只要是動手術都需要麻醉醫師,乍看之下是個應該很被重視的角色,可是在現實的醫院中每一名麻醉醫師,依照我們的醫療守則是一年只能做固定的麻醉數量,超過則是很正常的事情,所以讓麻醉醫師早就到達過勞的境界。電視劇麻醉風暴便是探討麻醉醫師的故事,大家都知道麻醉很重要,不然不能動手術,麻醉醫師好像很簡單只要把藥打進去患者體內就好,但必需承擔極大風險。
 
 
 
 
 
 
醫院的高層是否知道第一層的醫療人員都有過勞的問題,而在過勞之下的醫療行為是充滿了危險性,但是管理者往往只看數據,要求數據上的數定要達到他們的標準,於是各種光怪陸離的現象就產生了。例如院長要求降低各科的開銷,所以各科的管理者就要想辦法降低開銷,從藥品變便宜到使用過期藥品,甚至是乾脆不進藥品,讓底下的醫生護士多兼幾段時數,減少人事開銷。
 
 
 
 
 
 
 
片頭曲:
 
 
 
麻醉風暴是二零一五年在台灣公視上映的醫院短篇劇,由黃健瑋、吳慷仁、許瑋甯、黃仲崑等主演,編劇黃建銘、王卉竺,導演蕭力修。
 
劇情簡介:
麻醉醫師蕭政勳是個過勞的麻醉師,他每天都超時工作,因為仁欣醫院的排班麻醉師只有他一人,導致他失眠又精神不濟,在一次院長的示範刀中,病人出現麻藥的併發症,他依照正確的流程處理,最後病人卻死亡了。醫院為了推卸責任,而把問題都推到蕭政勳的精神狀況上,蕭政勳在停職處分的狀況,遇見了醫療保險業務葉建德向他說明,蕭所使用的藥可能是被偽裝標籤,才導致死亡。
 
 
 
 
 
 
 
 
 
 
以上資料來自報章雜誌網站以及訪問。
以下完整分享裡面的內容,並加入自己的感想:
 
 
 
 
 
 
 
 
蕭政勳
由黃健瑋飾演,是名優秀的麻醉科醫師,卻因為過勞陷入了精神不濟的疲勞狀態,每天還要進行幾乎很難休息的馬拉松行程,原因就在於整間醫院的日班值班麻醉師只有他一個人,在一次的意外被迫揹上殺人的責任。同時他心中擁有一塊不為人知的夢魘,曾經被迫與霸凌者共同欺負同學,他並不想要這樣做,於是心中充滿的愧疚,與現實中病患死亡的情況看似交集,卻沒有。
 
 
 
葉建德
由吳慷仁飾演,保險公司的業務員,專業推銷醫療保險而經常在仁欣醫院出現,跟醫師護理師套交情,由他負責曾老太太的院長示範刀推動,後來手術失敗後想要找出蕭政勳失誤的真相,因為發現了醫院的無底黑洞。原本其中有許多的內情,但是漸漸的發現葉建德的身份,以前原來是急診室的醫師,還是仁欣陳顯榮院長的學生,在一次的人球案成為了犧牲品,醫界永不錄用。
 
 
 
 
陳顯榮
由黃仲崑飾演,是仁欣醫院的院長,也等於是最高負責人與權力者,他為了讓已經成為示範醫院的仁欣成為下一個醫學中心,下令所有節省藥品成本,醫療器材堪用的就不能換,值班人員必須排滿行程。看似冷酷無情的他,就只是為了讓仁欣醫院可以通過評鑑,這樣子可以救更多的人,可是他一路的過程中總是犧牲身邊的人,才得以跑上位子,因為過期藥品的案子令他無法脫身。
 
 
 
楊惟愉
由許瑋甯飾演,蕭政勳是她的精神病患者,她是名精神科醫師,認為蕭的精神病是要治根並不是治本,就算吃更多的藥都沒有用,重點是病患要放開心胸與她商量真正煩惱在意的事情,不然再多治療也是枉費。這也暗示了台灣的醫病關係,通常礙於時間與金錢的考量,醫師平均又要面對許多的病患,很難有好的醫療品質,在後來跟蕭越來越密切的同時,也了解他心中的罪惡感。
 
 
 
 
吳自強
由王自強飾演,是仁欣醫院的副院長,任何的醜事壞事都是由他執行,包括收賄及改掉藥物的保存期限,為了與陳顯榮共同改革醫院做出許多醜陋的舉動,但為了保住院長曾經想要自行辭職,最後則是被挽留。
 
 
 
 
宋邵瑩
由謝盈萱飾演,是病患曾老太太兒子曾國章的女友,後來與蕭政勳相認,原本彼此是國中同學,可是卻勾起兩人不想去回憶的過去,蕭的罪惡感是來自於她,面對不順遂的感情,也只能選擇吞下。
 
 
拉米
由葉星辰飾演,是蕭政勳身邊的麻醉護理師,面對醫院人手總是短缺表示不滿,可是卻無法改變這一切,面對蕭政勳承受這一切的責任感到愧疚,也選擇將醫院的資料外洩,最後讓隱藏的真相被揭出。
 
 
 
 
 
醫護人員的過勞不也是一種殺人手段。
 
對病患來說,麻醉科醫師只是個穿綠色衣服的人,可是對麻醉醫師來說必須背負病患會不會醒的壓力,整體而言麻醉風暴有種醫療人員過勞,昏昏欲睡的氛圍下,可同時又清楚自己必須清醒,不能夠睡著,兩種狀態下交織。這是第一集開始的口白還有片尾曲的演出,就能知道醫師護理師早就是一個需要被重視並且拯救的職業,在大醫院的醫療人員在第一線,往往卻得不到保障。
 
病患永遠不知道治療的醫護人員是否有精神。
 
蕭政勳麻醉師在一次的手術中,病人最後死於麻藥的併發症,表面上是精神不濟的麻醉醫師,在手術的過程中失誤,醫院為了推卸而讓蕭政勳負責,但實際上是醫院有太多病患,導致無法有效的收集病人的過敏原,所以病人過敏死亡。蕭醫師事實上在當時迅速做下抗過敏的藥物,有百分之九十五的成功率,可是有百分之五的機率會失敗,最終失敗了,但是最後的真相不單純。
 
麻醉風暴大膽的將醫療糾紛與醫生過勞的問題,一次性的揭發出來,這個社會對於醫師的究責是非常嚴厲的,他們認為醫師很專業,怎麼可能會發生失誤,家屬在第一時間都會怪罪最前線的醫療人員。但他們忘記一點,醫師就算經過再專業的訓練,還是會出現能力不足的地方,如果世界上有百分百能夠救回所有病人的醫師,那他已經不是人了,所以要記得當醫療人員盡力了,就別再苛責。
 
 
麻醉也有個雙關語的暗示,明的意思是藥物上的麻醉,但劇情中的麻醉是指台灣醫界的管理者,為了便宜了事應付每年的評鑑,四處造假並且壓低人力成本,醫院就像是被麻醉了,面對這些可能出事的細節視而不見。這邊的麻醉用法相當漂亮,尤其是把管理階層只知道看數據與報告的心態硬生生的取出來,取出來曝光在陽光下曬,於是原本發臭的心態,被其他人聞到更加的臭。
 
 
台灣醫生的醫病風險相當高昂,許多醫生都被捲入了糾紛被告,業餘凌駕專業,在醫療規範的內容,任何人都不會干涉醫生的專業判斷。救人是很重要,但先救有把握的再說,這是角色陳顯榮所說的一句話,為了防止捲入醫療糾紛,醫師進行防衛性醫療,任何要冒風險的醫療行為都不敢進行,變得綁手綁腳,如果真的要做也需要簽結一些切結書,相信大家也曾經有過類似經驗。
 
 
醫院不敢收重症急診病患,怕的就是讓病人死亡,結果病患在轉院的過程中死亡,媒體於是大肆報導這是人球案,結果明明下決定的是醫院高層,卻找了值班人員擔責任,卻讓他們被解除職務,背起人球案的罵名,醫院管理者依舊保有權力。以醫學來解釋,這就像是長了毒瘤,但處理的方法不是將毒瘤割除,而是將可以看見毒瘤的眼睛蓋住,再把可以摸到毒瘤的手給砍掉。
 
 
有許多懷疑現有體制的影射,他們說醫師要對抗的是疾病不是體制,但是醫院是由人所運作的,自然就有政治性存在,其中所訂的規範就要聽從。陳顯榮所說:他本來以為要改革體制就必須掌握權力,可是為了擁有權力,不知不覺中就被體制所同化了,為了進入體制的核心他犧牲下面的人,逐漸成為了過去他所認為的醫界毒瘤,想要殺死魔鬼就必須成為魔鬼,最後也成為魔鬼。
 
另外一個角度的醫療保險員,他試圖要找病患的死亡真正原因,發現仁欣醫院將近兩年沒有進過麻醉過敏的特效藥單挫林,所以蕭醫師當下所使用的單挫林,到底是怎麼來的,實在非常的令人好奇。也把詐領保險金的議題加入主要劇情裡,保險業務葉建德因為了解這個體制,所以非常清楚如何運用體制殺人,他教導自己的客戶隱瞞家族病史,再安排醫院去動這個手術發生意外。
 
 
醫院每年為了醫療評鑑,付出相當多的勞力與心力,醫院的升級評鑑計畫的評審委員,主要的評審人除了少數的醫學人員,其他都不是醫學相關的人士,卻要決定醫院專業人員的現在與未來,然後專業人員聽從業餘人員的意見。為了要壓低醫療成本,所以這些醫院都依靠量產制式的治療方法,壓低藥物及醫療器材的價格,再靠醫生的經驗加快看診時間,都是為了所謂的升級。
 
劇中有一幕議長夫人因為怕痛,所以要求麻醉醫師隨時陪侍,但偏偏有急診傷患急需麻醉,於是當班的麻醉醫師蕭政勳,認定該產婦生命跡象穩定,可以憑自己的力量自然生產,根本不需要無痛分娩,所以他選擇先幫急診傷患先麻醉。後來等到蕭醫師趕到,議長夫人已經生產完畢,可是議長這方的人馬非常不滿決定轉院,並說議長夫人會痛死,這邊徹底演出了浪費醫療資源的部份。
 
 
 
劇中有一幕是術後檢討會,因為有人看到麻醉醫師蕭政勳精神不振而指責,站出來說他的不是,可是他們好像忘記一點,一間大醫院白天只有一個麻醉醫師,他必須負責全部手術的麻醉,而導致精神不佳及失眠。但不對的是體系,很少人會出來檢討體系,而是選擇體系之內可以被檢討的人,就像是有人受到不平等的對待,往往人們都會開始懷疑,為什麼是你不是別人,你被檢討了一定有問題。
 
只是聽從上級的命令,不甘我的事情,在很多群體中許多人都會這出這句話,他們都是個螺絲釘,而群體就像是個鐵鎚,所以凸出來的人(釘子)都會被擊平。可是當人被迫去做不願意去做,或違背良心的事情。這時候很多人都選擇聽從命令,原因就是命令是有強制性的,就像藥物管理室為了命令修改藥物可用期限,最後事情被踢爆後,這些管理人員成為了替罪羔羊被處分掉。
 
當法令和良知有衝突時,良知就是最高的行為準則,不是法令。
 
 
蕭政勳被迫與加害者一同加害同學宋邵瑩,結果心中充滿了罪惡感,為了讓自己能夠過下去,心中產生防衛機制強迫忘記。跟醫院那些醫師護理師相同,他們被強迫去做遊走於法律邊緣的事情,這些可能會有官司,這兩件事情是完全不同卻性質相近,蕭政勳原本痛苦的被迫失憶,後來在精神科醫師楊惟愉的幫助重新面對,另一邊則是由保險業務葉建德揪出醫院的害群之馬。
 
這個結局很具有意義,麻醉風暴雖然提起很多弊端,可是收尾就由一場意外的來到,有許多重傷的人來到主角群的面前,原本有所爭執或誤會的他們,放下全部的堅持,因為受傷人數過多,所有懂得急救的人加入救援行列。葉建德與林顯榮最後都獲得了救贖,一個人的心中是充滿了對醫療體系麻木不仁的反抗,想要引爆一切,一個人則是對自己服從於體系,犧牲自己身邊人的愧疚。
 
謝盈萱與葉星辰也有在花甲男孩中演出。
 
 
蕭政勳與楊惟愉的感情戲,好像沒有太大潤滑的功用,反而是宋邵瑩與蕭政勳的感謝與贖罪之間,比較有觸動人心的部份,可能是有重要戲份的角色都很會演的原因,其他演員的戲技也被帶動起來,感覺非常的真實。且每一段劇情都會有兩個意思,從麻醉到罪惡感,蕭政勳以前被強迫做霸凌的事情,雖然最後反抗解救了人,可是自己忘記了曾經也是其中的一份子,跟在醫院服務。
 
被迫做不願意且遊走法律邊緣的事情相同。
 
 
總結:擁有短劇所帶來的緊湊與張力,每一刻幾乎都有一個無形的壓力,逼的觀看者有些喘不過氣,似乎告訴你說台灣的醫療人員就是這麼辛苦,他們都被麻醉所籠罩的藥力所控制著,想要獲得醫療人員該有的權力是不應許的。從開始到結局一氣呵成,但戀愛的戲份沒有太大的必要,不過結局暗示天已經亮了,與前面的天黑呼應,收尾的相當漂亮,有點小缺失但不影響全部。
 
 
感想:我不知道台灣人是如何看待醫師這個行業,有許多長輩認為只要當上醫生,就等於是金錢與身份地位的保證,但他們好像忘記醫師的責任是需要醫治病患的,有許多醫師護理師是跟死亡賽跑。
 
話說這寫這篇的當天,我媽因為車禍受傷骨折,在那邊看肇事者不斷的道歉,還有醫療人員忙碌的奔波,還有急診室病床充滿病人的情況下,真心覺得台灣的醫療體系讓醫師及護理師相當的疲勞,還有……不需要看急診的人就請不要佔據資源了。
 
 
 
 
 
 
 
 
 
如果喜歡孤的文章,不妨訂閱,就是最好的鼓勵。
以上圖片及影片並無商業用途,
純屬介紹引用。
 
 

    文章標籤

    麻醉風暴

    全站熱搜

    任孤行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1)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