爐石戰記最近更新的重點是巫妖王,巫妖王在魔獸的世界代表的是死亡、冰冷、瘟疫、詛咒、毀滅,他所帶領的天譴軍團從開始到結束只有一個目的,就是徹底的毀滅任何的人類與動物,所以包括部落與聯盟的任何部族都團結對付他。阿薩斯:巫妖王的崛起,便是述說阿薩斯的故事,他在還沒有成為毀滅之源的時候,是一名人類的王子,未來將會繼承勢力最大的人類王國羅德隆。
 
 
 
有時候太過執著於正義,反而會讓一個人變成徹底的邪惡,因為他的心中容不下任何的東西,只知道去奉行他的正義,只要有人跟他的正義不相同,那個人就是邪惡,只有兩分法的出現,忘記了這世界沒有徹底的對錯。往往模糊的界線比較多,有些人則是很難理解,為什麼這個世界會有難以分辦的狀況,在無法適應的情況下,於是就選擇了最糟糕的選擇,變成了極端與狂暴。
 
 
 
 
魔獸世界: 阿薩斯: 巫妖王的崛起 World of WarCraft: Arthas: Rise of the Lich King,作者是克莉絲蒂.高登 Christie Golden。
 
 
 
 
 
 
 
以下用自己的想法來看待:
 
 
 
 
 
 
 
阿薩拉為什麼這麼吸引人,原因就在於完整性與故事性,從他開始到轉化成另外一個身軀時,所賦予的悲劇與憤怒,能夠令人了解他為何最後變成那個樣子,並不是很單純的說,他就是個壞人,或是人不可貌相這種結果出現。有許多故事總是喜歡簡化過程,直接到了結果上面,就像民間傳說,述說一個反派就在於他跟主角,抱持不同的信念處理,最後輸給了主角,所以他是壞人。
 
阿薩斯的案例並沒有這種一加一等於二,而是他從頭到尾都是被人選擇,自己在無意識之下誤以為自己選擇最好的選項,事實上能夠從他的小時候開始說起,他是強大的人類王國羅德隆的下一代繼承人,唯一的獨子。所以他有王子的身份,自小便受嚴格的教育,最完整的保護,所以使他為了未來成為國王做準備,所以他從小就非常的成熟,不過他跟後來的安杜因有著很大的不同。
 
就是他不像安度杜懂得承認自己的不足,然後依賴別人共同合作,阿薩斯自小便習慣了,什麼事情都不跟任何人講,所以他習慣獨自解決,不跟人分享心事,所以他相當的壓抑,且不容易放鬆心情。就像是再簡單的事情,在他眼中都要做到最完美,不然就會辜負了他身為王子的身分,也就是這種要求自己是個好王子的壓力,令他想要把任何事情都可以做到最好盡善的地步。
 
就是這樣令他的性格狀態非常容易受到外力推動,在國王泰瑞納斯,也就是他父親的無形壓力下,要堅持做到沒有任何的缺點,同時他也是一個小孩,但沒有人告訴他,他可以好好的當個小孩子,所以自小就很成熟。雖然他不改愛玩的個性,可是在別人的面前總是假裝自己得體成熟,都在壓抑中成長,所以他不能接受事情在自己的想像變化掌握之外,他就會沒有安全感及失惜。
 
例如他的愛馬無敵是小時候親自接生的,所以他一直待他如手腳般親密,希望能夠讓無敵壽終而死,可是他帶著尚未完全長大的無敵出去奔馬,結果一個不小心就出意外了,還不能跟任何人講,是他將無敵害死的。還要假裝自己很好沒有事情,並且將注意力轉移到別的事情上面,保持自己身為王子的責任,一個十幾歲的小孩,本該無憂無鬱的長大,不需要抗壓性這種東西存在。
 
可是他知道自己要當個好王子,才能夠保持國家的強大,不能讓身邊的人失望,包括泰瑞納斯、他的聖騎士導師烏瑟。這邊試想如果阿薩斯有一個安心發洩,甚至是讓他依靠,展現軟弱的人,最後的結果是不是就會不同,他因為自己的身份,不能選擇自己要做個怎樣的人,都是被別人所要求,雖然這些人都是為了他好,可是從來沒有人問過阿薩斯,他究竟想要當個怎麼樣的人。
 
 
另一個角色珍娜,也就是在少年時期就認識了同是少年的阿薩斯,不過珍娜與他相當不同,是個性格自主且開朗,充滿活力的女孩子,阿薩斯就某個方面來說,是相當羨慕珍娜這樣的想法與生活的,所以就漸漸愛上了珍娜。這個珍娜也就是後來的大法師,珍娜對他而言是個很重要的人,可是他對於珍娜的情感卻不能好好的表達,原因就在於他從小就不懂得如果依賴人,跟人撒嬌。
 
所以他對於情感不知道要如何用行動用言語,道出對珍娜的感情,幸好珍娜用她的行動引導阿薩斯釋放自己的情緒,這邊就可以看出來阿薩斯是個,沒有人跟人建立真正親密關係的男孩。這邊的親密關係不是說男女性關係,而是有一個你很多事情都能跟他說的人,並且能夠跟他討論的人,這樣的人在一個人的人生中越少,這個人就越不懂得跟人溝通,並且互相了解,把壓力源洩出。
 
凡是把壓力都壓抑在心中,不去釋放的人總有一天就像壓力鍋無限燃燒後、爆炸,這個道理相當簡單,可是很多人往往不理解,他們認為自己能夠做到,自己做不到別人也要做到,做不到的人就是劣質性的下等品。所以他講出跟珍娜分手後,阿薩斯才了解到自己是怎麼脆弱的一個人,可是他不願意承認,因為現實中有太多的事情等著他去做,他是個一國未來的國王,所以不能展現脆弱。
 
從他到白銀之手騎士團,正式當上聖騎士接受聖光的能量反應,心中想的是怎麼才不能辜負他,而他從來沒有說出這種顧慮,就這樣他的確是個文武雙全,聰明優秀的年輕人,可是這些陰影跟隨在他的心中沒有散去。直到他率領騎士團成員,要去北方的土地探查所謂的異動時,這樣才徹底的爆發出來,他碰上了由人類屍體轉化的不死怪物,從殭屍到骷髏,還有由人類屍體縫合的怪物。
 
他跟這些不死生物戰鬥,心中訝異的是這些怪物,竟然是從羅德隆百姓所變出來的,這個他從小發誓要保護的國家平民們,他知道自己的責任就是要保護他們,不受危險的傷害及威脅,而今天他卻要親手殺死他們,這個心中的震撼可想而知。阿薩斯是個極度愛護身邊人的王族,他愛護並不是個做做樣子,他完全不當自己是高高在上的主宰,所以跟手下們還有僕從都是關係極好的。
 
這樣的人要他殺死無辜的人,這些無辜的人才能免於被死亡所操蹤,這種心中的無力與煩躁,對自己的無能感到痛心及不干的程度,這一定能夠想像到,當阿薩斯面對這些事情時,他心中的感受是什麼。可是他依然壓抑自己,不能夠被這些事情給擊敗,想要儘量的加快速度,拯救更多的人,阻止自己的國民變成不死怪物,關鍵就在於被瘟疫黑魔法污染的小麥,被製作成糧食送給更多人。
 
不過這邊也有一點疑惑,就是吃了這些糧食的人,是否真的變成不死怪物呢,因為剛開始阿薩斯及珍娜的確看見了,吃過這些糧食的人,後來變成了不死的殭屍,可是同時又出現惡魔挑釁他們,告訴他們自己的計畫。這邊有一點是不是故意而為,為的就是吸引逼迫阿薩斯,做出更多不能選擇的行動,於是阿薩斯跟這些惡魔戰鬥,也跟從普通人轉化的百姓戰鬥,死傷的人數越來越多。
 
跟他為敵的不死怪物,卻是他以前發誓要保護的百姓,這種不甘心與挫折在他的心中慢慢的生根,令他開始變得偏執,不懂得聽從別人的意見,一意孤行的要保護人民,就是在這時他跟珍娜烏瑟產生意見上的分歧。他們認為這些惡魔很明顯的就是設下陷阱,要讓阿薩斯落入牠們所設計的陷阱,所以必須三思而後行,最好是等待後援並且報告泰瑞納斯,還有烏瑟的白銀之手騎士團軍隊。
 
烏瑟的前鋒軍,軍力需要有保證意外發生的保護網,所以準備越多越好,並不是像現在如此倉促,面對不知名的敵人,不用全部的實力去應付。但是他認為如果速度不快一點,當這些惡魔成功時,他的人民都變成不死軍團時,哪裡還來得及,阿薩斯的想法是沒有錯的,珍娜烏瑟的想法也沒有錯,只是分歧上的不同,但阿薩斯此時變得更加的偏執,因為他的腦中容不下他的人民被屠殺。
 
「你越是努力消滅你的敵人,你就越快將你的子民推入地獄。」可是烏瑟一再的警告他,若是在作戰上失去冷靜就等於為敵人增添力量,但他被無辜的死亡逼迫,導致情緒充滿了不甘與悔恨,逐漸轉換成為了憤怒與怨恨。行事越來越偏激,他太想要拯救一切,發現自己無能為力的挫折,在他的心中生根成長,斯坦索姆城則是這一切的開始,他到了這裡發現城中的百姓全部吃了穀物。
 
於是他不顧全部人的反對,想要殺光城中全部的人,因為他們有可能變成不死怪物,連珍娜也不忍看到這一切,所以選擇了離開,在阿薩斯的心中是相當痛苦的,他認為在他最痛苦的時候,心中最愛的人居然離他遠去。不過阿薩斯若是聽從身邊人的意見,便會發現這其中的古怪,就是這一切讓他追查太過直線化,惡魔瑪爾加尼斯設下的陷阱,像是故意讓他看見,並說你追來吧。
 
斯坦索姆城的居民是否真的會變成不死怪物,這點完全不得而知了,只知道阿薩斯與他率領的軍隊,的確有遇到些許的不死怪,可是他們在居民還在人類的狀態下,阿薩斯下令屠殺全部的人,以免變成敵人的爪牙。也跟瑪爾加尼斯對陣了一會,瑪爾加尼斯丟下了一句話,要擊敗他就來北方的北裂境,這邊的阿薩斯如果有理智的話,完全就不會考慮這個選項,因為從哪個層面來看。
 
這都不太對勁,可是揹負屠城罪惡感的阿薩斯,完全聽不入任何人的話,就算背叛泰瑞納斯的命令,他也要前去北裂境,剛好遇見他的矮人導師穆拉丁銅鬚,他說了有一把劍可以擊敗惡魔,它的名字叫霜之哀傷。阿薩拉也將船燒毀,抱著玉石俱焚的心態,但他騙了底下的軍隊,可是這似乎太過巧合,一切都像安排好的,當阿薩斯要取得這魔力強大的符文劍時,穆拉丁也被霜之哀傷殺死了。
 
當他被霜之哀傷的呢喃所吸引時、並握上劍把時,他就已經不是單純的阿薩斯,他被這股力量徹底的迷住,沉醉在這種情況下,彷彿他過去的錯誤與心中沉重的負擔都拋棄了,於是他開始弒父、殺師、毀滅自己的國家,屠殺自己的人民。他已經不是人民愛戴的那個阿薩斯王子,變成了巫妖王底下的第一大將死亡騎士,並摧毀了精靈的根據地,殺死了無數的精靈,要說他完全沒有懷疑的話。
 
也不是沒有,只是他不願意承認這一切,他只是不握上霜之哀傷,執行巫妖王的任務,就會變成以往那個軟弱無能,無法拯救任何人的王子,變成今天的死亡騎士,他能夠決定要誰生要誰死,並把他化成死靈生物,永遠、永遠永遠都不會被背叛。當初珍娜與烏瑟的指責,與其說他怪罪任何人,不如說他怪罪自己所做下的選擇,有可能是錯誤,但只是他承認自己的錯誤,就會崩潰。
 
但化身為巫妖王大將的他,何嘗不是也是崩潰的另外一種呈現,只是他心中的罪惡感轉化成為邪惡憎恨,才讓他生存了下來,他在最無助的時候,並沒有求助任何人,聆聽任何人的聲音,以為能靠自己的力量承擔。但事實上證明一個人的力量是有限度的,他必須承認自己的軟弱,這並不是無能,因為人並不是全知全能的,必然有他的缺失與遺憾,只是我們願不願意面對而已。
 
這邊就能看見阿薩斯從小被賦予的價值觀,反而讓他崩潰,就是……這是他的責任,不能夠依賴別人,事實上人活在這世界上,永遠都是要跟別人互相合作,完成某一件事情,你以為不用依靠別人的力量的同時,也是在增加自己的負擔。標題的放下武器,不只是指物質上的武器,而是心中的武器,能讓一個人強大的觀念與想法、情緒等,一旦人失去了自己的想法與觀念,那他跟死亡無異。
 
阿薩斯的心靈早已死亡,只是他自己不知道而已,他以為心靈變得強大,但只是種幻覺上的滿足,但他決定屠殺的那一刻早已決定了全部,他本來認為可以承受罪惡,事實卻無法承受這種罪惡感,人格出現裂痕,裂到了崩壞的程度。阿薩斯也是現實中的寫照,可以找找看是否有跟阿薩斯相同的人,他們從小到大都無法說出真正的想法,只能夠照著身邊人的期望活著,並且壓抑。
 
 
總結:這本小說相當的過癮,可是你會不想要阿薩斯成為最後的模樣,與其說是同情,不如說是有著相同的感受,從開始到結束,他身邊有相當多的人,可是沒有人可以給他相當程度的安全感。故事相當的完整飽滿,該有的全部該有,尤其是最後一段的原創內容,在最前面就有寫到,你剛開始還看不懂,可是到了最後才發現,原本有這種意義存在,就是他殺死自己的人性面。
 
 
感想:已出版的幾本小說,這本小說在黑暗之門後,部落之王前,也就是獸人剛成為奴隸的那一刻,後來才被索爾解放,並與其他種族合作,成立了部落,與人類精靈矮人的聯盟抗衡,共同生活著。
 
阿薩斯最初是被操蹤的,他靠著反噬讓自己變得強大可怕,最後他認為自己的人性是個負擔,讓他變得軟弱,於是決定成為了自己當初最厭惡害怕的那種存在,永遠不再因為自己的人性而害怕,因為人性痛苦。
 
阿薩斯很懦弱?不、這只是另外一種選擇。
 
 
 
 
 
如果喜歡孤的文章,不妨訂閱,就是最好的鼓勵。
以上圖片及影片並無商業用途,
純屬介紹引用。
 

    文章標籤

    阿薩斯:巫妖王的崛起

    全站熱搜

    任孤行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