這個角色其實並不是那麼的討喜,尤其是延續李尋歡的後面,他在邊城浪子初登場,是個神秘又不知道來歷的浪子,好像沒有任何背景,也沒有家人朋友,可是他在萬馬堂主人馬空群眼中,顯得非常的難對付又捉摸。因為他總帶著一絲溫暖的笑容及開朗的面孔,所謂伸手不打笑臉人,又能以自己的機智與思考模式解危,自然令人抓不到他的性格,到底是誰,又為了什麼,就算你不知道這個人,也無法討厭他。

 
葉開這個人物非常的奇妙的是,他不給人很深刻的印象,又或是他有什麼特點可以給人記住,彷彿透明的像是無機質的水,最純潔的蒸氣,你明明不覺得他是個很有俠氣風格的人,卻老是不能忘記,可能在於他比起其他的主角們,更加懂得隱藏自己。把自己建立在他自己所選擇的平台上面,例如他在邊城浪子,從來沒有對殺父仇人有報仇的意圖,只是想要查清真相弄清事實,自然旁觀者清。
 
因為他覺得上一代的仇恨,那是上一代的事情,不應該把仇恨的種子埋根在下一代,所有的事情都應該在他們這一代結束終止,因為錯的永遠都是仇恨本身,並不是人身上的仇恨,因為仇恨讓人做出錯誤的決定,仇恨令人瘋狂終其一生。當然、這是傅紅雪所說的,可是葉開總是不言不語的用行為,讓讀者了解到,世界上有種力量,他的穿透力與影響,永遠超過仇恨,仇恨雖然尖銳又深刻刺在內心。
 
可是愛及寬恕它的本身是包容及溫暖的,速度不快卻可以長長久久,如同他的飛刀,並不是拿來殺人的,不到緊要關頭,他的飛刀絕不出手,比起李尋歡的無奈,葉開的出手多了一份「深度」在,這個深度並不是說葉開比較厲害,又或是他超越了李尋歡。而是他的出手只在救人,他想盡辦法動用機智,先想不讓自己陷入危機,再讓別人脫困,不像李尋歡犧牲自己成全他人,能自救後能救人。
 
可是這樣子的人,當然就沒有小李飛刀本身的神聖光耀,因為李尋歡是個偉大的人,所謂偉大的人就是把自己永遠放在次位,把他人放在首位,這樣的人當然偉大,因為他不把自己放在眼裡,卻讓自己痛苦悔恨。葉開顯得比較符合真實的人性,當然這也要從他吸取了李尋歡的經驗開始,了解到「愛」的偉大,一個人要愛別人,首先要愛自己,不愛自己的話,就無法了解到愛的真締與真實的面貌。
 
在九月鷹飛中,他遇上了生平最難纏的敵人,也就是金錢幫主上官小仙,可以了解到葉開的堅定與人格特點,就是沒有人應該受侮辱,也沒有人有權侮辱別人這句。一個人是不是受人尊敬,和他的武功並沒有關係,你做的若是光明正大的事,就絕沒有人會看不起你,我的刀也絕不會飛到你頭上去,這幾句話,他與丁靈琳的愛情,與傅紅雪的友情,還有面對任何人都可以保持一顆充滿「愛」的心靈。
 
不過葉開這個角色令人最開心的一點就是,似乎古龍是為了彌補某些遺憾,他的處事手法遠比李尋歡還要圓融妥善,李尋歡總是傷害自己成就他人,造就他孤苦寂寞的大半輩子,多情劍客無情劍當中,多處令人看得直搖頭的場面。在葉開延續的邊城浪子與九月鷹飛中,就很少出現悲劇的場面,當然也是會有,不過被天生與後天所影響的他,顯得自在且輕鬆,彷彿什麼事情都不能阻止、他的一抹微笑。
 
仇恨所能帶給一個人的,只有痛苦和毀滅,愛才是永恆的;要學會如何去愛人,那遠比去學如何殺人更重要。
 
要做到「寬恕」這兩個字,不但要有一顆偉大的心,還得要有勇氣、比報復更需要勇氣,那實在遠比報復更困難得多。

 

    任孤行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