櫻桃小丸子應該是很多人童年的回憶,就算到了現在依然沒有結局的一天,各種版本還在不停的上演,而我們早就習慣了,其中的角色像是小丸子或是小玉,一直都是大眾耳熟能詳的角色,內容幾乎每一集都貼近我們的生活。如果這樣子的動畫變成了真人版,那樣你可以想像會變成什麼樣子嗎,是的、台灣二零一七年上映櫻桃小丸子真人版電視劇,而且還經過原作老師的合作。
 
 
 
 
 
 
確定是櫻桃小丸子,不是陰逃小亡址嗎,近年來相當流行一件事情,就是把動漫作品真人化,不管是電影或戲劇,都有大量的驚喜或是驚洗,意思是說這是一翻兩瞪眼的事情,通常不是好就是壞,很少有中間值。這時候一定有人會想要問這部櫻桃小丸子台灣真人電視劇,到底算的上好或壞嗎,先不要緊張,讓我們慢慢道來,在看戲的時候先吃飯再喝一杯水,不要邊看邊吃對身體好。
 
 
 
 
 
 
 
 
 
櫻桃小丸子是由日本漫畫家櫻桃子所著作的漫畫作品,後被改編成動畫,由台灣與日本共同合作製作,並由原著作者挑選部份角色,於二零一七年在台灣播映。
 
 
 
 
 
 
 
以上資料來自報章雜誌網站以及訪問。
以下完整分享裡面的內容,並加入自己的感想:
 
 
 
好聽的主題曲嗎…
 
 
 
 
 
 
櫻桃子
飾演的演員是林芯蕾,一開始還以為是朱芯儀還是林芯儀,還說這兩個人是合體了嗎,才發現這是一場誤會,真是的、想不到年紀還沒有到就開始記憶衰退了,其實演員挑的很好啊,相當符合小丸子的形象,但可能是二十年後的小丸子吧。不過有一點疑惑的是,這可不是個人很色啊,就是身為女孩的櫻桃子,罩杯看起來似乎比飾演櫻堇的菌芙還大,證明櫻家的營養的確很豐富。
 
 
 
 
 
櫻幸子
飾演的演員是魏蔓,是那個魏蔓嗎,真是那個魏蔓嗎,真的是那個魏蔓嗎,很重要所以問三次,也不懂到底為什麼會變成小丸子的姐姐就是了,就外表而言根本是小丸子的老師吧,沒有啦、這一定是誤會了,頂多就是小丸子的媽媽啊。櫻家的女兒們一個比一個身材好,證明優生學的重要性,尤其是櫻堇可能為了彌補當年的缺憾,所以特別在飲食上面用心,把女兒養得又高又壯。
 
 
 
 
 
 
櫻堇
飾演的演員是菌芙,是櫻家的媽媽,不過完全一點都沒有媽媽的樣子,比較像是姐姐的妹妹,雖然不知道為什麼她演媽媽就對了,但既然選她當演員一定有她的根據,你不可輕易懷疑作者與劇組的決定,所謂疑心生暗鬼一下生暗瘡。比較有趣的就是媽媽的髮型真的跟原作相當像,套用這個髮型之後,年紀就瞬間老了十歲之多,這真的是神來一筆的設定,難怪可以演媽媽的角色。
 
 
 
 
 
 
 
 
 
櫻友藏
飾演的演員是顧寶明,是櫻家的爺爺,雖然不知道為什麼他要過來淌這個渾水,明明日子過得好好的,可能哪天走在路上被雷劈中,老天爺告訴他要過來演。但他的演技真的沒有可以挑剔的地方,無論是演技或外表,都很符合爺爺這個角色,以顧寶明爺爺的演技完全能夠駕御氣場,不過在一群很奇怪的小學生面前,他真的太適合了,算是唯一跟原作設定有相像的角色之一。
 
 
 
櫻廣志
飾演的演員是林祐威,以林祐威的外表演爸爸其實沒有太有說服力,出現的時間也沒有什麼特別的部份,可能因為他太正常了,要演出這種動漫真人化,一定要演得像是抽了三十公斤的大麻般,喝了三十公升的酒。
 
 
 
 
 
 
丸尾末男
飾演的演員是李礎業,還特地去查他是誰,原來是香港的藝人,雖然不知道他為什麼會來演櫻桃小丸子,但覺得他的演技實在太突出了,而且也太融合這莫名奇妙的場景裡面了,到底為什麼會這麼適合太奇怪了。
 
 
 
 
 
花輪和彥
飾演的演員是汪東城,應該是這部戲劇的男一吧,戲份也意外的多,話說這部戲不是原本沒有男主角之類的東西嗎,汪東城的選角還真的意外適合他,所以演起來沒有什麼阻礙,尤其是那種假掰的精髓。
 
 
 
 
 
 
 
 
至於其他角色原本想寫的,但卻發現根本沒有印象就算了……才不會告訴你頭痛就直接不寫了。
 
 
 
這部是適合全家大小一起自殘,喔不、是觀看的戲劇,但請遠離危險物品小心火燭,以免傷害自己,因為實在太感人肺腑令人忍不情緒激動,也請遠離包括牆壁、水果刀、繩子、農藥、打火藥等物,最好也把電源插座封起來。也千萬不要吃東西與喝水,會有嗆到往生的可能性,除了坐了的地方椅子桌子也不能擺放物品,等到這些東西都排除掉的時候,你就能按下開關安心的收看。
 
 
一個媽媽比姐姐年輕的節奏。
 
既然是台灣版,也加入了許多台灣又尊重原作的設定,真是一兼二顧摸蜆仔兼洗褲,要從哪裡說起呢,就是以成人的角度來看小孩子的世界,設定雖然是小學生,卻用成人演員來演出,真是有創意夠噱頭。明明煮的是佛跳牆,一打開竟然是雜碎麵,誰說大人就不能有赤子之心,只要心靈永遠沒有成長就永遠是小孩子啊,如同黑鬼東所說的,不要被速度限制自己,所以把煞車線剪掉。
 
不要被外表限制自己,只要把理智線剪斷掉就好。
 
用大人當演員很假,真人演出卻用配音很假,這就是櫻桃小丸子真人電視劇背後很深層的哲學意涵,是有多意涵,比陳意涵還意涵,告訴我們這個世界本身就是虛假的,我們存在太多的價值觀都是太虛假的。為什麼大人不能演小孩呢,什麼幼稚,大人裝小孩,這是赤子之心啊,他們保持年輕的心態,不被這世俗醜陋的人間給污辱,是抱著多麼偉大的情懷啊,佛曰我不入地獄。
 
誰入地獄。
 
至於用大人演員,聲音是由動畫配音員這點,就非常具有台灣的風土民情,為什麼呢、我們都知道布袋戲的角色是由口白所擔綱聲音,口白就是配音員,這就是跟布袋戲致敬的最佳行動,每個演員就是布袋戲偶。如此一來你就不會覺得很奇怪了嘛,誰再來這樣子很奇怪的,小心演員每一個手持雙刀從南天門殺到北天門,再從北天門殺到忠孝東路殺得九天九夜血流成河,眼睛都不眨。
 
那你眼睛乾不乾啊……
 
這些演員一個比一個偉大,用自己的精神來進行一場羞恥度的拔河,這場拔河的目的就是要讓他們身處尷尬之境,卻依然不能有任何的動搖,就像日本某一場綜藝節目現在不準笑,要你不能在錄影時間笑出來,笑出來就要處罰。這個這世界上沒有歡笑的話,就是多麼可怕的事情啊,這部戲劇相當的勵志及有意義,告訴我們就算過得再痛苦,也要笑出來,劉備也說過笑有出頭天。
 
 
小玉與美環。
 
有人說看了這部櫻桃小丸子的演出,簡直尷尬到連牆壁都要長壁癌了,大膽無禮放肆,怎麼可以用這麼過份的形容詞。頂多就是去超商拿了一堆東西要結帳,後面還排了一堆人,結帳完才發現沒有帶錢包,還要把東西先放回去那樣尷尬,話說這樣子的尷尬也是還好吧,對啊、這樣的尷尬程度頂多就是褲子破了一個洞,連內褲的圖案都被人看見,還剛好屁股吃褲子被人拉出來。
 
一點都不尷尬嘛。
 
在這個世界上你能看到一群二三十歲的人演小學生嗎,沒有!就只能在台灣看到了,聽到這個消息大家有沒有非常興奮啊,就像一次抽三根大麻,至於演員到底羞不羞恥這點,也是一個很勵志的事情。他們都可以這麼羞恥了,所以你在人生中的任何事情,到底有什麼好羞恥的,人家可是老大不小演小學生耶,做出這麼大的犧牲,還不給他們一個掌聲鼓勵嗎,啪啪啪啪啪啪啪。
 
 
人家、可是一點都才不會羞恥呢。
 
一個二十八歲的小學生(小丸子)有什麼好奇怪的,人家隔壁棚的余鐵雄法官,可是留級二十幾年,三十幾歲還在唸高中,飾演小丸子的演員才二十八歲,頂多才留級了十幾個上下嘛,雖然沒有聽過會留級的。但凡事皆有例外,搞不好有人真的唸小學留級十幾年啊,就算他真的留級又礙到你們了嗎,三十歲演小學生錯了嗎,年輕人不要整天亂花錢錯了嗎,年輕不要整天出國錯了嗎。
 
呈現出一種靈魂與肉體分開抽離,依然不改原貌的後現代城市人文行動抽開前主義,完全把在都市中生活的人們心態,拿捏得十分精準驚嘆,人們因為工作生活在都市中,可是心理想的卻是另外一回事,只想要離開。有一首歌是這麼唱,嫂子賣餃子實在好吃喂,嘴裡吃的餃子心裡想的是嫂子,人在曹營心在漢,無奈的人生路線,人何嚐不想作自己想要的事情,演員何嚐不想使用自己的聲音。
 
 
哇,這幕真的是最還原、原作的一幕耶。
 
 
一個人將他的靈魂,跟肉體分離到底會發現什麼事情呢,就跟分離式冷氣分離的是空氣還是空間,分離是種寂寞,如同抽的不是菸是寂寞相同,到底分離了什麼這一點也不重要,尤其是抽菸為什麼會抽的是寂寞。大便的離去,是馬桶的追求還是肛門的不挽留,人在分離的時候總是特別的多愁善感,靈魂與肉體的不相襯,似乎是個生活上的常態,所以拿到戲劇當中一點也不奇怪。
 
這部的笑點莫名奇妙的多,只是就像無心插柳柳澄汁無心插人插屁股,雖然有的時候真的會有衝動,往裡面的演員踹上一腳或是揍個幾拳,但千萬不要懷疑個人討厭這部戲,頂多就是你在路上踩到狗屎,結果鞋子黏了一攤屎。就想要趕快磨掉它,但這不代表你討厭狗屎啊,所以說這到底是喜歡或是討厭呢,討厭、人家才不要告訴你雷,不要給我打分數,人家在你的心中一百分。
 
 
大嬸你哪位啊。
 
台灣真人電視劇的目標的收視群是相當廣闊的,因為你永遠不知道到底會有什麼年齡層的人想要收看,如同你把手伸進看不見的恐怖箱,吃咖哩味的大便與吃大便味的咖哩,花錢進電影院看金酸莓獎得主,買紅豆餅一咬才發現裡面竟然是羊肉餡。租阿凡達的DVD來看一播才發現是成人情色版的,充滿了未知的可能性,不可能知道下一秒會出現什麼,像這種未知的冒險,你不用冒生命危險就能享受。
 
還不來看一波。
 
尷尬如果可以換成指數或戰鬥力的話,就像倚天屠龍記之魔教教主,張無忌在光明頂上跟六大派一一單挑,先跟少林的大師指教,大師一生氣跳出來大喊,誰敢污辱我圓真師叔,接著龍爪手一式接一式。張無忌靠著九陽神功,不管是什麼武功就可以看過一次就學起來,跟少林龍爪手互抓龍爪手,讓大師都驚訝,我的戰鬥力只有六千,這小子的戰鬥起碼有一萬以上,所以我說那個尷尬呢。
 
 
小丸子的顏藝倒是真實呈現,太感人了。
 
最了不起的就是用尷尬化解尷尬,用歧視化解歧視,為什麼我們要歧視一群明明二三十歲的人,看起來完全不像小學生,所以要歧視他們呢。佛曰:身是菩提樹,心如明鏡台,時時勤拂拭,勿使惹塵埃,菩提本無樹,明鏡亦非台,本來無一物,何處惹塵埃,吾觀地藏威神力,恆河沙劫說難盡,見聞瞻禮一念間,利益人天無量事,阿彌陀佛善哉善哉,苦海無崖回頭是岸放下丸子立地成佛。
 
每看一集就覺得好像跟七龍珠裡面的神一樣,為了將內心的邪惡趕出體外,所以分裂出比克大魔王,比克大魔王想要一刀一槍殺死改編小丸子的人,並將演員一個一個的揪出來狠狠的揍一頓,非得揍上三天三夜為止。另一方面則是唸在他們誠心誠意,原本把小丸子變成大人是不應許的,還是十八年後再來吧,耶穌告訴我們暴怒的人惹起爭端,忍耐的人止息紛爭,假如你生氣就仰望耶穌。
 
生氣不可到日落,到日落。
 
讓我們再複習一遍,哈哈哈哈哈哈哈…哈!
 
暴怒的人挑啟爭端;忍耐的人止息紛爭。
假如你生氣、假如你生氣、仰望耶穌、仰望耶穌,
假如你生氣、假如你生氣、仰望耶穌、仰望耶穌。
生氣不可到日落、到日落、到日落,
生氣不可到日落、到日落、到日落。
這個時候、不再生氣、這個時候、不再生氣 哈...
不要生氣、不要生氣 生氣給魔鬼留地步,
不要生氣、不要生氣、生氣吃虧是你自己。
 
 
裡面飾演角色的演員們的演技實在沒有可以挑剔的地方,你會在牛糞上面抹鮮奶油擺一顆櫻桃,然後說鮮奶油與櫻桃比牛糞還噁心,在河流游泳發現上游不到二十公尺的地方有人尿尿,你會覺得是尿噁心還是河噁心呢。你怎麼可以一直提到噁心的事情呢,就不能提到一些比較正面的東西嗎,對啊、到底為什麼要這樣,就像你在廁所吃便當,聞的到底是便當的味道還是廁所的味道呢。
 
從頭到尾都有個疑問,為什麼要演台灣真人版,是不是原作者吃了什麼藥,就像在海嘯的時候唱海嘯這首歌,問海嘯我要知道,她服了什麼藥,怎麼瞬間變真人版,連吐嘈都讓我找不到,海嘯你知不知道,我對她多麼好,如果戲劇不能到老。你也應該給我一秒,一秒去忘掉,結果唱完的時候才發現為什麼要問海嘯,海嘯到底服了什麼藥,是不是藥用大麻,而不是問為什麼有海嘯。
 
人家拍攝的很認真努力,演員也都演得很認真努力,你怎麼可以抹滅他們的付出呢,每次想到這點都相當的慚愧,就像吃了慚愧棒棒糖,忍不住說我六歲出來擦鞋貼補家計,八歲賣血救老母,十歲大專聯考得第一,十五歲得十大傑出青年獎。既然買得起iPhone,卻買不起房子,不存錢整天出國出去玩,還計較薪水與工時,一天不能工作二十六個小時,真的是太對不起國家社會人民了。
 
 
這一定不是歸嵐趴火。
 
我們要給鼓勵與支持代替謾罵與批評,嘿人也傳達正面力量啊,也要相信真善美的存在,這樣他們才會拍攝下一部好作品,所以我說那個小丸子呢,那個才不重要呢,重要在於精神,只要精神不滅就永遠存在。我們不能用世俗的角度去解釋有點玄幻的小丸子真人電視劇,這並不是我等凡夫俗子可以承受的,必須要有八兩金的命格才可以化解下來,還是留給福緣深厚之義士吧。
 
至於有趣不有趣這點,答案是非常有趣啊,就像我今天在路邊看到一個肥婆跌到水溝裡,肥婆耶水溝耶,哈哈哈哈哈哈,這真的很有趣吧,不亞於上次在街角看到老鼠跟貓咪打架,結果最後合解了,還搭肩去酒吧喝一杯。還是沒有回答有趣這點啊,沒關係嘛都有一部戲叫親戚不計較了,身為江湖兒女何必在意這些小小的細節,反正大家開心就好,不開心也沒有關係,何必呢,何必呢。
 
 
這群小學生不過長的老一點嘛。
 
總結:比較可惜的地方在於櫻桃小丸子的原作,本來就不適合改編成電視劇,如果變成兒童劇的節奏會比較適合,因為都是獨立的故事,也有少見的上下兩集。但本身選擇用成人來演小學生這點,就已經摧毀了這微妙的平衡,更不用說試著用動漫的元素放在真人上面,用動畫的配音員來代替他們的聲音,從頭到尾都不知道該說什麼,簡直就像是上廁所時發現拉太多,沖不下去般尷尬。
 
 
感想:比較可惜的是演員的戲份沒有平均的分配,藤木濱崎永澤山田大野豬太郎野口等,都只是出來插花的,戲份跟老師的差不多,但偶爾也會出現爆量戲份的時候,一堆路人角色連說話都沒有。
 
如果這世界上有種可以治後悔的藥,想必一定吃上幾百顆之多,看一看發現這根本不是櫻桃小丸子,好像來到一個異世界,簡直就是從零開始的異世界,好像一切什麼都沒有,腦筋空白一片空無一物,佛家所說的空之境界。
 
曾經有一部真人的改編擺在我眼前,我沒有去認真,等到看完了才後悔莫及,塵世間最痛苦的事莫過於此,如果上天能給我一個再來一次的機會,我希望能對那部戲劇說我佛你,如果非要給這部加一個期限的話,我希望是一萬年。
 
 
 
 
 
 
如果喜歡孤的文章,不妨訂閱,就是最好的鼓勵。
以上圖片及影片並無商業用途,
純屬介紹引用。
 
 
 
 
 

    文章標籤

    櫻桃小丸子 真人版

    全站熱搜

    任孤行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