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們都知道台灣歷史有很長一段時間,都屬於殖民政權的階段,就算到了今日依然沒有擺脫殖民政權的陰影,是因為台灣數百年來,一直是外來移民加上原住民的融合,所以族群上非常豐富與多元,加上地理環境的關係。今天要分享的書藉是、湯德章:不該被遺忘的正義與勇氣,是本描寫湯德章生平的歷史傳記,也許有人知道湯德章是誰,也有人不知道湯德章是誰,他、是名台灣人。
 
 
湯德章是名台灣世代變遷,政局改變下的人物,他從日據時代活到了中華民國,由國民黨統治的時代,見證了兩段不同的歷史,但很多人都對這段歷史有誤解,認為有爭議不該討論或去碰,事實上這一點都沒有。因為這兩段同樣都有殖民政權共同的特色,就是壓抑本土族群,湯德章不該被遺忘的正義與勇氣,述說了身為台灣的一份子,卻只能成為被動的成為外來政權的被統治者。
 
 
 
 
 
 
他是湯德章,台日混血的台灣人。
 
 
湯德章:不該被遺忘的正義與勇氣是日本作家門田隆將所著的傳記,門田隆將訪問過許多台日歷史與寫過許多相關書藉,於二零一六年發行,在日本角川書店與台灣玉山社發行。
 
湯德章是日治時期第一位台籍警部補;沒有大學畢業資格的他,一舉通過日本高級文官考試「司法科、行政科」,取得律師資格。他是台日混血兒,父親從日本渡海來台,在瞧吧哖事件時被殺害,他突破重重難關,成為日治時代第一位台灣籍警部補。因為對正義的堅持,他辭去人人稱羨的警察職務,遠赴日本進修苦讀,一舉通過日本高級文官考試。他在台南開設律師事務所,因公正不阿的態度而受到眾人敬重,成為台南市長候選人之一。
  
 
 
 
 
 
 
 
以下用自己的想法來看待:
 
 
 
 
 
 
湯德章的父親新居德藏是日本望族子弟,後來成為警察來到台灣,與是台灣人的母親湯玉相識後結婚,母親湯玉為台南人,父親在瞧吧哖事件中殉職,家境清寒的他雖然考上師範學校,後來輟學就業。除了讀書還練習武術,後考上警察練習所,雖然年齡不足卻破例錄取成為警察,並成為第一個台灣藉警部補,卻因台灣人的身份無法升遷並受到來自日本人上司的壓力,干涉他的行動。
 
後來一位日本醫師車禍撞傷人,書中是說受傷,也有一說是撞死人,總之醫師肇事逃逸,日本警察沒有人敢辦,唯有湯德章力主追究責任,還受害者一個公道,引來他的上司不滿,後來也不了了之,只有最輕的刑罰。湯德章備受歧視與故意冷落之下離職,後來去日本投靠叔父又藏並改日本姓,努力參加考取文官資格,後改回湯姓,並在台南定居開業,成為了台南的知名律師。
 
因為湯德章剛正不阿的個性,獲得良好名聲,可是二戰結束後日本投降,國民黨政府接受台灣,並讓台灣掛上中華民國的國號,台灣省行政長官陳儀力邀湯德章擔任台灣省公務員訓練所,但湯德章知道國民黨的腐敗而不願接受。但台灣人對於回歸祖國懷抱的話語多少還是有點心動的,可是知識份子馬上就知道其中有詭,徹退到台灣的國民黨軍隊根本沒有軍隊的樣子,比較像是難民。
 
如果對湯德章律師有興趣的人,不妨搜尋生平或是看這本書,這邊就簡單帶過。
 
 
以下就用書中大量訪問相關人物及史料書藉記載的內容描述:
 
 
 
一九四五年十月十日,當年二十歲的郭振純第一次在台南火車站看到國民黨軍隊,郭振純在十九歲的時候,以台灣徵兵第一期生的身份,加入了步兵第四十七聯隊,是前日本陸軍的一員,因為本隊在印尼帝汶島結束了戰鬥,就留在台灣。
 
讓郭振純驚訝的是,除了這群軍人像難民,就是指揮官:「我嚇了一大跳。剛開始還一副神氣的模樣、呼呼地抽著菸的男人,就這樣突然赤手擠了鼻涕,然後把沾到鼻涕的手指,直接揩在長靴上……簡直難以置信。那時我就想。這真是來了一群糟糕的傢伙們啊。」
 
二零一五年,現年九十歲的郭振純敘述著當年的光景:「士兵們嘴上嘰嘰喳喳講的話,那時候根本聽不懂。總之就只留下了烏合之眾的印象而已。我們小學時看的漫畫像是彈吉大冒險或者野狗小黑裡面,介紹了許多不同戰場的景色,比起漫畫裡面登場的亂七八糟的軍隊,國民黨軍隊的樣子還更糟糕。」
 
郭振純這麼說,他在台南車站看到士兵的醜態:「比方說,他們會湊個三、五個人一起去市場或商店買東西,然後就會開始跟商家議價。講白了就是殺價。當時的台灣就算在戰時體制下,也一直都維持著公定價格的制度,直到終戰以後也還是這樣,所以當然不會接受殺價這種行為。但是,跟他們真的是語言不通,於是就會變成吵架。也因為語言不通,所以他們到哪兒都會引起騷動。
 
不管是用手勢也好、筆談也好,大家用過很多方法,但最後都只付了他們自己開的價格。他們隨便把錢放著,然後就走人了。更糟的是,還是有不付錢就離開的人。類似這種麻煩事,到處都在發生。我自己就親眼看過好幾回。對一般人來說,還是會因為他們是軍隊,而感到害怕呢。」
 
「他們一來,就先去接收當時還在台灣總督府管轄的政府專屬糧倉,那吃相真的是很難看。最先被接受的就是米倉、鹽倉、砂糖倉庫……這些重要物資。如果被接收的東西是在台灣流通也就算誕。但是他們並沒有這麼做,而是通通搬上船送往福建。就像螞蟻搬食物一樣,海上整排的帆船啊。所以轉眼倉庫全部被搬空,事態惡化了起來……」
 
郭振純想起當時的事情都還是氣得發抖,他繼續回想下去:「戰時主要的出口對像都是內地,也就是日本。但是因為美國潛水艇的關係,戰時跟日本的船隻來往幾乎都斷絕了。所以台灣的倉庫裡面全部都是物資,特別是稻米的存量非常龐大。但是那些一下子就都沒了。」
 
和當年與湯德章搭乘同一班富士丸回台的林雪梅結為連理的台灣獨立運動家王育德,在《活在昭和時代的台灣青年》一書中,如此記述著:「中國人佔領了過去日本人在台灣就職時,於社會上擔任的所有主要位置。流入台灣的中國人總數越來越多,並且能夠優先獲得職位,搶走了台灣人的工作機會。本來應當由台灣人精英擔任的職缺,竟然隨便交給上海附近過來的鞋匠的情況也出現了。對於這一切,台灣人只能咬著手指旁觀。
 
中國人把不給台灣人職位的理由,歸結到不會說國語這一點上。弄至公開表示,如果不重新訓練被日本奴隸教育馴化的台灣人,這些人就根本不能用。」
 
在身為知識份子的王育德眼中,這些後來被稱為外省人的中國人,其行徑和意圖是非常明顯的。記述如下:「直到一九四六年五月為止,陳儀持續留用日本人警察的理由,是台灣人當中沒有適當的人才。但實際上,這是為了在中國人從中國過來之前,不讓台灣人擔任那些職位的處置。
 
日本時代從事行政業務的公務員約有一萬八千三百人,陳儀過來後增加到四萬三千人,這是因為中國人一旦當了官,就會隨意安插自己的妻子、兄弟姐妹,讓他們也能夠領薪水的緣故。
 
台灣人原本以為從日本統治下解放以後,就可以在社會上更加活躍,結果卻是一場空,他們雖然憤怒不堪,卻也無計可施。說是戰勝國的國民也不過是轉瞬的事,在中國人的眼裡,我們台灣人不過是戰敗國日本的所有物而已。
 
雖然已公告日本人的海外資產將『作為賠償的一部份移交給聯合國』,但一九四五年十二月台灣才設置了『日本資產管理委員會』,在那之前的大部份的資產都被中國人給搶走了。他們除了獲得台灣全部產業的百分之九十、土地的百分之七十以外,獨佔了金融業,把私人公司變成官營公司。各種特產和菸酒都轉成政府專賣,甚至禁止台灣人的貿易行為,完全由貿易局獨佔。」
 
王育德提到日本人回日的時候:「彷彿像是被養育自己的親人給拋棄一般的心情。」
 
郭振純這樣形容當時困頓的生活:「鄉下的農民,或者無產階級的人們馬上就走投無路了。唉,其實我們都一樣啦!想買米卻買不到米。什麼物資通通都去了大陸,什麼都買不到。就因為這樣,物價一直上漲,變成通貨膨脹。米價整個上來,人苦得撐不過去就上吊自殺。還有一家人一起上吊的。報紙也不會報導這些,因為這種人實在太多了。同樣狀況如果發生在中國,大概不是自殺,而是去暴動吧。不過台灣沒有發生暴動,反而是去自殺,我覺得這就是台灣文化和中國文化的不同的地方吧。」
 
「那批人,就把貨幣換新了。就是新台幣。用它把一直以來使用的錢換成了新貨幣。但是兌換匯率根本就是胡來。新台幣的紙紗,是用舊錢四萬元,換新錢一元喔。也就是變成四萬換一元。原本台灣的錢和日本的錢匯率是一比一。雖然換鈔票以前就開始就開始通膨了,但這下變得更糟糕。不過是去市場買個東西,大家都帶著手提袋,把錢塞進去扛出門。」
 
後來成為政治犯,被關在綠島十四年的鐘紹雄,二零一五年八十七歲,對於上列的事情這樣回憶:「蔣介石派陳儀來幹什麼,就是來搶走日治時代所有的一切。然後把台灣的砂糖、稻米、樟腦全部買光拿到大陸去。米價可以一天跳三次,通膨的狀況非常嚴重。我那時候還是台南工業學校的學生。當時從中國來一個叫陳重的校長,說什麼地下銀行的利息很好啊,就把老師們的薪水都拿去地下銀行存,不止發給老師。
 
老師當然生氣了,雖然校長是從中國來的,但是老師還是台灣人比較多嘛,所以大家就罷工。上課啦什麼的通通杯葛不去,我們這些學生也同情老師,就一起罷課了。記得那是我快畢業的事情。」
 
後來發生了由中國人傳染霍亂的情況,湯德章也因此這樣辭去區長的職務,國民政府處理的方式是封鎖港口讓台灣人不能進,再把病人隔離的方式處理,完全沒有醫治防疫施打疫苗,於是造成漁民暴動,這是私菸事件前夕的事情。
 
二零零六年三月六日聯合報訪問當年十歲這時七十歲的林明珠,她是這樣說的:「根本沒有賣私菸,那是一般的菸。而且也不是什麼取締。那天一個帶槍的年輕士兵走到我這邊來,從箱子裡拿了包菸。他右手一邊點菸,左手伸進口袋邊找著錢,一邊用北京話問我:『多少錢啊?』只是我當時只會日本話跟台灣話,一下子反應不過來。那個當下,附近看著的男人們大聲嚷嚷:『有人抽免錢的菸啊!』騷動了起來,對著十幾公尺外的母親大喊:『有人欺負你女兒啊!』」
 
「周遭人群一下子就圍成人牆,香菸也散落一地。因為語言不通加上眾人起鬨,騷動就越來越嚴重。結果那個時候年輕的士兵想揮舞槍枝驅趕聚集群眾的時候,槍的尖端剛好戮到急忙趕過去的母親,血一下子就噴出來了。大人們就更生氣了。大人裡面有人把我先帶到路邊去,當時就聽見有人大喊『大陸來的人打人啦!』」
 
郭振純回想著:「一開始有議會的議員在喊話,勸告大家:『請勿任意起事!』卡車上擴音器也傳來『請大家冷靜,勿暴亂行事』的宣導聲。當然,他們都是講台灣話。然後大家就會有一陣子沉靜。不過,雖然一般市民們回去了,那些年輕人可沒有辦法。因為血氣方剛嘛。最後青年們就開著卡車要大家奮起,為了呼應台北而開始。」
 
後來郭振純與學生們聚集起來搶奪武器,一路從警察局跑到日軍空軍基地,並且發現日軍飛機全部都被破壞掉了,任何東西都被搶奪一空,不能成為鐵賣的飛機就澆上鹽水,讓飛機報廢再拿去賣。
 
鐘紹雄也跟著群眾一同要走到台南火車站的時候,發現機關槍的聲音,逃進了台南二中,在體育老師的幫助逃到山區,後來被捕關押十幾年。
 
陳儀這時提出四個條件,想要安撫台灣人心,身為台南參議員的湯德章與許丙丁等人,設置台南市臨時治安協助委員會,並提出:「本省藉民眾沒有辦法得到適當的位置,引發了他們強烈的不滿。擁有能力,卻無法獲得相符的職位、地位,不僅擴大了這個不滿,同時也是社會的大大損失,如果不能傾聽民眾要求,抗議活動也不會停止。
 
另外,如果不能確保參與此次行動的人安全,這場混亂大概會一直持續下去,直到打倒政府為止。首先,要告智只追究至今為止的責任,請所有人各自回家,此外要確保能夠守信。稍早陳儀長官的廣播內容,能否被確實遵守,我想比任何事情都更重要。」
 
湯德章並親自進入台南工學院談判,說服學生成立治安維護隊,將動亂平靜下來,很快的台南參議會等參議員提出了七項對政府的提案,由國民黨所派的卓市長答應下來。
 
陳議在給蔣介石的密報中,暗示這些暴動的人是共產黨黨員,留下來的日本人製造混亂。
 
已派步兵一團并派憲兵一營,限本月七日由滬運的蔣介石電報中,下令用軍隊鎮壓民眾。
 
台南沒有高雄反抗的嚴重,所以軍隊還沒有大量進發,但是高雄要塞司令部指揮官彭孟輯的手段非常激烈,有倖存市民的證詞中,提到:「面對被槍彈打中已經奄奄一息的大量群眾,軍隊甚至拿著刺刀,一個一個地補上致命一刀。」這些人都是一般民眾與學生。
 
當時曾經目擊慘況,後來成為評論家金美齡丈夫的周英傑,曾向金美齡這樣描述:「他說那時候他才十三歲,就看到自己學校學長被射殺的遺體。照他的說法,是三具雙手被綁,背上插著寫著名字和罪狀的牌子,被槍殺的遺體。血流了很多,讓人感到不可思議,人體竟然會流出那麼多的血來。他受到非常大的驚嚇。那成了決定我先生這一輩子的重要事件。」
 
同時台南參議會聽說高雄事件後,各界台南人士召集起來要將卓市長換掉,並且展開選舉,黃百祿、侯全成、湯德章三人,分別以先後一二三名當選,但陳儀等到軍隊進入後,開始實施戒嚴令,各地的二二八事件處理委員會也被迫解散。戒嚴令實施後,台南參議會的議員如湯德章被捕至監獄,其他人因為被拷問供出湯德章是日本人,所以主謀者是他的言論,湯德章因此被嚴酷虐待。
 
也就是湯德章不願說出任何人的名字,才拯救許多學生的性命。
 
除了肋骨骨折還有手指被木板夾殘,不能使用手吃飯,只能用嘴巴直接吃,隔壁牢房的詩人楊熾昌被關押的牢房就在湯德章隔壁,由他口述經過,憲兵隊想要從他口中取得叛亂者的名單,他堅持不肯說出。在法庭上的審問也是由軍方決定,湯德章死刑的宣告,湯德章在死刑前被國民黨軍隊遊街示眾,坐著卡車一路來到現在的湯德章紀念公園,湯德章被射擊數槍後氣絕身亡倒下。
 
李谷是湯擔任台南市南區區長的下屬,年滿七十九歲時他在台南縣文化局出版的《南瀛二二八誌中,留下了珍貴的證言:「槍決的那天,現場圍觀的人很多,在場的我們個個心亂如麻。槍殺前,士兵打算用布遮住他的雙眼,他卻不從。接著士兵想要把他綁在木板上,他也不依。想要他跪,他也不聽。最後士兵以暴力踢他讓他跪倒,踩他、用槍桿毆打。
 
而湯律師卻說:『不需要綁我,也不需要遮我眼。因為我身為流有大和魂之血。若一定要有罪人,那只有我一人就夠了!』
 
接著他又用日語高呼喊:『台灣人,萬歲!』」
 
身受三槍而亡,然而湯德章的屍體卻不準家人前來收屍,擺在公園示眾數日,國民黨士兵還不給蓋上任何東西,就直接埋入土中。之後湯德章的家人與朋友,都受到國民黨特務的監視與控制,許多人不敢跟他們靠近。
 
 
 
坦白說自己很喜歡門田隆將的述事風格,加上他是個熟讀並且實地研究台日歷史的人,對於講日治時期到國民黨時期的歷史特別有親切感,最主要的是用了很多史料加在書中,串連成湯德章的立體世界觀。也不斷加入後代相關的歷史事件,以一個現代大家可能比較懂的名詞來解釋的話,就是超級英雄的平行世界觀,同一時間以及後面跟德章先生相關的人事物全部成為共同體。
 
提到一個很敏感的部份,就是國民黨的中華民國政府在開羅會議與舊金山合約,沒有法律效應的台灣地位未定論下,中華民國就成為台灣政權的新主人,還提到很多台灣人直到戒嚴才開始有人知道這些事情。除了由日本人幫助防守台灣,還有美國人提供物資與武器,國民黨才能守住台灣的歷史,這跟我們從小到大所讀的歷史好像落差非常多,就像某位能夠逆遊而上的特異功能人士。
 
五十年來日本統治已紮根,很多台灣人認為自己是日本人,許多青年還成為日軍上過戰場,跟中國與美國軍隊打仗,可是當國民黨來台後,中華民國政權卻認為這些人是皇民日倭,背叛祖國的人,他們是幫助過敵國的人。可完全沒有想過台灣是被割讓給日本的,而且當初並不是中國人所割讓的,是大清帝國,被殖民五十年的台灣人,已經同時認為自己是台灣人與日本人了。
 
我們也要承認一件事情,就是台灣數百年來一直都是被殖民的狀態,沒有一個是由台灣主導的實質統治,從荷蘭人西班牙人,到鄭成功,大清割讓給日本,日本戰敗後國民黨接收台灣,兩者都是屬於殖民政權,並不是本土政權。提到二二八與白色恐怖,從來沒有什麼撕裂族群還是製造仇恨的可能性,因為這是真實的歷史,如果光提歷史就不行,那當初就不要犯下這些罪行,有很多犯罪的人不只不用被法律懲罰,還可以享受權利與財產。
 
提到有趣的一點就是在於日本戰敗後,日本政權退出台灣,台灣卻沒有很大的混亂與治安上問題,尤其是台南最平靜,以日治模式維持運轉的各大機關為主的地方士紳,平安的擁有秩序,顯然當然基本教育水準高的台灣人,加上日本建立的體系,確實的保持穩定。不過這跟動亂才要利用軍隊鎮壓的國民黨式說法,又有很大的分別了,作者也在其中說到貪腐帶來的物價不穩,才是暴動主因。
 
如果反抗日本政權的是抗日義士,那反抗國民黨的人,不也能叫成抗國義士了,因為都是外來的殖民政權,差別在於日本人想要把台灣人變成日本人,國民黨想要把台灣人變成中國人,並沒有誰是祖國或正式的道理。因為這兩者政權都把本土人當成階級比較低的階層,特定族群就是能夠佔用比較多的行政資源,得到比較多的保護,日治是日本內地人,中華民國則是高級外省人。
 
至於像是老兵,就無法得到這類資源了。
 
門田隆將不會因為是日本人,所以美化了日本殖民政府,還提出許多日本政權的缺點與僵化的部份,寫了許多日治與國民黨的真實生活上的事情,例如像是物價的拱抬,日治雖然將許多物資運到日本,可同時也把物價穩定公價化,公家機關收集各項物資角定時供應。如果有人想要惡意造成通膨的話,就只會受到刑罰,而國民黨則是相反,由公家開始掠奪物資,造成物資高漲。
 
沿用相當多的史料與真實人物的訪談,不少高齡的台灣長者都有經歷過日治時代到國民黨來台的年代(這類的長者隨著時間老死,越來越少了),這些長者對於當時的事情還記得很清楚,能夠提到清楚的論述。能夠很仔細的一一道出,他所知道的及身邊的事件,包括作者所收集的數據統計,除了湯德章外,還引用許多經歷過人物的訪談視角,從不同的角度見解出時代發生的事件。
 
雖然國民黨政權醜化日本殖民政權不遺餘力,甚至利用基本教育醜化,不過其實日本人是有幫國民黨打國共內戰的,門田隆將的另一本書,為義捐命:拯救台灣的日本影武者根本博,還幫助守住台灣,所以日本人確實有功勞的,絕不是煽動與製造混亂。門田隆將有許多的研究與台灣相關人士加起來,就成為一個有趣的化學反應,可能對於認同大中國的人,看起來相當刺眼吧。
 
作者不懂為什麼承認自己是日本人這點是有罪的,台灣的確被日本統治了五十年,也實施了日本教育的同化政策,那時的台灣人是日本人無誤,不是中國人就是有罪的話,基本上除了國共內戰敗逃到台灣的中國人才沒有犯罪吧。就算現在某些人只要提到日本時代的人,還是認為他們是日倭,用很難聽的字眼罵他們,然後又會有高級支那人的字眼互罵過去,或許是種時代交替的衝突吧。
 
國民黨之所以可惡,不是因為他們是中國外省人,而是因為他們做的事情,從二二八事件到白色恐怖,這從來都不是悲劇,是掌有軍隊對政權的人,所進行的大屠殺與政治迫害清洗。有些人會提到不要分省藉,這是挑撥撕裂族群,事實上分省藉最重的元兇,就是國民黨本身,有數十年的時間,中央到地方官職都是由外省人擔任,這還是不分才能與資歷的,只要你的身份對就能當。
 
最後要說的是,你我可以自由發言表達立場的權利,是先人流血流淚爭取碰撞得來的,並不是從天上掉下來的,或是某些人士所給予的。當然有些人說以前戒嚴的社會比較好比較平靜,民主這東西實在不好,這就像馬路上不開放任何車輛行駛,自然就不會有車禍與行車糾紛了,也不會有飆車族,也不會有空氣污染與澡音,更不會有人死亡了,所以把馬路封鎖,似乎是個很好的選項。
 
為什麼只要談到這段總是有人會跳腳,並會護航國民黨的行為,導致討論二二八跟白色恐怖的相關物有困難,就跟當時結束日治時期的台灣人相同,他們對於日本懷有親情般的心情,經過數十年的殖民統治,自然就會產生認同。所以有人會認同國民黨的行為,也沒有什麼奇怪的地方,因為從小到大,很多人所接觸的都是逆遊而上,或是中國同胞活在水深水熱的痛苦中,要他們改變想法是很困難的。
 
 
 
總結:這類的台灣歷史人物,其實都相當的精釆,比起遙遠的歷史這更能貼入我們台灣的生活,這本書很多重要的內容就不一一說出來了,就擷取重要的部份就好,寫得相當流暢好懂,還有收集來的資料當參考。不得不說門田隆將似乎比我們台灣人更了解台灣歷史。有好多內容都是我去看了他所參考的史藉資料才知道的,原來有這樣一回事,也佩服湯德章這位台灣人的生平。
 
對於這些事情,你是真的忘記了,還是害怕想起來?
 
 
感想:雖然近年來國民黨常喊被迫害或是政治惡鬥,但個人覺得台灣人非常仁悲,選擇用合法手段去追他們的不當所得,還要跟司法體系爭鬥,當初他們除了強奪財產還有階級屠殺,這樣的政黨沒有跟納粹一樣被清算,已經太寬宏了。
 
也好奇……如果當年如湯德章般的台灣各界精英,沒有被清算屠殺的話,那今天台灣會是什麼樣子,不過我們的民主年齡雖然幼稚不成熟,可是湯先生在天之靈看到,應該也會滿意今天的民主發展吧。
 
我們不該把這段歷史輕描淡寫,而是述說當時所發生的任何事情,很多事情不該淡忘……
 
 
 
 
 
如果喜歡孤的文章,不妨訂閱,就是最好的鼓勵。
以上圖片及影片並無商業用途,
純屬介紹引用。
 
 
 
 
 
 
 

    任孤行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