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少尊敬我一聲……師兄吧」看來雁王真的非常在意,自己是曾經是默蒼離的徒弟,俏如來的師兄,如果還是師徒關係的話,他的現身跟當初忘今焉在赤羽軍師面前,直接承認一切,有著異曲同工之妙,只不過這段計謀更加連環井深。所謂的井深就是把意圖埋得更深更難看見,只有當中計之人,望向井中的同時才會發揮,這井中水波的倒影,原來自己早已經是被印中了,只不過一切都不清楚。
 
玄之玄是個令人討厭不齒的卑鄙小人,可是等到他真的遇到危險的時候,又覺得不應該這麼早,他應該戲份多一點,這也是所謂的又愛又恨吧,有的人你知道他是壞人,可是的確有他獨特的魅力,玄之玄至少也秋條了一檔,身為萌主還是有一點粉絲。雁王的局不只是一招二招這麼簡單,不出手則己,一出手必然招招殺機,數度連環不得喘息,就算逃得過一招,也逃不了第二招,第三招還能補刀。
 
萌主玄之玄:我這麼可愛,應因成為中原吉祥物。
 
「乳不巨、何以聚人心」老五果然跟雁王有著相同的默契,玄之玄大罵媽的,早知道我也以易骨神典變成了巨乳娘了,這樣子就可以收買別的部下了,為何當初沒有想到,以乳凝聚人心,方是墨家千年之學,兼愛非攻,看來這一步還真的算錯了。最後的九算果然本事高超,懂得用身外物凝守人心,唱完了屋頂,還可以演相聲,封侯盛世燈宵、權衡天下、百代風騷,功名不過傳謠、回眸一笑,舉步煙硝。
 
東門朝日(沉默):………
眼睛一直描老五的歐派 悶聲色狼一隻。
 
雁王心想為什麼你都不叫我濕胸,你都要跟赤羽親密,好討厭的感覺啊,可是由愛生恨,得不到的也不要給別人,所以想要把俏如來逼到絕路,這樣子俏如來沒路可以走的時候,就要投靠濕胸,就能得到俏如來的身體以及心靈,還能讓五師叔分一份滋陽補陰。老五則是盯著赤羽軍師的身體,眼見這此男身體也不差,不能讓師姪獨佔,比起俏如來的新鮮肉體別有一份味道,有著成熟男人的穩重與帥氣。
 
老五:我就不相信男人不愛我的心胸。
 
這步連環計就算知道了也不能改善任何的局勢,因為牽一髮動全身,跟格鬥相同,只要不小心中了一拳,就會出去了還擊的本錢,只能夠擋著對方接下來的攻擊,直到攻擊結束為止,俏如來與赤羽身在其中,只能把損失減少到最低。可是令人懷疑的是鱗王的死,還有欲星移的反應知道事情沒有這麼單純,也許這是想太多,但這其中必有古怪,真真假假、假假真真,但目前掌握的情報訊息太少,不能夠得到什麼。
 
欲星移:這是一個二男前後夾攻一受男的局勢。
 
墨狂是墨家止戈流的關鍵,就像風華絕代一樣,是一個能讓特殊對像提昇威能的武器,可是一直無法成功,千年以來的廢字流一直揹負這個恥辱,先前的墨狂是未完全的作品,只能夠承受部份的誅魔之利,所以並不能把對魔的威能發揮到最高。有很多人討厭玄狐的戲份,認為他實在太逆天了,不死又能吸收武學,可是自己反而認為這是一個關鍵,一個墨狂能夠發揮百分之百實力,並且揭開一切秘密的事件。
 
地門入侵天門是確定的事實,只不過是什麼時間點,話說現在的天門只有摩訶尊梵海驚虹,其他二尊皆已不在,所以戰力根本不足,只有錦煙霞這個後援,地門則是除了自己本身的戰力,還有千雪孤鳴、獨眼龍、藏鏡人、萬雪夜,這幾人就已是最強的戰力。最威能的就是地門洗腦的方法,能夠讓一堆高手變成他們的人,大呼一聲傑克這真是太神奇啦,跟直銷的魔力有的比,讓你下線又有下線。
 
大智慧:先別談地門了,你聽過安麗嗎!?
 
天門戰力真是單薄到可憐的地步,只有一個梵梵留守,對抗洗腦的梵音,然後一個阿霞擋關,一個打十個,比起人家還有一堆將領,加上數名金光頂級戰力,光是一個就可以跟梵霞相比,更不用說有差不多五個以上,如果把四名天護與萬雪夜加入的話。大智慧又可以是兩個,甚至是無限個,這也真的是太離譜啦,等級有點失衡了,原因在於洗腦的法訣太過強大,只要不小心聽到,就無法避免。
 
如果把地門的戰力算起來的話,大概只有完整版的修羅國度,還有完整版的苗疆可以相比,也難怪他們有自信侵略天門,而且這個戰力加上洗腦的手法,這洗腦的方式目前還無法得知是什麼,只覺得太扯了,一下子就把一個人的記憶洗白,成為自己的人。天門的淪陷不用想太多這是一定的,只不過統合了天地兩門後,這個勢力又會壯大到無法想像的地步,當一個國家勢力太過強大時,往往就是侵略。
 
看阿霞被痛打還放決戰時刻,真的很不是滋味。
 
雖然看到一堆人氣舊角色現身是很熱血沒有錯,還施展他們獨門的武學大發神威,可是他們皆變成反派,而且佔據優勢,真的是心情兩極化,覺得這可能是一步臭棋,也可能是一步好棋,因為這會 讓劇情暴走,無法回到原本金光合理的邏輯。乍看之下缺舟是好人,可是他的野心讓他知道,對天門濫殺無辜,也代表減少戰力無誤,所以很清楚的就是先消耗佛力,再加以攻擊,最後用洗腦方式侵略。
 
看看歷史上的宗教戰爭有點明白了。
 
 
這集的智鬥連環計是很令人滿意的,但有點不太好的就是,結尾真的太平淡了,淡到好像茶泡飯,沒有加鹽巴跟配菜,只有預告興奮了一會之後,隨及又情緒下降,但總歸來說,墨武俠鋒的結束,也代表是一個實驗性的結構終止。
 
有些人雖然對下一檔的墨世佛劫看衰,可是個人還是給予一些寄望,因為就像上一段所說的,實驗性的演練,試試看這樣演,又或是改變了節奏與橋段,會不會更好,但非常有可能連基本功也無法發揮,保守持重是好事,但太保守就沒有進步,希望墨世佛劫記取教訓,改善缺點。
 
 
 
 
 

    任孤行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1)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