闇芝居的開頭都是由一個戴著奇怪黃色面具的街頭藝人,他的單車上有一個表演台,放著闇芝居三個字的紙板,他就把這個紙給掀開,故事就開始了,每集不到五分鐘,相同的短,每篇的故事都不同,都是以一個很簡單的故事為主題,基本上每集的主角背景都是新開始。故事也非常的簡單,都是以一個主題為主,在五分鐘之內演完,所以劇情很容易在三十秒之內就了解,不用思考太多的情況。
 
這部動畫最特別的就是用紙藝術來創作動畫,所以看起來有別於一般動畫的風格,聽說這是日本的街頭藝人的紙本表演,會把繪本放到木製舞台上,一張一張的拉下來,可以連接一整個故事,雖然不知道是什麼紙製成的動畫,不過真的能夠看出不同處。要說粗糙還是大方,真的很難形容,因為這種畫風還真的真是第一次看見,所以非常的獨特,很像那個紙繪本有的質感,那種一本一本翻開來看的感覺。
 
闇芝居的節奏跟日本的恐怖片很像,都是著實於氣氛的營造,會花了很長的時間,不讓最恐怖的因素現身,慢慢的、緩緩的、壓迫的精神,而且不管是人物的對話,還是背景色彩,音樂方面,都有一種很壓抑的感覺,很像在非常窄又非常暗的地方看故事。這可能跟紙本的設計有關係,所以連帶精神也被壓縮,使得整個人都會被限制,除了故事的本身就很詭異之外,這個畫風設計,也加入了不少。
 
笑吧!笑有出頭天。
 
會在莫名奇妙的狀況下結束一篇,而且這些都市傳說都會在每個城市的角落裡發生,很像我們的生活裡會遇到的事情,不知道是為什麼,裡面的日本非常的陰森見不得光,好像每個人的臉上都在說,沒有陽光這回事,在色調上非常的慘淡,連一個最正常的場景都不亮。這個暗亮並不是光線,而是種顏色的運用,明明只是色彩的不同,連看起來應該不恐怖詭異的地方,也開始有了不良的反應出現。
 
故事的呈現會從一個很小很小的地方,開始推敲起來,儘管可能是根本不重要的事情,我們卻會不斷的在意,就在半夜明明一直聽到很細微的水滴聲,可是明明水龍頭有關好,卻一直滴水,影響到我們的精神,無法專心的睡覺,平常可以不去管,就睡著的情況。如今卻變得,只要超小的聲音,就會吵到自己,感覺異常的敏銳,觀察力變得很好,明明應該精神體力不太好,於是起床觀看這未知的狀況。
 
說實在會恐怖被嚇到,真的是見人見智,不過每篇故事氣氛的營造,還真的是非常的噁心,這個噁心可能跟可怕沒有關係,有種跟血腥內臟推疊出來的想吐,或是用指甲刮黑板的聽覺痛苦相同,從生理來說就是無法忍耐的不舒服,你可以看過很多恐怖片,所以沒有什麼反應。但這種從骨子裡跑出來的驚惶,你還真能無法去除,只能夠默默的想辦法,除掉不良的反應,雖然只有短短的五分鐘而已。
 
哭屁喔,吃頭髮當然消化不良。
 
不適合那種樂觀想的開的人來看,因為他們看完了之後,並不會覺得有什麼嚇人,還覺得非常的好笑,甚至是滑稽,根本是鬧劇嘛,相反的想的多比較悲觀的人,就會開始胡思亂想,自己嚇自己,東想西想,是不是那邊有什麼東西出現。所以鬼、是存在人的心中,疑神就會生暗鬼,大多的鬼話都會如此產生,我們對於黑暗跟未知事物的恐懼,往往都會變成妖魔鬼怪的溫床,生長了牠們,成為了鬼話的本身。
 
話說第二季真的比較不嚇人,第一季有嚇到過。
 
鈴A上車囉。
 
 
 
 
 

    文章標籤

    闇芝居

    全站熱搜

    任孤行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