玄狐對赤羽信之介,兵器之爭的快速攻勢,令人眼睛還來不及眨,就已經瞬間交手了數十回答,可以說是快速異常,那個在水上對戰的創意,說實在的是有一點驚艷,交戰的地點跟方式,很有創意性,不過可惜的一點就是,這可能是雞蛋裡挑骨頭。在快慢之間的動作轉換,可能還是有點連接不暇,照理說有些鏡頭的特寫應該久一點,才不會看的眼花燎亂,不甚清楚,減低了精釆的程度,但不失精釆。
 
但在快慢之間的動作交擊,還有動作特效,還有在水上交戰濺起的水花,跟他們運用環境特性使的招式,都在在展現身為不凡高手的特效,被劍勁擊中往後退,還有雙方使出招術的時候,彼此的勁道,都有相當寫實的一面,算是非常難得的好看武戲。尤其是單純的刀劍交擊,沒有什麼近身戰,卻能夠有如此的刺激,與刺激感非常足夠的極速,在還沒有注意的時候,就已經打完了,玄狐的招式也很帥。
 
玄狐:讓我看見溫皇的口口。
 
玄之玄的局也開始了,利用俏如來的血紋魔瘟,還有默蒼離自我破壞的名聲,打算徹底崩壞中原領袖的身份,使他殺自己的帥姪可以名正言順,取得更大的名聲與地位,這樣他就是清理門戶大仁大義的英雄,不只是一個尚同會的盟主。一張白紙如要染塵,只要時間即可,人的名聲即是如此,越是乾淨白晰的人,越容易令他變髒,一個處於高位的人,往往只要一個簡單的失足,便會跌落山腳下。
 
不愧是九算之恥!?這一個嫁禍江東之舉動,根本是不用自己的嘴,就完全煽動群眾,有些人自稱中立,沒有任何的立場,還看似幫俏如來說話,一切都是為別人好,可是仔細思考他是的言行舉止,都是引導性的思考,讓人不自不覺的從另外一個方向想起。玄之玄的佈局在不知不覺中,就已經把俏如來逼入死局,可是真的有這麼簡單嗎,畢竟前任鉅子墨蒼離所留下的產物,一向都沒有這麼輕易了解,
 
玄之玄:這就叫殺人的喊救人。
 
有些人因為刻意營造誤解的憤恨,對被誤會抹黑的人喊打喊殺,卻完全沒有思考到真實的面目,以及背後可能的陰謀,或許這也許只是一時,可是卻會造成極大的殺傷力,所以說明槍易擋暗箭難防,有時候殺人的並不是刀槍利器,這時候能躲能防。但謠言可以造成無時無刻的威脅,俗話說謠言止於智者,而謠言起於智障,史家人為了中原武林出生入死,卻因為這樣簡單的計謀,變成了白眼狼。
 
金雷村的地脈,欲星移、一步禪空、錦煙霞的複雜關係,令三個人被困底下,也漸漸的把百年之前的真相,慢慢的浮出,看來白蛟的傳說,有很多都是穿鑿附會,為了掩蓋真正的真相,這也像史書中大部份的歷史,都是由勝利者所編寫,唯有勝利的人才會權力動筆。輸的人自然就是無惡不赦狂誕不羈,沒有任何的容身之處,只有遺留最壞的部份,世人所看見的,自然就是只有刻意改寫過的真相。
 
無情葬月雖然神智錯亂不清,可是依然保留深層的意識,知道悲傷知道苦痛,所以他會哭會笑會生氣,這一刻的真心流露,雖然沒有經過長時間的塑造,也有種不知道如何反應的渲洩,與修儒的路線,到了現在還不是很清楚的知道,當年到底發生了什麼事情。嬌姨的死,也許並沒有驚天動地,還是重要的角色,可是把一個次要的角色,他們所剩下的殘餘價值,給發揮殆盡,一直是金光處理很好的地方。
 
看來有人沒聽話,會悽慘。
 
九算共同的計策就是,消滅俏如來的本身,還有他身邊的勢力,無情葬月的出現,歲無償的死,還有蒼狼對霜的感情,都是很好下手的部份,目前劇情還沒有演出來,所以用假設的說法,如果這一切都是忘今焉的手筆,那他最終的目的,就是架空蒼狼的皇權,使他掌握其手。比起玄之玄的方法,忘今焉的佈局,可說是更加恐怖陰險,完完全全不露痕跡,一切看似順勢而為,但無論如何都不會有損失,
 
忘今焉與冽風濤的對話,不知道是否心有成見,鏡頭特寫看起來非常狠辣陰毒。
 
百年已來的因果宿命,終於到了結束的時刻,同樣是三個人,但這個三個人,已經不是當初的那三個人,可是他們有著相同的因果,原因與結果令他們聚集在這裡,不過這邊也能見到師相身為九算的一面,對於自己重視的東西,說什麼都要保住,可是其他的東西都能無情拋棄。只要犧牲別人,就可以救一堆的人,那何樂而不為之,因為犧牲的不是自己,痛苦的人也不是,所以能夠講得大仁大義。
 
馬的、竟然直接告白了,閃瞎老子。
 
但大部份的人都沒有這樣子的大愛,這並不是什麼無恥無義的行為,相反的還很正常,要是人人都願意犧牲自己救別人,那才是非常的奇怪,人最終都會保護自己周全自己,要有某些特定的條件影響改變,才會真正的願意付出,這也是佛家所說的機緣。錦煙霞這個角色,有種複雜的感覺油然而生,就是她的恨與愛,完完全全的單純,沒有任何的雜質,只是純粹的憑心行動,這世間本來就沒有兩分的黑白。
 
最後的最後,那細膩的描述非常動人……
 
這集有很多人觸動人心的部份,尤其是黃大俠的口白部份,擁有豐沛的感覺情緒融入其中,好像角色們瞬間活了過來,但比較可惜的地方是,有一些不完美的小缺點,不過沒有影響全部,還是非常的驚心動人,深入內心。
 
 
菩提尊:其實我想唱這首,但時間不夠……
 
 

    任孤行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