以色列與巴勒斯坦之間的衝突戰火,並不是新鮮的國際新聞,而以色列與阿拉伯國家間的火花也到處併射,或許有人會認為這些阿拉伯人都是所謂的阿拉花瓜(自殺炸彈客),可是以色列在中東引起的戰火,也是加深自殺攻擊的主要燃料。本次要分享的是「被詛咒的勝利:以色列佔領區中的離散與衝突。」由一名曾在以色列軍中服役後,退役的教授所撰寫,他將說明說什麼數十年來以巴衝突不斷。
 
 
 
 
 
有人應該會把巴勒斯坦與巴基斯坦搞混掉,因為名字相當像,首先巴基斯坦是在印度西邊的國家,右邊是印度,左邊是阿富汗,長年也受到神學士(蓋達)組織的侵擾,有許多爆炸案與恐怖攻擊。巴勒斯坦則是與以色列接攘,位於地中海的東邊位子,在埃及的上方,土耳其、黎巴嫩的下方,在以猶太人為主的以色列國家建立後,巴勒斯坦人就被迫分裂成幾個區域,失去了國家自主權。
 
 
 
 
 
 
 
 
被詛咒的勝利:以色列佔領區中的離散與衝突Cursed Victory: A History of Israel and the Occupied Territories是以色列作家亞榮‧布列格曼Ahron Bregman所寫的著作,他曾經在以色列國防軍服役。後來拒絕在以色列佔領區擔任軍人,選擇離開以色列前往英國,並在倫敦任教軍事,後來出版關於以色列與阿拉伯之間的書藉。
 
內容簡介:
 
1967年6月5日,以色列決定對敘利亞、埃及、約旦等國開戰,並驚人地在六天內佔領加薩走廊、西奈半島、戈蘭高地、西岸與阿拉伯屬東耶路撒冷。自其於1948年建國以來,阿拉伯人認為以色列佔據了他們的家園,因此無論是南邊的埃及、東部的約旦,還是北部的敘利亞,都不斷地和以色列相互攻擊。在「六日戰爭」之前,鑑於猶太民族過去經歷大屠殺的歷史,以色列一直被西方國家視為悲情的受害者。但這場戰爭改變了一切,「受害者」搖身一變成為「佔領者」。以色列對佔領區人民的軍事鎮壓及對阿拉伯人的迫害,使這場勝利從被賜福的光榮時刻,逐漸成為「被詛咒的勝利」。
 
布列格曼曾服役於以色列國防軍,並親身參加1982年的黎巴嫩戰爭。他憑藉親身觀察與第一手情報,依循著以色列佔領地政策的曲折經歷鋪陳敘述。布列格曼帶領讀者認識以色列對西岸、耶路撒冷、加薩走廊、西奈半島、戈蘭高地的佔領,佔領區內巴勒斯坦人的動亂與起義,以及以巴走走停停的和平協商。四十多年來蜿蜒曲折的經歷,不但擺盪在兩股背道而馳的驅力之間,更決定了活在占領區中數百萬平民的命運。而阿拉伯─以色列衝突的真正悲劇所在,即在這四十多年間,雙方都犯下了些許錯誤,也造成了不必要的傷亡。衝突及錯誤的累積造成仇恨,也造成以巴兩國人民的悲劇,在「寧要土地,不要和平」的堅持下,這場中東衝突的主角該如何全身而退?
 
 
 
 
 
 
 
以下用自己的想法來看待:
 
 
 
 
圖為前以色列國防部長達揚,被稱為獨眼龍將軍。
 
現今的以色列在西元一五零零年開始便是顎圖曼帝國的領土,一次大戰由英國佔據,三十年後退出由以色列佔領,並在一九四八年宣佈建國,雖然猶太人離開這片土地已經長達千年,長久來都是巴勒斯坦人居住,可是他們堅稱這是自己的土地。該書分成幾個部份,從以色列的佔領地開始,西岸與耶路撒冷、加薩走廊、戈蘭高地、西奈,佔領的第二個十年,戰爭與外交。
 
最後是佔領的第五個十年。
 
以色列軍隊到底做了什麼事情讓巴勒斯坦人,就算自殺也要反抗以色列到底,而國際社會有些與論是指這這些人為恐怖份子,但所謂的恐怖份子是由何定義,是從基督教天主教的角度來決定,還是伊斯蘭穆斯林的角度來決定。而巴勒斯坦是一個久住該地的民族國家,偏偏要面對後來勝利的外來者佔領,並且支配他們的生死與自由,這邊就把以色列的行為分成幾種類型,包括軍事面與經濟面。
 
鎮壓巴勒斯坦有三股力量,第一是鎮壓被佔領者的軍事力量,包括軍事命令、任意逮捕、驅逐、虐待、延長羈押等。第二是法律與官僚規章,使以色列控制公職任用、就業、遷徒,發放各種區域發展規劃需要的牌照和許可等。第三是地上事實的確立,包括土地徵收,摧毀阿拉伯村莊、建立猶太屯墾區和軍事基地、安全區、控制水和其他自然資源。
 
對巴勒斯坦人影響最大的就是水源的使用權限制,任何巴勒斯坦家庭想要鑿井都要經過冗長的申情手續,大部份的申請皆被拒絕,到一九七五年更限制每個家庭的使用者配額,並且裝置水源計量器來執行這個計畫。使得巴勒坦斯人的水源使用根本是不足的,更不用說是相關產業,於是農業受到毀滅性的打擊,其他的產業也幾乎都是停擺的,而農業正是巴人最大的收入來源
 
巴勒斯坦人因為佔領區失去原有的工作就業機會,但是以政府要促進產業的政策,製造許多低階勞動機會,大部份都是巴人佔了職缺,同時受到農地大量荒廢,以政府更方便徵收,這些都是約旦河西岸的情況。可是受到以色列法律的限制,巴人不能以巴列區過夜,且有相當多的行動限制,讓巴勒斯坦勞工的就業環境更加惡烈,使許多以色列僱主都用非法的手段僱用巴勒斯坦勞工。
 
在文化方面,巴勒斯坦學校所使用的教材書藉,皆受到以色列政府的嚴格審查,凡是有阿拉伯文化,提倡巴勒斯坦民族主義的教材都被查禁,並且換上以色列文化的教科書,裡面內容有許多述巴勒斯坦人是以色列國家民族之一。這樣的教材當然受到巴勒斯坦全體知識份子的抗議,其中教職者幾乎全部串連起來,這些人被巴人認同支持,因為有許多的巴勒斯坦的報章報誌書藉被查禁銷毀。
 
PS:大家都是中國人好熟悉啊。
 
以色列所有的殖民政策,都是以驅逐該地的原居百姓為主,他們希望原住民全部遷徒,在加薩走廊、以色列軍方軟硬兼施,仍有許多巴勒斯坦人不肯搬走。軍方便用武力威脅,最終也達成目的,可是引起了巴勒斯坦人的大力反對,因為巴勒斯坦的反對勢力逐漸凝聚成反抗組織,與以色列政府進行武力鬥爭,都是以自殺攻擊或是自殺炸彈為主,通常都在猶太人聚集的地區發動。
 
不只是以色列軍方相當強硬逼遷,猶太屯墾者也對於阿拉伯人,其他的原有住民產生威脅,最後彼此攻擊,但猶太人的背後有國防軍的保護,阿拉伯百姓的人數雖多,可是猶太屯墾者有軍隊協力,因此雙方的對比是不平衡的。更多猶太屯墾者漠視法律,把撒走的阿拉伯人財產佔領,就算阿拉伯人回來,這些土地財產也不再是他們的,猶太人還習慣用各種武力手段阻止阿拉伯人返回。
 
最讓巴勒斯坦人感到屈辱的就是地區進出的限制,許多地方都被高聳的圍牆擋住,或是滿滿的鐵絲網障礙,巴人如果要進出都要受到嚴格的檢查,不斷是工作、讀書、婚禮、葬禮,都被迫經過檢查哨。這些檢查哨有時候甚至檢查數個小時以上,如果檢查的軍人不放行就不能通過,有些巴勒斯坦人還被迫把衣服脫光,車子不能裝椅套,原本可以自由往來的巴人,如今卻被檢查哨隔開。
 
為了找出窩藏政治犯還有清空整個地區,以色列軍隊也經常利用工程機具將阿拉伯人的住家剷平,以色列強佔耶路撒冷,摧毀巴勒斯坦人的住家與工廠,為了空出猶太教徒的祈禱室空間。他們很緊急的通知住戶離開,在很快的時間內拆除,在清除的瓦堆中找出了不願意撒走的巴人屍體,在戈蘭高地、約旦河西岸,也有相同的情況發生,住家被強拆的阿拉伯人也只能離開該地。
 
讓以巴衝突命運持續的不只是以色列的行為,還有政府的政策舉旗不定,提倡和平撒離屯墾區的同時,又建立了更多墾屯區。而巴人想要做任何事情全部都要通過以政府的同意,就連油漆自己的房子,裝上新的窗戶與門,去到巴勒斯坦的地區也要申請,這類的行為都要經過冗長的申請手續,經過以色列官僚的同意文件,通過申請還是有限制時間性,要是沒有合格申請就是犯法。
 
以色列軍方為了報復巴勒斯坦的反抗組織,於是進行宵禁軍事行動,任何巴人都不能在規則的時間出來家中,也不能待在窗戶及門口附近,要不然視同攻擊軍方人員,依照規定是可以開火攻擊的。這些宵禁時間有時候甚至長達數天之久,整個地區的巴人都不能出門,他們的任何活動都不能進行,包括就學工作,無聊在家沒有事情做,就連食物沒有也要依靠鄰居的幫忙協助。
 
只要有精神領袖出現,以色列政府的行動就是進行暗殺。
 
所以這些行動導致數十萬的巴勒斯坦人無家可歸(可能不止),也造就了集中區的出現,不管是加薩走廊或戈蘭高地,或是耶路撒冷周遭,都有巴人的集中區,住家被摧毀加上原有的工作消失,造就了極度的貧窮。自然讓許多人加入反抗組織,可是只要巴人有政治行動就會被逮捕入獄,他們在獄中得到認識擁有相同意識的巴人,這些巴人大多都被刑求過,書中有很多刑求手段就不詳細解說了。
 
 
指認自己同胞的巴勒斯坦人。
 
從武力反抗到無武力反抗,連小孩女人都對以色列軍人丟石頭及隨身物品,可見得以色列政府在巴勒斯坦人眼中的不得人心。然後多重的限制下,若是要取得更好的生活條件,就要跟以色列政府合作,提供進行反抗的巴人情報,就可以獲得他們想要,這些巴人被其他的巴人同伴視為眼中釘,因此他們在指認人的時候都帶上麻布袋,有不少的巴人指認者被發現事後橫屍街頭。
 
雖然這些佔領地區,最後都建設的跟以色列城市相同水準,可是被佔領者對於佔領者的仇恨仍舊不會減少,原因在他們認為以色列從來不是土地的擁有者,他們憑什麼分配土地再 給予輔助。所以對於被佔領區的原住戶而言,他們從來不會考慮跟以色列政府交涉取得土地使用權利,及租用土地,更不用說還要經過申請,填寫各式文件,才能得到以色列政府所頒發的各類證照。
 
一名佔領地的原住戶所說:「幾乎所有的以色列企劃案都會得到政府輔助……土地免費給予來屯墾的人……如果我們原住戶想要多一點地,必須向以方購買或者承租……但是我們不願向以色列人購買或承租土地,因為我們不認為他們是土地的擁有者,我們要如何向未擁有土地的人承租或購買土地呢。」
 
剛開始以色列也成立法院供巴勒斯坦人投訴,可是法院內的成員都是以色列軍人。
 
當時希伯崙猶太屯墾者對前以色列國防部長達揚如此說道:「阿拉伯必須知道,這裡是有主人的……猶太人的。猶太人統治以色列地帶……阿拉伯人不過是碰巧住在這個地方的過客。」諷刺的是這些猶太屯墾者除了是少數族群,還是後來才居住這片土地的人,阿拉伯族群在這個地區已落地生根,猶太屯墾者憑著以色列國防軍的保護,明目張膽的佔領土地,驅逐阿拉伯族群。
 
 
被逼遷的阿拉伯人。
 
而以色列跟巴勒斯坦就像仇恨的回力鏢,不斷的傷害彼此,剛開始是以色列用盡各種手段壓迫巴勒斯坦人,巴勒斯坦人則是知道自己無力抗衡以國防軍,所以巴勒斯坦許多反抗組織,都將目標定在攻擊以色列的平民身上。從炸彈到自殺攻擊層出不窮,死傷的大部份是平民及部份軍人,然後以軍方為了報復反抗組織,所以進行搜捕行動,甚至不惜毀壞巴人的果樹,還為了報復。
 
把窩藏恐怖攻擊主嫌附近的房子全部用推土機或怪手鏟平。
 
不只是巴勒斯坦人逃亡,靠近敘利亞的戈蘭高地,也因為以色列的戰勝造成逃亡潮,其他的少數民族也是,一開始人們還認為不可能發生,但證實逃亡的人心中顧慮是對的。後來當以軍到達戈蘭村莊時,就真的開始對空開槍,把坦克開進道路上,恐嚇村民叫他們搬走,離開的人若是要回來,則會被逮捕判處有期徒刑,但村民潛入後才發現大部份的住家都被軍隊摧毀了,最後九成五的土地落入以軍手中。
 
雖然以色列到處佔領及戰爭,可是有不少以色列人、其中也有政府要員,認為撤離佔領地可以避免多餘戰爭的發生,在主戰派當中也不乏這類意見,但主戰派認為要持續佔領的派系在政爭中獲勝。也引發了於西奈半島上的贖罪日戰爭,埃及與敘利亞共同進攻以巴列,以軍雖然勝利,可是他們很清楚的就是埃及隨時有捲土重來的能力,而當時的埃及總統沙達特很了解美國只有在重大事件才能介入的情況下。
 
持續增兵於西奈半島邊界,當時的美國總統福特將二國的領袖帶上談判桌,試圖用談判手段解決,當時的以色列答應有條件的退出西奈,卻取得美國更多的軍事及經濟援助。可是最後卻沒有離開,還留下許多屯墾區,然後慢慢的撤離。
 
 
猶太人及國際常常指責阿拉伯人為恐怖份子,但諷刺的是在一九七七年當選的以色列總理比金,曾經率領猶太地下組織伊爾貢,進行恐怖對巴勒斯坦的恐怖攻擊,造成飯店倒榻許多平民傷亡。而當選後的比金想要結束戰爭跟埃及和談,卻不肯在和談上有任何的條件退讓,進行態度強硬的和談是相當矛盾的,就如同猶太人在佔領上的舉旗不定,這點徹底惹怒了所有的談判對像。
 
PS:X戰警的萬磁王形象與比金類似。
 
而這些許多和談都沒有巴勒斯坦代表加入,讓巴勒斯坦人非常憤怒,以色列非常清楚他們的行為會讓巴人反抗,但他們還是這麼做了,隨著憤怒的升溫,雙方的武力也開始升級。當巴勒斯坦人進行自殺爆炸攻擊,以色列就會展開報復,雙方的死傷也非常懸殊,巴人與以人的死傷是不成比例的,只要死一名以人就會死上數十名巴人,牽連到許多的巴人家庭,但是每當攻擊發生,以軍還是這麼做。
 
這也是恐怖攻擊無法停止的原因。
 
本來認為這是以色列的前軍人所寫中東以巴衝突,會有一定論述證明以色列是正確的,阿拉伯人都是恐怖份子類似的內容出現,但有很多細節的討論出現,去推論說為什麼以色列與中東國間戰火不斷。他認為大部份的責任都在以色列上。因為猶太人到處點燃戰火,就算戰爭一時勝利了,打贏了也無法減少衝突,相反的他們跟巴勒斯坦人雖然住在一起,可是無法有彼此信任的情況出現。
 
以色列對巴勒斯坦的暴行與中共對西藏的暴行類似,除了武力還試圖摧毀他們的文化、體系、讓他們不能對自己的國家認同。
 
作者用以色列軍方的角度思考,認為以政府佔據土地不放的原因,是來自於缺乏自信及沒有安全感,害怕失去土地讓他們的防線後退,最後有亡國的危險性。書中的後段都是美國介入以色的談判,可是這些談判基本都沒有任何功用,聯合國也想要調停他們之間的衝突,可是美國似乎沒有了解到重點,就是以色列對阿拉伯人的高度壓迫才是戰爭的主因,並不是指責哪方利用恐怖攻擊傷亡就可了事。
 
柯林頓也在這件事情弄得滿鼻子灰,因為國際法對以色列完全沒有約束力,在談判的過程中傷亡依舊慘重,長久以來的矛盾,並不是雙方各打五十大板這種無力的解進方式。更加矛盾的就是以色列並不支持巴勒斯坦有自己的政府(甚至暗中破壞),可是卻要巴勒斯坦人的領導者停止這些恐怖攻擊,並不斷的介入,然後巴勒斯坦的領導者也無法有效的控制住巴人,因為有不少的以巴列間諜滲入。
 
作者也強調雙方原本有方法會得到和平的契機,可是因為各自的堅持錯過這個機會,因為對雙方來說訴說彼此的對錯是非,沒有太大的意義存在,以色衝突持續的太久,但巴勒斯坦人明顯受到的苦痛折磨遠超過以色列人。所以美國的介入沒有什麼意義,因為一方面譴責以色列軍隊,可是一方面又提供武器給以色列,巴勒斯坦沒有其他國家的援助,只好藉助同情他們的阿拉伯盟友協助。
 
身為一本歷史評論書藉,被詛咒的勝利將以色列的戰爭過程省略,直接描述戰爭前後及平民的故事,其簡單扼要令人能夠很輕鬆的了解其中的脈絡,令人驚訝的是只有以人所寫的以巴衝突,竟然很直接寫入以方的暴行。但也因為是以人所寫的,可能才少了許多煙硝味,如果是巴人及同情方所寫,自然就會充滿對以的仇恨,不可能會這麼平淡,作者也引用許多以色列軍事活動的受害者言論。
 
 
總結:這本以色衝突的書藉,應該是最詳細的一本,把雙方糾纏數十年的歷史做了一個很好的整理,分成不同的部份、年代、土地,還有各種活動的進行,而且文筆很俐落,不會把一件事情寫得又臭又長,儘量用好懂的筆法代入。畢竟每個人都有自己的立場在,所以不必強求,但作者把他在軍中,還有各種管道得到的訪問及事件,全部串連起來的能力很足夠,所以讀起來很順暢。
 
 
憤怒的平民對軍隊投擲石頭。
 
感想:以色列演員蓋兒加朵為主角的電影神力女超人,在中東國家被禁播,這一點也不是什麼奇怪的事情,就能知道以色列是受盡鄰居討厭的國家,猶太人幾乎跟所有的阿拉伯國家,關係都相當緊張。
 
不難想像作者被以色列人罵叛國賊的景象,他指出許多以色列的暴行,然後也道出巴勒斯坦人的反擊,就像當年納粹對猶太人做的事情,猶太人如今對阿拉伯人也做一樣的事情,當初的被害者,現在是以加害者的身份生存。
 
如果對以色列與巴勒斯坦有興趣的人不妨看看這本。
 
 
 
 
 
 
如果喜歡孤的文章,不妨訂閱,就是最好的鼓勵。
以上圖片及影片並無商業用途,
純屬介紹引用。
 

    任孤行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