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是不是曾經想過那些可怕且噁心的事情,不可能發生在自己的身邊周遭感到安心,這些只會在故事中新聞裡看到,但事實上離我們一點也不遠,也隨時都在發生,只是人們很少真正的發現,都以為是別的事情。小說鄰家女孩The Girl Next Door,便是描寫了這種人心的冷漠與扭曲,他們群聚藉故找理由傷害別人,卻認為是被害者不足遵守規則所導致的後果,也檢討被害者。
 
 
 
 
 
 
 
我們都知道漠視等同於助長加害者的道理,可是站出來揭穿打破的人卻往往經過一番考慮與掙扎,心中的恐懼與理智搏鬥後,才能夠決定要不要插手於這件事情上,是需要一定的勇氣,尤其是你知道這樣子會招惹麻煩的時候。人們也對於被害的人也往往有所微詞,認為他們可以避免被害,並認為大部份是他們的幻想,為什麼別人不會被針對,但你就是會被針對呢,問題可能是被害者。
 
 
 
 
 
 
 
 
 
鄰家女孩The Girl Next Door是美國作者 傑克.凱堔Jack Ketchum,在一九八九年發行的犯罪小說,故事主要描寫五十年代的美國小鎮裡,有一對姐妹花住進了錢德勒家的家中,並由阿姨蘿絲當她們的監護人。姐姐瑪姬與妹妹蘇珊剛剛經歷了一場車禍,蘇珊嚴重殘障,瑪姬則被精神漸漸異常的阿姨視為眼中釘,利用各種手段虐待凌遲她,更可怕的是,錢德勒家的小孩與親友。
 
都被蘿絲影響與說服,認為對瑪姬施加各種暴行是很正常的事情,就這樣瑪姬成為了錢德勒家的禁臠,在監禁與毒打的情況下,瑪姬無法自行求救,而錢德勒一行人的酷刑則是隨著時間,越來越致命。為了保護行動不便的妹妹蘇珊,瑪姬承受了在錢德勒家的痛苦與折磨,其中的小男孩大衛,他沒有動手卻也沒有阻止一切,只是旁觀著看著瑪姬被羞辱到失去人類應有的模樣。
 
 
 
 
 
 
 
 
 
本篇文章談的並不是電影,而是原作小說:
 
 
 
 
 
 
 
 
 
 
故事是從害羞的男孩大衛的視角出發,瑪姬一開始是被錢德勒一家羞辱,接著開始毆打,用菸蒂燙她的身體,再綁起來控制行動,將她整個人吊起來,並加以各種非致命物品鞭打她,將她的衣服全部脫光,在她的身上臉上小便。接著他們的行動慢慢升級,像是用滾燙的熱水澆淋她,拿刀子慢慢的割她,讓瑪姬全身上下都是血痕淌血,讓她無法自行排泄,再把排洩物塞入她口中。
 
最後則是利用各種毆打,比賽誰可以讓瑪姬哭出來,或有所反應,例如狠掐她的胸部直到黑青,比誰性侵的次數比較多,將各種物品塞進瑪姬的體內,包括一個可樂瓶,放各種昆蟲與動物在她的身上,在他的身上淋上蠟油。她身上所受的傷已經失去原先的模樣,彷彿成為另外一個人,到了最後逐漸失控,瑪姬身上所受的傷早就到達死亡的程度,但他們在意的是誰有新的手段。
 
作者並不利用各種變態的虐待行為使人噁心,這些都是很公式化的帶過,也不刻意的寫深,而是利用了每名參與虐殺的角色們,他們每一個人都是那麼的冷靜且自在,好像是在玩捉迷藏之類的遊戲,所以才顯得這些角色們非人。且對於被虐的對像哭泣求饒沒有反應,就只是進行他們的懲罰,因為如此看完每一個橋段,都需要深吸一口氣,有心理準備後,才能夠繼續看下去。
 
「要傷害一個人何其容易,你不必動粗,只要對準他們在意的事,狠狠的刺下去就對了。」這是主角大衛試著想要新鄰居瑪姬融入錢德勒一家,最後卻讓錢德勒家主蘿絲,把她的尊嚴狠狠的踩踏到地上,心中所說的話。瑪姬是個聰明且擁有勇氣的自主女孩,她有著自己的思想與思維,不只是選擇由大人所架設的想法,然後去跟隨大人的腳步,錢德勒一家的孩子們則是跟她相反。
 
瑪姬漂亮身材好,個性開朗又具有獨立的觀察力,在大衛的眼中是很迷人的,可是她卻成為犧牲品,被錢德勒一家,由蘿絲太太所帶領的集團狠狠的凌虐且羞辱,遭受不公平的對待,蘿莉雖然精神異常,但其他人只是默默的注視瑪姬的慘況。有時候甚至還加入行列,明明有機會讓一切回到正軌上,卻怪罪在瑪姬的身上,無力反抗群體力量的她,只能夠一再的忍耐,承受非人的刑求。
 
這本小說最令人難過的除了瑪姬受到的苦難折磨,也在於你必須成為蘿絲家的一員,用大衛的視角來行動,彷彿不跟他們一起對瑪姬施暴,就不能看完這本小說。不知道各位有過類似的經驗嗎,你到了一個地方生活,不論是學校或工作場所,生活圈的周遭,如果想要融入身邊的人,加入他們的生活圈,就必須跟他們一起行動,做相同的事情,就算不喜歡不想要也不能喊不同。
 
錢德勒一家中,蘿絲太太固然精神異常且偏激,可是她的小孩與他的朋友,也一同加入凌虐瑪姬的行列,並以瑪姬的痛苦為快樂,但他們沒有一個人把這件事情說出去,感到任何的罪惡,相反的還因為共同享有一個秘密有所成就感。他們的表現如同有些人在童年時期會殺死一些小動物,要是沒有他人指正或學習到這是不對的行為,有許多人根本不會認識到有什麼不同的地方。
 
 
 
當你發現尖叫聲又加上哭泣的聲音,還有奇怪的聲碰撞聲響持續的發生時,看到了滿身是傷的鄰居之一,你會選擇上前關心報警,或當成什麼事情都沒有發生呢,大多數人自然會選擇後者,多一事不如少一事,別人的家務事少管。不過大多案件都是有一個願意多管閒事的人,才得以曝光,現身在大眾的眼前,但更多時間人們實在很難分辨出,到底發生了什麼事情,而無法行動。
 
原因在於現代社會中,無論是哪一個家庭都會跟鄰居保持距離,有些人甚至不知道鄰居是誰,連招呼都不會打是很正常的事情,不過問彼此的私事對都市人而言就是種基本禮貌與尊重,哪個年代都相同。應該說過去到現在,莫管他人家務事的心態一直都有,但有時候已經不是家務事的等級了,你能見到慘況,而是到達犯罪層次的時候,如果不出來干涉,肯定會對你的生活產生影響。
 
鄰家女孩描述出社會的冷漠,這個冷漠並不是像那種人們經常說現代社會變得好冷漠,而是有些人看了冷漠導致的悲劇大嘆這個社會怎麼會變成這樣,可是身邊發生這些事件時,卻又叫自己及他人不要多管閒事招惹麻煩上身。適時的表現對遠方的悲劇有所同情,對身邊的悲劇視若無睹,這樣人才可以活下去,產生安慰的心態,如果想到這些事件會發生在自己身邊,是誰也無法安心的活下去吧。
 
但不要把人想得這麼壞,更多時候是人們忽略掉,太多細節都很難發現,就像你怎麼會知道鄰居是個殺人魔,他在家中正在犯罪。
 
一個加害者或者稱霸凌者、犯罪團體,一定會有一個主導者,他並不一定會參與行動,或輕度的參與,但他一定會唆使別人來參與,並告知這個團體的成員,你們這麼做沒有錯,這麼做是好的,通常都有很好的口才,要不然就是地位與名聲較高。接著團體內的其他成員,則是負責行動的人,他們被煽動,被告知這麼做不會怎麼樣,一旦有第一個人動手,他們就會食髓知味。
 
瑪姬在最後告知大衛,她以為他們會感受到良知與後悔,到了某一程度就會收手,所以她選擇了不反抗,採取低姿勢的不言不語,可以錢德勒一伙子就像是嗅到血腥味的鯊魚,越咬越是興趣。有些人總是喜歡告知,只要你乖乖的不反抗,別人自己有良知就會自動住手,要是你反擊阻止,就會怪罪到你的身上,無論你是不是受害者,都會跟遭受到跟加害者一樣的待遇,所以加害者。
 
怎麼想都是很划算的。
 
欺負攻擊一個人往往是不需要理由的,只要有一個人開頭,如同鯊魚在海中咬嚼一個獵物,獵物身上的血令其他的鯊魚興奮,血液四散之後,有許多的鯊魚被血腥味吸引,停不下撕裂的動作。有些人總是喜歡說這一定有理由,但很多時候都是沒有理由的,卻偏偏要找理由出來,最後找不到理由,只能怪獵物為什麼要受傷,你受傷才會引來鯊魚咬死你,不要受傷就沒有事情了。
 
你一定有錯別人才霸凌你。
 
為什麼社會人們檢討被害者的力道,總是比檢討加害者還容易,其中一個因素在於我們不承認弱勢,站在弱勢的一方等同弱者,用弱者的角度思考,站在弱者的立場,好像也會變成弱勢的一方。所以下意識的站在強勢的一方,選擇較有利的立場,不只債比較方便,也能切割出自己是屬於較有話語權的人,被傷害的人是他自己的錯誤與弱小,是他自己造成的,這種想法也不意外。
 
為什麼要譴責被害者,以動作來解釋的話,被害者的心理狀態如同一個躺在地上不起的人,加害者的心態則是握起拳頭隨時攻擊防備的,如果人們要選一個目標攻擊,當然要選容易下手的目標。然後說了一長串如被強姦的人要檢討自己的穿著,被人霸凌的人要檢討自己的言行舉止,看起來好像在檢討雙方的過失,各打五十大板認為很公平,但實際上雙方的立足點根本不同。
 
給了一個機會讓躺在地上的人被站立握緊拳頭的人對打,結果站著的人剛好能夠多揍幾拳。
 
通常不管霸凌或欺壓他人的人及群體,都有一個共同的模式,就是先把受害者定位於罪犯、做錯事情的人、不受歡迎的人,這樣他們就有理由公審,說服自己及他人,他們並不是在做壞事陷害別人,而是伸張正義。消除了心中的罪惡感後,要做出多殘忍可怕的事情也是符合他們的理念,瑪姬被蘿絲污蔑成妓女,違反錢德勒家規則,所以蘿絲等一行人,能夠心中沒有負擔的凌虐瑪姬。
 
獵魔女也要說對方是魔女。
 
而有些人也會把他們的心力放在用各種方法質疑被害者,例如你明明就可以避免,為什麼事情發生時你要在那邊,如果逃開的話不就沒有事情,下一步則是為什麼是你而不是別人,你的身上可能有某種錯誤,別人才會如此對你。為什麼沒有保護好自己,連自己都無法保護,憑什麼有資格怪罪別人,弱者給我乖乖閉嘴聽話,仔細想想從以前,就算到了現在,依然會出現這類的想法。
 
 
「我們有權利這麼做!」這是蘿絲阿姨的小孩所說的話。
 
 
「小孩子是不具分量的,一向都是如此,小孩子應該忍受羞辱、或乾脆避開,如果你要抗議,也只能間接抗議,你可以衝回自己的房間用力甩門、尖叫大吼。吃飯時間悶不吭聲,你可以出氣或故意不小心打破東西,但你只能做這些小動作而已,你千萬不能挺身面對大人,義正辭嚴的叫他自己去死,不能站在那裡冷靜對他們說不,我們還太小,不能夠那麼做,所以大夥才會看的目瞪口呆。」
 
這是鄰家女孩其中的一段對白,是蘿絲污辱瑪姬並且威脅她後,瑪姬的反擊給大衛的心理想法。
 
這個世界常說要保護弱小,但是做了事情完全相反,對於達不到標準的人,往往則是無情捨棄,還質疑為什麼要花資格在他們的身上,讓他們去死一死就好啦。學生時期可以見到許多老師教職員等,連同學也被影響,對於成績不好的學生視之為恥辱、懶,但他們似乎無法了解到,有成績好的人自然有成績差的人,怎麼可能每個都是第一名,於是成績優良的人都是對的,成績差的人都是錯的。
 
用極狹窄的標準看待一切,自然就極為狹窄。
 
受害者最後會產生一種心理狀態,就是懷疑自己是不是錯了,才導致今天的後果,就像蘇珊怪罪自己,姐姐為了保護她所以選擇犧牲,成為惡魔的貢品,瑪姬則是怪罪自己的能力不夠,無法脫離這裡。只要受害者不管主動或被迫承認自己錯了,加害者就會跑出來大喊,你看他自己認錯了,凌虐他的一點都沒有錯,如同蘿絲與他的孩子們,就算他們被抓住了,也一直說是瑪姬的錯。
 
這本鄰家女孩也在告訴我們大部份都是弱者,也的確都是如此,所謂的強者也只佔了極小部份,但為什麼人們仇視弱者呢,因為欺負其他更弱的弱者,會讓人覺得自己不是弱者,化身成為強者。有種掌握一切的快感,有時施暴者對此樂此不疲的原因就在這點,他們可以超脫自己的界線,成為他人的主宰,要他們做什麼都可以,如果他們膽敢反抗違反規則,就要接受所有的處罰。
 
為什麼不阻止他們,就像大衛想要阻止錢德勒在瑪姬身上施加的暴行,但大衛最終還是沒有阻止,說起來是相當容易,可是人在恐懼下,尤其是附近發生的事情,特別會因恐懼失去原有的判斷力。人只要失去判斷力,就會做出無意識的決定及無法做決定。更不可能有讓人好好思考的時間與餘地,旁觀者自然能夠超然物外,說要是我來決定,最後一定能夠得到完美的結果,可惜的是。
 
事情永遠都在變化,並不會如我們所願的進行發展。
 
渲染力相當的強大,不管是閱讀中或看完後,書中所架設的會一直停留在你的腦海中,好像看了一個沒有收視的電視,它閃著黑白扭曲的畫面,不斷的發出刺耳的吱吱聲,想要快速的把它關掉,可是你之後睡著了。於是夢中都是這種畫面與聲音,發現自己醒不來,產生前所未有的恐慌,睡到全身都是冷汗,並在夢裡大吼,才醒來發現一切都是夢境,還好這一切都不是真實的。
 
鄰家女孩給人的負面情緒相當深,但並不是可怕,而是噁心到反感,徹頭徹尾的反感,
 
這本小說有人提過不想再讀第二次,相當了解他們的感受,因為自己看了也相當的反胃不舒服,好像自己的世界在飄浮翻轉著,意識飛得越來越遠,手不自覺的顫抖著,這未免也寫得太過寫實及深入內心了吧。雖然這類的新聞消息常常看到,我們也以為見怪不怪,正當這麼想時,書中的內容如同把銳利的刀刺中內心,把血、屍體、兇器,一股腦的往你的認知用力且粗暴的塞進來。
 
文字使用得的簡潔,不多加任何的詞彙,對於事情人物場景的架設,也只是剛好帶過,但人物的側寫則是巧妙到多一分嫌多、少一分嫌少的地步,讓你能夠好好思考到底發生了什麼,有時候我們看到了卻不能理解。錢德勒一行人加諸在瑪姬身上的各種非人虐待暴行,也不會過度加油添醋,如同若隱若現比完全脫光,比較令人有所想像,但更多時候你實在不太願意去想這一切。
 
 
 
 
總結:這應該是短期內不想要再讀第二次的小說,因為裡面有許多讓你讀了頭痛噁心的情節,作者最主要的不是用血腥虐待的場面,來讓讀者感到有負面情緒產生,而是利用內中角色的個性扭曲與精神異常。當這群青少年被一個精神異常的成年人所帶領,對於自己殘忍的暴行沒有任何反應,只想著如何對瑪姬進行各種行為,這點就足以令人頭皮發麻,直到看完為止也無法抽離。
 
 
感想:這本作品被評為十大恐慌的小說,還真是的是名不虛傳,個人對於所謂的虐殺類題材是沒有什麼反應的,可是這部小說卻能夠引起恐懼,可能是因為是用大衛的第一人稱視角,來構成這一切的故事。
 
作者在書中最後寫的一段話更令人呆住,就是他作品是借鏡於真實事件,一九六五年於美國印第安納州,一名十六歲的少女,被一名婦女及他的孩子,殘忍虐待到死,連內中在身體上用燒燙的鐵針在皮膚上的刺字也相同。
 
沒有心理準備,最好不要看這本,真的……心情差了整整一二天。
 
 
 
 
如果喜歡孤的文章,不妨訂閱,就是最好的鼓勵。
以上圖片及影片並無商業用途,
純屬介紹引用。
 
 

    任孤行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