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麻為什麼是毒品,是因為它們使用過量會對身體產生危害,還是它們一使用就容易有上癮的現象,依照這個標準所販賣的香菸及酒類,都應該列入管制,並不是因為他們已被販賣,所以證明它們沒有問題。BBC的紀錄片大麻:邪惡草藥,便是針對大麻這個充滿爭議性的藥物,有些人認為它是毒品所以深痛欲絕,有些人則是則是認為大麻雖然使用過多有害,但是基本上是可以使用的。
 
 
 
所以兩派人馬各自提出不同的理論,證明有害無害與否,各自有各自的說明,但不可否認一件事,大麻是可以適量使用的,使用後的感覺跟喝醉酒是差不多的,所以我們提倡喝酒不開車的原理,是相同的道理。主要都是麻痺感官,使人變得興奮及遲鈍,反應無法跟正常時間有相同的速度,過度的使用則是會讓人失去知覺,心跳脈搏太快,本來有相關疾病的人也容易被引發出來。
 
 
 
 
 
 
 
 
 
 
大麻:邪惡草藥Cannabis: The Evil Weed?是英國廣播公司BBC紀錄片系列地平線,地平線系列已開播數十年,有超過一千集的紀錄片。
 
簡介:大麻是藥物,也是許多國家所禁止的毒品,也有許多國家對此保持開放的態度,可以合法的使用,但為什麼會有如此大的差異,精神醫師約翰為了證明這些問題的答案,來到了哈薩克斯坦美國英國追尋大麻的跡影。跟我們說明使用大麻,會對人體有什麼樣的變化,也仿問這些不同的使用者,他們所使用的心情與心得,人類是從尚未有文字開始,便發現有使用的紀錄直到現在。
 
 
 
 
 
 
 
 
以上資料來自報章雜誌網站以及訪問。
以下完整分享裡面的內容,並加入自己的感想:
 
 
 
 
 
 
 
 
先強調史奴比狗狗跟這部紀錄片無關,只是想到大麻就想到他……
 
 
 
大麻是一種植物一種野草,但它產生影響和其外表極不相符,對一些人來說它是忘憂藥,它讓人愉快,讓人很愉快,甚至比愉快更愉快,它幾乎跟性一樣愉悅,對其他人來說它就是意思和生活的終結者。
 
 
在本節目中,節目要從衝突根源出發,解答關於大麻最基本的問題,它是否真的導致了精神分裂,它是否讓你使用更強效的毒品,或者、大麻會不會對你有好處,科學常常和主張混在一起,但大麻的最新研究告訴我們什麼呢。
 
 
科學家:「你不會出現因吸食大麻而產生的持久生理變化盡管吸大麻會增加羅患精神病風險,但我們發現它的一種成分是抑制精神病的。」
 
 
醫師約翰:「身為心理醫師,我常和癮君子打交道,他們大多使用海洛因或可卡因,但因為海洛因或可卡因,許多使用者活得很卑賤,苟延殘喘甚至是死亡,相較之下大麻的作用就像閒庭漫步,它是唯一能夠逃過公眾審視和責難的毒品,那是因為大麻使用者比起其他毒品的使用者總和還多。根據聯合國的一份報告,全球每年二十分之一成年人使用大麻。」
 
 
為什麼這種野草會對我們所有人生活產生深遠影響,大麻的故事始於五千萬年前,一個意想不到的地方哈薩克斯坦,製作單位想要知道為什麼這種迷幻植物,能在這裡進化出來。卡納特.薩森巴夫教授,是哈薩克權威的大麻專家,他帶製作單位來到附近的山上解釋,也就是我們所熟悉的天山,卡納特教授認為大麻是在這裡起源的,因為大麻幾百萬年前就在這裡生長,然後穿過天山山脈進入中國。
 
 
最後到達全世界。
 
 
大麻常被使用的方式捲成煙抽。
 
天山山脈全長二千五百千米,到達中國和巴基斯坦,儘管很難知道確切的發展,但它從這裡進化而來卻是清晰的,它是蛇麻(啤酒花)的近親,但它們有一個重大的區別,大麻含有一種被稱為四氫大麻酚的化學物質,是一種能迷幻的活性物質。大麻這種植物對紫外線的抵抗力非常強,四氫大麻酚就像對抗紫外線的盾牌,另外它吃起來不好吃,動物也是這樣認為的,所以在生長期動物不會吃大麻。
 
 
也就是說大麻這樣進化是為了生存下去,只是對大麻而言這種防禦方式,恰巧是四氫大麻酚而已,但四氫大麻酚能產生迷幻效果的原因,卻與進化的偶然性完全無關。我們迷戀大麻的原因,甚至在這種植物出現前就存在了,它能追溯至百萬年前的一種遠古時期的海洋生物,這種生物現在依然存在,在英國的海域就能找到,在港口能夠看到無數的這種生物黏在浮標底下,它是海鞘。
 
 
 
 
但為什麼這些海鞘,與大麻對大腦的影響有關,如果我們回到五億年前的大海,你能看到隨處都是海鞘,那時候沒有魚或者脊椎動物,我們會發現海洋裡繁榮生長的生物,比如我們今天看到的海鞘。它們的神經系統都很簡單,工作原理和我們的神經系統相像,所有動物的神經系統構成都相同,大量神經細胞傳遞著電信號,在細胞相交的地方信號從一個細胞發出,被另一個細胞的接收器接受。
 
 
通過叫神經傳遞物的化學信息發現,在大腦裡有不同種類的神經傳遞物,例如多巴胺和5-羥色氨,所有的動物從魚到驢子到人類,都繼承了這種結構,但在遠古海鞘的神經系統出現了,革命性的進化獲得了一種新物質。一種全新的化學物質,正是這種化學物質在結構上與四氫大麻酚非常相似,由於這種相似性這些化學物質被稱為大麻素,大麻素影響海鞘身上的虹吸管被碰到時。
 
 
關閉所用的時間,事實上由於大麻素的影響,虹吸管要花更多時間才能關閉,在大麻素受體從海鞘身上進化出後,它被所有的脊椎動物繼承,包括我們人類。而某些動物遇上大麻不過是時間問題,然後四氫大麻酚會和大麻素受體相遇,由於大麻是在中亞進化而成的,那麼第一次相遇應當也是在這裡,沒人知道四氫大酚和大麻素受體是如何相遇的,但可能是飢餓的動物克服味道所吃的。
 
 
 
四氫大麻酚被吃到胃部,接著傳送到腦部,在那裡它們遇到由海鞘進化出來的大麻素受體,卻發現雙方是如何契合,就像鑰匙插入鑰匙孔裡,這樣、大麻與它的最佳拍檔相遇,也就是我們人類的時間不遠。人類何時開始使用大麻已無從考究,但證據顯示該地區的人使用大麻,已經有近三千年的歷史,哈薩克的游牧民族採集大麻,然後把它們通過絲綢之路,或者其他的商路帶到中國、印度。
 
 
乾燥的大麻。
 
 
以及西方的其他國家,於是它成為了重要的貿易商品,從此人類對它的依賴一發不可收拾,公元前二千七百年,中國人就把大麻用於麻醉,治療瘧疾和便秘,而且隨著商品和奴隸貿易頻繁,大麻在人類歷史上比其他毒品佔了更重要的地位。儘管大麻的使用者由來已久且範圍廣泛,但現代科學對它的認識才剛剛起步,就在美國華盛頓,科學家們初次嘗試找出人類大腦中大麻素受體的分布和地點。
 
 
通過了解大腦中存在的大麻素受體的位置以及密度,能幫助科學家揭開大麻素系統之謎,而這一切才剛剛開始。癲癇是由於太多神經傳遞素出現,淹沒了整個大腦,使過多的神經細胞受到刺激,當大麻素受體運作時它們降低了神經細胞,分泌神經傳遞素的份量,這樣大麻素系統就能通過保持神經傳遞素的水平來保持大腦的穩定。
 
 
大麻素遍佈整個大腦,肺部、骨髓、脊椎都有,它像鎮定劑一樣,能緩解焦慮,但也會引起焦慮,所以濫用大麻的人或使用大麻的人,都談到這種興奮和愉悅感,這可能來自腦部的一些深層結構,大麻的影響相當廣泛。大麻在進化中產生了一種化學物質,它與我們的大腦某個受體非常契合,產生了某些作用,聽起來只是偶然,但事實可能不如你想像的那麼神奇。
 
 
 
世界上有成千上萬種植物,它們產生了數千種化學物質,如果沒有一種會對大腦產生影響那才神奇,事實上、罌栗和煙草都對大腦產生影響,這些植物能對我們的身體產生影響,是因為與我們有共通之處,大麻也是。不管人喜不喜歡它,從根本而言,我們都會對它有反應,難道它只是偏見的受害者?大麻黑暗面的說法是否真實,有些人說離開大麻就活不下去,這無疑是大麻上癮。
 
 
但這和其他毒品的上癮卻不相同,如精神科醫生約翰所見,如果海洛因使用者不定時定量服用,他們甚至會生病,他們會出現體能衰退的症狀,而這些症狀會越來越嚴重,除非他們使用更多毒品。他認為這就是典型的生理依賴,大麻的作用比較微妙,它不會生理上癮,如果停止使用,身體並不會出問題,但如果他們停止使用,他們就會產生受次使用的強烈欲望,這是一種心理上的依賴。
 
 
他並不認為它比生理依賴更好,他想他們的危害是相等的,儘管危害很大,大麻上癮並不會對身體有影響,然而、大麻被認為會以某些方式對大腦產生永久性影響。大麻是否會讓我們對更強效的毒品,如海洛因和可卡因產生需要呢?為了解答這個問題,科學家們使用老鼠來做實驗,牠們的腦化學條件和我們人類相似,但與人類不同的是你可控制大麻的使用量,看它們會不會對海洛因更感興趣。
 
 
科學家在房子兩端放了兩個籠子,一邊的老鼠籠是接觸了大麻的,另一邊則是未接觸大麻,他們要了解他們分別會需要多少海洛因,以及這個需求有多強烈。他們會把亮燈當成吃海洛因的訊號,為了得到海洛因,老鼠必要把鼻子伸出一個洞,然後就能得到一定量的海洛因,閃燈的時候意味已經吃過,每一組的老鼠有接觸過和沒接觸過四氫大麻酚的,都有機會吃海洛因,只要伸出鼻子就行。
 
 
每隻老鼠頂的次數和使用的劑量都被自動記錄,然後科學家會把這些結果進行對比,看接觸過四氫大麻酚的老鼠會不會更頻繁的使用海洛因,他們發現那些曾經接觸大麻的老鼠,比沒有接觸過大麻的老鼠,會更努力的得到更多海洛因。長期使用大麻會產生一種類似耐藥性的效果,使老鼠對藥物的敏感度降低,這對海洛因同樣有效,所以它們需要更多劑量,它跟上癮是不同的。
 
 
上癮是指需求的強烈程度。
 
 
 
 
科學家持續實驗,把每劑海洛因提高,隨著次數不斷增加會到達一個點,到七十五次老鼠就會停止,不再要海洛因,所以對這兩組老鼠來說代價相同,這顯示使用和沒使用過大麻的老鼠,對海洛因的需求強度是一樣的。對人類來說基本上你並不會因為接觸大麻,產生生理上的變化,從而對其他更強效的毒品上癮,導致吸大麻會產生其他毒品聯結這種說法,更可能是社會或歷史的原因。
 
 
故事比大腦裡的控制器更加複雜,看起來更可能是朋友,或者生活上的壓力如失業或離婚,使人們從大麻轉向更強效的毒品,然而還有另外一項對大麻的指控,它會引發最嚴重要的精神障礙,永久性精神病或精神分裂。
 
 
十五歲就吸食大麻的少年保羅。
 
 
一個家庭的少年保羅,被家人指出他吸食大麻之前沒有任何的精神疾病,但從四年前開始,也就是他十五歲時開始吸食一種強效的大麻,一年後他開始有一些奇怪的經歷,他聽到一些聲音,認為是上帝跟他講話。他被聲音迷惑,以為自己是耶穌,以為如果繼續吸就能上天堂,一開始時只是吸食大麻時聽到,到後來平常的時候也能聽到,開始時、父母對他的行為感到困惑。
 
 
盯著家人不放,無原因的笑出來,有時還會擺出一些奇怪的姿勢,跟自己打架,之後保羅的情況急轉直下,出現了十二個不同的聲音並給他指示,叫他把東西丟掉,只要他丟掉,其他人通過心靈感應就會跟他一起做。有時這些聲音會通過電視或廣播跟他說話,叫他清潔自己的房間,購買了大量的清潔用品,但保羅的家人這時不認為跟大麻有關,因為他們不知道他在吸大麻。
 
 
直到他們有一次帶保羅看精神醫師,他們才把他的問題把大麻聯起來,保羅被診斷患了精神分裂症,此後他都要服用抗精神病的藥物,但儘管保羅的病和大麻之間的關係看起來很清楚,卻極難證明。要證明大麻和精神病有關一點也不簡單,就像證明先有雞還是先有蛋一樣,是大麻導致了精神上的問題,還是有精神問題的人需要大麻。
 
 
保羅就算接受治癒,停止使用大麻好一陣子,他的精神分裂也沒有好轉,所以很難證明是大麻所導致的精神分裂。
 
 
 
 
一名精神科學者想要證明長期使用大麻的結果,他使用老鼠做實驗,可以控制牠們使用大麻的時間,年齡和期限,他進行一種莫里斯水實驗,這是一種空間記憶測試,通過它測試記憶和學習能力。牠們要學會找到水池中一個隱藏平台的位置,平台隱藏在水面下,水是混濁看不見的,牠們要學會使用水池的線索或物品來記憶位置,內外有許多的線索幫助導航定位,他們要記錄老鼠到達平台的時間。
 
 
以及牠們是否會經過最短的路線,學者把老鼠分成兩組,第一組是接觸過大麻的年幼老鼠,牠們相當於人類的十到十五歲,每天餵一到二次,在老鼠小時候訓練了牠們兩周,然後他們停止餵大麻,等它們長到成年,大概是兩個月後。就可以進行測試,這時已經沒有使用大麻,他們不清楚老鼠是否有精神分裂,但他們知道精神分裂有幾種病症,是動物能夠表現出來的,其中一種是記憶缺失。
 
 
通過這種實驗,他們能很直觀的從使用過大麻的老鼠身上,發現記憶力的不同,學者在十二在十二集老鼠身上不斷重複這個測試,然後使用另一組老鼠進行測試。牠們使用大麻的時間較晚,大概相當於人類的十五歲以上,再一次、另外十二隻老鼠進行同樣的測試,學者把兩組結合比較,很明顯的就是年紀大再使用大麻,可能不會造成損害,大約有25%使用大麻的年幼老鼠會出現問題。
 
 
牠們無法快速的找出平台,年紀大的老鼠則是一下子就找到,所以他們確定給年幼的孩子大麻,會對他們成年後的記憶產生巨大影響,他們認為易感群體是十五歲以下反複使用,高劑留四氫大麻酚濃縮物的孩子。在英國有高達四成十五歲以下小孩吸過大麻,學者的實驗證明,僅僅差了幾歲,大麻對腦部的影響就大不相同,但精神分裂是很罕見的,一生患上精神分裂的可能性只有1%。
 
 
偶爾吸食大麻會提高到2%,而大量吸食會提高到6%,問題是使用大麻的人不會知道它是否有害直到無法挽回。
 
 
PS:這跟發育未完成的人類抽菸喝酒一樣有不良的影響。
 
 
 
合法的大麻種植場。
 
 
吸食大麻時,有時一部分人會難以控制行為,所以特別做了一個實驗測量這種影響,這個實驗叫做反應抑制,簡單說就是如何阻止自己的行為,或者如何停下來。當志願者躺在掃描儀下,會看到一個指向左邊或右邊的箭頭,他要按相對應的箭頭按鈕,有時會突然出現一個向上的箭頭,這些他就不能按按鈕,他要控制自己不按按鈕,所有的自願者都服用了相當於一根大麻含量的四氫大麻酚。
 
 
然後針對使用大麻的對像實驗測試,他想知道的是吸食大麻的人嘗試不按按鈕的腦部活動,十五名志願者中,沒有使用大麻的前額葉都是活躍正常的。使用大麻的人則是正常區域完全沒有活動,它們罷工了,他們相信大腦前額葉也就是理解周圍環境用的,這可以對大麻一些影響作出解釋,如妄想症,精神分裂患者,極度的懷疑身邊的人事物,對此懷疑卻無法正常思考,疑神疑鬼。
 
 
大麻製造的效果跟精神分裂類似。
 
 
但另一邊則是加州的人們正用它改善健康,在一九九六年通過的名為善意使用條例的法律,有醫學問題的人可以從街上的藥房得到大麻,從蛋糕到飲料酒冰淇淋,各種的大麻用品都有。在美國把大麻當藥物使用的大有人在,其中一名有健康問題的女性,原先認為大麻是癮君子毒蟲所使用的,但嘗試了所有傳統療法後她重新考慮使用大麻,去年她遭遇了嚴重車禍,進行了多次手術。
 
 
她的醫生無法處理她的疼痛,以及失眠問題,但吸食大麻後除了止痛,也對她的睡眠有所幫助,讓她的生活回到正常。但不確定的是,儘管加州政府已通過醫用大麻法案,聯邦法律並未承認它的合法性,儘管這裡的人們投票通過了,它的合法性還是模糊不清,對這種陪伴人類許多的植物來說,這種處境非常尷尬,其他從植物中提取的藥品,如阿司匹林、可卡因和海洛因,都充分的利用了。
 
 
 
 
大麻卻遠遠落後了,事實上、直到近年世界上第一種從大麻提煉的藥物,才在英國的鄉村製造出來,儘管這是完全合法的,得到內政部的保證,但由於保密條例的要求無法拍攝。要把大麻做成可以銷售的止痛藥,首先要把大麻晾乾,所有的植株都是無性繁殖的,因此特性是確定且一致的,下一步是磨粉和加熱,大麻會被放進研磨機,然後磨成粉末,原料會被濃縮,在六十度的環境不斷旋轉。
 
 
所有乙醇都會蒸發掉,最終的產品是可供病人使用的噴霧劑,這樣可以避免吸食造成的危害,然而、經過這些精細的處理,它仍不能被廣泛的使用,不能在藥房上架。因為使用這類產品的瘧從,是嘗試了一般藥物沒有效果,然後才來診所要這種藥的,也無法確定用量還在實驗階段,但大麻藥是唯一治療多發性硬化(漸凍人)所產生疼痛的藥物,僅在加拿大被許可出售,但大麻也可治療其他疾病。
 
 
因為它還有很多不確定的成分,大麻花裡的線狀毛體含有可以用來製藥的化學物質,不僅僅是四氫大麻酚,這些毛狀體含有CBD(大麻二酚),另一種很有價值的化學物質,不會影響大腦的化學物質。CBD能夠成為鎮定劑或抗精神病藥,儘管吸大麻煙會提高精神病患病率是公認的,但另外一種成分能治療精神病,同一種植物內同時存在作用相反的成分,這會使它有更多用途。
 
 
 
 
但要關注的是,市場上銷售的一些改良大麻,根本不含有CBD,這是一個現代才出現的現象,很多人吸食的大麻煙或多國少會含有CBD,有些改種的大麻含有很高的四氫大麻酚,CBD的含量卻下降了,因這種植物不能同時增加兩者含量。
 
 
而藥商認為大麻的大麻二酚與四氫大麻酚的含量相等,就不會造成太大問題,因為它們各有藥理,各有作用機理,它們相互作用,可能還與其他成分共同起作用,但對於其他症狀如癌症或精神問題。可能根本不需要四氫大麻酚,你要的是其他成分,但是其中最主要的CBD。
 
 
對於被作為藥物來認識和使用了近三千年的植物來說,還有新的成分和使用方法,大麻被當成藥物使用還未被公眾接受,世界上對於大麻的態度還相當曖昧,這不是沒有原因的,對一些人來說它帶來歡樂。
 
 
但所有的藥物用起來都有副作用,對精神醫師來說大麻和海格因和可卡因很不相同,它們不能一概而論,它不會殺了你,也不能不會毀滅你的生活,但這並不是說它完全安全。事實上,他對它的不良後果印象深刻,他認為大麻對大腦並無益處,即使有、也只對極少數人有益,大麻的使用和精神問題之間的關係這是很明顯的,然而極端的例子很罕見,最後他認為大麻造成的重大影響是微妙的。
 
 
並不極端,成千上萬個使用者生活在退步,他們對事物漠不關心,坐在一旁吸大麻不做任何事,錯過了生命中有價值和值得珍惜的機會。
 
 
這跟網路成癮,酒精成癮,菸癮是相同的問題。
 
 
這也是大麻的其中一種使用方式,紀錄片中沒有特別找出來的。
 
 
 
以下是自己的看法:
 
大麻並不是無害,但它造成的影響幾乎跟酒精與香菸是相同的,例如過早使用(未成年)會對精神造成傷害,有記憶力不佳的現象,還會產生了心理依賴(成癮),使用過度會產生一堆的疾病,但有什麼東西使用過度是沒有影響的。如何使用及使用多久才是重點,大麻的副作用並不像其他被列為毒品的同類,那些對健康有嚴重損害的,我們都知道香菸抽多了容易有肺癌,酒喝多了有肝痛。
 
 
有部份的醫師與學者說到,大麻的非法是經濟性的,並不是醫學性的,因為有上千種的健康問題用大麻是可以解決的,這會讓製藥的公司每年損失億元以上,連帶酒精的販賣也會受到影響。但令人更驚訝的就是,明明大麻可以用於醫學及平常用途,可是相關的研究及使用都好像凍結般,完全沒有出現在大眾面前,只強調吸多了會有精神病,不強調它能夠拿來治療許多疾病。
 
 
所以只強調四氫大麻酚的害處,而不強調大麻二酚的益處,是不是一種商業上的手段!?
 
 
 
總結:做了很多有根據的實驗,就是為了證明大麻對人體的影響,決不是拿幾個案例來斷定,實驗出爐就是某個結果,不會斬釘截鐵的說有害就是有害,無害就是無害,拿兩邊的說法來對決,事實有時候正反面意見是想法大於真實。提出了很多醫學上的疑問,還有實驗的數據,還有醫學的研究,說明大麻對於人體的影響,取決於大麻中兩種目前發現的成分,它們相互平衡。
 
 
 
 
感想:大麻其實像是香菸及酒精的結合體,因為兩者所有的因素大麻都有,都會有上癮,因為上癮所以對人體有害,這個結論或許是正常的,因為像是咖啡因、糖,也都有成癮的可能性,只要上癮了就有可能服用過多影響健康。
 
有時候人們只想把事物分成好壞,這一點都不合邏輯,因為好壞有時候是參雜各半,但無法想像有些人的腦袋,因為它違法就是錯的、不好的,但不去想是否合理,符合科學等等的其他考慮條件,只是一昧的想說因為非法所以是錯的,但法律是由人訂定的。
 
自然有可能隨著時間變動,不變動的法律才是不正常的。
 
過度使用某種物品上癮,然後怪罪它的壞處其實是很詭異的。
 
 
 
 
 
如果喜歡孤的文章,不妨訂閱,就是最好的鼓勵。
以上圖片及影片並無商業用途,
純屬介紹引用。
 
 
 
 
 

    任孤行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