼可以這麼噁心血腥的行為,用很多的字藻描寫得如此精美,把毒藥包裝成漂亮的糖果,但你打開包裝才發現這一切是腐爛發臭的。
 
溫良恭儉讓。溫暖的是體液,良秀的是體力,恭喜的是初血,儉省的是保險套,讓步的是人生。
 
 
 
 
總結:房思琪的初戀樂園,用極其反差的方式呈現了刀刀見骨的肆虐,每一字每一句都是極為殘忍的諷刺,諷刺著自身的生命靈魂,刺在肉眼無法覷見的痛楚裡,彷彿用血淚的控訴不安的人生。然而有時候知道了,卻比不知道還悽慘,無法改變的過去在暗夜裡刻下詛咒,總在不知處甦醒,散佈著腐敗的氣味,每個人都想要掩鼻快步通過,沒想卻是周遭種下的因,卻為什麼有果。
 
 
 
感想:仁義道德之類的大道理,講越多的人通常都是相反的,很多人以為社會地位高及有權力有錢,他就是一個聖人,可是人終究是人,就只是比誰偽裝比較好,誰會真正認清缺陷,了解自己的醜陋,才能夠真正了解自己。
 
李國華認為自己是風流渣男,但實際上他只是犯罪者,利用了身分地位等偽裝方便行事,尋找下手的目標,滿足自身的慾望,毀滅他人的全部,然後得到了滿足,最後揚長而去故作灑脫,自己告訴自己這只是過眼雲煙。
 
原本不想翻,結果一翻就看完了,但留下了痛……
 
 
 
 
 
如果喜歡孤的文章,不妨訂閱,就是最好的鼓勵。
以上圖片及影片並無商業用途,
純屬介紹引用。
 

    文章標籤

    房思琪的初戀樂園

    全站熱搜

    任孤行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1)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