到底要達到什麼標準的宗教,才會被稱為邪教,而邪教好像從混亂的年代開始便有,他們懂得利用人們脆弱心靈,成就自己的目的,不管原先的宗教再如何解釋,只要人變質,宗教也會跟著變成另外一種可怕的東西。紀錄片失樂園瓊斯鎮Jonestown Paradise Lostdiscovery,便是跟據美國的真實事件所拍攝的,這個曾經興盛在一九六七零年代的宗教,最後卻帶來無窮的悲劇。
 
 
 
 
 
 
因為宗教的本身就如同水,它裝在什麼物品上面就是什麼形狀,它加了什麼東西就是什麼味道,有時候宗教本身的教義是沒有任何問題,除非它的本身就充滿了怪異的教條,當然也是有這種宗教。大部份人都認為宗教應該勸人向善,但實際上宗教的走向是讓人逃避現實,這當然是由人的影響居多,因為傳教的不是經書教義而是活生生的人,所以人基本上就決定全部宗教的走向。
 
 
 
 
 
 
 
 
 
 
失樂園瓊斯鎮Jonestown Paradise Lost是discovery在二零零七年播出的紀錄片,述說一九七八年,南美洲蓋亞耶一個約千人的小鎮,名叫瓊斯鎮與世隔絕的地方,那邊的人們都信奉人民聖殿教The Peoples Temple。由教主吉姆瓊斯Jim Jones在印第安納州建立的小型宗教團體,後來因為醜聞事件頻傳,教主瓊斯說服近千名的信眾,一同移居到南美洲的蓋亞那,過著與世隔絕的生活。
 
直到國會議員利奧.賴安Leo Ryan的到來,才開始整起事件曝光,並發生悲劇。
 
 
 
 
 
 
以上資料來自報章雜誌網站以及訪問。
以下完整分享裡面的內容,並加入自己的感想:
 
 
 
 
 
 
一九七八年全球都報導了吉姆瓊斯與九百多名信徒死亡的新聞。
 
 
紀綠中很多演員都是還原當時情景。
 
 
一九六零年代末到一九七零年代初,美國街頭經常發生暴力衝突事件,越戰、民權遊行、政治暗殺天天在電視上演,由於社會騷動數千名美國集結聆聽佈道。這位深具魅力的牧師就是吉姆瓊斯,瓊斯的演說慷慨激昂,早期的內容結合了社會主理想與基督教的救贖。
 
 
紀錄片中模擬瓊斯的人。
 
人民聖殿教之所以能吸引這麼多人,那就是在某種程度上我們都在求歸屬感,有人藉由人民聖殿教尋求協助,有人則想為人類服務,吉姆瓊斯與人民聖殿教似乎能滿足所有人的需求,只有我們才能讓世界變得更美好。唯有我們的作為才能改變世界,這包括漸進的社會改革和激烈的革命,甚至是清理核爆落塵,像我父親這樣的人,一旦發現你想聽到看到什麼,他就會表演給你看。
 
無論你在尋找什麼,無論你想逃離或追求什麼,吉姆瓊斯就是有辦法切中要害,大家都很興奮並且深受吸引,一旦上鉤就很臨脫身了。以上是訪問吉姆瓊斯的兒子,他所說的話。
 
 
吉姆瓊斯,人民聖殿教的教主。
 
吉姆瓊斯自稱有特殊能力能治好生病與垂死的人,治療佈道秀在人民聖殿教大受歡迎,隨著聲望水漲船高,瓊斯的佈道與基督教義漸行漸遠,越來越偏向社會行動主義,他自稱先知,是指引、保護、照顧信徒的救星。吉姆瓊斯的虔誠信徒稱他為聖父,許多人把薪水跟財產送給他,甚至把房子過戶給他,但在權力到達頂峰之際吉姆瓊斯的黑暗面開始浮現,前人民聖殿教信徒指控瓊斯肉體虐待與性虐待。
 
控制信徒心智、強迫服藥。
 
 
一九七七年由於媒體對瓊斯越來越感興趣,吉姆瓊斯與數百名支持者離開加州舊金山,他們出發前往蓋亞那,決心要在這個南美國家打造新社區,在距離首都喬治城150哩的叢林中,人民聖殿教打算建造一座社會主義天堂。他們以教主的名字將此地取名為瓊斯鎮,隨著美國國內指控瓊斯的聲浪日漸升高,人民聖殿教成員繼續湧向這個偏遠小鎮,他們認為這些抨擊是政府陰謀。
 
目的是要打倒人民聖殿教,瓊斯與許多信徒否認一切指控。
 
 
《本節目描述瓊斯鎮的末日,內容根據目擊者描述與吉姆瓊斯的真實錄音》
 
 
 
史蒂芬瓊斯(吉姆瓊斯之子):我父親這輩子最在意的就是別人對他的看法,大家必須了解吉姆瓊斯從頭到尾都知道自己是騙子,他知道自己很壞很變態,他只是不希望被別人發現。
 
范能葛斯尼一九七四年加入人民聖殿教,他已在瓊斯鎮住了八個月,他開始回憶在瓊斯鎮發生的事情,夜間警報代表有緊張事件,他們會鳴放警笛或廣播叫大家立刻到大帳篷,這表示出現攸關存亡的情況。瓊斯鎮出現危險,我們必須立刻做出決定採取行動,通常會持續一整夜,吉姆瓊斯利用夜間警報製造恐懼和絕望的氣氛,有時夜間警報還包括練習集體自殺,瓊斯藉此考驗信徒的信仰與忠誠。
 
有人拿著手槍和步槍包圍集合的群眾,他們的槍口不是朝外而是朝內,所以感覺很像武裝營區。
 
喪妻後,范能葛斯尼帶著四歲兒子搬進瓊斯鎮,隨後便想離開,可是不能離開,他向室友透露他想離開,他的室友曾試過逃跑,那次他受到嚴厲懲罰,差點被嚇得發瘋。當中也有大量訪問在此次攻擊中生還的原教徒與記者,還有他們在喬治城的總部,他們現身說法還原當時的情況,在事件發生前後的因果,基本上他們都會在紀錄片中穿雜自己當時的回憶,以戲劇的手法表現。
 
以魅力佈道的他。
 
 
一九七八年十一月十四日,美國國會議員李奧萊恩與助理賈姬史皮爾,飛往蓋亞那調查人民聖殿教遭指控的虐待事件,這支代表團也包括信徒的親人,他們要確定家人可以自由進出瓊斯鎮,吉姆瓊斯視這群人為直接的威脅,目的是要摧毀他與他所主導的運動,同行的有十四名親人,其中包括公開反對瓊斯的前人民聖殿教信徒,美國媒體也隨行報導這趟旅程,包括美國國家廣播公司的唐哈里斯。
 
以及提姆瑞特曼,他是舊金山觀察家報的記者。
 
 
滿懷希望來到異國的教徒。
 
起初吉姆瓊斯把人民聖殿教塑造成一個偉大的機構,他的形象有點特立獨行,因為他走到哪裡都有保鑣,無論有沒出太陽都戴著墨鏡。萊恩議員此行的目的,是調查前信徒的指控是否屬實,包括吉姆瓊斯會以體罰的方式控制信徒,強迫信徒把財產過戶給他,甚至把孩子的監護權也交給他,同時也要調查他是否感脅要殺害想脫離組織的人,但他們沒有想到的就是事情的發展超過想像。
 
少數人民聖殿教成員獲准組成一支籃球隊,包括瓊斯十九歲的兒子史蒂芬,萊恩代表團抵達之前幾天,史蒂芬與籃球隊前往喬治城,與蓋亞那國家代表隊進行系列比賽,離開後從此沒有回到瓊斯鎮。
 
 
被狂熱信徒包圍的瓊斯。
 
對許多瓊斯鎮居民來說,實際情況至少跟新聞報導一樣糟,恐懼是吉姆瓊斯最常用的控制手法,尤其是針對那些想回美國的人,他編造各種故事告訴大家,美國將變得多可怕,例如美國正在建造有色人種的集中營,邊境有3K黨等種族主義團體巡邏。這些故事失效後,他又說快要爆發核子戰爭,瓊斯鎮是躲過核子屠殺最安全的地方,吉姆瓊斯堅決不讓調查人員進入瓊斯鎮,他號召信徒簽署請願書。
 
要求萊恩議員與代表團不得進入瓊斯鎮。
 
在別無選擇的情況下,萊恩議員與喬治城總部的聖殿教信徒碰面,他們是聯繫吉姆瓊斯與瓊斯鎮的唯一管道,屋裡都是人民聖殿教成員,包括史蒂芬瓊斯與籃球隊員,後來萊恩議員離開該住處。吉姆瓊斯請人民聖殿教的律師查爾斯蓋瑞,處理萊恩議員造訪瓊斯鎮的事宜,但瓊斯突然變卦拒絕萊恩參訪,認為他們有敵意,議員與人民聖殿教律師和瓊斯協商後,代表團獲准進入瓊斯鎮。
 
 
表面上愛護教徒的瓊斯。
 
瓊斯鎮開始整理環境粉刷除草,然後由瓊斯親自針對每個人設計跟議員親人的對答,大家都要對瓊斯鎮讚美並且讚揚,每個人都監視著彼此。萊因議員租了一架飛機,要帶信徒的親戚與記者去瓊斯鎮,瓊斯鎮位於150多哩外的叢林,並有信徒已經計畫送出紙條給議員看,當他們飛越叢林才知道瓊斯鎮有多偏遠,飛機降落在距離瓊斯鎮5哩多偏僻的小機場,才發現要離開是很不容易的。
 
 
國會議員一行人沒有想到會踏入死亡吧。
 
一群人民聖殿教成員開著平板貨車過來,他們以為馬上就要去瓊斯鎮,結果被人民聖殿教成員阻擋,然後幾小時後跟著開車的教徒前去坐在貨車上,深入綿延數里的叢林,落入瓊斯與教徒的手掌中,事實上沒有他們的允許,他們無法離開瓊斯鎮。代表團到達時,鎮中心的大帳篷附近有數百人,他們直接被送到那裡去找吉姆瓊斯牧師,面對記者的詢問,瓊斯開始神經質地談論他的敵人。
 
並且冷靜的咒罵他們,瓊斯把代表團說成是手裡拿槍的壞人,不過代表團受過善意的招待,萊恩議員還公開對鎮民說話,不過萊恩議員完全不曉得自己的處境有多危險,到了參訪最後一天時,他們不知道有多少人想要離開。吉姆瓊斯的妻子馬瑟琳帶代表團參觀整個營區,馬瑟琳瓊斯顯然對瓊斯鎮的建設感到很驕傲,學校、托兒所、兒童診所等,這些工作帶給她啟發與鼓舞。
 
當初想要進入美好世界的教徒們,可能想不到後面的發展。
 
幾小時後,他們發現遞紙條給記者想離開的人不只兩個,有些家庭直接站出來告訴議員他們想跟代表團一起走,瓊斯與可能叛逃的人之間關係變得很緊張,整個瓊斯鎮都癱瘓了,有些人簽署文件把自己的親人留下來。時間慢慢過去有十幾個人表示堅持要走,當可能叛逃的人開始打包,NBC新聞組在大帳篷訪問吉姆瓊斯,訪問過程中瓊斯越來越激動,他這時很明白,這次參訪結果將不利於瓊斯鎮的形象。
 
很多跟親人告別的離開者,都永遠見不到他們的親人。
 
瓊斯看著將要離開的人回答記者的訪問,看起來傷心氣餒也很生氣,他指的其實是某些成員的叛逃行為,將會破壞並揭露吉姆瓊斯與人民聖殿的真面目,也會揭發瓊斯鎮的內幕。情況越來失控,嫌隙已經出現,而且繼續擴大,瓊斯無法掌握,議員也受到教徒的攻擊,因此決定不留下來協助其他叛逃者,他認為他必須跟代表團搭卡車離開,他們的處境非常危險,因為議員算是他們的保護者。
 
他的襯衫上卻沾有攻擊者的血,而且一副狼狽的樣子,他們只想盡快離開,然後跟叛逃者一起上飛機。
 
 
這老先生的前妻是狂熱教徒,她殺死女兒與兩名孩子後自殺殉教。
 
情況急轉直下,在喬治城總部的聖殿教教徒奉命對叛逃者採取報復,報復就是殺掉,先殺掉那些關切的家屬或議員代表團成員,但那些叛徒被視為最可惡的敵人,當時在總部的教徒受命當場死亡。一名二十一歲的女孩還跟他遠來的父親吃晚餐,另一名核心成員則是跟她說,結束跟你爸爸的晚餐,因為我們即將自殺,而她平靜的形象,則是給了史蒂芬瓊斯很深的印象在腦中。
 
 
被攻擊的代表團只有少數人存活。
 
大批液體毒物氰化鉀早已運至瓊斯鎮,氰化物與鎮靜劑混合之後,再加入果汁飲料中,吉姆瓊斯集合全部鎮民並且公開演說,表示他們將要死去,原因是叛徒跟外界的歧視。登機時有一群人坐著牽引機回到機場,他們要確定這兩架飛機上的人都沒有摧帶武器,因為他們不確定他們是否都是真的叛逃者,在其中一架小飛機起飛時,在場的教徒開始拿起槍枝攻擊當場的代表團與前教徒。
 
 
真實與虛假。
 
 
當場有許多人死亡,最後只剩幾個人逃出,接著每隔半分鐘就會聽見警告的槍聲,最後是一片死寂。
 
集體死亡的信徒們。
 
瓊斯召開集會跟鎮民進行平常的流程,進行跟往常一樣自殺的練習,同時也是考驗他們的忠誠,同時也有在瓊斯鎮外的信徒接受他的命令開始對親人進行殺害,之後再自殺。鎮民被武裝份子包圍,瓊斯也用他的煽動力,說明蓋亞那軍隊會帶走他的小孩,在飽受瓊斯的折磨與營養不良及精神不佳後,狂熱且瘋狂的信徒開始先餵孩子喝下毒藥,那些不想要死的人則是被其他人強迫。
 
而且紀錄中每當一個代表演員死去,就會放上他們生前的真實照片,令人看了頭皮發麻。
 
吉姆瓊斯最後的錄音:拜託大家!有尊嚴地死去,別流著眼淚痛苦地的死去,我不在乎你聽到多少尖叫聲,我不在乎尖叫聲多悽慘,這種日子再過十天,都遠比死亡痛苦百萬倍,如果你知道未來會如何,你會寧願死去。
 
如果不能平靜地生活,就讓我們平靜地死去,這裡有一千個人不滿這個世界,我們決定犧牲生命,我們不想活了,我們感到厭倦,我們不是自殺,而是以革命式的自殺進行抗議,抗議這個不人道的世界。
 
 
最後存活的記者提姆從樹叢走了出來,發現地上每一個人都被射殺了,從某些屍體的身上看出來,聖殿教信徒所有人往頭部開槍把他們殺光。NBC的唐哈里斯,國會議員萊恩,他的攝影師葛雷格羅賓森,NBC的鮑伯布朗,叛逃信徒派翠莎帕克斯,他們全部死了,機場的埋伏攻擊導致五個人身亡,包括國會議員,有十一個人受傷但幸運存活,包括萊恩的助理賈姬史皮爾,以及叛逃信徒莫妮卡巴格比。
 
 
瓊斯派槍手去機場殺害國會議員和其他人,目的是要告訴信徒,這個世界上已經沒有我們容身之處,因為我們的同伴殺了一名國會議員,已經沒有希望。
 
「捫心自問別人必須對你說什麼或做什麼,才會讓你做出連你都不敢相信自己會做的事,仔細檢視從中學到教訓,別妄下斷語,也別置身事外,評斷別人時要站在對方的立場設想,我希望那天死去的九百多人,還有他們死去的方式,都能讓我們有所省思。這樣他們的生命才不會白白犧牲。」這是史蒂芬瓊斯在節目最後所說的話,看他很平靜壓抑的說出這些話,真的是很感慨。
 
 
死者約三百名都是兒童(此為模擬畫面)
 
九百零八位人民聖殿教信徒在瓊斯鎮自殺或被迫服毒,其中有將近三百名兒童,吉姆瓊斯死於頭部一處槍傷,槍手賴瑞雷頓被判十八年徒刑,雷頓於二零零二年四月獲釋,提姆瑞特曼目前是洛杉磯時報記者,並與人合著渡鴉一書,探討人民聖殿教。范能葛斯尼現在是警察,目前住在夏威夷,薛溫哈利斯經商,育有兩子,史蒂芬瓊斯已婚,有三個女兒,
 
以上都是在紀錄片中說出自己經歷的人民聖殿教事件的存活相關者。
 
除了在蓋亞那的集團死亡外,還有在美國內的教徒陸續自殺身亡的消息傳出,但這個是在紀錄片之外的,所以並沒有紀緣在這部之中。
 
 
總結:這部紀錄片說真非常含蓄內斂,沒有把太多噁爛血腥的內容揭露出來,因為你往人民聖殿教的資料一查才發現,這真的是一個把恐怖題材拿到現實中的事件,基本上沒有什麼談到教義本身的事情。只是把大型自殺事件的前後事件發生交待清楚,並且請當時經歷的人現身說法,穿插在紀錄片為了還原或用戲劇方法呈現的手法,沒有特別的地方,就只是單純的述說當時情景。
 
 
感想:有一句說了好幾次的話,但還是要說的就是,大眾都以為是被騙的人笨才會上當,但相反的就是聰明的人才會受騙,而且是認為自己很聰明,絕對不可能被騙的人,他們特別容易受到主觀意識影響。
 
人類有種逃避現實追求美好的本能,只要越脫離就會越覺得幸福,不是說逃避是壞事,而是部份宗教逃避的方法,是將你整個人都掏空,你的金錢資產、甚至是你的人生與靈魂,什麼都不剩下,才發現大事不妙。
 
有興趣的人可以查查,人民聖殿教The Peoples Temple與吉姆瓊斯Jim Jones,你會發現這是很多遊戲跟小說電影等等來源的題材。
 
 
 
 
 
如果喜歡孤的文章,不妨訂閱,就是最好的鼓勵。
以上圖片及影片並無商業用途,
純屬介紹引用。
 

    任孤行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2)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