賽德克巴萊的故事是述說,台灣原住民賽德克族,與其他的族群相同,在日據時代受到嚴格的管制統治,日本人為了豐富的資,逼迫他們進行失去靈魂與信仰的政策,只能夠屈服在他們的治理之下,受到極大的人身限制,根本沒有自由,包括他們的精神。加上不斷的迫害與壓逼,讓賽德克族的人,逐漸感到恐懼與失去自由的哀傷,為什麼原本可以自由自在生活的他們,如今變成了階下囚般的存在。
 
在一個社會裡,會有基本兩派人馬的產生,又會衍生出數個族群,一派則是追求安逸穩定,就算現有政權再高壓再獨裁,也不該反抗推翻,作好自己的本份就好,另一派則是追求改變進步,必須要讓現有的政權作出讓步,可以改革變得更好,不該貪腐敗壞。如同為了仇恨與利益投向日本人的道澤群屯巴拉社頭目,鐵木、瓦力斯,跟馬赫坡社的頭目莫那、魯道,為了他們的尊嚴與延續展開了反擊。
 
既然知道一場打不贏,戰鬥力懸殊的戰場,為什麼還要打呢,不一開始就放棄俯首稱臣,馬赫坡社面對現代化的日本皇家軍隊,加上其他賽德克族的幫助,不管是兵力還是武器裝備,哪方面都比不上,打從一開始就是場自殺式的行動。從此到底是為了什麼,如果只是想要安逸的生活與平穩的日子,根本不會這樣子,因為他們要的是「自由」與「解放」,不是任何的物質與人身享受,可以比喻的。
 
也許今天你我享受著「自由」,卻忘了這些自由,都是前人以血淚所爭取的,才認為它們來的鬆愉快,隨時都可以放棄,當失去的時候,你才知道自由這兩個字,所代表不只是字面上的意思,還有精神層級非常重要的意義,一個能夠讓人打破頭流血也要取得的。一個社會制度是為了大多數的人形成的,可是當它變成只有少數人能夠拿取利益並獲益時,大多數人卻只能夠受苦受難時,那它就沒有存在的必要。
 
理性和平是我們想到的最好辦法,諷刺的是經常不能解決問題。
 
要如何解決這個問題,理性的交涉,請求權力者正視,通常都不會受到關注,甚至是被冷漠的忽視,於是抗議加上反抗,就成為唯一也是可行的辦法,就像賽德克必須放棄自己的文化,要迎合日本人的文化,一個文化不尊重另外一個文化時,就會產生無限的衝突,並不是理性可以解決的。這時候就會有人出來說,怎麼可以使用暴力呢,怎麼可以違法呢,可是不能夠基本解決問題時,往往暴力就是出口。
 
日本人就代表法律與正確,賽德克人就必須受到他們的管制,以及永無止盡的改造,放棄自我,才能夠成為大日本的公民,就算到了現在這個世界也往往充滿這些詭異,一個具有強大力量的政權,它們根本不想傾聽底下人的心聲,只想要成就他們的理想。就像部份的原住民族群,他們原本是群居在平地,卻被漢人趕到深山去,到了深山又要被日本人奴役,如果再退,他們就連山林也無法生活下去。
 
賽德克族最後的人全部死光,剩下一點點的族人,他們很笨很傻,好死不如賴活,但他們也達到自己的心願,也就是以祖靈的姿勢回歸山林,但如果不反抗的話,他們的子子孫孫世世代代,都要活在了日本人的底下,成為他們的奴隸。卑躬屈膝的活在文明裡,不如讓日本人見識到野蠻的驕傲,就算戰到一兵一卒,也要把這個精神會傳達下去,這就是自己在電影當中所體會的,沒有奮戰怎知道值得。
 
最近這一年發生了相當多的事件,加上最近的香港佔中行動,還有台灣太陽花學運,也許我們不是很在意,也或者是對於這些風風雨雨,不想去理會,可是歷史會不斷重演,一堆沒有權力沒有財富的人手中,試著從有權有勢的腐敗政權當中,取回應有的權力。一個生為人的自由平等,往往卻困難重重不可顛覆,原因有太多,這些奮鬥努力的人,犧牲了自己的所有與生命,卻不一定會成功達成目的。
 
以上想法大部份跟電影劇情無關,純粹個人想法。
 
 
 
 
 
 
 

    文章標籤

    賽德克巴萊

    全站熱搜

    任孤行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