布袋戲在近二十年來可以說是有更大的進步,它已經不只是單純的傳統藝術戲曲了,而是一種重要的影音娛樂,當然很多人的思維裡面,對他們而言是種落伍又俗的東西,沒有什麼好值得的既定印象在其中。東離劍遊記是霹靂布袋戲與日本動畫產業的合作作品,當然這其中有許多的文化差異性質在,因為日本人對布袋戲也並不是相當熟悉,可就是這一點讓這部布袋戲充滿了的異樣的樂趣。
 
 
 
身為一個布袋戲與動畫都有看的人,覺得這種感覺相當的奇妙,如果只有單看其中一項的人,又或是完全沒有看的人,可能不懂這種複雜的滋味,像是把兩種很好吃的食物放在一起,結果你以為會變難吃,卻意外的好吃。話說東離剛出的時候,的確有引起很大的話題,可能在於編劇的作家是知名的虛淵玄,他擅長的戲劇路線相信也不用多加解釋,反正懂的人就會懂(笑),不懂的也好。
 
 
 
 
 
 
 
 
 
 
 
Thunderbolt Fantasy 東離劍遊紀是台灣霹靂國際多媒體與日本公司Nitro+與Good Smile Company的合作作品,原因起於日本劇作家虛淵玄來台途中,知道霹靂布袋戲的名字並感到興趣後想要合作,經過三方協商後企劃成形並拍攝。
 
故事簡介:往日一場魔界與人界的大戰窮暮之戰,人類為了與魔族戰鬥,鍛造出許多的兵器喚神誨魔械,其中天刑劍擁有強大的力量,這些為數眾多的神誨魔械在戰爭後封印起來,天刑劍被護印師一族所在地東離的鍛劍祠保護起來。玄鬼宗的蔑天骸相當迷戀寶劍,想要奪取此劍,於是下手追殺保護天刑劍的丹氏一脈,以及後人,剛好旅人殤不患與凜雪鴉經過,解救了被追殺的丹翡。
 
 
 
 
 
 
 
 
以上資料來自報章雜誌網站以及訪問。
以下完整分享裡面的內容,並加入自己的感想:
 
 
 
 
 
 
簡單的地型圖。
 
 
 
 
 
 
先附上劇中主要的戰鬥音樂:
 
 
凜雪鴉
口白:鳥海浩輔
外號是雞掰人跟零血壓,是個拖隊友去死的壞蛋,俗話說死道友不死貧道,從頭都有種高深莫測的感覺,似乎他在製造各種的危險,是個抱持著能不動手就不動手的主義者,從他老是牽隊友去送頭的行為就知道,有夠積掰。到了後面才知道這傢伙根本是扮豬吃老虎,原本以為會愛耍詭計的人,身手一定不怎麼樣,結果根本騙人騙到底啊,身為主角群卻能夠讓人又愛又恨真的不簡單。
 
每天的雞掰是我生活的原動力。
 
 
 
 
 
殤不患
口白:諏訪部順一
被雞掰人一直陷害的大叔,所謂的牽潘仔一直牽,雖然是本作的主角,但什麼辛苦危險的行為,幾乎都是他在幹的,拜我們的雞掰人所賜,雖然講話憤世嫉俗,可實際上是個心腸軟的傢伙,所以才被人一直騙。身上帶一個沒有鋒刃的木刀當武器,並不是東離的人,所以並不知道關於東離的人土風情,自稱是從另一端的西幽而來,這當然不被相信,後來卻證實這一切都是有奧妙的。
 
是誰叫我娼婦館的,站出來一定不打死你。
 
 
 
 
 
丹翡
口白:中原麻衣
代代相傳的護印師一脈後代,世世代代守護著號稱最強的神誨魔械天刑劍,後來因玄鬼宗的蔑天骸覦覬天刑劍,並殺害她的兄長丹衡,被追殺中遇見殤不患與凜雪鴉兩人被救,踏上了守護天刑劍的旅程。不過長期住在封閉的環境中,導致她不懂人情世故,雖然個性嚴肅卻意外的少一根筋,常常陷入被人騙的困境中,太好騙了不想騙都不行,不過就某方面來說是個可怕的老婆就對了。
 
 
狩雲霄
口白:小山力也
非常知名的獨眼神射手,受了凜雪鴉的邀請成為攻克蔑天骸所在地的小隊一員,這就是標準的腹黑角色,看起來是有情有義,行為穩定且有智謀,不會胡亂行動,跟他新收的義弟捲殘雲是相當的性格。但後來才知道他也是因為私慾重於一切,才會被凜雪鴉給左右,但也沒有壞到骨子裡,算是為了利益不擇手段的人,到了最後才終於驚醒,自己的行為會讓東離毀滅,可是這已經太晚了。
 
 
 
 
 
捲殘雲
口白:鈴村健一
年輕的武術家,所使用的兵器是長槍,跟隨著義兄狩雲霄,想要闖出自己的名號,成就自己的事業成為自己想像中的英雄,不過個性輕浮沒耐性,雖然想要讓自己有名氣,可是堅持靠自己的力量,倒是非常有骨頭。可是就某方面而言這傢伙是個笨蛋,講話老是讓丹翡生氣,號稱三句話氣丹翡,是個擅長怕老婆的男人呢,但有義氣這點倒是從一而終,並不會因為形勢有所變化。
 
葉問:我不是怕老婆,我是尊重老婆。
 
 
 
刑亥
口白:大原沙耶香
生活在冥界的妖魔,她相當的討厭人類,尤其是我們的凜雪鴉,但她的能力是能夠使用符咒來操蹤死屍,所以被凜雪鴉邀請來隊友,但這個是以天刑劍當引子,身為妖魔的她自然知道天刑劍的重要性,所以就此加入了他們的隊伍。使用符咒時需要跳舞,不過卻沒有知道她的目的,跟狩雲霄相同,是為了自己的私慾不惜一切的存在,所以凜雪鴉才邀請他們兩個,目的是為了玩弄惡人。
 
 
 
 
 
殺無生
口白:檜山修之
是個冷酷無情無血無淚的殺手,很少遇到敵手的他,在武術上的修為相當高深,尤其是劍術,對於凜雪鴉有著異常的堅持,雖然不知道是什麼原因,不過應該又是凜雪鴉的惡趣味所導致的結果吧。不過他對於只要高強的對手,就會忍不住挑戰,最後也因為某個原因,跟主角一行人踏上旅程,對於他來說只有用自己的劍將眼前的所斬殺,這才是他追求的人生,他心中沒有所謂的善惡。
 
 
 
 
 
蔑天骸
口白:關智一
 
以山城七罪塔為根據地的玄鬼宗首領,擁有劍術高強的高超身手,另外也有許多術法修為,是東離最大的反派,痴戀於劍,認為天刑劍的力量可以令他掌握世間生死,所以他為了追求天刑劍而攻擊丹氏所守護的聖地。為劍不惜一切的他,與主角群不停的周旋,但就某方面來說這個大反派,似乎有點不太合格,因為他到了最後才發現,這全部都是雞掰人在搞鬼,他也是被玩的其中一個。
 
這麼帥氣的我怎麼可能每天嗨呢。
 
 
 
 
 
 
 
 
 
 
再附上OP:
 
 
事實上東離劍遊紀的劇情相當簡單,並且很直線化的前進,幾乎就只有一條主線及些許的支線,是很純粹的奇幻冒險,角色的人設本身是比劇情出色的,可是要在這麼短的時間演出一部吸引人的戲劇,就必須犧牲部份的東西。不能夠講故事講得忘我並且深入,這是戲劇的大忌,或許在長篇作品中行得通,還可以慢慢走,可是在半小時之內,不到二十集的內容,這完全是不行的節奏。
 
我就是裝嫩,不爽打我啊。
 
關於劇情這點,要說缺點是有,就是故事的進行有時候是沒有解釋,到底為什麼會這樣,可是等你看完才發現,如果每件事情都要合理的解釋,只要讓故事變得無聊兼冗長,會完全拖垮整部,所以選擇解釋最重要的是能夠諒解的。並且用留白的方式,進行開放式的故事,讓觀眾有許多的想像力,就算第一次看的人也可以吸收這其中的劇情安排,這點虛淵玄做到了,還掌握的爐火純青。
 
東離的故事有趣在於,編劇以謊言包裝惡意,營造出每個人都不信任彼此的猜疑,這樣的一群人真的能夠走到最後嗎,就像凜雪鴉,前期被叫鬼鳥的他認為欺騙正直善良的人太容易,如果把世故邪惡的壞人玩弄在股掌之中,這不是更加有趣嗎。要對付惡人就是要用惡人的手段與想法,去推論心中所想的,有時候對於善惡可以堅持理想在目標上,可是不知變通也是沒有用的。
 
世間不是好人會戰勝壞人,而是強者勝過弱者。
 
 
收人毫不手軟,果然是虛淵玄,幸好不會拆散情侶比較厚道。
 
個人是布袋戲迷,這點相信不用多加宣傳才對,但必須要說戲迷看劇的角度跟一般大眾還是有所差距,所謂的內行看門道外行看熱鬧,可是有時候也因為太喜歡布袋戲,所以產生了許多的死角,例如聽習慣某位口白的配音,於是其他人就不行。拿習慣的口白去衡量其他人的口白,之類的事情可是常常發生,因為布袋戲的傳統是一人口白,不論生末淨旦醜、男女老少都是一個人。
 
結合了日本創意與霹靂文化底子,不如說是霹靂結合長久以來的導戲經驗,沒有看過布袋戲的人或許會很驚訝,布袋戲竟然能夠做到這麼精細的程度(這真的不誇張,很多人根本不看布袋戲,他們還在幾十年前的觀念)。事實上對於布袋戲迷來說一點也不陌生,但有許多人連看都沒有看過,就急著說出自己無知的一面,也不願意承認自己的確沒有見識,完全沒有了解的意思。
 
很抱歉說了這麼重的一段話,是因為每次只要自己的興趣是布袋戲,總有人不屑與嘲笑,然後解釋他們也不會聽。
 
老實說台灣沒有幾組團隊能夠拍出像東離劍遊紀般的高水準作品,從攝影畫面到攝影運鏡,與佈景、人物、服裝飾品,至於音樂還有周邊商品的設計,以及動畫等都是日本製作,可是必須要說霹靂的各方面已經成熟化了。比起其他影視導演,拍戲還要一直籌備資金,有一部沒有一部的拍,台灣現在就是如此,雖然票房亮眼,可是不懂得創造商機,就只能靠票房來賺取回收資金。
 
說真的就是因為一個星期二十多分鐘為一集,才能有如此高的水準,長壽劇礙於時間進度與金錢成本問題,拿霹靂現有的例子一集約九十分鐘上下,一個星期兩集,以前是一集,金光布袋戲是一星期一集。如果要保持高水準,可能是天方夜譚的事情,因為每個星期的劇集發行是吸引戲迷的黏著度與現金重要收入,是不可不為的模式,以小規模的金光公司來說,一星期一集就是極限了。
 
 
日本人可能不太了解一些布袋戲的概念就是了,不過虛淵玄相當的熟悉,內力等同是氣功的一種,與獵人的氣有著相同的概念吧,還有每名角色都有自己的出場台詞和出場方法,要出招之前還要先喊招式名稱。有日本網友笑說這不是就被對方知道要出招了嗎,至於東離中的詩詞是使用繁體中文,以中文為語言的我們,自然就會明白,不懂意思也看的懂,日本方面可能就一頭霧水了。
 
武俠小說常有草木之物,只要灌入足夠的內力就能夠削鐵如泥,但東離的世界觀似乎沒有這種概念,見到殤無患使用這種方式運使兵器,便覺得這是不可能的事情,這點也算是文化的差異,如果是台灣作品則是不會驚奇。武俠玄幻題材看習慣的我們,可能會覺得這是常識,或許根本不值得大驚小怪,但看到日本方面將此種元素融入自己的創作,也是一個很趣味的文化交流吧。
 
 
由此可知虛淵玄不是那種對布袋戲文化一知半解的作者,他充分的了解布袋戲,還加入自己習慣的應對方式,就像我們常說的模式化,就像要在數十分鐘如何掌握節奏,要有起承轉合的速度在。不能夠為了某一個部份放棄全部,必須追求全體化的平均,這點在東離從每集的開始中途結尾,都能夠很清楚的看見,不是說完全沒有浪費時間或多途的地方在,而是每個地方分配的很好。
 
個人雖然很討厭現在的霹靂作風,也已經沒有收看霹靂的作品了,可是對於霹靂在東離中的表現,還是要給一個讚,不要因為自己討厭他們,而下了不好的評價,好看就是要稱讚。
 
先談到幾個方面就知道霹靂目前的技術多雄厚成熟了,這並不是砸錢或一時興起,就能製作出來的作品,有趣的是許多人總是喜歡拿如中國日本歐美的影視作品,來比較台灣的影視作品,而且比較的都是在各方面很平庸的作品。雖然現在的霹靂只是偶爾看看一下而已,但必須要說霹靂的製作水準早就超過台灣很多影視作品了,然而很少人注意這點,卻只是一直在旁觀說不好而已。
 
玄鬼宗根本不是反派組織啊(笑)。
 
雖說後期有許多BUG的存在,可是不得不說這是部很有魅力的戲劇,這邊就要從幾個角度來談,因為東離的劇情要說深奧也沒有,就只是一個沒有變化的直球,就直接的丟出來讓觀眾接,雖說其中有部份的伏筆,不過都是太虛幻的。優點是遠超過缺點的,所以是個佳作無誤,要說哪裡不好,就是人物的出現與修為太突兀,可是沒有太過解釋,也是一個好壞很難決定的地方就是了。
 
佈景真的沒有值得挑剔的地方,無論是哪一個場景都非常的仔細優美,從最細微的地方到最空曠的視角,你都能見到佈景製作的功力,就算是背景的樹木及石頭等,也能很放大的去觀察它,會發現無論哪一個地方拿出來檢視,都會非常的驚嘆。尤其是剛開頭的神像處,還有藏神鍔的神社,甚至是七罪塔的玄鬼宗根據地,你不會覺得跟現實中的場景有什麼差別,甚至還擁有自我的美感。
 
布袋戲的運鏡可以說是掌握生死的關鍵,因為戲偶的拍攝是跟真人不同的,必須要存在某些地方,才不會底下的人手曝光,我們都知道布袋戲的操作是依靠操偶師的,操偶師對於操作戲偶的熟練程度,更是讓戲好看的重要部份。在東離這方面你完全不會感覺到戲偶的動作是不自然的,這應該不用多說了,因為電視布袋戲的多年發展,已經讓拍攝角度令戲偶栩栩如生活動自如。
 
更能真人做不到的動作。
 
布袋戲偶,從偶衣到偶頭偶鞋等,每一個的技術也很純熟,幾乎不用挑剔它們的毛病,只要等著欣賞其中的人物就好,這當然也是霹靂長久累積下來的資源與技術,讓他們可以隨時製作精美的戲偶衣物相關。就算是玄鬼宗的小兵你也可以看到精致度,不會因為隨便一個路人就隨便草草帶過,這當然也跟戲集只限定十幾集的二十多分鐘有關係,登場的人物不多,自然可以每個都用心製作。
 
其實關於偶能做出很多動作這點,早就不想解釋了吧(笑)。
 
動畫也是由霹靂的子公司,也就是霹靂的本身所製作的,其實這方面不管是哪家布袋戲都相當
仰賴的環節,因為不管是角色使用招式,還是角色旁邊的光影等,甚至是用動畫製作出一個不能用戲偶的角色背景,都需要大量的CG。這邊也必須要說東離中的動畫都相當的自然生動,完全不會有跟戲偶或背景不融合的情況發生,而且還有一種屬於奇幻世界的迷離不確定因素,別有一番風味。
 
音樂方面的澤野弘之,這應該不用多說了,他所創作的音樂一向都以壯闊並且充滿了靈幻的抽離感為主,很適合營造氣氛並帶動戲劇的節奏,就算是拿開戲劇的本身去聽,你也能產生瞬間抽離的投入感,尤其是搭配畫面。幾首主要的配樂的存在感都相當足夠,不過好奇的是霹靂本身也是有多年製作的音樂老師,一直覺得覺得不比外國的音樂製作者遜色,也許可以合作一下。
 
 
道具最主要的就是每一個角色身上的兵器,還有他們使用的物品等,自然是為了配合戲偶的大小下去製作的,這也是純手工的作業,沒有任何可以取巧的地方,說到霹靂的兵器這當然不用多說啦,甚至還有兵器相關的商品。不過這次融合了日本方面的風格,跟霹靂本身的風格再下去創造,只能說相當有趣,不會太過華麗,畢竟這些兵器是要拿給戲偶使用的,可是外觀又不能不起眼。
 
爆破應該說,只要在台灣拍布袋戲的劇組,幾乎很少沒有使用爆破的,所以霹靂也沿用這個傳統,自然在爆破上也是得心應手,不過可惜的是,如果有龍圖霸業那時候的大地型加上爆破技術的導演蔡孟育在,可能會把場面弄得更壯闊。不過還這方面還算中規中舉,至少也有七八十分在,幸好的是東離並不適合大場合的爆破,小規模的就已經足夠,殺雞根本不用牛刀,也可能不適合。
 
 
 
 
這邊就要提到視為最大賣點的武戲了,先說自己認為的優點就好,就是打鬥的場面意境非常漂亮,並且打的過程中有種詩意的揮灑於其中,所以打起來不至於好像少了什麼東西,有種邵氏動作片的套招設計。但缺點就是太過想要讓畫面好看美化了,所以沒有拳拳到肉的觸覺,照理說打擊感應該要更痛快的,就像火鳳燎原所說的,沒有痛、如何痛快,但各種風格沒有好壞之分。
 
這點算是自己雞蛋裡挑骨頭了。
 
 
現代男人娶老婆的真實面。
 
總結:與日本的合作包裝,真的是霹靂近年來最成功的一個想法了,而且所邀請的人是很了解布袋戲作者的知名作家這點,又是另外一個加分,可以說是把雙方各自擅長的部份給展現出來,創意激發出更多的創意,明明只是很簡單的部份,卻能夠有突出感。就算沒有看過布袋戲的人也能輕易上手,因為這個故事的進行,分別是我們習慣並且能夠快速消化,卻又不會速食化的設計。
 
 
我是大魔王耶,好像是啦。
 
感想:身為一個布袋戲迷,自然要以布袋戲迷的角度去看待東離劍遊紀,不過就算非戲迷的角度來看待,可以看見身邊有些根本對布袋戲不熟的朋友,也對於東離有所好評,還全部看完,也感到相當的有趣,甚至是高興。
 
東離是虛淵玄的編劇,不過他的作品也沒有看過幾部,都是耳聞比較多,感覺跟霹靂的調性意外的合適,也就是他很喜歡發人便當這點,正巧兩邊有共通的地方(笑),角色的死對他來說是種創作的能量吧。
 
就寫劇本來說,以布袋戲編劇來說,金光目前的三弦也很優秀,只不過三弦的風格是另外一種的,其實自己很認同虛淵玄的理念,不可以太喜歡自己創作的角色,這可能讓自己陷入盲點中。
 
 
最後的破傘曲:
 
 
 
如果喜歡孤的文章,不妨訂閱,就是最好的鼓勵。
以上圖片及影片並無商業用途,
純屬介紹引用。
 

    任孤行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3)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